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莫问奴颜(念柳和颜逸云和上官)小说阅读 是隔轩听雨所写

时间:2019-05-20 06:40 /言情 / 编辑:刘恒
主角是念柳,颜逸云,上官的书名叫莫问奴颜,是作者隔轩听雨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看着那纤细的影子,颜逸云不禁皱起眉来,

莫问奴颜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莫问奴颜》在线阅读

《莫问奴颜》第11节

看着那纤细的影子,颜逸云不禁皱起眉来,心中微微扯动。这女人,竟似是在哪里见过一般。

采衣缓缓退了出去。帐后的女子也不开口,轻点下头算是行礼。随即手指旋动,琴声便发了出来。

起先是轻盈跳跃着,似春日好梦,令人留恋神往。正缠绵间,猛然间一个极高的颤音,惊醒了春梦。琴声突的呜咽了起来,沉重而低缓,一声一声扣在人心上最脆弱的地方。一音一个战栗。

颜逸云虽不爱听琴,但却并非没有听过琴。宴饮聚会,难免会有琴师助兴。那些琴师无一不是是鹤立鸡群,技艺高人一筹之人。但在颜逸云听来,无非手下利落,琴韵和谐而已。

而这女人的琴声,虽然并不是万全的圆润纯熟。但声声都似是泣血而奏,直教人连心跳也慢掉半拍,迷醉在琴音之中,如临幻境。

一曲奏罢,两人竟都忘了说话。良久,女子才开口问道:“刚才弹得,是奴家儿时师父所教,名为《繁华忆》,不知两位公子可喜欢。”声音清清淡淡,似是琴韵犹存。

那嗓音如此熟悉,把颜逸云一把拉出了梦境,愕然的看着帘子,竟像是掉进了另一场梦。

是她?怎么会是她?这种地方,居然又再遇到。他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了,只呆在原地没有动作。

倒是颜天宸先开口应道:“姑娘琴技果然超凡脱俗。只是在下听来,曲调未免有些太过凄清了,与姑娘轻轻年纪不太相符。莫非姑娘身世坎坷,才奏这样一曲,聊以慰情么?”

念柳听闻这话,不禁也是一怔,没想到这男子,竟然凭一首曲子便看穿了她的心事。果然曲如其人么,她方才弹得太投入了,忘记掩饰真情。

“公子多心了,奴家并未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不过是有感而弹罢了。”

“可是颜某却实听到了血泪之味,这是做做不来的。姑娘小小年纪便能有如此体悟,实在令人佩服。”颜天宸也不揭穿女人的话,他可以肯定这女子定然身世不凡,只是本人既然不愿说破,他也并不强求。

“承蒙公子赏识。奴家再奏一曲,曲名《千娇》。”语罢,也不作停留,手又复抚上琴弦。这次是明快的调子,一声一声都清脆悦耳,令人心神舒畅。颜天宸知道她是有意掩饰,只微笑着闭耳倾听。

一旁的颜逸云却默默地站起身来,径自走向纱帐。颜天宸和念柳都还不及反应,账帘已然被颜逸云一手掀开,软软瘫在地上。

念柳没有想到男人会有如此突然的举动,一个音没有弹完,弦竟生生断在音上。断弦发出“嗡”的一声,似是她心中的一个惊叹。

起点中文网 www.qidian.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第十三章 君心初荡

更新时间2009-11-2 19:27:24 字数:2494

 空气凝固了良久,三人谁都没有做声。

颜天宸是被女子的容貌所憾。他以为,用帘子遮住形貌,是为得不叫人因为她平凡的外貌,而看低了她的琴技。没想到帘子后面的,居然是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不施粉黛的脸庞,却比浓妆淡抹的都娇媚上百倍。

看样子,邬采衣说她是天仙下凡,半点也没有夸张的意思。

而且,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在哪里见过。是哪里呢……

念柳的装束神情都与在上官府时不同,一时之间,颜天宸竟没有认出她来。

瞧着双目对视的两人,颜天宸终于开口问道:“怎么,你们从前认识?”

念柳将头一偏,淡淡的道:“奴家并不认识这位公子,怕是公子认错人了。”

她居然还装作不认识他。她的样子,那日在上官府的后院,他便牢牢记在了心里。她的美貌,自然是足够叫男人过目不忘的。但让颜逸云难以忘怀的,是她身上那副清冷,平淡的调子。似是天边的一抹孤云,寂寥寥的来了,又散了。

让人神往,让人禁不住想要占有。

“不认识?”颜逸云心中竟有些恼了,也不顾及身后颜天宸的目光,一把抓过女人的下巴,便狠狠吻了上去。

念柳哪里想到他会有这种动作,未回过神来,男人湿滑的舌头已经探进了她嘴里。一阵翻江倒海的挑弄,似是吸吮什么甜浆玉露一般。她小手抓上颜逸云的胸口,用力要推他出去,却只是徒增了男人的占有欲而已。吻来的更加蛮横,让念柳一阵晕眩,几乎要背过气去。

颜逸云吻着她那轻柔的小嘴,还是记忆中冰凉的触感,让他心中不禁升起一分怜惜,想要把这温度捂热。手像是不听使唤一般,揽上了女子的细腰,不盈一握。

“咳。”颜天宸轻轻咳嗽一声,身子已经站了起来:“你们忙,我不打扰。”

临走,又回头忘了一眼念柳,微笑道:“改日姑娘得闲,颜某再来听曲。”

颜逸云这才放开了念柳的身子,念柳举手就要打上他的脸去,却被他一只手轻易地钳制在半空。就这么对看着,女人眼神里满是怒意,男人却带点戏谑玩味。

“你给我出去,我不认识你。”念柳偏过头,不愿再看面前那张脸。

颜逸云却又把那小脑袋扳了过来,只盯着她眼底:“我是客,你是服侍我的姑娘。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出去?”

“我只弹琴,别的,请你找别人吧。”想把手抽出来,却连动都动弹不得。这男人,哪来这一身的蛮力。

“哼,都到了这种地方,还装什么清高。”颜逸云拇指轻轻摩擦着念柳的下颌,这光滑洁白的皮肤,这娇滴滴的模样,实在让他有些欲罢不能。“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见过的女人里,做戏做得最好的。应该是引诱男人的老手了吧。”

想到她这冰清玉洁的样子,在别的男人身下淫声浪语,竟让他心中莫名的上火。

突然,他那张阴翳俊美的脸在念柳眼前放大,他鼻尖贴着他的。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如此接近,甚至也不是第二次。

“告诉你个好消息,你目的达到了,爷我现在就想尝尝你是什么味道。”颜逸云可以说的不动声色,却掩饰不了内心的颤抖。手已经搭上念柳的前胸,下一秒,女人内里穿的杏色肚兜,便暴露在了冰冷的空气里。

念柳不禁打了个寒战。这些天来,她不是没有想过要找到这个男人,查清他的底细。如果可能,就算用色相引他说出潜入上官家的原因,她也愿意做这个牺牲。可是不知为什么,如今面对着颜逸云,她却莫名的想要赌气。他想要的,她偏偏不愿意给他。

“禽兽,流氓,下作。”念柳从小深闺长大,紧急关头连个骂人的话也想不出来,只得重复着仅有的几个词汇,身体扭动着想要脱离桎梏。

“你这么扭来扭去的,是想诱惑我吗。”颜逸云又吻上了念柳的香唇,很软很甜。恶毒的话也都堵在了嗓子眼里。一手探入肚兜里面,抚摸上胸前的圆润的曲线,一圈一圈狠狠的揉动着。

一股酥麻而又疼痛感觉袭上头顶,夹带着羞耻,令念柳不禁皱起了眉头,痛苦的哼了一声。男人已经离开了她的嘴唇,可她却像是耗尽了力气一般,只把头搭在他肩上“呼呼”的喘着气。

“你不冷冰冰骂人的样子,还是蛮招人怜爱的。”颜逸云在她耳边轻轻吐气,用舌尖吸吮舔弄着精巧的耳唇。顺着光滑的脖颈一路舔吻下来,在锁骨处稍作停留,双手已经掀开了肚兜,一双浑圆洁白的双乳顺势跃了出来。

两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念柳是为得突然清醒了一般,伸手要去捂住春光。男人却是被那美丽的曲线惑去了思维,将女人遣来救场的小手举过她头顶,嘴已经贴上了粉红色的花瓣,啃食舔弄。

“我……我要杀了你……你……快放开……啊……放开”念柳只感到两股间一阵热流,浑身如同过电一般颤抖。她好羞耻,好难受。只是这感觉,为什么如此温暖,竟让她有些留恋。

颜逸云滚烫的身子俯在她冰冷的身子上,像是炉火下一团寒冰。

念柳意识已是半明半昧,一手使劲的摸探着身侧,似是想要抓住什么赶走身上的男人。却一掌拍到古琴之上,被断弦在掌心处划出一道口子。琴发出嗡的一声低鸣,念柳也被突如其来的刺痛,惊得轻叫一声。

男人暂时从欲望中回神,抬头看向女人。映入眼帘的却是她满是泪痕的小脸,和一张被血染了半边的手掌。

莫问奴颜

莫问奴颜

作者:隔轩听雨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上官寒雨,不沾凡尘,锦衣玉食的将军独女。却在十六岁生辰的大喜之日,被陌生男人轻薄。更甚的是,一切来事被他轻狂言中,上官一家满门抄斩,残存她苟活于世。 从此,生的意义便是为血亲复仇。她差点沦落青楼,幸经人指点,终于嫁入仇人家为妾。却发现,面前的夫婿,竟然就是那个与自己一直纠缠不清的张狂贼子。无论如何,她定要手刃仇人。无奈内心的挣扎,却令她屡屡下不去手… 冤冤相报,是否终要以性命相抵方可解决? 皇宫暗斗,究竟谁是虚情,谁又赌上了真心。 只怕是红颜祸水,一个爱字,定要用一生的功业来抵还不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