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有没有好看的小说推荐? 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出书版)精彩大结局在线阅读苏旷,丁桀

时间:2019-05-30 16:02 /言情 / 编辑:安城
主人公叫苏旷,丁桀的小说叫《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出书版)》,本小说的作者是飘灯创作的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议论声涟漪般层层传开,一句话挂
《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出书版)》第52节

议论声涟漪般层层传开,一句话挂在众人心头,心照不宣——怕是三十年后,也开不了雪山之会了。今年死伤本就惨重,再加上柳衔杯搅局,沈南枝劈山,丁桀众望所归之下一手翻台——青天峰元气已伤,日后再来,只能是作古了。

所有人中,最愤懑的是狄飞白。他本来有那么一点点野心,被自知之明牢牢压着,是丁桀和苏旷给了他希望,然后短短几日,幻梦成空——玉嶙峋当了三十年掌门,还被人议论了三十年,说他远远不如汪振衣,堕了昆仑威名。何况他狄飞白无可依傍?更何况他还不是掌门?

一股被欺诈戏耍的怒火油然而起,狄飞白骤然发难:“丁帮主,你和苏教主倒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日后连横天下,指日可待。昆仑子弟,先恭贺一声了。”

他明显是讽刺丁桀见昆仑式微,踩上一脚另觅强援。

丁桀逼问:“你什么意思?”

狄飞白脑子一热:“我说你们沆瀣一气,就是冲着昆仑来的!”

不少怜悯惊讶的目光落在他脸上——这种话,没有证据也是能乱说的?

狄飞白一惊之下也觉得失言,然而覆水难收,他顿时不知如何是好。

没想到丁桀点点头:“狄兄所言不错,柳衔杯动手之前,我已觉察,算是见死不救;慧言大师,是被我点中穴道的,算是借刀杀人。”

苏旷一直瑟缩在角落总,懒懒地不愿意理会这些闲事,但丁桀这句话只震得他立即跳起,浑身的血一起往头上涌。他毫不犹豫地回头:“南枝,天怒,天颜,你们快跑,带上左风眠!”

沈南枝没有问为什么,也不说“你怎么不跑”,只急道:“哪里去找左风眠?”

“找不到就算了,能跑多快跑多快!”此时群情激奋,锵锵一片拔剑拔刀声,只等一个声音招呼,这漫山遍野压抑了许久的被愚弄的恶火就要发作。

“活着喝我的喜酒,死了给你收尸。”沈南枝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丁桀眼里带着一点儿狡猾的笑意,他终于看见苏旷了。

“杀了他!”狄飞白第一个吼出来,“他也配说侠义!”

他一剑斜挑,丁桀居然不闪不避,任凭他的剑锋刺进左肩。

狄飞白没想到他居然不还手,一愣,第二剑刺出。丁桀左掌一把握住他的剑锋,目不斜视:“这一剑是替丐帮挨的,丐帮帮主依约前来,未能践约,确有理亏之处。但是狄飞白,你不配杀我。你是我是客,断无客人死伤要客人负责的道理。你再出手,我就还手了。”他右手挥起摇光剑,一剑挑断了狄飞白的兵刃,然后双手托起摇光剑,“物归原主。”

他慢慢向前走,嘴角含笑,眉目间依旧不可一世。

又有人叫道:“大家伙儿并肩子上!”

丁桀冷冷地看着他:“劈山刀华秋是不是?别大家伙儿,要上自己来。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不要搅和,我数目算不明白。”

苏旷被他逗笑了,摇摇头,走了出来:“你看我是拿个小本子帮你记账好,还是干脆一刀成全了你好?”

“走开,不关你的事。”丁桀依然是话里带刀,“我还是那句话,人不是我伤的,也不是我杀的。学艺不精死了活该,再来一次我还是会这么做。你最好不要认为我是在认错。”他一昂头,“哪一位?”

人群中走出个粉衫女子,手里持着一把金弓,弓身上下两刃——那正是弓刀门范程锦的夫人。她拱手道:“你教训得是。丁桀,我丈夫死了,学艺不精,我无话可说,但放你过去,我咽不下这口气。你出手吧,死在你手下,我绝无怨言。我宋允儿虽是妇道女流,也不屑欺负一个不还手的人。”

丁桀眼里流出一丝敬意:“嫂夫人,请。”

宋允儿弓刀直取丁桀咽喉,丁桀双指接着弓刃,向后一推,宋允儿噔、噔、噔连退三步。她脸上一红,知道自己武功比丁桀差得太远,一咬牙,银弹如雨射出。丁桀双手连挥,把银弹抄在手里,忽见宋允儿眼中又是绝望又是羞愧。范氏夫妇是出了名的神仙眷侣,范程锦他也见过,并不是个热衷名利之人,想是为了哄娇妻开心就上山来了。宋允儿的眼睛已经发红,最后夺命三珠一上双下,射向丁桀的小腹、双腿。丁桀单手捏住小腹那枚弹珠,硬生生地凭双腿血肉接了另外两弹,踉跄一步,已经跪倒在雪地上。

他按着雪地摇晃着站起来:“嫂夫人,请。”

宋允儿闭上眼,弓刀自下而上一挑,便是一笔勾销的意思。

“飞燕门,岳麓剑阁,汉江船帮……”丁桀慢慢闭上眼睛,他眼里的血红色越来越浓,渐渐已经看不清外物,只凭着听力在刀锋间游走。五、六、七……他确实数不清楚了。债多了不急,虱子多了不咬,何必算得那么明白?死在谁手里又有什么分别?一只手掌缓缓移过来,欺他瞧不见,猛然发力,结结实实地打在他左胸的断刃上,半柄剑透体而出。丁桀皱皱眉,哼了一声。

苏旷只看得无名火起——丁桀已经不还手了,居然还有人使阴招!他侧身欺进人群中,一刀反转,刀背在那人手背上重重一敲:“他不还手,我可未必不报仇。”

那人惨叫一声——这一敲手骨尽断,只怕要养好几个月才能复原。他指着苏旷大叫:“连他一起杀了!”

“好极了!”苏旷本来就不想看热闹,闻言一触而起,刀如龙人如虎,在人群之中腾挪开来,“少林的人在也就罢了,你们有什么资格杀他?”刀锋绞在流星锤链上,他回肘撞翻一名道装男子,顺势回肩,抢入鹰爪门人怀中,甩着流星锤呼啸着砸开一片空地,“见死不救是天大的罪过么?”包围圈已经密级,苏旷双腿横踢开一人,腰间不知被什么硬物一撞,他就地一滚,反手回刀,挑开了丁桀面前的长棍,“即便是柳衔杯杀人,也是他一人入湖,那时怎么不见你们出来报仇?”丁桀胸口后背齐齐着了一刀,苏旷快要按捺不住,“围殴一个不还手的,好了不起?”

刀丛之间一剑飞出,擦着他的小腹而过,留下一道血痕。苏旷猛地咬牙,“好!要开杀戒就一起开杀戒吧!”

一只手抓住他肩头,苏旷回刀要砍,却发现那只手血迹斑斑,正是丁桀。

丁桀勉强睁开眼睛,血红一片:“苏旷,你什么意思?你武功了得?我长这么大没杀过人?”

丁桀已经满身是血,即便他现在愿意还手,也未必能够商人。苏旷一急,握住了他的手:“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真的不知道?”丁桀身子一软,又勉强站直,“苏旷,我要给我自己一个交代。”

苏旷扯着他滴溜溜一转,堪堪从刀丛间滚开:“你他妈要交代下山抹脖子去!死在这些人手里,你不冤枉?丁桀,你逼我学柳衔杯么?”

“你敢!”丁桀的眼角已经有血流下,话说得轻声而郑重,“你忘了,我有根的。”他握紧的拳头松开,掌心纹路鲜血斑驳,他低头看了一眼,“若这是命,我认栽。”

刀锋在他面前停住了——那是华山派的龙万顷,他的手抖了抖,收刀还鞘,转身推开人群就走。他也自命好汉,在这种情形下动手是对自己的羞辱。

这个人扒了皮去了血肉,还是侠义道的骨头。

刀柄快要被捏碎了,苏旷一生中,从没有在这种时刻抽身而去过。他明白,他当然明白,可明白和做到是两回事。他自己的眼睛里也快要冒血,手心不知何时也是血淋淋的一片。他握拳,松开,握拳,又松开……他不服,他要做最后一次努力——苏旷左臂拦腰抱起丁桀,两刀斜劈,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全力跃起,向山下冲了七丈。刀势如疯如虎,峨眉金顶门人与他们既无仇怨,也不愿纠缠,向两边一让,苏旷已经冲到了人群之外。

“苏旷!”丁桀没想到他的头脑这样发昏,立时就要发作。

“你可以交代,但至少不必让人浑水摸鱼。”苏旷放手,“躲在人群里跟着围殴容易,走出来追击多少需要一点儿勇气。丁桀,我也只招架不还手。连追都不敢追的,不是你要交代的人。”

一柄枪,抖了个枪花,持枪人犹豫了片刻,还是一枪刺进丁桀的后背。一个女人的声音怒道:“丁桀,我家飞儿只是跌了一跤,他只是跌了一跤!我家飞儿才九岁,我只是带他上山长长见识,你怎么能下手!”

是樊家梨花枪……久闻樊家三代单传,那一日匆匆扫过的伤者人影里,有小孩子?丁桀耳里嗡鸣一片,他说话开始不清楚:“我没有……”他肩头一晃,挣脱枪尖,回过头,努力想要看清楚,但只能看见双层的人影。他坦然道,“若真是如此,我确实该死。”

那个母亲在犹豫,但她毕竟是个母亲,手抖了两次,还是一闭眼刺了进去。枪尖透过苏旷的左肩,又正面刺入丁桀的胸口。苏旷反手拔枪,平平静静地递回去。他们俩都豁出去了,只当自己的身躯不是血肉凝结。

那女人没有了第二击的勇气。

说我无赖也好,和稀泥也罢——苏旷坚定地带着丁桀,一步步走着——我穷惯了,眼睛也好得很,数字一向算得不错,丁是丁卯是卯,我要一个恩怨分明。各位英雄好汉,咱们报仇要趁早,过期不候。走出去一丈,就是一丈的希望,掌纹,毕竟只是拳头握紧时形成的东西而已。

追上来的都是亡者的至亲,还有一些外围的人,誓把热闹看到底。

七八柄刀枪挡在面前,人人心里都有一口气,人人心里也都有一本帐。至亲之死有此人的原因,他们看不得他离去。然而他毕竟不是凶手,要不要做那个终结了丁桀的人?

(52 / 53)
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出书版)

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出书版)

作者:飘灯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向来千言倚马,声声道家国天下,到如今只谈风月不言它。 风也,你也曾吹松涛怒,南山篱下,如今传争鸡斗狗语喧哗; 月也,你也曾照烽烟起,碧海银沙,如今化百花含露滴答答。 也罢,忍将锦绣年华都一泡,整头面修脚,将书剑抛下,那箫声太戚戚还不速换琵琶? 温汤滑水,听一段江湖闲话。 这里收录了正传和四个外传。 正传:《重整河山待后生》 丐帮为声名所累,兼之魔教入侵,一片混乱。种种危机的核心不在恩怨,而在于整个武林的僵化。丐帮的天才帮主丁桀和苏旷最终联手前往昆仑,欲打破数百年来的旧格局,重建江湖新秩序。改革总要付出代价,破旧立新之时,友情、爱情、亲情,究竟是动力还是阻碍? 外传一:《永忆江湖》 威名远扬、笑傲江湖的苏大侠当年也有靠打擂赚钱、因为偷瞟MM而被前辈鄙视的时候,但乱局之中仍能秉持正义,少年苏旷,依然担得起一个“侠”字。 外传二:《风雪夜归人》 小山村的教书先生、贫苦人家的淳朴少年、性急如火的莽撞大汉、被弃荒野的女婴 看似平凡普通的山野人家,竟都是江湖上晌当当的头面人物。当狠毒的杀手遇上善良的农妇,当亲情与恩怨纠缠,风雪夜中,一切血债该如何偿还? 外传三:《云南锋镝》 年轻的苗疆女王阿玛曼贡文韬武略,声名显赫之际也遭人嫉恨暗(蟹)算。苏旷带着“宠物”小金深入苗疆,试图化解纠葛。声蛊、尸蛊、笔蛊 但有什么蛊能毒过人心? 外传四:《为妇之道》 昔年叱咤风云的女侠颜小望在正经人家反而举步维艰——公婆不喜,丈夫冷漠,小妾似有阴谋。颜小望重新拔出破月刀,不仅赢得了丈夫的敬重,还与“情敌”义结金兰。不论古代现代,职业对于妇女的重要性可见一斑。 编辑推荐 古派武侠小说领军人物、中国幻想文学最高奖“银河奖”得主飘灯,2009回归武侠之作。 江湖很险恶吗? 苏旷不觉得。你觉得呢? 有人一生于暗夜里追逐光明,追着追着,自己也就成了一盏灯。 苏旷系列阅读链接: 正传:《苏旷传奇》 外传:《苏旷传奇之重整河山待后生》 番外:《游必有方》 前传:《破阵子·龙吟》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