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怀采薇长夙和殷承言小说阅读 作者:南山有台

时间:2019-05-13 16:56 /言情 / 编辑:小毅
主角是长夙,殷承言的书名叫《怀采薇》,它的作者是南山有台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贺七叔是客人,爹怎么教你以礼待人的?” 贺颜静静地

怀采薇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怀采薇》在线阅读

《怀采薇》第21节

“你贺七叔是客人,爹怎么教你以礼待人的?”

贺颜静静地看着高采薇,弯了弯嘴说:“无妨的。”

采薇的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瞄到身边的天竺葵,瞬时转悲为喜,咧开嘴笑着,眼睛明亮的像耀眼的星星,举着一朵送到了贺颜面前,问:“赠君一枝天竺葵,算不算以礼待君?”

贺颜有些错愕地接过来。

采薇笑嘻嘻的将手背到身后,一副很乖的样子,“爹爹,算不算以礼待人?”

高知鹤脸上似乎有了一丝丝的笑容,万年冰雪因桃花送来的春风而融化。

停了半响,他说,“天竺葵好,一枝怎么够?刚好庭外的苗圃荒了一块,你便将青瓷里的那几枝栽了,由你亲自负责,若是不好,便抄上三遍的《浮风》,再来找我领罪。”

采薇瞬时就细泪盈眶,杏目圆瞪,又气又恼,却也找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那时,她是那样的小,眼神清澈得像映在湖中的皓月,让人忍不住轻轻握住,拢在手心。

现在,她连一声“七叔”都不愿唤他了。

门被缓缓推来,进来一个婢女,手里端着托盘,蹑手蹑脚地仿佛怕惊醒贺颜。

直至看到贺颜已经醒来,她方才担忧地问了句:“七爷又难受了么?”是贺颜身边的婢女雪轻。

贺颜道了声不碍事。雪轻将托盘放在圆凳上,屈身跪在榻前,将盘子里的药瓶递给贺颜,说:“这是贺家刚刚送来的药,说是能抑制七爷体内的毒性。”

贺颜接过来,药瓶在他手里转了转,便再难得到他的注意。他问:“我让人查的那几件事可有了眉目?”

“恩,霍长君的位子可能要坐不稳了。大人那边下了命令,让七爷好好把握这次机会。”雪轻回答道。

贺颜沉默良久,“大人是准备舍弃霍长君这枚棋子了吗?”

雪轻说:“大人让七爷来接手容阳的事务,便决定要舍弃霍长君了。”

“长夙的事,暂且不要告诉给大人,再拖些时日。”

雪轻皱了眉,“可是……七爷……您的身子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月转垂杨,风抚紫罗香,静得可听见花落。

贺颜的声音响在这沉静的夜,“我欠高家的颇多,恐怕今生都还不了了……”

贺颜软软地靠在了床头,缓缓闭上了双眼。当年容杳的一番话还萦绕于耳,高家灭门,那是他一生的罪业。

“因为高知鹤知道,他若不死,你们贺家就会死。”这是六年前容杳与他洽谈高知鹤的丧事时,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那时容杳的眸底沉着无澜,骇然如这千里冰雪。

他跟高家交好多年,他了解倚翠山庄所有的机关和密室,那都是采薇告诉他的。那时沈赐就以贺家庄全庄的性命相要挟,要他画出倚翠山庄的机关地图。

他没有办法……

贺家庄那么多人,沈赐说杀就杀,他跪在那些亲人的尸身面前,四肢百骸都在剧烈地疼痛。

他没有办法不那样做。

当他从容杳那里得知高采薇还活着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得用这辈子来偿还欠她的债,否则就算下了十八层地狱,受尽烈火焚身之刑,都不足以消他心中的愧疚。

他害死了倚翠山庄那么多人,接管了高家所有的生意,在沈赐手下忍辱负重了六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襄助高采薇的复仇之计。

可他永不再可能是高采薇的七叔,也再也不能同她亲近一分。

但容杳却可以。

贺颜失笑一声,忽然觉得沈赐说得没错,容杳真是令人嫉妒到发狂。

“采薇采薇,薇亦柔止。”贺颜渐缓渐轻的声音像是静静的风,一声长长的叹息融在夜里,“采薇采薇,薇亦刚止。”

*

长夙没有等到殷家登门提亲的消息,却等到了霍长君出征的消息。

南肖国与容阳国接壤,边境之处时有摩擦却从未大动干戈,这次边关传来南肖国军队小范围的骚动,虽无大碍,但公宣王却派了霍长君领兵三万前去平定。

一道圣旨下来,霍长君连与家人交代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上了马出征边塞。

他走的时候是黄昏时分,有晚雨相送。

雨下得不大,就是夹杂着寒意,细细的雨丝在灰暗的天幕中交织,密密柔柔,朦胧得像是轻轻搭在美人面上的青纱,轻妙浮动。

长夙从府中跟出来,霍长君身姿一跃,便已经稳稳落在马上,他看了一眼庄如琴,又看了看长夙,对长夙说:“如琴身子不便,家里的事你多帮衬着点儿,快的话我还能赶上中秋的月饼。”

庄如琴扶着腰,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挽留。

从霍长君上战场的那一日起,她就料想会有这样的局面,先前她等了那么久,亦不在乎这一次了。她看向霍长君的眼神里有着千万的情长,柔声说:“莫要记挂,早去早回。”

霍长君点点头,扯了扯身上的蓑衣,夹了一下马肚子,那马哒哒地飞奔了出去,再没有半分犹豫。

或许,在霍长君眼里,这次同以往一样,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长夙上前扶住了庄如琴,只是手莫名地颤抖。

庄如琴的心思一向细腻,自是看出了她的不安,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先前你与夫君在军营里呆过,怎么这般沉不住气了?没事的。”

庄如琴想了想又说:“你和殷承言的亲事可能要往后推一推了。先前夫君说你不懂厨艺又不会女红,正好趁着这个时间你随我学学,日后出嫁了,也能为殷承言绣个荷包,做道小菜。”

她也认为,长夙是要嫁给殷承言了。只要殷家来提亲,这一切都水到渠成。

“好。”长夙心不在焉地答应了。不免又伸头望了望,心中的不安一点也没有因此消减,最近朝中招纳了许多年轻的将领,这样的战事根本用不着霍长君,没有道理,偏偏是这时让他出征。

晚饭过后,雨全歇,水益肥,一汀荷花灼灼如火烧了半边天。这些日子,正是半月荷塘开得正盛的时候,长夙请了辞去城郊看夜荷。

(21 / 81)
怀采薇

怀采薇

作者:南山有台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