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偷香妾玉全文在线阅读 偷香妾玉小说全集

时间:2019-01-16 20:53 /重生 / 编辑:林路
主角是宋子凌的小说叫《偷香妾玉》,本小说的作者是念爱爱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岑寂衍听完八姨娘招的话后,对香兰问道:“可有在三姨娘屋

偷香妾玉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偷香妾玉》在线阅读

《偷香妾玉》第48节

岑寂衍听完八姨娘招的话后,对香兰问道:“可有在三姨娘屋里搜出些什么东西来?”

香兰一脸气愤的回道:“奴婢还没来得及同少爷禀告此事,这三姨娘的屋里站了一堆丫鬟婆子,硬是说没有三姨娘的允许,我们不能搜屋子。”

“哦?没想到,岑府里竟有我搜不得的地方。”

岑寂衍闻言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淡淡的扫了三姨娘一眼,此时的三姨娘早就因八姨娘的供认不讳而脸色惨白,再仔细一看,那原本死都不肯供出同谋的张三才,眼下脸上也是一片死灰,双眼更是直直的看向三姨娘。

---------------------

昨天米更新,今天就多更一章~

第二卷 寡妾难为 第二十一章 私通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八姨娘和三姨娘身上来回交替,只有宋子凌和岑寂衍细心的觉察到了张三才的变化,和捕捉到了张三才和三姨娘之间的那丝异样。

宋子凌看到张三才脸上的神情后,先是微微一怔,随即再一联系内贼事件的前后,马上就猜到了一个件丑事———以张三才死都要护住三姨娘的态度来看,他们之间应该是存有男女私情,否则张三才也不会为了保住三姨娘而一人扛下所有的罪状。

岑寂衍也猜到了这件丑事,且他也从这件事上找到了三姨娘偷古董的动机———三姨娘的娘家家境还算不错,按理说她是不会沦落到需要靠偷东西来换钱。所以可想而知,她这钱是想用来和张三才私奔用的,因为若是他们二人私奔,三姨娘的娘家是一个铜板也不会给她的!

所以事情水落石出后,岑寂衍只冷漠的说了句:“多找几个人去搜三姨娘的院子,除了赃银外,最好把她同张三才私通的证据也一起搜出来。”

三姨娘本还存着侥幸的心理,眼下一听岑寂衍说出“私通”二字,当场便吓得瘫坐在了地上,张三才见状忙挣扎着过去要将她搂住、安慰她,这样的举动不但让周围的人瞬间相信了岑寂衍的话,更让三姨娘一脸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在这个朝代,寡妇、寡妾再嫁,充其量也就是这第二次婚嫁在族亲里的地位较低,最坏的境地也是出门受人指点议论,但这寡妇、寡妾再嫁,虽让人不屑,但也还算是符合当朝律法和社会礼法,也还是有许多人会改嫁。

可若是寡妾不守妇道,不检点的私下与人私通,那么下场就只有两个———浸猪笼或是背石沉塘!

所以从岑寂衍下令强行搜查自己的院子里起,三姨娘就知道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因为在岑老爷还没去世前,她就一直同张三才暗度陈仓,岑老爷死后她更是变本加厉的夜夜约张三才到自己院子里幽会,次数多到三姨娘也不知道自个儿的卧房里,会不会多少会留下些男人才会有的东西……

香兰很快就带了人强行搜查了三姨娘的院子,先是搜出了好几包赃银,最后才在三姨娘卧房的床角找到了一个男人用的烟斗,若是没今儿这件事,那三姨娘完全可以说那烟斗是岑老爷生前留下的,可他们这对奸夫淫妇却一早就因惊慌而露出了马脚,眼下就算想扯谎也来不及了。

事情到了这个境地,三姨娘害怕被沉塘,所以趁着大家伙不注意一头撞死了,张三才也被打了一顿赶出了岑家。而八姨娘则念在是初犯、又情有可原,只被岑寂衍罚了几个板子和禁足三个月,岑寂衍事后也说话算话的遣了大夫去替八姨娘的娘亲看病。

内贼之事终于彻底的水落石出了,只是这件事前后一共冤枉了宋子凌两次,这让岑寂衍心里多少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于是便让香兰送了一些外头带回来的糕点给宋子凌,算是为那两次冤枉赔礼道歉。

这香兰其实和内贼之事也有小小的牵连,因三姨娘事先塞了银子给她,让她帮着把祸水往宋子凌身上引,当时香兰只以为三姨娘是看宋子凌不顺眼,所有才想要趁着内贼之事整整宋子凌,所有十分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哪知香兰的刻意刁难却一次次的让宋子凌聪明的化解掉,明明是人赃俱获的事儿,最终却还是让宋子凌给翻了案,最终发现内贼是三姨娘后,更是让香兰少赚了三姨娘许诺的另一半银子……

所以香兰对宋子凌可是暗暗的怀恨在心,加上她刚刚不小心听到了一件事儿,眼下自然是要趁这个机会害宋子凌一把了,只见香兰撇着嘴抱怨道:“少爷,您何必送糕点给九姨娘赔礼呢?这偷古董的人眼下已有三个,可谁知道这九姨娘不是第四个呢?”

“否则她一早便已洗脱了冤屈,为何要想出别的法子来紧咬住别人不放?!奴婢看她就是心里有鬼,所以一心想要给自己找个替死鬼!”

宋子凌自然是想要揪出真凶,借以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哪知却被香兰曲解成这样的意思,不过岑寂衍闻言当下便训了香兰一句:“内贼已全揪出来了,你休得在此胡言乱语。”

香兰一被骂心里十分不服气,嘟囔道:“又不是奴婢瞎说,是管书房的王五说的,他说亲眼看到九姨娘从书房里拿走了那幅唐伯虎的真迹。”

岑寂衍听了香兰的话未加多言,只是命她速速把糕点送去,而自己却不知不觉的踱步到书房,走到平日里藏放那幅唐伯虎真迹的地方,果见本该放着画卷的瓷筒里,眼下空无一物。

但岑寂衍依旧不相信宋子凌会偷了那副画,认为是香兰乱嚼舌根诬陷宋子凌,于是他亲自找到了香兰口中的王五,求证道:“小五,你说你亲眼见到九姨娘从这书房里拿走了那幅唐伯虎的绝迹?”

“少爷说的没错,”王五挠了挠头,一脸憨厚的说道:“九姨娘大概是在六、七天前把画取走的。”

王五是个憨厚老实的家生子,从小就跟在岑寂衍身边,根本就不会撒谎骗人,所以岑寂衍当下便认定那幅画是让宋子凌给偷去了,心里对宋子凌的那一丝愧疚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之前的那股厌恶感,甚至比之前还更加讨厌宋子凌。

岑寂衍痛恨宋子凌在自己面前装出一副蒙冤受辱的模样,更加痛恨她明明拿了画,却还厚颜无耻的说自己是清白的、什么也没偷过,同时岑寂衍还认为宋子凌是把画给藏了起来,她和三姨娘他们也根本就不是同一伙的,所以才会不怕张三才的指认!

岑寂衍越想越气愤,觉得自己从头到尾都被宋子凌耍得团团转,最终气不过、决定去找宋子凌当面对质,问她是不是把那幅唐伯虎的绝迹给偷走了!

第二卷 寡妾难为 第二十二章 两看两相厌

岑寂衍去春喜院找宋子凌兴师问罪却没见到人,春月说宋子凌带着杜鹃去花园里散心了,岑寂衍闻言当下就转道去花园寻宋子凌,势要当面把画卷的事给问清楚。

岑寂衍穿过长廊一路往花园走去,很快便在小池塘边找到了宋子凌,这宋子凌还没来得及同岑寂衍行礼问安,岑寂衍就劈头盖脸的说了句:“没想到你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差点连我也被蒙骗过去!”

“藏?蒙骗?”宋子凌听了满脸疑问,反问道:“此话何意?”

岑寂衍冷笑了声,嘲讽道:“这四下也没有别的什么人,你就无需再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了。”

宋子凌直到此时才发觉岑寂衍脸上的神色不对,除了一贯的冷漠外还夹杂着一股怒气,这话也突然比以前多了一些,只是却都是些莫名其妙、兴师问罪的话儿。

宋子凌还以为是自己做了什么事得罪了岑寂衍,马上自我我反省了一遍,但她仔细的把这两日做过的事回想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只得不解的问道:“我做了什么事让大少爷您如此气愤?该不是书房里又丢了古董吧?”

“古董?”

岑寂衍冷冷的扫了宋子凌一眼:“你从头到尾一直都是贼喊捉贼,还有脸提起古董?”

宋子凌听了“贼喊捉贼”这四个字后,总算是有点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但还是有些难以置信的追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偷了古董,然后一直把责任推到其他人身上?”

岑寂衍闻言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并未回答宋子凌,但宋子凌却从他那不屑的神情里看到了答案,不服气的争辩道:“这无凭无据的,你怎么又冤枉起我来了?莫非你要一连冤枉我三次,才相信我是清白的?”

这岑寂衍前前后后的确是已经冤枉了宋子凌二次,眼下再一次莫名其妙的冤枉宋子凌,宋子凌自然是不服气了,难道就因为她是岑府的小妾就可以一直被冤枉吗?

岑寂衍把宋子凌不服气的神色看在眼底,为了让她认罪便开口问起那幅画来:“我且问你,你是不是从书房里偷走过一幅画?”

宋子凌见岑寂衍用了“偷”字,当下就愤然反驳道:“我没有!”

“没有?!事到如今你还不肯说真话?你这贼还真是嘴硬。”

岑寂衍刻薄的话让宋子凌的脾气也上来了,她圆嗔着双目瞪着岑寂衍,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我没有偷,就是没偷!”

面对宋子凌的怒视岑寂衍无动于衷,只说了句:“看管书房的小五亲眼看到你从书房里拿走那幅唐伯虎的真迹。”

“唐伯虎的真迹?”

宋子凌偏着头想了一会儿,随即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般,恍然大悟的说道:“你是说那幅唐伯虎的《雨竹图》?”

岑寂衍依旧不屑回答,只是冷冷的看着宋子凌,宋子凌早已习惯了岑寂衍的冷漠,自发解释道:“我经常去书房里找书看,无意中看到了唐伯虎那幅《雨竹图》,我看着十分喜欢便把它拿回来临摹了一幅。”

(48 / 79)
偷香妾玉

偷香妾玉

作者:念爱爱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起点VIP 文案 【起点女生网一组B班签约作品】 穿越被迫为妾,洞房夫君猝死。 大梦初醒自救,寡妾自强自立。 玩转胭脂水粉,再苦也能作乐。 苦日子要过好,保命财要赚够。 真爱只要唯一,为妾更当自强! 注:故事过程是曲折BT的,但结局一定是喜庆的。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