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当时只道是纨绔古代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久月凉,孟小侯/一点桃花痣

时间:2019-05-08 17:34 /言情 / 编辑:云开
主人公叫久月凉,孟小侯的书名叫《当时只道是纨绔》,本小说的作者是一点桃花痣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起,樱瓣曼舞,偶有几片,驻于发间,不忍远去。

当时只道是纨绔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当时只道是纨绔》在线阅读

《当时只道是纨绔》第5节

风起,樱瓣曼舞,偶有几片,驻于发间,不忍远去。

曼曼水波中,晃出一个影子,模糊难辨。

灰衣布袍,却难掩风流。

有蹄声渐近,马嘶阵阵,久月凉凝眉,侧头望去。

锦衣华服几少年,遥遥相对,唿哨连声。

久月凉肃容起身,策马跟随。

握缰的指节隐隐泛白,薄薄的唇角紧紧抿起。

他眼神晦暗,蹙眉思索。

前面几人中为首者为魏皇后亲侄魏合。

京中纨绔头一份,朝中权倾独一方。

若说孟小侯纨绔,也不过好些风月,耽于玩乐。

但魏小公子却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久月凉对上魏合,终究还是败在年轻气盛几字之上。

为争一朝风流,酒宴之上生生下了魏小公子的面子。

佳人面前失礼,魏小公子深恨。

远郊绿草如茵,蜂蝶争艳,正是生机勃勃之时。

远远看到一袭白袍,四目相对,久月凉狠狠咬唇。

“你怎么来了?”他问。

孟小侯道:“我来看你怎么死。”

久月凉垂眸不语,魏合含笑而来。

他拍了拍久月凉胯\/下黑马,笑道:“这马比不上小侯爷这匹,可要换马?”

久月凉道:“不必。”

魏合点头笑笑:“丑话说在前,你若输了,要么陪小爷一晚,随小爷怎么玩,要么滚过那块钉板。”

久月凉顺指看去,浅碧草丛中,寒光闪闪。

那板钉尖朝上,长宽各约六尺有余,上面嵌满细钉。

望之令人心生惧意。

他沉声问:“若我赢了呢?”

魏合狂笑:“你怎会赢?”

久月凉双手握拳,正要上前。

孟小侯已先他一步:“若他赢了,魏公子便手下留情,从此之后,这笔旧账一笔勾销,如何?”

魏合冷冷一哼:“便给小侯爷一个面子。”

孟小侯拉久月凉到一旁,他脸色苍白,手心粘腻,显是出了不少汗。

久月凉问:“你怕?”

孟小侯抿着唇:“呆会我策马随你身后,以防暗箭。”

他低声对久月凉道:“这魏合惯会使腌臜手段,你……”

他显是生气,但事已至此,只得把话按下。

久月凉看着孟小侯额角细汗,点了点头。

久月凉输了,黑马驰了一半便发了狂。

久月凉拧腰俯身,紧贴马身,却还是被甩飞出去。

若非孟小侯用长鞭将他卷起,说不定便会丧命于马蹄之下。

久月凉气喘吁吁,被孟小侯揽于胸前,策马回身。

一路上两人沉默不语,陪魏合一晚或滚过钉板,皆能要去久月凉半条命。

“我不服。”久月凉咬牙。

孟小侯扳过他的脸:“你得服,还要心服口服,知道吗?”

久月凉双眸如火:“忍气吞声,便是你说的‘丈夫’之道吗?”

“要不然呢?”孟小侯反问“你来告诉我怎么办?”

久月凉闭了闭眼,转过头去,孟小侯在他身后道:“你想要公平,就得先出息了。”

忠远侯府哪里能比得上魏家?更不要说敏义伯府?

况且他那好爹爹别说替他出头,不把他绑出去送人处置便算开了恩。

久月凉淡声道:“我滚钉板。”

(5 / 19)
当时只道是纨绔

当时只道是纨绔

作者:一点桃花痣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孟小侯与久月凉的缘分缘于孟小侯一句戏言, 他说久月凉色如花,身若柳,如此绝色,不似丈夫。 后来,孟小侯在久月凉身下讨饶时,久月凉笑问:“可是丈夫?” 同是京中出了名的纨绔,国难之时却率先披起战袍,久月凉问:“可当得起丈夫?” 年轻的天子亦抚上将军眉梢:“大捷归来,朕为将军解战袍。” 感谢涂画乐园的关亘大大做的封面,敲喜欢。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久月凉,孟远 ┃ 配角: ┃ 其它: 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