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你敢爱我吗乐木敏小说阅读 

时间:2018-12-30 14:34 /都市 / 编辑:太白
《你敢爱我吗》由乐木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主角沈又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四年没回来,这里没什么特别变化。”沈

你敢爱我吗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你敢爱我吗》在线阅读

《你敢爱我吗》第30节

“四年没回来,这里没什么特别变化。”沈又安环顾一周,这个城市变化很大,高架桥建了几处,高楼大厦林立更多,曾经熟悉的街道换了名称,害得她找了好久才找到这里。

康航元点点头勉强笑着说,“以后有时间常回来。”多么寒暄的谈话。

方有心小脸埋在蛋糕上,抬头看看沈又安又看看康航元,晃动着小腿笑眯眯地问,“伯伯,你喜欢吃这个吗?”康航元说不喜欢,方有心歪着小脑袋好奇地看着他,“把葡萄给你吃好不好?”

康航元身子前探,咬住方有心叉子上的葡萄,酸酸甜甜的味道,带着甜丝丝的奶油味。

“今天找你有事情,这个你看看。”沈又安把椅子上的包包拿起来放在腿上,翻着把里面的文件夹拿出来,放在桌面上推到康航元面前。

康航元疑惑地看着沈又安,沈又安对他点点头,他才把文件拿起来。白纸黑字清楚地记录着什么,他一页页翻过,字他全部认识,连接起来却理解不了,更不明白沈又安为什么给他看这个。不解地看着沈又安,等着她的解释。

“第一页是有心的出生证明,第二页是你和她的DNA结果,后面是她的一些生活习惯。”沈又安给他解释这些文字的意思,脸上没什么表情,似乎这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字眼,的确,这是无情的字眼,在表达着方有心是康航元女儿的事实。

“为什么给我看?”康航元翻到第二页,看着结果上的数字,方有心是他的女儿,原来这世界上真的有个他的孩子,不是方程轮而是方有心,血缘是个奇妙的东西,让他莫名的疼爱方有心。康航元不会怀疑沈又安造假,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个。第一反应想到的不是喜悦,而是怀疑,她带着方有心嫁给方成然四年,为什么突然给他看这个。

沈又安手肘放在桌面上,摸着耳垂揉捏几下才慢悠悠开口,“因为你是她爸爸,我希望有心能跟着你生活。”又笑着故意道,“也许是不想你过得太好,想报复你一把。”报复你,想过却没做过。你不爱我,我就离开,走得远远的。命运是件奇怪的存在,在你以为终于摆脱的时候,它只是轻轻捻动手指,你花费四年的努力全部化为灰烬。

康航元抬眼看着她,眼睛内的波澜不惊终于破裂碎成渣,化为惊涛骇浪,似涨潮前的翻滚波浪,沈又安把方有心送回来,让康航元来照顾,多么意外的结果。她如果真的恨他,有无数个报复他的方式,沈又安唯独不会选择用方有心做筹码。

康航元了解沈又安,她从小生活在罗家却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她比任何人更知道家庭的重要,“方成然欺负你?”这是康航元想到的唯一原因,心里翻涌起一阵怒意,在眉眼间压低。

“我已经和你妈妈联系过,她同意接受有心。”沈又安低着头,手指摸着杯子口一圈圈摩挲,“不过,我有两个要求。”

“……”

“第一,你必须登报承认和有心的关系,我不希望她见不得光。第二,我希望你能现在立份遗嘱,给有心留足够的生活保障金。”她只有这两点要求,沈又安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她希望是对的。

康航元急切地追问她,“方成然是不是为难你了?”

沈又安笑着摇摇头,“没有,别人对我很好,你以后好好照顾她就好了。康航元,以后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以前是他欠她的,现在他照顾女儿就是还债,再不相欠。

“你舍得她?”方有心已经三岁多,沈又安能舍得?

沈又安摇头眼睛酸了忍不住要流泪,她怎么可能舍得了,摸着女儿的头发揉揉用力看着她,方有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抬头冲着沈又安笑,嘴角沾着奶油笑眯了眼睛。“好了,我走了。”沈又安在女儿额头上亲吻一下,握住她的小手柔声对她说,“肉肉记不记得妈妈说的话?”

方有心咬着小勺子点头,乖乖说声妈妈再见。

康航元看着面前三岁多的小娃,就这么突然多了个女儿,毫无征兆的,沈又安把女儿留给他就走了,康航元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心情,有疼有酸有胀得难受。康航元盯着方有心看了好久,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方有心,不对,妈妈说我叫康有心。”方有心小手托着下巴看着康航元,苦恼地说,“妈妈说我有两个爸爸,你是我爸爸吗?”为什么她可以有两个爸爸呢,哥哥是一个爸爸的,小胖也是一个爸爸的,大人真奇怪。

何汉柔是当天晚上来康航元的公寓,劈头盖脸的质问他,问他领回来个孩子算怎么回事,他和顾妙萌怎么办,问他有没有和顾妙萌商量。康航元把康有心抱在腿上,任她软塌塌的靠在自己胸口位置,“她是我的女儿不用对任何人交代。”

何汉柔气得直骂他糊涂,“你年纪轻轻没结婚,带着个孩子,让别人怎么看你,怎么看这个孩子?沈又安就是存心的,存心让我们不好过,她怎么就这么心狠呢。”何汉柔怎么都想不透沈又安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报复他们,报复康航元,所以现在要用这个孩子毁了康航元,让他剩下的一辈子被人指指点点,追问孩子母亲的来历。

康航元对母亲念念叨叨充耳不闻,也许是吧,就算是那样他也认了。又想,有个女儿也好,起码人生还有指望,比养着小狗小猫要好,起码他不是一个人。

沈又安给的文件上详细说了康有心的生活习惯,她对什么过敏,喜欢什么气味讨厌什么食物,有什么睡觉习惯,极其详细用心。晚上首先要解决的是怎么让她睡觉,白天康有心能跟着康航元去公司玩不认生,见人就哥哥姐姐的喊人,到了晚上就变得胆小,一直跟着康航元,非要他抱着,一看不到他就扯着嗓子哭。

康航元一手抱着康有心一手拿着她的小睡衣,把她送去浴室,“肉肉?”康航元听沈又安是这么叫她的,试探着叫她,康有心点点头说这个是她的小名,小手搓着小肚子上的肉肉咯咯笑,“妈妈说你可以叫我小康。”

“爸爸,没有小鸭子。”康有心跟着沈又安时候是用浴盆洗澡的,康航元一个人住着,怎么会有浴盆那样的东西,大晚上去买又太远,把康有心推到浴霸下面,打开水调好水温才淋在她身上。“爸爸明天去买好不好。”这大半天相处下来,康航元喜欢一个软软的小身子依赖着他的感觉,喜欢康有心对任何事情充满好奇的发问,他喜欢这个孩子,因为这是沈又安为他生的孩子。

洗过澡给她穿上印着粉□咪的睡裙,康航元身上的衣服湿了一片,让康有心在卧室等着想冲下澡,康有心见康航元要出卧室,从被褥里面爬起来,站在床上奶声奶气叫他爸爸,小手拽着小睡裙怯怯地看着他,可怜兮兮地求助。

康航元掀开被子让她重新躺下去,康有心说要听他讲故事,康航元从沈又安为她准备的行李箱内拿出几本硬皮故事书,一个个挨着读给她听。康有心说,“爸爸和妈妈讲的不一样,妈妈不是这样说的。”小脸皱着,“我可不可以给妈妈打电话。”

康航元没有沈又安的电话号码,康有心笑嘻嘻说她记得,报上沈又安的电话号码,康航元拨打过去,响了四五声才接起来,康航元不等那边开口直接报上来意,“肉肉要和你说话。”把手机凑到女儿耳边,康有心握住电话乖乖汇报今天的行程,最后问沈又安,“妈妈,你要快点来接我哦,我想妈妈了。”电话那端的沈又安不知道说了什么,康有心对着电话亲吻一下把手机还给康航元,“妈妈要和爸爸说话。”

“康航元……”沈又安单叫了他的名字就不再言语,康航元静静听着,静静听着那边挂断。

沈又安握住手机站在窗户边许久,直到有人提醒,“沈小姐,我们进去吧,不要着凉哦。”

作者有话要说:夏天感冒了,头晕沉沉一直打喷嚏,让亲们久等啦

☆、自救

康航元在这四年内养成早起的习惯,也许是上了年龄总睡得不安稳,睡得少醒的多,醒了就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有时抽上一根烟,回头看看他走过的路。今天他没能自然醒,凌晨三四点时候醒过一次,是被小孩子的哭声闹醒的,康航元一下子没能反应过来,半睡半醒地想,梦境里怎么会有孩子的哭声。

把头蒙在被子里面,哭声非但没小反而更大,康航元一激灵醒过来,他忘记他身边就有个孩子。翻身坐起来,康有心小手揉着眼睛哭得那叫一个伤心,康航元把她抱在腿上不怎么熟练地心肝宝贝地哄她,康有心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要钱地往下砸,可急坏了康航元,把手机、打火机都拿出来给她玩,还是没能让她止住哭声。

哭得累了哭不动了,康有心抽抽噎噎地说,“呜呜,我要麻麻。”“呜呜,我要尿尿。”“呜呜,拔拔。”康航元抱着她去厕所,想起没给她穿拖鞋,抱着康有心又进房间给她穿上拖鞋,再抱进洗手间,康有心又娇气包地哭,说要尿在裙子上了。小姑娘爱漂亮,从一岁开始就鲜少尿床,跟着康航元新换了床找不到厕所,急哭了。

再把康有心抱进房间,刻意减了力道轻拍她的后背,用残存的记忆给她唱儿歌,“天上的星星会说话,地上……”地上的什么来着,康航元不记得了,随意改歌词,反正康有心也听不出来。

自从康有心晚上醒来上厕所,康航元就睡不着,睡上半个小时就突然惊醒过来,摸摸女儿在旁边,再看看她没有哭才安心继续睡。这样醒醒睡睡一晚上把他累得比通宵更累,早上硬是晚起一个小时。

康有心和康航元睡在一张床上,康航元想距离她近些,又怕自己一个人粗狂睡惯了,唯恐翻身时候压着她,小心翼翼的宝贝着。

康有心早上醒来十分准时,醒来也不哭团着小手揉眼睛,推推康航元看他不醒,就盘着小腿坐在旁边看着他,又看看房间的装饰,这不是她家。

康航元没有给这么小的小孩子相处过,手忙脚乱给她穿衣服,脱掉她的小睡裙给她套上长袖长裤,康有心不乐意,“爸爸,我没有穿内,裤。”康航元这才想到这么小的孩子也是要穿内裤的,扒拉着行李箱找她的贴身衣物。

一阵兵荒马乱地给康有心穿好,康有心仍旧不满意,说妈妈不是这样给她穿的,康航元单身日子过久了就学会将就,和康有心的第一个早晨,问她想吃什么,康有心说,“妈妈说要吃包包和豆浆。”沈又安的原话是要喝牛奶,康有心仗着康航元不熟练业务,偷工减料地告诉他。

何汉柔嘴上说的难听,心里是疼康有心的,康航元这几年一个人过着,眼看着人越来越老气,连头发都白了,说让他找个人结婚他不吭不哈的,何汉柔心里是自责的,想着如果当初就让他随了心意,现在就不是这幅模样,再差也不能比现在更差。突然有个康有心,一方面是想着康家好歹有个小辈,不是无后的,另一方面想着说不定能让康航元心里好受些。

何汉柔提出来带康有心,说把她带到老家去,让康航元安心工作。康航元拒绝了,“您年龄大了,我带着她。”带了孩子才知道父母难为,康航元倒不觉得康有心是累赘,这么小的人嘴巴不停歇说着,奶声奶气地唱着儿歌,萌呆可爱到让人心跟着软了。

康航元带着康有心去公司,给她搬来另一张凳子让她在旁边玩,康有心最初能乖乖坐着玩笔筒,后来厌烦了噗通从凳子上滑下来,小马驹一样跑出去找其他,见人就问,“姐姐这是什么?姐姐……”大家私底下议论纷纷,讨论这个孩子的来历。

有几个同事逗着康有心说话,问她叫什么名字,康有心吃着别人给的巧克力乖乖回答,“康有心,叫肉肉。”老板姓康,这孩子也姓康,眼瞅着八卦就要被揪出来,众人又问,“你爸爸是谁呀?”康有心看看左边的姐姐又看看右边的姐姐,推开众人噔噔跑开了。

康航元让苏助理进来,说了大意让她去办,苏助理有些为难,“康总,您确定?顾小姐……”

“照我说的去做。”康航元接住康有心飞奔过来的小身子,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用手心给她擦掉嘴巴上巧克力,“小心坏牙。”捏着她的小鼻子逗她,康有心嘿嘿笑把黑乎乎的小爪子伸在康航元身上擦手。

苏助理听从康航元的吩咐,去登报承认康航元与康有心的关系。康航元这四年怎么过来的,别人不知道,苏助理是再清楚不过的人,怎么劝都不行,看着康航元越来越疲惫,她有时候都怕老板会突然猝死。

(30 / 41)
你敢爱我吗

你敢爱我吗

作者:乐木敏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沈又安问:你敢爱我吗? 康航元沉默许久,咬牙切齿地回答:不敢 命运像一颗行星,每个人有专属的轨迹,他的轨迹就是离得她远远的 沈又安曾说:不爱你,除非我死。有一天,她做到了 一个女人忘掉一个男人的故事 欢快版:一个不负责任的土匪妞,戏耍了纯情少男一把,不抹嘴偷溜之后付出惨痛代价的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高干 春风一度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又安 ┃ 配角:康航元、方成然、罗敏叡、顾妙萌 ┃ 其它:乐敏敏、敏敏乐、乐木敏等一众酱油党 原文地址: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