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高小乖作品 燕家茶楼小说全文精彩阅读萧恒与连小小

时间:2019-06-05 01:50 /言情 / 编辑:小红
小说主人公是萧恒,连小小的小说叫《燕家茶楼》,它的作者是高小乖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已经忘了自己身为药灵祭司说出这些话是多么的可笑,可

燕家茶楼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燕家茶楼》在线阅读

《燕家茶楼》第61节

我已经忘了自己身为药灵祭司说出这些话是多么的可笑,可我还是希望……希望能得到片刻喘息的机会。

“在合欢墓前,我曾许诺,愿身葬合欢,换你永世笑靥,所以……”就在这一瞬,脑海中某处记忆被突然的抽离而出,我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正在抽走我记忆的商然,“你要干什么?你疯了吗?我不准——”

商然的笑容终是渐渐暗淡下去,眼中雾气散开,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商然落泪,他说:“阿笨,我不舍得让你流泪,不舍得让你为了我茶饭不思,不舍得成为你日日梦靥的痛楚,所以……忘了我吧,只要我记得你就好。”

我以灵力相阻,不愿让他将我记忆抽走,“我不忘,我绝不相忘,我要记住你送我霜魂珠,我要记住你给我的竹木一,我要记住你教我煮的朝花夕拾,我要记住你唤我阿笨,我要记住你跟我说过的每一个字,记住你和我做过的每一件事,记住你说你要带我回家……”

商然为了抽走我的记忆,在体内留住了最后一丝灵力,此刻我以灵力相阻,他便有些吃力,“阿笨,乖,听我最后一次好不好?你……若在阻我……我就是拼得魂飞魄散也要将你记忆抽走的。”

我一听魂飞魄散四字时,不自觉的收回了灵力,就在这一瞬间,记忆猛然被抽走,灵识渐渐开始处于浑浊状态,身体疲惫不堪,我知道一旦我睡下去,醒来就再也不会记得商然了,我咬破嘴唇,逼着自己清醒过来,抱着商然的手始终不愿放开,他在我耳边轻声道:“睡一觉好不好?等你醒来,一切都会雨过天晴的。”

“商然,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你怎么可以让我忘了你了,你怎么……”他为我拭泪的手猛然垂落,眼睛闭上,我颤着手放入他的鼻间,一口腥血自心口吐出,“你怎么可以……弃我而去呢。”

长宁撤了列阵,朝着我一步步地走了过来,他皱眉略微思量半晌,“他能如此待你,倒让我有些惊讶。”

我抬头看着他,灵识越来越疲惫了,“长宁,因为他……因为他我已经决定原谅你了,我原谅你了,长宁,可是……你还是把他夺走了……此刻,我唯有一愿,求你成全。”

“说来听听。”

“长宁,求你赐我魂飞魄散——”我闭上了眼睛,困倦袭来。

生离死别过后,那些千疮百孔的故事是剥落还是掩埋似乎都不重要了,当至死不忘的誓言散入大海,当渐渐陨灭的星尘汇入浩瀚天宇,当分崩离析的痛楚葬入大雪纷飞的寒冬,当眼泪沉淀为莫名沙哑的咽喉,当红肿的双眼仿佛只是宿醉的前夜,凄凉悲悯的故事终于应验了那一句……雨过天晴。

☆、第六十二章 终将是孤身一人

三年后

幽冥第一赌坊万生楼的新主子终于将赌坊的所有生意结了个干净,赌坊内的骰盅、画棋、冥牌全部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万生楼的牌匾摘下来又新加了一个字,变成了万生茶楼,银衣庄家全都下了后厨房,金衣庄家成了大掌柜,站在门外一个劲儿的往里拉人,偶尔说顺嘴了,便是一句,“兄弟,里面赌一把?”

紧接着就是一盏茶壶摔了过来,鹿长凤仿佛早已习惯,斜了身子拿手一接,得意之色顿起,“主子,你这些女儿家的招数我都……”

“砰——”

鹿长凤的手里只剩一个握紧了的茶壶盖子,他反应迅速地将目光转移到了刚从后厨房里走出来的银衣庄家,“呀,走这么急干嘛?看吧,惹事了吧,你瞪这么大眼睛看我干嘛?去拿扫帚扫干净啊。”

我刚把手里的春困煮好,净了手抬眼斜睨了他一眼,“从你月钱里扣。”

鹿长凤抱着脑袋,丧气说道:“主子,我的月钱都扣到三百年后啦。”

我不再看他,低头继续煮茶,“你……要死还早得很,不怕。”

鹿长凤脸颊微微抽搐,不停朝我翻着白眼,我道:“你若闲着没事,便去墨宫帮苍邪试茶,他跟我学了三月,除了毒傻三个宫娥,毒瞎四个妖奴,导致五个妖卫四肢瘫痪之外也还是有所进步的,只是最近苦于找不到像你这般忙里偷闲的好心人为他试茶而已,你要不要……”

鹿长凤一阵风似的飘到了门外,眼目含笑,光芒四射,“蛤蟆公子里面请,瞧您这威武雄壮的……真真教人羡慕……什么……您在减肥……哈哈……那真是太巧了……我家主子新推出了一款减肥茶……包您分分钟瘦弱拂柳……啊?您说什么?您声音真是细雨润无声啊……哦……原来您是女的啊……那就是蛤蟆小姐了……难怪看着这么清水出芙蓉呀……”

我见他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话语间满含春情,墨色星空飘满了被他吹上去的牛,真不知道若是在若是被客人痛扁,算不算工伤,应该不算吧,顶多凑一个活该。

“霜姑娘——”

我闻声抬头,赤炎下马朝我奔来,还未等他开口,我便问道:“你家主子这回又是哪不舒服了呀?”

自我开了这万生茶楼以后,就很少留在宴生城了,偶尔回去教苍邪煮茶,不过他的天赋就跟他的方向感一样,烂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好端端的茶品,别人煮出来再不济也能入口,他竟能硬生生的煮出一壶无解的毒药来,我教了他三月,觉得不能再祸害苍生了,便放他自生自灭了,后来我回宴生城的次数就少了,他又开始各种病痛缠身了,一会儿头疼脑热、一会儿胸闷气短,一会儿又是跌打扭伤的,动不动就让赤炎来唤我回去,每次回去他都是气沉丹田的开始鬼哭狼嚎,诊脉之后身体比我的都好。

我正想着这回说什么也要治治他这不生病就浑身不舒服的毛病,赤炎却沉声回道:“梦君大限将至,怕是熬不过今夜了,她要见您……”

手中茶盏落地,碎裂之声彷如哀钟,彼岸花开满黄泉路,谁又喝下了一碗孟婆汤。

入宴生后,一路赶至了云影殿,妖奴宫娥和金印医官全都跪在了十丈之外,身子瑟瑟发抖,赤炎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二十四名金印医官已斩了四名。”

自梦西庭被长宁断了火翼之后便孱弱多病,后又以唤起了秘术,织就躯壳,三年前,我以冰丝为她诊脉时便知她时间不多了,我曾多次提醒过苍邪,他却未能放在心上,如今方才后悔,又有何用?

殿门敞开出一条缝来,我刚想进去,却听梦西庭的声音虚弱无力的响起,“帝君,西庭不能再陪你了,这一生我并不贪心,所求的不过是你喜乐康健而已……你是我的魔障……也是我今生唯一的寄托。”

苍邪涩声沙哑的说道:“我……终是辜负了你,西庭,苍邪欠了你太多……”

“没关系,我都一笔一笔的记着了,下一世,我定然要一笔不漏的向你讨回来。”

“好,下一世,换我来爱你。”

话至此处,梦西庭猛然间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苍邪大惊,厉声传唤金印医官,原本跪着的医官们又颤颤巍巍的往殿内走来,我伸手将人拦下,“都回去吧。”

金印医官犹豫道:“这……”

“怎么?觉得今夜斩的人太少了,想凑个整数?”

金印医官们一听,头皮发麻后背发凉的摇着头退了下去,我进了内殿,苍邪正欲发怒,见来人是我,怒气也渐渐地散了开,“你快给她看看,定然……定然不会像那些废物只知道一个劲的摇头,说是灵力虚空,灵识散尽,白担了金印医官四个字。”

我唤出冰丝悬于梦西庭的腕间,不多时,冰丝化水而落,我看向苍邪,沉声道:“油尽灯枯。”

苍邪猛地坐回椅凳上,神情苍茫而孤冷,目光空洞,仿佛魂魄离体不知飘向何处一般,梦西庭轻轻的唤了我一声,“未霜,其实我欠你最多……”

“万年才出一个梦西庭,你我不谈亏欠,只聊真心,苍邪失你,何其可惜。”

“好,只聊真心。”她将手朝我伸来,我握住她的手,只听她重重地说道:“火凤一族原是巫系燕氏一脉,我有幸得其秘术,只要魂灵仍在,它便可将已经发生的故事重新编写,只是结局不改,但凡重新编写故事,原来的故事便不复存在……”她突然猛地用力将我拉至她的脸颊边,轻声继续道:“其实将你换去东辰的故事,我已经编写过许多次了,曾有一次……帝君说他对我动过心,可是为了将寒山墓里的迦兰若留下,我又将这个故事换了出去,所以……换取故事前,一定要再三思量,故事一旦换出便再也拿不回来了。”

被她握紧的手突然温热起来,直至滚烫如同浇上了热油,渐渐地热油仿佛注入了掌心直至流入骨血,炙热退却,她的手微微一松滑至床边,“自今日起,你便是此秘术的新主人。”

我见她眉目似乎渐渐阖上,脑海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苦苦挣扎着出来,有谁也曾这般撒手人寰,我心下一惊,猛地喊道:“苍邪,梦西庭要去了——”

苍邪仿佛游走的魂魄在一瞬间回归躯壳,他将梦西庭抱紧,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只见梦西庭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慌乱,突然睁大了双眼,似要将他印入魂灵之中,“若有来生……”后面的话最终随着她阖上的双眼而一同逝去,苍邪仍是紧紧地抱着她,声音沙哑的替她说道:“若有来生,唯卿一人在我心上。”

话音落下的瞬间,苍邪的脑海里浮现出一袭浅绿罗裙的少女,目光坚定的对他说道:“我要做你的妻子。”

他以为她是要报答他曾今的恩情,只道:“天君对你有意,愿许你天妃之位,那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后来再见她时,她弃了天妃之位,被九重天封杀,又因他而被长宁断了火翼,他心下歉疚便许她入主宴生,又将云影殿赐给了她,封位之日正是长宁带走迦兰若之时,他道:“幽冥自此无后,我不会爱你。”

她坐在白玉的轮椅上,一身浅绿如青翠的碧玺,笑靥美得纯粹,她道:“不求君顾,只望陪君一程路。”

(61 / 72)
燕家茶楼

燕家茶楼

作者:高小乖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17k小说网完结 《燕家茶楼》作者:高小乖【完结】 [简介] 有一座茶楼,享誉三界,却不卖茶,只卖故事。 传说里它的主人不过是一只雪妖,却不自量力的爱上了天地之主——银发白衣,玄鹤云冠,众神皆惧的东辰世尊,最终求得的不过是一场天火魂灵俱灭的收场,可是传说里没有记载的是她纵身跃入天火之中皆是自愿的,唯独留下一句,“你的剑,我从不躲,你放的火,我亦不逃,如此,长宁,待我灰飞烟灭,我们便也两清了。” 而对于这位世尊长宁,众神的记忆中唯有冷心冷性,神魔难分这八个字而已,他为神君之首,将神女皆羡的东辰尊母之位给了幽冥的雪兰花妖,他似魔君,在一夕之间荡平了整座南荒神山。 后来他逆天改命赐了花妖仙骨,却又红霞铺就娶了另一个女子,大婚之日将花妖冰封寒山墓,千年后竟又自愿坠身修罗地狱,生受烈火焚噬,只为将迎回雪兰花妖。 韶华三千载 他说,小白,你的心是凉的,捂不热吗? 他说,你是妖又如何,我可入魔。 他说,小白,你是我的软肋。 他说,你若陪我去看一次雪兰花海,我……就把命给你。 他说,小白,你只能是我的妻子。 千年后,他赐她寒魔之苦,将她驱逐东辰,她不惜放下尊严为他跳了最后的待归之舞,代价却是双手被废,再不能奏乐,她终是绝然一跪,只道一句:谢——世尊恩典。 当命轮回归正轨,燕家茶楼再次易主,谁都不知新的主人究竟是她涅槃而生重掌大权,还是……三千载岁月最终的定局,燕家新主笑卧酒林之间,饮尽酒盏,不经意的问道:“万象虚空中有一位雪兰花妖,还有一位雪兰花仙,不知世尊爱的究竟是哪一位?” 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