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现代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t677ffr

时间:2019-05-30 18:37 /言情 / 编辑:莫语
主角是舒曼,巴赫,门德尔的书名叫《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本小说的作者是t677ffr创作的言情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个体格矫健、相貌英俊的青年男子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在线阅读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第5节

一个体格矫健、相貌英俊的青年男子站在巴赫身边、楼梯的缓坡上,他有着细高的身材、黑色的卷发、炽热的眼神,平日里迷人的微笑却换成了紧张与焦急。

“说过多次了,直接叫我约翰就好,菲利克斯。总是称呼您为‘尊敬的门德尔松先生’,我会感觉很奇怪的。”巴赫一本正经地皱眉,开始反手整理自己的衣服。“说起来,罗伯特他是您的好朋友吧,菲利克斯。”

“没有错。罗伯特是我最忠诚的伙伴,他总能使我感动——”

“您知道他最近都在什么地方么?”罕有地打断了门德尔松的话,没有看勃拉姆斯,他开始缓步往楼上走去。门德尔松左右为难,最终还是决定跟随巴赫的脚步。

“自从他让我和您同居之后,我就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他了,他就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您知道他的精神不太好。”

“是的。所以我一直都很谨慎,以免刺激他的神经。”

“他和他一直喜爱着的学生约翰内斯同居了整整一年。这是个如此巨大的刺激。”巴赫停到一扇雕满花纹的石门前,双手微微颤抖。他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门德尔松一眼,对方的额上因紧张和担忧渗出了冷汗。“您知道这里是哪儿么?”不等门德尔松回答,他就自顾自地说下去。“这里就是Gotterdammerung的核心,Valhalla(瓦尔哈拉)。”

“瓦尔哈拉?”门德尔松轻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

瓦尔哈拉,将要消灭的意志被囚禁的地方。即使在“诸神的黄昏”中,也是坟墓一样的存在。

“…为什么?”门德尔松的声音沙哑起来,一如被榨干水分的仙人掌。“为什么您要带我来这里?意志不会轻易消灭的,罗茨他究竟怎么了?!”

“这景象对您来说可能有些恐怖。”没有理他接二连三的问题,巴赫小声嘀咕一句,还是下定决心,打开了大门,而里面的景象差点儿就没让门德尔松因心脏病发作再死一回。门德尔松嗅到水的味道:黑暗中迎面扑来潮湿的、液体的味道,发霉的感觉充斥整个屋子,让人感到这房间像个地下室。巴赫点燃了一盏小灯——他知道明亮的灯光会刺激到病人——领着门德尔松踏过生满绿苔的青石阶往里走去,冷光将二人的表情隐没在了忽明忽暗的阴影里。浓绿的死水充斥在屋内,两人只好挽起裤脚蹚入水中。他们艰难地迈着步子,这房间却越走越向下,根本不像顶层。两人看到舒曼的时候水大概已有齐腹深,昏黑的水域将灯光浊得凄惶。门德尔松个头不高,不得不扶着巴赫极目远望——

锁链缠绕上病人的身体,就像狰狞的荆棘。长时间浸泡在水中让舒曼的肤色呈现出不健康的灰白,头发贴在两颊,往下滴滴答答地落着水珠。不过他的表情倒是很安详,唇微勾,眉细挑,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一朵落难的茉莉。

“啊!两个意志,两个健全的意志!那么你们是谁?”病人慢慢睁开了眼,脸上的笑意又扩大了几分。

门德尔松差点儿没尖叫出声——那沙哑刺耳的声线简直无法让他回想起,这声音的拥有者曾经是个多么活泼的男孩儿。舒曼音色中迷茫而纯粹的欣喜让他鼻子一酸,两滴眼泪就这样润了一池死水。

“我是菲尔……我是菲利克斯,是您亲爱的朋友菲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啊!您不记得我了?!”

“菲利克斯…门德尔松-巴托尔迪?”病者的脸上浮出茫然一片,在压抑中他摇了摇头。

门德尔松脸上呈现出罕有的、巨大的悲痛,他往后踉跄几步,手向前伸去,像是祈愿着什么,最后却还是颓然地坠下来,与衣料擦出刺耳的声音。

“菲利克斯……唉。”巴赫仿佛又苍老了几分。他没有管跌在水中的门德尔松,而是叹口气,径直向前大跨几步。“我是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这里的负责人。您的愿望是什么?”

“我不想让记忆继续流失。”那淡色头发的青年似是想起什么,语调突然铿锵有力起来。

“您知道怎样才能修补您的记忆么?”

舒曼摇摇头,眼神还是那般茫然。

“您要以新身份重新进入Midgard(中庭)。您知道这么做的风险么?稍有不慎,您就无法再回到诸神的黄昏。”

“也许吧。”

“那对所有人都是一种伤害。”

“……也许吧。”舒曼扭过头去,眼中满是无力的乞求。他满怀不舍,却终究化成一声悠长的叹息。

“那就是说您还心存挂念?罗伯特,我可以让您一直保持在这样的状态。您可以重新来过,重新认识我们,我也能让您的记忆不再流失,只要您不再索求先前的记忆。那些回忆只会使您痛苦——”

“我…已经决定了。”舒曼首次打断了巴赫的话,脸上却带着与他铿锵的语调完全不同的,深埋深海中的细沙、初次被阳光抚摸的忧伤。“我要知道我的阿尔法,我要知道我的欧米茄。我的始不在这里,我的终也不会在这里。我有我的世界,我有我的思想。我有我重要的人,他们珍爱的也是之前的我。刚才的门德尔松先生,我有很模糊的感觉,他是我挚爱的人。他熟知的,是完整的我。没有记忆,我便是另一个人。这样的我,没有资格得到以前友人的爱。”舒曼深吸一口气——他已经很久没说出这样条理清晰、逻辑严明的一段话。

“……唉。”巴赫又叹一口气,按住了舒曼的头。一阵亮光在他手里闪烁起来,许久才缓缓消失,但仔细一看,这光却点亮了病者眼中名为理智的火焰。“以我的能力,只能再帮您续上十分钟。我再问一遍,您准备好了?真的要去中庭?回到人类的世界?您不会记得您身为罗伯特·舒曼的一切!”他的声音中也带了一丝不忍。

“我不能让Joh把精力都浪费在一个精神错乱、无法自制的废物身上。我依旧希望他可以像音乐天使一样舒展开自己才华的双翼,可我却是他的拖累。温柔如他,把所有的才能都转化到如何不刺激我的谨慎上,而这恰恰刺激了我。”舒曼低低咳了咳,漾出一个微笑。“这是……我不能容忍的。而且不仅仅是他,还有菲尔,巴赫先生您……还有大家,我是如此的爱着所有人,不希望让他们都和我一样,忍受不得不变作陌生的痛苦。”

巴赫无奈地为他解下锁链。

“何必呢?”\/“值得吗?”

门德尔松和巴赫同时开口。

舒曼重心不稳地倒在他挚友的身上,露出微笑。“我希望让Joh看到一个精神健全的、拥有杰出的音乐技法的我,这样的我才有资格成为他的老师。也请帮我告诉友人们,就说我出门远游了——不要让他们为此担心挂念。”

“如果失败?”

“怎么可能呢,约翰?一个具有如此执着信念的人,怎么会被平庸的恶魔攫去翅膀呢?他一定会用他才华的利刃,破开这等级的障壁,重新回到这里——这象征着能力的Gotterdammerung。您说是吧,罗茨?”不等舒曼回答,门德尔松第一次打破了他的绅士礼仪——他使劲儿拍上了巴赫的肩,声音是令人无比放心的沉稳和坚定。病者看看他的挚友,感激地笑了笑,紫眸中放射华光。

“我满意这答案!希望您回去收拾一下行李,我亲爱的菲利克斯。”巴赫看起来非常高兴。他用力接过舒曼瘦弱的身躯,低声嘱咐门德尔松。“您一定很愿意与约翰内斯一起长时间地交流先辈们的伟大事迹——我觉得冯·彪罗先生提出的那个3B理论就很不错。”

门德尔松几乎是立刻就会意过来。他脱下自己的羊毛大衣披在舒曼湿淋淋的身上,动身时也不忘思索怎样在搬回舒曼家时尽可能转移勃拉姆斯的注意力。

“您将到中庭重新走一遭。”巴赫开始了公式化的布告,“祛除记忆再经历一次人间的苦难,有助于修补您破损的精神。您会成为一名音乐家。是的,您仍然需要作曲上的实践。记住您的名字。您是乔治·格什温。”

“Von der Bahre bis zur Wiege(从坟墓到摇篮)…”舒曼的意识逐渐遥远了,似是化成一条池中的青鲤,被藻梗和水草拖拽着,断了半鳍。

勃拉姆斯到底还是回到了原本属于舒曼的阁楼定居下来。门德尔松搬了回来,他又开始了浑浑噩噩、孑然一身与钢琴上的音符斗争的生活。而他不知道的是,三十九年后格什温逝世,他与舒曼终将再逢。他更不曾听到,舒曼的最后一句话是——

“Fahr wohl,du schone Welt!”

再见吧,这美丽的世界。

作者有话要说:人物重度OOC+剧情重度狗血系列。

从来没想过写出来的东西能惨到如此地步……人物性格的刻画很糟糕,可惜我已经没有时间改了。

前不久把这篇舒勃投给了学校的社团,希望能卖出去几份安利吧。

正在写《雨之歌》,这将是一篇舒曼的日记,讲述1853年10月1日--1856年7月29日的故事。

本来打算把舒曼来到诸神的黄昏后写下的日记一并发表,后来想想觉得并不妥当。于是就算了吧。

勃拉姆斯与格什温的故事(《狂欢节》),敬请期待。

小说下载尽在7dpt.com】整理.

(5 / 6)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作者:t677ffr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当手拉上奇异的铜制门环时,约翰内斯·勃拉姆斯隐约地感受到了些许微妙的情感。 ——门后,将要迎来怎样的Geschichte? 践踏流言、道德、历史与谎言的路,是否能寻到1853年的真实?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边缘恋歌 西方罗曼 搜索关键字:主角:罗伯特·舒曼,约翰内斯·勃拉姆斯 ┃ 配角:约瑟夫·约阿希姆,菲利克斯·门德尔松,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克拉拉·舒曼 ┃ 其它:音乐,爱情,轮回 原创网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