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段其郑,乾朝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红尘劫·天下已完结版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19-01-26 15:03 /重生 / 编辑:刘威
主角叫段其郑,乾朝的小说叫《红尘劫·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湘香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风烟躬身轻柔的抱起她,向“醉尘楼

红尘劫·天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红尘劫·天下》在线阅读

《红尘劫·天下》第65节

风烟躬身轻柔的抱起她,向“醉尘楼”旁的马车走去,涟漪将头转向他怀中,找个舒适的位置,不再有所反应,似是沉睡过去,只在一片黑暗中,将嘴抿成直线,容色上清冷却无一丝表情。

慕容净远远的见风烟抱着涟漪,迎了上来,躬身行礼,风烟额首道:“她喝多了,我带她回宫,你和慕容侍郎打个招呼,让他安心!”语气中有着不容置疑的瓮定。

净躬身正欲开口,却见涟漪借转头的空隙,向他微不可见的摇头,做了个安心的表情,他微微一愣,旋即释然,小妹向来都是明白人,她既愿意同风烟回宫,自是有所打算,他帮她不过是因她不愿嫁入帝王家,若是她想通了,便由着她,何况她和风烟尚有一纸婚约在。

深锁重楼(本章完)

作者有话要说:今日更新完毕,下章我就放风笛出来……明天双更~更多精彩~ 日暮西斜,夕阳照进偌大的宫殿,泛起一层层飞舞的光晕,涟漪似是有所感应,轻轻转身,睁开眼睛入目所及是个熟悉的身影,她无意识的四下打量,半响方反应过来,这里是小兰亭的主殿,房中那些布置还是多日前,她居住时留下的。

她有些迷茫的抬眸望见风烟隐带温柔宠溺的笑意,轻道:“我怎么会在这里?”

风烟见她醒后红晕的脸色,显是酒精的作用尚未完全退去,上前一步将她扶靠在软垫上,又从旁斟了杯茶水,递过来,方笑道:“你喝多了,我便将你接到小兰亭,这会感觉怎样?可还头晕?!”

涟漪面现迷茫之色,似是在分析他话中含义,半响方道:“我哥哥呢?他会着急的,我……我要回去了!”说着,便欲坐起身形,向外走去。

一双修长的手臂伸到面前,拦下她欲向前的举动,风烟上前一步,再不迟疑,将她紧紧拥在怀中,女子身上散发的淡淡清香混合着清冽酒气,让人迷醉不已,他不顾她的挣扎,紧紧环住她柔弱的身躯,低首呼出的清凉气息在她耳边轻轻划过,“不要走!留下!”

声音中带着求恳的意味,丝丝瓮定的力度似潺潺泉水划过心田,涟漪在他充满魅惑的柔美声音中蓦然抬首,对上他似水温润的眸子,轻道:“陛下!”而后欲言又止。

“日里,你醉了,都说酒后吐真言,你已什么都说了,即是如此,为何还要这么固执的划清界限,以后安心留在我身边,你想要的,只有我有都会给竭尽所能的给予。”

“这一次我不会再放你离开!”风烟似是强调般,加重了语气,虽有着帝王不可侵犯的威严,但目光中隐藏的丝丝不安却泄露了他心中的慌乱。

涟漪默默垂首不再言语,脸上的红晕慢慢褪去,她轻轻推开风烟,让两人间保持一定的距离,眉眼间尽是柔美之色,嘴角上翘,美目流转间在他面上轻轻一扫,挑眉道:“真的只要想要的,都能给我?!”

风烟眼中的波浪汹涌起来,再抑制不住内心狂喜,眸中满满的喜悦和似海深情,他一把拉住她纤长的手指,将她的手在他手中慢慢并拢,语气早已没了往日的沉稳气度,手下微微用力将她揽紧,直视她灵动略带调皮征询之色的美目,信誓旦旦的道:“是!只要你肯留下!”

“那么一切顺其自然吧!凡是与我有关的一切事情或是决定都要提前与我商议,不要自作主张,我不喜欢被人随意摆布,这你清楚的!”涟漪顿了下,看风烟面上的喜悦如常,并无半分迟疑之色,才继续道:“还有我要绝对的自由,至少要给我在宫中自由出入的权利,我不喜欢束缚,这些年走过很多地方,经历过不同的生活,宫中的日子久了,我会心生烦闷,这两点你若能允我,我便留下来!”

风烟笑起来,俊朗面容上的喜悦掩饰不住,完全不顾一个帝王该有的形象,他轻轻俯身在她额头轻轻一吻,这一切仿若梦境,仿佛稍一松手,便会支离破碎,他自怀中取出一面金色的雕刻龙纹的精致令牌,拉起她的手,将其摊在她的掌心,慢慢握紧,小心翼翼的道:“自此以后,我对你说的话都算数,这是令牌,拿着它,出入宫门或是遇到盘查都可畅通无阻。”

涟漪接过,纤手轻扬飞快的放入怀中,这是最关键所在,没想到风烟竟给的如此轻易。她扬起面庞,对他回以明媚浅笑,“谢谢!”至少在救出风笛前,这幕戏不得不继续下去,不能谢幕。

涟漪在小兰亭中一住便是将近月余,每隔几天她会回家看看,却不一定每次都同风烟打招呼,那个令牌十分好用,出入宫廷畅通无阻,时间久了侍卫们大多认识她,知她是圣宣帝面前最得宠的人,对她恭敬之至,慢慢的防卫也松懈下来,遇到她有的侍卫甚至不再上前盘查,即刻放行。

她和风烟的相处总是淡淡的,若有似无的亲密,不着痕迹的疏离,风烟平日里忙于政务,只要有空闲便往小兰亭跑,但顾忌到与她并未成婚,十分体贴的每到黄昏会自觉离开,而后却并不去某个妃嫔寝宫就寝,只在自己寝宫安歇。

风烟毕竟是谦谦如玉的男子,不论心中怎么想,至少答应她的都做到了,没有强迫她,没有急于给予一个对她来说名正言顺做他的女人的名分,或许是他了解她并不看重这些,又或许是出于对她的尊重,作为一个帝王他已为她做到了极限。

短短月余,风烟的这些举动,却已影响到朝堂,侍郎府最近变得无比热闹起来,虽然圣宣帝并未正式说过什么,文武百官却是极有眼力的,这么多年圣宣帝并未立后,而涟漪回来后,他所作的一切包含的宠溺和挚爱深情,显而易见。后宫的格局本就是前朝关注的焦点之一,圣宣帝每日里都到小兰亭,不管是否过夜,却再没留宿到在别的娘娘那里。

风烟对这些虽是心知肚明,却不闻不问,甚至有些乐见其成,在他心中她早已是皇后的不二人选,但他尚不清楚她的想法,或许她根本不将这些放在眼中,她的爱恨情仇都是那么分明,如何会看重这些身外之物。是以他只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性提起,给她个名分的想法,却被她淡淡婉转的回绝,自此他便不敢轻易再提,每日里看护着她,陪伴着她,不敢过分唐突。

涟漪最近多了个嗜好,对宫中饮食起了好奇之心,平日里三天两头往御膳房跑,一来二去竟和御膳房众人打成一片,本来大家对她是怀着三分敬畏之心的,整个皇城之中谁不知晓,她——慕容涟漪,是风烟未过门的妻子,隆宠正盛,可她却是去虚心求教的,时间久了,大家见她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才开慢慢放下戒备之心,对她亲近起来。

风烟知道此事后,却并不过问,她做的事情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他都会给她最大限度上的自由,她在做菜方面早有天赋,这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况且如此一来,当他到小兰亭偶坐时,时常能尝到她亲手制作的糕点,不论好吃与否,他都欣然接受,更何况凡她亲手调制的食物都是世上罕有的美味。

可却没有人知晓,涟漪之何止是对制作美食感兴趣,甚至对整个御膳房都感兴趣,那是因为据苏风烁的老管家长贵所说,关押风笛的地方离御膳房最近。而她趁着没人注意的空隙,已慢慢开始往那个方向靠近,每天多走出一点,既掩人耳目,又不容易被发现。

这些日子在御膳房的闲聊中,无意提起御膳房后的那片宫殿,早有想巴结她的公公们争先恐后将所知一切倾囊相告,后面果如长贵提及的是闻者色变的冷宫,不知多少宫人,甚至身份高贵的娘娘到了那里,便再没出来过。

涟漪一边装作若无其事的随口问问,一边在心中暗自记下一些重要信息。一切都和苏风烁与长贵交待的相符,而那些小公公们却并不知道,在冷宫深处或者说是后面,还有一座宫殿,却是乾朝苏氏皇家的隐秘之地,而风笛就被软禁在那里,冷宫本已是宫中禁忌,平日无人愿意靠近,而那后面隐藏的宫殿更是无人知晓。

午后,阳光斑驳的洒下,让冬日的寒冷稍缓,涟漪特意装扮得十分朴素,一身打扮都平淡无奇,若不是熟识,单从衣着上看会以为她是那个殿中的女官。

今日圣宣帝大宴文武百官,御膳房中忙得热火朝天,涟漪在侧学习了一会,见众人正忙,便溜了出来,她身份特殊,来去自由,就算有人看到也不敢过问,更何况这会,大家都全神贯注,生怕那里出了疏忽纰漏,整个御膳房都要跟着受连累。

她熟门熟路的绕到御膳房后的一条小路,沿着花草密实的小径,信步走去。走过长长的一段路,不见一个人影,这里虽同若后宫其它地方一样,遍植花草,却有着萧索的味道,风吹在一旁的花影上,带来的瑟瑟寒意。

一炷香的功夫,几座藏在花树影间的宫殿显露出来,虽然雕工精致,气势恢宏,但仍可见已多年没有修葺,若放到市井寻常百姓家,算得上豪宅,但放到偌大的宫中,却显得如此斑驳陈旧。几个侍卫懒散站在门口,聊着天,风吹到这里仿佛也静谧起来,只闻沙沙之声不绝于耳,偶有几声尖锐的女子呼喊划破宁静,刺入耳中。涟漪不禁蹙眉,那些常年生活在冷宫中的女子,或是默默无语,或是呈这种癫狂状态,不用看并能想象的到,实是让人可怜。可即便如此,却有更多的女子愿意不惜一切代价走进宫廷这个黄金牢笼。

那些守卫长期看管冷宫,人烟少至,比较懈怠,冷宫中的女子早已被前朝和后宫众人遗忘,生死全凭造化,他们自然不必太上心,也轻易不会有什么祸事。

这也给涟漪制造了机会,她悄悄绕过这片宫殿,向着长贵描述的方向摸索前行,再往深处一座大殿出现在眼前,她躲在树影之后向外张望,“浮华殿”几个金字赫然入目,殿前站着几个身着侍卫服饰的守卫,比前面的冷宫要肃穆许多。

涟漪调整下呼吸,缓步走出花丛,门口的侍卫有所察觉,其中几个快步迎上来,拦在她面前,“这位姑娘,此乃宫中禁地,闲杂人等不能靠近!”

涟漪挑眉,浅笑道:“这位大哥,我是新来的宫人,我家主子要我采些应季的花草,不知怎么就走到这里。”

那几个侍卫见面前一个衣饰简单的女子,便信了几分,又见她笑起来明艳容色,不觉间有些痴了,涟漪的美丽,岂非这些寻常兵士能够抵挡的,她只轻描淡写的眨眨眼,便已倾国倾城。

“既是如此,我们也不为难姑娘,姑娘快回去吧!若是被上面的人察觉,就不好收场了!”其中一个兵士,关切的道,其余众人纷纷附和的点头。

涟漪并未因此退去,而是上前几步,自怀中取出几锭银子,腋在为首兵士手中,压低声音,脸上带着几分求恳之色,有些惶然的道:“几位大哥,真是好心肠,我这就回去。只是我初来乍到,并不了解宫中规矩,这是什么地方,几个大哥能否说说,又或是宫中还有那些禁忌,我也好心中有数,免得以后不懂规矩,无辜犯了错处还不知为何。”

为首兵士,见那几锭白花花的银子早就笑弯了嘴,他们被分派在这清冷的宫中禁地,不受上级重视,每个月的俸禄有限,又没什么油水可捞,又见面前的姑娘,一副天真的样子,又是如此眉眼,便多了个心眼,这宫中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要说这姑娘的容貌,若是那天被某位贵人看中,说不定会飞黄腾达,青云直上,也未可知。

他存了这样的心思,才将涟漪拉到一旁,轻道:“这‘浮华殿’中关押的可不是一般人物,是皇家隐秘,也是当今圣上亲口封锁的禁地。”

涟漪挑眉,继续扮无知状,貌似无意的随口问道:“这可奇了,不知里面是什么样的人物,竟让圣上都如此忌惮。”

那兵士见到貌美姑娘,自然有了显摆的心态,况且又是得了好处,一开话匣子便不假思索的道:“还不是当今圣上的六弟,以前的六殿下么。”说完颇有些扬扬自得之态。

“哦?!”涟漪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美目流转间,目露征询之色,“六殿下,普天之下,人尽皆知,当初不是在什么战役中失踪了么?!那会兵荒马乱的都找不见人,在不在人世都很难说,这说法未免有些荒谬。”

那兵士呵呵笑了起来,瓮定的道:“那我们便不知晓了,只是这里的那位,确是真真切切的皇亲国戚,至于他怎么回来的,又是怎么得罪了圣上,我们这些小喽啰也不过是奉命行事,那管得了那么多。”说着那兵士的表情又凝重了起来,郑重叮嘱道:“姑娘,这话出于我口,止于你嘴,皇家的家事,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随便议论,搞不好被有心人听去,会酿成杀身大祸的,你可要记住了!”

涟漪乖巧的点头,看起来十分诚恳受教,正待再问,侧首间,见一个小公公端着篮子向这边走来,他和守卫的兵士打个招呼便被放行,而那小公公的服饰却像是出自御膳房,涟漪故作不解的问道:“这位大哥,刚才那小公公怎么进去了,这不是禁地么?!”

“啊哈~姑娘真是初来咋到啊,那是御膳房负责送膳食的公公,每天两次都会准时来送吃食。”

“大哥,见笑了!我确是孤落寡闻。”

涟漪和那兵士又东拉西扯的聊了许多宫中其他事情,等送餐食的公公出来,方客气了几句,跟在小公公不远的地方往回返。

她此刻心中颇不平静,刚才她离风笛只有几步之遥,却是咫尺天涯,好在上天待她不薄,事情似乎有了突破口,想到此处,涟漪加快了脚步,赶上前面毫无察觉的小公公。

落花时节又逢君1(本章完)

(65 / 72)
红尘劫·天下

红尘劫·天下

作者:湘香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晋江VIP完结+番外 总点击数:38472 当前被收藏数: 169 文章积分: 12,056,707 文案: 若你我宛如初见,可惜沧海桑田; 所谓情之何物,却是情何以堪; 爱是剪不断的绕指柔,恨是理还乱的硝烟漫; 万里河山,金戈铁马,能拂袖的有几人?! 情不重而不入红尘,若入红尘则劫数轮回; 几生几世的情缘,如今只剩对酒叹; 陪你看海天一线的浩瀚,看翻云覆雨的变幻; 转身,烟花一瞬的灿烂,繁华世事的明暗。。。。。。 架空历史的小言情,练笔之作,描绘一场貌似平静繁华盛世下的波涛暗涌。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涟漪 ┃ 配角:苏风烟,苏风笛,段其郑...... ┃ 其它:穿越,劫数,轮回,命运,皇位,权利,政治,战役 番外目录: 团圆番外:巴厘倾情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