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回到宿命的起点(白梦灵,南辰轩)小说阅读 是水冰蓝所写

时间:2019-01-25 01:18 /重生 / 编辑:季凡
小说主人公是白梦灵,南辰轩的小说是《回到宿命的起点》,它的作者是水冰蓝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重生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

回到宿命的起点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回到宿命的起点》在线阅读

《回到宿命的起点》第19节

“那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好不好。”南辰选突然温柔的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啊?这里是你的房间,我怎么好意思……占你的房呢?”

“那你就做我的女人,永远呆在我的身边,答应我,说你愿意。”

永远?白梦灵心头一震,心跳突然做起了加速运动,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再说“好”,很是开心。意识渐渐丧失在他满目柔情的深邃双眸中。

这个字到了喉咙,就要吐出,理智一下子把她住了,她撇开令她迷恋的眸子,压制住心头的异常。

坚定苦涩的说出:“不可能。”她不会永远呆在这的,等拿到解药,她就要回到属于自己的时空中。她不能在这里留下不该属于自己的感情,不能泥足深陷,不然到时侯痛苦的会是她自己。

听到她的拒绝,南辰选的身体没由的一僵,满目柔情瞬间被阴鹫所淹没,愤怒的搬过她的双肩,一字一句的从牙缝中挤出:“为什么?是因为北龙逸?”

[正文:第三十五章 强吻]

白梦灵对上他狰狞的双目,无法从喉咙中发出一丝声音,只感到的一阵害怕,想要挣脱他的双臂。

“怎么,你怕我?”南辰选俊美一挑,看到她无辜兼恐惧的眼神,突然像一只负了伤的野兽般狂摇白梦灵的双肩,怒吼:“你说呀,说话呀!”

“放开我,放开,你这个疯子,好痛啊,放开。”白梦灵大喊着,手和脚不断地向他打去,踢去。

对白梦灵如雨点般的花拳绣腿南辰选更本不在意,猛然一把搂过她的纤腰,一手死死的扣住她的后脑勺。霸道的含住了哭喊不断的小嘴,将她的不满,拒绝尽数吞没。他如同野兽般撕咬着她的唇,趁白梦灵失神之际撬开她的齿贝,缠绕着她的香舌,使劲的吸允她的蜜汁。两人之间不留任何空隙,将她的呼吸也尽数吞没了。

看着如此疯狂的人,白梦灵再次害怕了,怕他又会像上次那样强要了自己,不,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轻再发生。白梦灵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嘴唇,鲜血瞬间在两人的唇瓣中肆意蔓延。但南辰选并没有止住,像没有任何疼痛般继续疯狂的吻着她,越来越疯狂,越来越绝望。

不知过了多久,南辰选一把推开了她,鲜红的鲜血在他苍白的薄唇中像朵妖艳的那样开放着,既邪魅又绝望,看着白梦灵那红肿的双唇,在鲜红的血的映衬下显得如此臃肿,狼狈。南辰选伸手摸去嘴上的血迹,冷漠的说到:“不过如此而已。”

不过如此而已?这就是他对我的评价,看着他的冷漠,白梦灵心中又是一痛。强作镇定,擦去唇上的血,嘲讽的说:“看来堂堂的武林盟主吻技不过如此而已,真叫人失望。”

“你……”南辰选抓起她的手腕,低吼道:“不要挑战我的极限。”手中的力道越来越大,像要把她的骨头捏碎一般。

白梦灵疼的眉头深深锁在了一起,泪水泛满了眼眶,怒道:“你个魔鬼,你只会使用暴力,我鄙视你。放开,我不要呆在这里了,放开我。”白梦灵此刻不想再见到他,只想快速离开

这里,离开这个令她痛苦,窒息的地方。

“你休想,这辈子你也休想离开这里。”南辰选一把把她甩在了地上,他不敢看她那双眼睛,怕会被它征服,会对她仁慈。在他的字典中,已经没有仁慈这个词了。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你认为你可以控制我?”白梦灵倔强的反驳,她可是二十一世纪的人,怎么可以被一个古人玩弄?他有什么权利控制她?

“你还想着北龙逸来救你吗?真是痴心妄想,你该知道他是从来不会留没用的人的,这次你失败了,第一个要杀你的可就是他。”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个人绝对的心理有问题,老爱将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搬到她身上,要不就是精神分裂。想到那个她不禁打了个哆嗦,精神分裂患者可是很恐怖的,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思索着怎样离开这个地方。

“怎么?心虚了?”看着她看他那警惕的眼神,南辰选感到一阵不爽,蹲下掐住她的下颚:“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休想再见到北龙逸,到时我就让你亲眼看着北龙逸是如何死在我的刀下的。哈哈……”

[正文:第三十六章 为奴]

“你当真如此恨我吗?”白梦灵咬着下唇,决绝的问道。她不想他恨她,就算要恨,不也是该她恨他,毕竟昨晚他强暴了她。心里想着要恨他,可是却恨不起来,准确来说,昨晚她自己也的确感到很快乐,当他在她身体里时,他就像另一半残月般,与她合成了一个圆满的月亮,生命被什么东西溢的满满的,心里不再有空虚,而是充实,第一次她觉得她是完整的。

南辰选闻言,心中一震,半响,启音:“没错,我恨你,恨你入骨。”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碎了,白梦灵闭上眼睛,调整了一下情绪,缓缓道:“既然你这么恨我,为何当初你要以身救我?”她不想他恨她。

南辰选心里又是一震,随后玩味的说道:“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救你,是不想让你死的这么容易,背叛我的人,我要让他生不如死。”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她有危险的时候,心中的恐惧像无边的黑源般向他袭来,身体没等大脑下达命令就扑了过去,他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不能让她有事。他不是应该恨她的吗?因此他给了自己一个解释,那就是他绝不会让背叛他的人死的痛快。

原来是这样,心中的最后一丝信念也随着他无情的话被挤得粉碎,下颚的疼痛已经没有了知觉,因为心在那一瞬间痛的让她麻木了。他的话像把刀一样刺在她的心口上。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心痛,她不可能会爱上他的,有的也应该是讨厌啊。

“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没理由不让我离开。你要是拘禁我,那是非法的行为。”白梦灵艰难的说道。此刻她早已忘了这是一个封建社会,男尊女卑,更忘了这是一个血腥的江湖。她只知道此刻她没有了什么多的力气去思考问题。

“没关系?亨,别忘了,昨晚你可是在我身下叫得欢啊。”南辰选嘲弄的盯着她,不愿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白梦灵的脸色一下子刷的白了,双手紧紧的握拳,知道指甲掐进肉中,让疼痛来让自己清醒。原以为他是有那么点喜欢自己的,没想到一切都是自作多情。白梦灵深吸一口气,她的尊严

不容许他再这么侮辱她,她要保卫自己最后一丝尊严,冷冷的说:“那又怎么样?昨晚就当是我们彼此的需要,就当是一夜情。玩过后忘了就是了。”

南辰选没想到她会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样的话,还以为用身子可以拴住她,她会因此要自己负责。难道她就那么喜欢北龙逸吗?脸越想越阴沉。越想越痛……

“好,不管你怎么说,你已经是我的人了,这辈子也休想改变。”

“恐怕要叫你失望了,我不是这里的人,不会视贞洁如命,不是你的人,我只是我自己的。”白梦灵毫不示弱的瞪着他。她可不是古人,虽然失身心里会难受,但还不至于寻思腻活,也不会求着那个人对自己负责。

“这可由不得你,现在你不过是一个残花败柳吧了。在这里我说了算,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一生一世,休想逃出我的视线。你要为你所作的事情付出代价。”没有人敢反抗他,更没有女人会拒绝他,她居然可以如此轻描淡写的与他划清界限,是为了投入北龙逸的怀抱?不,他不允许,不允许她更别的男人在一起,即使她讨厌他,他也要把她留在身边。

[正文:第三十七章 威胁]

白梦灵不明白她不过就是想偷一下他的剑,况且她还没偷走呢。他却像发了疯一样的侮辱她,她忍受不了。捇的一声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不想再听他的凌辱了。边走边说:“我说了我压根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北龙逸,我不要再更你废话,我要离开。”

南辰选一把拉过她的手臂,阴冷的吐出:“你永远也休想走出我的视线,你永远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奴隶,被企图逃跑,不然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起的。你要么乖乖留下,要么就让所有与你有关的人为你付出比生命更惨痛的代价……”琥珀色的阴鸝双眸中闪过一丝狠毒。

白梦灵随着他的话僵在了原地,更被他的眼神吓住了。脸上失去了血色,惨白的如同一张白纸,又长又黑的睫毛不住的颤抖,眼泪噗噗的往下流,没有任何声音,原本灿烂活泼的双眸尽是伤痛,让人不由心生怜悯。

她的眼泪像一块块巨石往他心上砸,让他难以呼吸。终于,他爱怜的伸出了双手,轻轻的擦去她脸上滚烫的泪珠,灼烧着他的手,更灼烧着他的心。霸道带有温柔的说:“留下真的有这么难吗?你只要说你会的,她们的命就得救了。”

白梦灵闭上了双眼,许久,才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不能去碰飞月和她娘。”

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认为对方是恨自己的,像刺猬般互相伤害折磨,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此啊!

“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贴身奴隶。你就住在我的隔壁好了,不用再去桃梦阁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下,晚上再过来伺候。”南辰选霸道的宣示,胜利的笑容在他嘴角扬起,“小雪,带她先下去休息。”

曲折悠长的回廊上,白梦灵疲惫的走着,全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兴致勃勃的去看周围的花花草草。她的心情很复杂,说痛苦却又有点高兴,说害怕又又感到安心,说到恨又没有恨的感觉。

“白姑娘,你怎么了,盟主对你做了什么吗?”小雪见她如此反常,担忧的问。

“没事,什么也没有。小雪,你以后叫我灵儿吧,不要叫我白姑娘,听起来好生疏,也很变扭。”

(19 / 76)
回到宿命的起点

回到宿命的起点

作者:水冰蓝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文案: 紫灵轩是一种极其妖冶的花,而她一见到这种花变会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相传它只在一对恋人的尸体旁开过,那之后便再也无人见到过它的花朵…后来便流传着…相爱是一种宿命,等你亦是我的一种宿命。只求来世能与你相遇,相知,相爱。生死轮回,永不改变… …… 她打翻了浇灌紫灵轩的真情泪而被罚,要用她一生的眼泪来偿还…… —————————————————————————————— …为了救她爸爸,白梦灵毅然答应去了相隔千年的星唐王朝盗取霸越剑…剑居然在人称恶魔,没人性的武林盟主南辰轩手上,她该如何下手呢… 南辰轩一把拉过她的手臂,阴冷地吐出: “你永远也休想走出我的视线, 你永远是我的,只是我一个人的奴隶… 别企图逃跑…否则后果不是你可以承担的起的…” 一双琥珀色的阴厉双眼中闪过一丝狠毒……… ——-———————————————— 他与她因紫灵轩而相遇,却被诅咒像曼珠沙华一样,花与叶生生世世永不相见,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相念相惜永相失。 最终紫灵轩是毁灭了他们还是成全了他们……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