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夫妻相见分外脸红(古代)小说在线阅读 如薏

时间:2019-05-24 08:20 /言情 / 编辑:伊斯特
主角叫商无题,沈掬欢,向残宵的小说叫做《夫妻相见分外脸红》,是作者如薏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恶!沈掬欢差点吐出来,赶紧按住肚子。 「

夫妻相见分外脸红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夫妻相见分外脸红》在线阅读

《夫妻相见分外脸红》第15节

恶!沈掬欢差点吐出来,赶紧按住肚子。

「你们才新婚,会有这种感觉是理所当然的,我相信妳很快就会习惯的,静王妃。」叶咏歌朝沈掬欢露出诚挚的微笑。

「我相信我会的。」才怪!沈掬欢表面上在笑,可是她的心绷得像石头一样硬。「还有,请叫我掬欢。」

「那么,妳也要叫我咏歌。」

叶咏歌的笑容看起来毫无心机,而且就像商无题说的,左冷阎心里只有叶咏歌,而叶咏歌的心里也绝对只有左冷阎。

瞧她爱慕的眼神总是随着左冷阎而转,而左冷阎深情的双眸也总是恋在叶咏歌身上……可见他们之间的爱有多深了。

她真的好羡慕他们,本来她也可以拥有这种爱的,若不是他--沈掬欢偷偷瞪了商无题一眼--坏了一切,此刻的她也不会像个深宫怨妇一样坐在这里了!

「噢,对了,这是我和阎带来的贺礼。」叶咏歌手里捧着一只精致的木盒走了过来,沈掬欢立刻站起来。「你们成亲当天,我和阎正好出城去了,所以这份礼物迟了些才送上,请妳不要见怪。」

「请妳不要这样说,王妃--咏歌,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会生气呢?谢谢妳,我真是太高兴了。」沈掬欢当场将木盒打开,里面是一对漂亮的碧玉发髻,那清亮的色泽一看便知价值不菲。

「这真是太美了!」她受宠若惊的说。

「只是一些小东西罢了。」叶咏歌笑了笑,走回位子。

「商兄还喜欢这份薄礼吧?」左冷阎说,眼神淡淡地掠过沈掬欢身上。

「当然,谢谢左兄的盛情。」商无题冷眼响应。

「一点敬意,不足挂齿。」左冷阎嘲弄的笑。

「左兄太客气了。」商无题绷着脸说。

「商兄喜欢便好。」左冷阎缓缓一笑。

「这份恩情,商某它日再报。」商无题冷冷的说。

沈掬欢不知道这两个男人在说什么,但彼此间剑拔弩张的气氛她可瞧得出来。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个男人彼此间的敌意真的那么深吗?

这时,叶咏歌突然低叹一声,伸出手贴在左冷阎脸上,将他的视线拉回她身上。

「你答应过我的--」她低声说,眼神像在告诫他什么。

「我克制不了嘛!」左冷阎低声笑了笑。

「回去瞧我怎么罚你。」叶咏歌皱皱鼻子。

「也许这才是我的目的--」左冷阎邪气的笑着。

「讨厌--」叶咏歌脸颊飞上两朵红晕。

沈掬欢眨眨眼睛,对他们之间暧昧的对话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商无题则是一脸恼怒,别人的甜蜜瞧在他眼中,便令他想起自己的--他瞧瞧沈掬欢--挫折。

叶咏歌很快地站了起来,不过当然是拉着左冷阎一起。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太久了,我们该回去了。」叶咏歌说。

沈掬欢走上前。「留下来用膳吧!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

「谢谢妳,掬欢,不过待会儿我们还有事,真的必须走了。」再不走的话,她可没把握两个王爷不会打起来,叶咏歌苦笑一声。

「可你们连茶都没喝--」她这个女主子还真失败,沈掬欢沮丧的想。

「下次吧,就咱们俩,」叶咏歌朝沈掬欢挤挤眼。「没有男人。」

「好。」沈掬欢忍不住为她的表情失笑。

就这样,叶咏歌拖着左冷阎走了。

沈掬欢陪商无题送他们到大门口,目送他们乘上马车离去。

「咱们进去吧,夫人。」商无题偏偏头,领先走了进去。

「夫人?不是欢儿了?」沈掬欢一脸嘲弄。

商无题停下脚步,缓缓的回头。

「妳喜欢我叫妳欢儿?」他懒洋洋的问。

他的笑容好无赖!却也迷人得紧……沈掬欢的心不觉又拧成了一小团。

她不想承认,可是她发觉自己愈来愈习惯他的存在,他的一举一动都令她感到迷惘,屡屡牵动她的心弦,带给她既强烈又复杂的感受。

这是面对楚易南时从来不曾有过的感觉,她不愿去厘清这究竟是什么,可这份心情欲不容灭的存在她的心头了。

为了隐藏她的无措,她决定用怒火来掩饰她的真心,至少那是她比较拿手的。

「不!」她怒目而视。

「可我喜欢样喊妳,欢儿……」

她不理他,径自绕过他走进去。

「欢儿,欢儿,欢儿……」他索性把它当成歌儿唱了。

「闭嘴!」

捉弄人反被人捉弄,沈掬欢干脆捂住耳朵。

(15 / 39)
夫妻相见分外脸红

夫妻相见分外脸红

作者:如薏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洞房花烛夜可是人生四大乐事之一耶,   她不但没有表现出新娘子应有的娇羞,还摆一张臭脸给他看!   哼,她是在耍什么千金大小姐脾气啊?   要不是那个吃饱没事干的皇上,自作主张的为他赐婚,   他这个「摧花圣手」才懒得娶妻咧!   他才想拿出做丈夫的威严好好的训斥她一顿,   她却抢先一步,摆起茶壶的架式,   辟哩啪啦的开骂起来,   非但如此,她还说她心里早已有另外一个男人,   他在她眼中连一根葱都不如!   太可恶了!他长这么大,还不曾被这样羞辱,   既然他没得选择的娶到一只母老虎,   他只好以暴制暴,用他特有的方式来驯服她……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