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夺香+拈花+染妍+掬馡+驭柔+弄雪(皇商点芳录系列)皇甫靖,宋馡儿小说全部章节 辛琪

时间:2019-05-18 13:00 /言情 / 编辑:季凡
小说主人公是皇甫靖,宋馡儿的小说是《夺香+拈花+染妍+掬馡+驭柔+弄雪(皇商点芳录系列)》,它的作者是辛琪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可爱?捧在手心上?皇甫靖蓦地冷下眼
《夺香+拈花+染妍+掬馡+驭柔+弄雪(皇商点芳录系列)》第22节

可爱?捧在手心上?皇甫靖蓦地冷下眼来──

仍旧被箝制住行动的宋馡儿,暗自吸了一口气,有些惊疑地看着皇甫靖眼中瞬息改变的神色。

“你……”他又怎么了?假如不是两人的距离如此贴近,她可能不会发现他情绪上的改变。

闪着闇影寒光的俊眸直视她,“不管妳到底明不明白,我就全当妳不明白地告诉妳,绝对不准再出府去找白逸珉!”冷冷的嗓音夹带着强大的怒气与无情的命令口吻。

“为……为什么?”宋馡儿再一次结舌,眼底泛起震惊神色,心中暗忖,自己今日是否真的不该出府去找珉大哥?因为她的“相公”好像很生气哩!

“妳是明知故问吗?”恼意与嘲讽刻画在皇甫靖的唇角,“别忘了,妳宋馡儿可是‘我的’夫人,难道妳要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放任妳随意出府去找‘旧情人’,届时皇甫家的面子要往哪儿搁去?”

“你……”一股受辱的怒气生起,“什、什么皇甫家的面子?我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这么说我?”她忍不住质问道。

见她逐渐泛白的小脸蛋,皇甫靖眼中闪过几道近似不忍的光芒,可胸前郁积的闷气与无法排除的酸意却让他眼底的光芒迅速消失,再次流露出一股戾气。

下一瞬间,握住宋馡儿颈项的大手下滑,同时另一只手也抵达她的身躯──

宋馡儿的身子蓦地腾空而起,皇甫靖迅捷地扛起她,直朝内室走去!

☆ ☆ ☆

宋馡儿吓了一跳,小手惊吓地挥舞个不停。“你做什么?放我下来!啊──”

皇甫靖站在床边俯视被他粗鲁地丢在床榻上的人儿,阴闇的眸中闪着嗜血的光芒,唇角徐徐勾出一抹带着残忍的弧度。

“假如妳只是我皇甫靖的一名侍妾,凭妳今日的行径,我早二话不说地逐妳出府,才不会浪费时间同妳在这儿说话;偏偏妳是我明媒正娶进门的‘妻子’,那自然就有些不同了……”

宋馡儿龇牙咧嘴地揉着被摔痛的小屁股,惊魂未定地听着他说完话,一时不察地顺着他的话尾问道:“什么不同?”

皇甫靖唇角微勾的弧度里渗出冷诮。

“既然妳是我皇甫靖正式娶入门的妻子,如果我随随便便就因为今日妳‘出府’的这种小事,将妳休离并逐出府,不免有些不近人情,更别提妳宋家尚有对我爹的‘救命之恩’,而我都尚未报答完呢……”他冷哼出声,“所以,只要妳‘改掉’今日的行径,依照我的命令去做,那么妳依旧可以稳坐妳正室的位置,妳……明白了吗?”

宋馡儿目瞪口呆地听完,感觉这番冷酷的话语有如一道冬日寒风袭上了她的身,让她在极短的时间内感受到冷冽的刺骨寒意深植心中。

皇甫靖冷冽的眸光瞬也不瞬地看着她,故意忽视她眼底泛起的受伤神色。

“不说话?”他嘲弄,“那我就当妳完全明白了,也赞成我之前所说的话!既然如此,那咱们就不要再浪费唇舌、多加废言了!”

皇甫靖的话才落下,人已俯身上了床榻,噙着寒意的薄唇倏地攫住宋馡儿因惊愕而微张的小嘴,粗暴且毫无一丝温情地蹂躏起那两片泛着馨香的可怜唇瓣,恣妄的舌用力地侵入她的口中……

“唔唔……”宋馡儿全身奔窜过一波波战栗,被他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一阵挣扎。

“不满意我的‘技巧’?”皇甫靖倏地抬头,低沉的语调宛若尖刀,直刺入宋馡儿的心。

“你……”惊惶的眼凝入他燃起欲焰的瞳眸中,想抗议他无情掠夺的行为,却又无从说起。

满意于宋馡儿的“无言”,皇甫靖邪佞勾笑,陡地伸手抓住她丝柔衣裳的前襟,一把拉扯开来,一道清脆的布料撕裂声传出──

“啊!”宋馡儿吓得叫出声,头一次看到他在床笫之间如此粗暴凶狠。

一向他要对她做“那件事”时,总是温言软语、轻手慢脚的,可今日……

“今天,我们就换个方式来做!”

当他看到她听完话后脸上的表情,他唇边的笑意更深,可惜那笑意并未达眼中。

“什、什么意思?”看到上身的衣料被他强力的剥除时,她骇然地叫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皇甫靖扯弄衣衫的手未停,甚至一手钻进宋馡儿上身仅剩的肚兜内,用力地握住一只丰盈滑腻的玉乳揉压搓弄起来。

“我正在尽我‘丈夫’的责任,而妳也该乖乖尽妳‘妻子’的义务才是!”顺便也告诉妳,妳是“我的”女人,而非白逸珉的!

皇甫靖只要一想起“他的”妻子竟背着他出府去找另一个男人,心中便泛起一股至今仍未消解的怒气与杀人的欲望!

他无暇去追究这股怒气因何而来,他只知道,此刻身下的人儿是他的!即使他“仍然”不怎么喜欢她,可只要他尚未休了她,那么别人就休想染指他手心上的所有物!

脑中浮现的嗜血念头,让皇甫靖握住胸前高耸的大手,猛地一阵紧缩──

“啊……好痛!”胸前传来的疼痛,让宋馡儿尖喊出声,“不……不要……”

“不要?”皇甫靖冷哼,霍地抽回握住她胸前丰盈的手,双手齐发,专心一致地剥除地上身仅剩的肚兜,以及下身全部的碍事布料。

直到她如羊脂白玉般丰润的身子呈现在他眼前,他才转而用最快的速度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后直接俯身向她,大口吮上她胸前微微颤抖着的挺立蓓蕾,一只大手亦毫不客气地欺上另一只柔软的玉乳,用力地挤揉起来。

“啊……你……”

不同以往,胸前又是酥麻、又是刺痛的感觉,让宋馡儿喘息喟叹,喉中不由自主地发出模糊的呻吟,全身愈来愈酥软的感觉,使得她再也无法抗议,更别说是过问他到底想对她做些什么了。

皇甫靖放纵地咬囓她那早已挺立如石的嫣红蓓蕾,以膝盖顶开她的双腿,并挪出一手下滑,直探入她女性的私密处──

她浑身散发出的沁人心脾体香,并没有舒缓他狂肆的动作,反而让他有如服食春药般,更加燃起亢奋的欲流,也让他的动作更是激烈大胆起来!

“啊……”她全身一抽,呼吸狂乱。

在她身上留下许多激烈的红淤痕迹,皇甫靖的大手滑进她的两股间,指头灵巧地穿入那片浓密花丛,硬是拨开层层嫩红的花瓣,探索着花瓣前端的敏感花核,不住来回磨蹭逗弄。

“啊──皇甫靖相公……”一波波热流在宋馡儿的体内流窜,她的小腹抽搐颤动,花丛间已沁出馨香的蜜汁……

“叫我靖,别再喊那些乱七八糟的自编称谓了!”指尖持续滑动,皇甫靖用命令的口吻说着。

“呃……”酥麻热暖的快感让她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向上拱起,神智已逐渐迷惘。

欲望炙流的奔窜,促使她白嫩细致的身子布满了诱人的红潮,眩惑了他的眼。

“叫啊!我要听妳叫出我的名……”皇甫靖使力地蹂躏指下的花核,口中命令道。

“靖──啊……”小腹猛地一抽,她尖喊出声,两脚微颤,全身逼出一层细汗。

(22 / 27)
夺香+拈花+染妍+掬馡+驭柔+弄雪(皇商点芳录系列)

夺香+拈花+染妍+掬馡+驭柔+弄雪(皇商点芳录系列)

作者:辛琪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夺香(皇商点芳录之一)》 那一年,一个八岁的可人儿闯进他怀里,紧紧的拥住他,甜美的嗓音深烙他脑海 再次重逢,他深深为她的无瑕容颜所著迷,为了她,他不择手段的将她占为己有 本以为拥有她是他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却又不愿自己被一个女人所紧紧牵绊 恶意的抛下她,训练她作他乖乖听话的女人,没想到当初的不择手段已埋下祸端 当他终于了解一颗无法自拔爱她的心时,才猛然惊觉佳人早已消失无踪...... 《拈花(皇商点芳录之二)》 他不過是要找個旅途中服侍他旳小廝,沒想到這毛頭小子竟和他談起條件來 更荒謬的是才相處短短的兩三天,他竟然對他產生了莫大的“性”趣! 幸好這“小子”捨身救他意外洩露了身分,他便決定以身相許將她留在身邊 說好聽是為報恩收她為侍妾但不談感情,事實上不過是夜夜對人家上下其手嚐個徹底 小姑娘雖然心傷,可也沒忘當初談的條件,趁他不注意偷偷摸摸地拐著他的心就落跑 就看咱們京城裴大少還要ㄍ一ㄥ到什麽時候…… 《染妍(皇商点芳录之三)》 这年头突然被人想起似乎不是件好事 。 她爹好不容易想起偏僻院落还有她这个女儿时,就是把她当礼物送进文府给当家主子作侍妾 而当她的主人为了报复而想起她时,便是夜夜召见将她彻头彻尾尝个够 她从不明白别人眼中嫉羡的“恩宠”有什么好,不过是夜夜努力对她上下其手外加口出恶言 虽然这等恶劣行为还是让她渐渐沈沦充满爱恋,但有机会落跑远离恶魔的时候还是别放弃 只是她怎么会知道这一回是一人跑两人逃,就算是他态度诚恳说是为爱千里迢迢把她找 但要她如何相信他真的不是为了肚里那个宝…… 《掬馡(皇商点芳录之四)》 府里的人都说她的相公脾气很好、待人温和,可为什么他三番两次地对她发火兼变脸? 就连嫁人这档子事也是这样,不但有一个得跟「大家」分享的相公,还得忍受府里那些瘦女人的讽刺。 长的圆润可爱也不是她的错呀! 最让她伤心的是,她的相公最近老在床上「折磨」她 想她不过是去见见远道而来的大哥而已,他有必要酱子大力搓揉「教训」她吗? 呜……皇甫靖—— 你够了哦!小心我跟大哥回家去,不要嫁给你了哦…… 《驭柔(皇商点芳录之五)》 她的际遇真是比「阿信」还要可怜,好不容易脱离任性小姐的魔掌 再也不用帮她写「求偶」用的情书 ,转而服侍和她相当「麻吉」的小少爷 谁知好日子没过几天又被调到少爷身边 ,呃……她是不怕他的扑克脸啦 可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呀? 不但把她的「一路易主」看成心机重重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