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平凡的清穿日子Loeva全文阅读 年代:古代

时间:2019-05-21 15:46 /言情 / 编辑:韩城
小说主人公是淑宁,桐英,端宁的小说叫《平凡的清穿日子》,是作者Loeva所编写的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婉宁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时

平凡的清穿日子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平凡的清穿日子》在线阅读

《平凡的清穿日子》第86节

婉宁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时不时地吸吸鼻子。媛宁无聊地坐着,偶尔翻翻手边的佛经,看到婉宁的样子,便不屑地撇撇嘴。

淑宁见芳宁端茶过来,忙起身道:“大姐姐坐着吧,我们自己倒着喝就行了。”芳宁淡淡一笑:“我在这里住惯了的,一草一木都熟悉得很,也算是半个主人。这里人少,咱们的丫环又没有跟着来,若等人来侍候,只怕渴死了还没人来呢。”她把茶放到淑宁手里,又顺手端了一杯给婉宁。

婉宁愣了愣,没精神地道:“放着吧,我不想喝。”淑宁与媛宁同时望过去,芳宁却不在意地把杯放在她手边,走到房间另一头的蒲团处坐下。念起经来。

过了一会儿,也许是终于感到口渴了,婉宁拿起杯子喝了一口。道:“这是什么茶?怎么这么涩?”

淑宁道:“这里比不得家里,茶差些有什么要紧?出家人的地方。自然不会有太好的东西。”婉宁皱皱眉,便把茶杯放到一边。

媛宁看不惯了,开口道:“二姐姐,如今老太太都去世了,再没人宠着你。我劝你还是收敛些吧。”婉宁不悦道:“如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光想着这些事。”媛宁一挑眉:“你也知道如今是什么时候,还挑剔人家的茶好不好?”婉宁争辩道:“我不过是随口一说,又不是有心地。倒是你,整天就想着挑我的刺。”

媛宁冷笑,把手里的茶杯往桌上一放:“妹妹也是一番好意,你可别不识好人心。就算你装得再像,也骗不了我地眼睛,所以我劝你收敛些。别露出那个轻狂样儿!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大小姐呀?老太太不在了,大伯父大伯母可不会那么纵容你。”

她看到婉宁脸上露出晦暗的神色,心中一阵畅快:“真可惜啊。本来,五阿哥对你另眼相看。太后也挺宠你地。你还有两座大靠山。可惜你不识好歹,对五阿哥冷淡无礼。倒伤了人的心。连太后也心疼孙子,没那么宠你了。咱们家发生这么大事,也没见太后或五阿哥来看你一眼,看来你早就失宠了。”她幸灾乐祸地,越说越高兴:“前些日子你表现得再乖巧孝顺,又有什么用?老太太也没听你的劝,赶走她侄儿或是那些法师。若不是你还有这张脸,只怕她老人家早就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婉宁气得脸色发白:“你胡说什么?老太太怎会不疼我?分明是你嫉妒。再说,太后和五阿哥都在五台山礼佛呢,没来我们家很正常!”她说完又有些后悔,忙闭了嘴。

媛宁笑了:“原来你也很在意啊。不过,你在意也没用了,等太后回到宫里,自然有别的女孩子讨她的欢喜,等你守完孝,还有谁会记得你呀?你连五阿哥都不放在心上,将来选秀,还不知会被谁得了去呢。”

婉宁咬咬唇:“我自有主意,用不着你操心!”

媛宁抬高了下巴道:“好,妹妹就等着看了。”

她地声音不知不觉已有些太大,引起了房门外的人的注意。淑宁扫了一眼门外几个小尼姑窃窃私语的样子,便开口道:“四妹妹,老太太的法事才刚完呢,你说话小心些吧,叫人听见,有什么意思?”

媛宁闻言安坐下来,说:“谢三姐姐提醒了,今儿妹妹给你面子,就此打住。说起来,姐妹里头,只有你像个姐姐的样子,虽是个明哲保身的,我看你倒还顺眼些。”

淑宁有些哭笑不得,只好道:“那真是多谢四妹妹抬举了。”然后便低头吃茶。

她心中有些奇怪,媛宁以往虽然也经常对婉宁冷嘲热讽,但从没象今天这样嚣张过,而她父母的动作也越来越古怪了,好像有些有恃无恐的意味,到底是什么令他们有了这样地底气呢?

过了一会儿,庵堂里的小尼姑来请她们去吃斋饭。淑宁在正堂里第一次看见庵主,觉得有些吃惊。这位师太约五六十岁,面目端庄柔和,可以看出年轻时必是一位美人。她举止文雅,气度雍容,那拉氏等妯娌数人都恭敬相对,她也是不卑不亢,让人顿生好感。

其他两位作陪的师太,年纪大地有六十多岁了,小的也有近五十,都是相貌端正、举止斯文地人,不过却有些孤僻,只匆匆寒暄几句,便回静室打坐去了。

淑宁有些疑心,不知这几位师太是什么来头,回程时,便在马车中询问母亲。佟氏道:“这事额娘也说不清,有人说她们是老爵爷年轻时候地妾,也有人说是老太太娘家的表姐妹,却也没个准儿。听说老太太曾下过封口令,不许人谈论她们地来历,只是每月拨些钱粮过来而已。这事关系到老一辈的阴私,你小孩子家还是不要理会的好。”

淑宁应了,便把疑问藏在了心底。

接下来的日子平平静静地过去了,佟氏忙着帮那拉氏整顿家务。虽然忙了些,心里却比从前轻松得多。不知不觉得,大房与三房之间地关系越来越好。四房虽有些不理世事的意味,但妯娌三人倒还相处融洽。只有二房常常避着。索绰罗氏见了人,总没什么好脸色,那拉氏也不去管她。

一日晌午,淑宁小睡过后,想起前些日子曾经答应贤宁要做糕点给他吃。却因为老太太的事而耽误了,趁现在有空,先做了吧。

天气这么热,干脆做马蹄糕好了。淑宁找来荸荠粉,拿水和了,又泡软了些红豆加进去,用碗盛了放进锅里蒸。正等着,却听到外头传来一阵争吵声,仔细一听。却是那个翠莲和小刘氏地丫头吵起来了,淑宁不禁眉头大皱。我是转换视角的分割线

翠莲心里非常不快。老太太过世后地第二天,她就收拾行李搬到了槐院。因为她哭着喊着说自己不敢有违老太太的遗愿。佟氏一脸似笑非笑地留下了她,但却推说事忙。“暂时”安排她与别的丫环同住一屋。等过些日子再另行安排。

那个与她同屋的粗使丫环,每天都要早早爬起来去打扫院子。晚上却呼噜打得山响,因而人人都不肯与她同屋。翠莲白天要去守灵,晚上却没法睡好觉,早憋了一肚子火,去找二嫫要求调房,二嫫却说:“现在哪有功夫管这些小事?你没瞧见太太都忙得快病倒了么?你也是才从二等丫头位子上提拔上来的,这才几个月功夫,就娇贵起来?再等几日吧。”

翠莲只好忍气吞声,过了几日,却觉得有些不对。她现在别说在张保身边侍候了,连佟氏屋里地差事都没轮上,老太太出了殡以后,她只能做点杂务,这跟她原先预想的差太多了。想方设法地要在张保面前卖乖,却总有人妨碍她,好不容易有了单独与张保相处的机地,却只是倒了杯茶,就被他支了出来。

即使这样,翠莲都还勉强能忍受,毕竟有几位“翠”字头的前辈是使尽浑身解数才挣到名份的,这是考验她本事的时候。但令她心头冒火的,是这院里的人没一个把她当姨娘看待的,而小刘氏地地位,却丝毫没有动摇的迹象。她就不明白了,这个刘姨娘,嫁过人又生了儿子,不知是走了什么好狗运,才攀上了三老爷。明明三老爷对她并不宠爱,自己过来这么多天了,也没见他到她房里过夜。凭什么人人都还那么尊敬她?大热天的,自己顶着大太阳在外头干了半天活,回屋连杯茶水都没有,刘姨娘有专人侍候不说,佟氏还特地吩咐自己送消暑汤过去。

岂有此理!自己明明跟她是一样地(她以为),而且还是老太太亲赐,说起来比姓刘的还要尊贵些,凭什么还要去侍候她?!最可恶地,是她整天一幅贤良地样子,明知自己是三老爷的新人,也一点脾气都没有,难道她就不会嫉妒吗?

翠莲心里转着这样地念头,腹中便平添了怒火,故意不去送汤,等到侍候小刘氏的丫环来催,她还夹枪带棒地说些讽刺的话。那丫头跟她主子一样是个老实人,比不上翠莲的快嘴,争不过她,差点气得哭出来了。

淑宁走出小厨房时,正好听见翠莲有意无意地朝小刘氏的房间那边说着:“……我劝姨奶奶也略动一动,别以为自己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夫人,也不过和我似的,凭什么叫我侍候你,劝你放明白些,瞧瞧姑奶奶是什么人……”

她见淑宁出来,便住了嘴,一脸带笑地道:“哟,三姑娘怎么在厨房里?要什么吃的吩咐底下人去做就是了,怎么亲自动手?没的玷污了您的身份。”

淑宁淡淡地道:“原来你还知道什么是身份?你在这里大呼小叫的,是要做什么?方才那些话,也是你能对主子说的?”

翠莲有些变了脸色:“三姑娘怎么这么说?一个妾……”“她是正儿八经娶进门的二房姨奶奶,她不是主子,难道你是?”

翠莲涨红了脸,嘴抖了半天,才冒出一句:“我可是老太太身边的人。”淑宁瞥她一眼:“就因为你是侍候过老太太的人,才对你这样宽容,若是其他人对姨奶奶说了这样的话,我额娘二话不说就先打出去了。所以我劝你,别以为姨奶奶心善好欺负,就在这里胡说八道,实在辱没了老太太的名声。”

她转身走回小厨房,顺便招呼那丫头一声:“进来拿消暑汤。”留下翠莲一个人在那里,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还要忍受路过的人诡异的目光。

过后淑宁把这件事告诉了佟氏,又道:“这个女人真讨厌,额娘,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让她走人?”佟氏淡淡笑道:“傻孩子,老太太好意派了人来侍候我们,我们怎么能有违她老人家的意思呢?不过你今天做得很好,老太太一向遵循礼法,对主仆之别是看得很重的。她手里调教出来的人,如果违反了她老人家生前定的规矩,我们当然要好好教导才是。”

淑宁眨眨眼,会意地笑了。

接下来的日子,翠莲越发难过。从前吃穿用度都不差的,现在数量质量都糟糕了许多。吃的饭菜,只有一菜一汤,还素多荤少。刚刚领的月钱,居然跟粉官等小丫头一样,连素馨这样新上位的丫头,领的银子都比她多。她不服气,跟管月钱的周四林家的理论,却被对方驳道:“府里的册子上记着你是二等丫环,月钱就是这个数,素馨已经是姑娘跟前的大丫头了,自然领的比你多。”

翠莲被她说得哑口无言,她本来在老太太房里,只是专职洒扫的丫头,因为几个大丫头配人的配人,调走的调走,被撵的被撵,老太太无人使唤,见她还算讨喜,才提拔上来的,月钱早升上去了,但府里的册子上,却不知为何还维持着原有的记录。她本以为不要紧,谁知此时却吃了亏。

她觉得十分委屈,想找个机会向张保哭诉,顺便勾引一下,张保却一本正经地叫她去找佟氏。佟氏倒是极好说话,当即就从自己的月钱里支出一两银子给她添上。可就算这样,也只是大丫头的月钱数量,她可是未来的姨娘啊。

她对佟氏抱怨了这一点,佟氏却一脸惊奇地道:“这是怎么说?老太太明明说,调你过来是要侍候我们的,并没有说要你做妾的话啊?”翠莲当时就冷了脸:“三太太这话糊涂,老太太好好的调我过来做什么?您这院里又不缺丫头使唤,自然是要老爷将我收房了。”

佟氏却板起了脸:“你的话才糊涂呢,当时老爵爷过世才百日,咱们家还在守孝呢,老太太怎么会叫儿子纳妾?她老人家最是懂礼的,难道还会做出这种有违礼法的事么?分明是你居心叵测,才借用老太太的名头,万一传了出去,别人还以为老太太不遵礼法呢!”

翠莲愣住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很多人不满意上一章的名字,这一章就文雅些好了,请猜猜看,这个名字有些什么含义?)

网友上传章节 一百一、翠莲

更新时间:2008-8-4 4:04:25 本章字数:4905

翠莲知道自己失算了,心里有些暗怨老太太为什么不晚两天再死,也好让她做实了名份再说,只要有了妾的名份,就算等上两三年也比现在强。(,手机站wap..Cn更新最快)。但若要就此放弃,她又吞不下这口气,知道佟氏那边没希望了,只好另想法子。她也不知是从哪里寻得了些上好的脂粉与花露水,精心装扮好了,有事没事便在张保的书房前面晃,等待着机会。

张保身边的女子,不管是妻妾还是女儿、奴仆,皆不爱熏浓香,因此他对那股子气味无法忍受,偏翠莲又爱接近他,真闹得他苦不堪言,忍不住向妻子抱怨。

佟氏用帕子掩了嘴,趴在桌边低低地笑,时不时望望丈夫那副苦恼的模样,眼波流转处,直引得张保心中一动,挨身过去,执了她的手。佟氏羞红了脸,忙摔了手道:“一边儿去,外头还有人呢,你要做什么?”

张保笑道:“这有什么?咱们是夫妻,人之大伦,天经地义。”他觉得妻子脸红了更见风情,便又挨近了些。

(86 / 261)
平凡的清穿日子

平凡的清穿日子

作者:Loeva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万恶的清穿,如果想看数字军团出场,恐怕要很久以后了。她只是个想过平凡日子的普通人,不知为什么居然狗屎运到成为烂俗的清穿女子大军的一员。虽然她竭力避开一般清穿女所会遇到的“好事”,但显然命运不打算放过她。也罢,谁说清穿一定要轰轰烈烈?她誓要把平凡日子过到底!!!谨以此文向所有穿越经典致敬!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