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阳光下晾晒(衣向东)精彩大结局 黑蛋,杨洋,曹姐现代

时间:2019-01-01 13:21 /都市 / 编辑:刘恒
主角是黑蛋,杨洋,曹姐的书名叫在阳光下晾晒,是作者衣向东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水水看到我也愣住了,慌张地要关门,却被我一把抓住

在阳光下晾晒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在阳光下晾晒》在线阅读

《在阳光下晾晒》第39节

水水看到我也愣住了,慌张地要关门,却被我一把抓住说:“我找丁科长,这是丁科长家吧?”

“他不在家。”水水说着,仍想把门关上。

我和两个乡下汉子推开门进了屋子,说要等丁科长回来再走。水水看着我,说你找他干什么?他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我一眼都不看她,坐在沙发上自己倒了一杯水,开始打量屋子的摆设,脑子快速思考着水水的问题。

那两个乡下汉子站在沙发后面,像两尊铁塔。

水水紧张的样子,让我感到纳闷,按照她的个性是不会在乎我看到她在丁科长家里的,再说她已经跟耗子分手了,跟谁混在一起都行。过去她见了我,总是恨不得立即跟我上床,而这一次却仿佛是陌生人,想要躲避我,这说明她心里很虚。她为什么要怕我?害怕我们两个人的关系暴露了,影响她的什么事情?她不是这种性格的人,在耗子家里她都敢我跟我做事,现在怎么突然跟我正经起来了?

我脑子琢磨水水的时候,她也在琢磨我,突然说:“你来这里干啥?有事?”

“没事能来吗?你来干啥?”我试探地问。

“我?我和丁科长是……是快结婚的了。”她有些结巴地说。

我笑了笑,点头说:“好呀,你不怕耗子杀了你啦?”

“耗子知道,我们是好说好散的。”

“你真聪明,丁科长比耗子有钱,是个大耗子,对吧?”

水水愣了愣,观察我的脸色,显得有些紧张,故意瞪了我一眼,转身去了里屋,要把门关上,被我一下抓住了门。我知道她进去要给丁科长打电话,就笑了笑说,“你别关门呀,外面丢了东西我们说不清,你坐在外面行吧?”她显得很气愤,说她在自己家里,想坐哪里坐那里。我又笑了笑,说:“我们是老熟人了,你怎么一点儿不热情,也不问问黑蛋哥怎么样了?”

我提到黑蛋的时候,水水浑身颤动了一下,很快稳住了神态,说:“我现在谁的事情都不关心,就关心自己的事,你不要挑逗我,你再缠着我,我、我就告派出所!”

“我从来没有挑逗你,是你把我拉上床的,我怕什么?现在改邪归正了你?”我伸手摸了她一把,她浑身又哆嗦了一下。

我觉得水水的状态很不正常,她心里一定有什么事情,或者与丁科长有关,或者与黑蛋有关。

接下来,我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不说,自己又倒了一杯矿泉水,边喝边观察着水水的表情,琢磨怎么能弄清里面的蹊跷。水水一直靠着卧室的门站着,眼睛四处打量,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这时候,房门响动起来,丁科长开门走进屋子,水水紧张地跑过去,捅了丁科长一把,似乎要说什么,张开的嘴在我凶狠的目光逼视下,又闭了上去。丁科长看到家里的情景,当时怔在那里,想发火又不敢发起来,眼睛惊恐地看看我,又看看我身后的两个汉子。“干什么?这是、你要干什么?”丁科长说。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不慌不忙地说:“算账,等你半天了丁科长,你下班又去哪里了?家里藏娇就不要到处乱跑了。”

丁科长很犹豫地走到沙发前,并不坐下,说道:“上次我已经告诉你了,黑蛋有一批货要发给我,不过还没有发来,过去的货我都跟他结算清了。”

我示意他坐下说话,他缓慢地坐下了,眼睛一直瞟着我身后那两个汉子。我告诉丁科长,要算的账很多,现在先算第一笔,就是黑蛋发来的那二十万块钱的货。

“我已经到你们制药厂查过了,那批货确实已经发来了,但是还没有付款。”

我说完,观察丁科长的表情。丁科长撇了撇嘴,说:“不可能的,你怎么可能到我们制药厂查账呢?蒙我呀,我可不是能被蒙住的,你拿出收据来我看看?”

这时候,水水似乎也缓过神了,坐到沙发上说“,阿林你怎么这样说话?你怎么知道没给黑蛋钱,你想从中诈一笔钱是吧?”我瞪了水水一眼,说:“你怎么知道给过黑蛋货款了?丁科长工作上的事情是不是都跟你汇报?”

丁科长赶快给水水使了个眼色,不让她乱说话。

我对丁科长说:“我能找到你家,怎么不能去制药厂查账?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就说黑蛋吧,稀里糊涂就死了,你能说没有人害他?”

我说完,水水的脸色很不正常,我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水水和耗子一起对黑蛋做了手脚?丁科长看到我盯着水水不放,就对水水说,“你到里面去吧,我们谈事哩。”

水水刚站起来要走,我回头对两个汉子挥了挥手,说:“留住她一起谈,不要走开。”

两个汉子挡住水水的去路,一句话都不说,水水就退回到沙发上。我把玻璃杯里的矿泉水一口喝掉,举起玻璃杯子晃了晃,把丁科长和水水的目光都吸引到玻璃杯上。然后,我一口啃着玻璃杯子,在嘴里慢慢地咀嚼,碎裂的玻璃杯发出刺耳的声音。丁科长和水水的脸色煞白,一直看着我把手里的玻璃杯吃进肚子里,站在我后面的两个汉子都傻了眼,表情有些失常。我猛然咳嗽了一声,两个汉子立即站好,而丁科长和水水却被我的咳嗽声吓的颤抖了一下。

“唉,现在想弄死一个人太简单了,我总觉得黑蛋死得冤枉,你说呢?”

我问水水,但是丁科长却急忙替水水回答了,说:“你别乱猜测,黑蛋是意外死亡,公安局都有鉴定,你别把黑蛋的死跟我们扯上,我们总不能为了二十万杀人吧?”

丁科长头上的汗水流下来,我心里已经明白了,水水和丁科长与黑蛋的死肯定有关系,他们都知道公安局的鉴定,说明他们一直在关注这件事,水水说她根本不关心黑蛋的事,那是假话。但是他们为什么要害黑蛋?就是想不给这二十万的货款?恐怕不完全是,丁科长不会为这二十万冒风险,他收取药商的黑钱,不知道有几个二十万。

我故意对身后的一个汉子一招手,汉子就走到我身边,我对着他的耳边细语几句。丁科长似乎很紧张,不知道我给汉子交代什么。

我刚跟汉子说完,丁科长就用怯怯的声音说:“兄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急事等着用钱?其实好说,二十万嘛,我想办法借给你就是了,也算我交个朋友,你先别急,我想办法,你明天来,明天。”水水又忍不住插嘴了,说:“就是就是,过去我们跟黑蛋都是好朋友,黑蛋也没少给我们好处,他死了我们还没去看看白猫,也应该帮助帮助她。”

“你少说几句吧!”丁科长气愤地对水水说,“黑蛋什么时候给我好处了?胡说八道!”

水水的脸色当即变了,嘴唇都哆嗦起来。

丁科长和水水大概以为我刚才对身后的汉子交代如何收拾他们,所以马上答应可以借给我钱,其实我只对汉子说:“你站好,瞪起眼来。”

不过我不能等到明天来取钱,我知道明天还会发生许多变化,所以必须今天把钱拿走。丁科长从家里拿出二十万块,不会费力气的,我就说:“明天给钱晚了,如果明天给钱的话,丁科长今晚就要跟我们一起走了。”

丁科长抬头看看我,缓和了口气说:“好、好,我在家里找找,能凑齐的话……”

“那就快找吧。”我催促说。

丁科长很快从卧室里取出二十万交给我,说,“就算借给你的,什么时间有了就还,没有就算了,兄弟嘛有困难相互拉一把。”我笑了笑,说:“这可不是我的钱,我是替黑蛋来取钱的,其他的事以后再说。”

我说完看了一眼水水,她还在发呆,看到我站起来要走,她也急忙站起来,好像要为我送行,但是又没有移动身子,只是傻笑了一下,说:“阿林,有时间还来呀!”

出了丁科长的家,我急忙跑到一个厕所里排泄玻璃渣子。有些气功大师经常使用这一招蒙人,其实胃里可以暂时存放一些玻璃渣子,就像那些尖锐的鱼刺一样,不是也没有对胃造成破坏吗?当年我跟师父学了两招所谓的硬气功,一招是吃玻璃杯子,另一招是手指插进高速旋转的电风扇里,使转动的风叶戛然而止。后一招我是经常玩的,但是吃玻璃杯过去只玩了一次。

两个汉子已经对我崇拜得五体投地,我给他们工钱的时候,他们死活不要,希望能长期跟着我干。我想了想,不管白猫今后找不找男人了,只要药行还开张的话,真需要这样五大三粗的帮手,于是就告诉他们,过一些日子到药行去找我。

当我把二十万现金丢到白猫面前的时候,白猫像做梦似的看着我,使劲揉自己的眼睛,掐自己的腿。她不相信眼前的事情是真的,二十万块这么容易就提回来了,真像做梦一样。

白猫把二十万块钱反复拨拉了几遍,才问我怎么要出来的,说:“没出什么事吧?”

我只淡淡地说:“什么事?是我们的钱,应该给我们的。”

但是白猫看出事情不像我说得这么简单,她看到我拎回钱来没有一丝笑容,反而脸色阴郁,就知道我心里有事,上前抱住我说:“你说实话,你没事吧?”

她把头深深埋在我的怀里。

64

一连几天,我都在琢磨水水和丁科长与黑蛋的死到底有什么关系,经常一句话都不说。白猫对我真是百般地照顾,她的一举一动都那么小心谨慎,惟恐再给我增添烦恼。她真是个好女人,会看男人的脸色,知道男人心烦的时候该怎么做。

我很想把自己对黑蛋死的看法,再给公安局汇报一下,但是公安局很可能不会理睬我,因为我没有任何证据,只是猜测水水和丁科长很可能共同策划暗害了黑蛋。后来,我去暗访了黑蛋出事的那天晚上,丁科长和水水都干了些什么,结果有足够的证据证实那天晚上,丁科长和水水没有作案时间,他俩和制药厂的几个朋友在酒吧里泡到凌晨三点多。

(39 / 40)
在阳光下晾晒

在阳光下晾晒

作者:衣向东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内容介绍】 小说通过描写乡下青年秦林离家出走,混迹大都市打工谋生的故事为主线,给读者展示了都市生活的繁荣、多彩,同时也将都市生活的危机、陷阱等的另一面也暴露在读者眼前。作品将都市的阴暗、男人泛滥的激情、女人潮湿的心统统放在阳光下晾晒,给人以深刻的人生启迪。 【编辑推荐】 这部“成长小说”的主人公,从农村走进都市,修习着社会与性爱两门功课,在看与被看、失落与获得、被动与主动的矛盾关系中成长…… ——著名评论家、教授 王光明 【作者介绍】 衣向东,1964年生于山东栖霞,1982年入伍,1991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中国作协会员。主要作品有小说集《老营盘》、《吹满风的山谷》、《衣向东中篇小说新作》、长篇小说《一路兵歌》等。作品曾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第二届老舍文学奖,第二届北京市政(蟹)府奖,第十届《小说月报》百花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系鲁迅文学院‘首届全国中青年作家高级研讨班“学员。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