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胡成小萌陆一梧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04 09:26 /都市 / 编辑:陈辉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是作者谢又清著作的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精彩节选:这番话听起来有些意思,我抬起头来看着小南:“所以你才这么闹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在线阅读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第52节

这番话听起来有些意思,我抬起头来看着小南:“所以你才这么闹腾绝不平庸?”

“不是,开始闹腾比这更早,高中。私立学校全封闭,把好好的祖国的花朵都管成非人类,但我偏不干,染头发化妆旷课打群架,谈恋爱,明明自己也不敢偏偏把对象约到小树林里假装干坏事,总之就是以挑战老师的底线为乐趣,哈哈!”小南看了我一眼,低头继续挑螺蛳吃。

有些惊愕,又想想似乎合情合理,我叹了口气说:“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当年才不会加你好友,允许你叫我‘偶像’。”

小南抬起头,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快,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像是忽然被偶像认出的迷妹一样,露出了迷之羞涩,但这种违和的表情在她脸上只是一闪,很快又变成一贯的样子,咂咂嘴嫌弃地说:“你这个人真的很傲娇啊,明明记得我,为什么不早点和我相认?”

因为我刚刚想起来。但我绝不会这样回答,只是说:“你这么傲娇,我当然也得傲娇一点,亲师徒嘛。”

作者有话要说:

2014年五一,在西安的一个青旅,我喝着一杯柠檬水,拿着一本书,书是同伴给我带来的我男神的新作,签名书,签名的内容是“小谢:君瞳水色三千尺,略一顾盼可为奢”。而文中所写的那一家外国人就在我对面。独自旅行的时候我很少停留,一般几点起来就几点出门,结伴的时候得等一会,可是这一次这一等,竟然让我恍惚觉得是时间的赐予。所以说旅行真的充满意外,不必规划,才会充满惊喜。

第81章 第25个梦:拨云见日|四

之前对小南的态度不满想要赶走她,辛凯曾隐晦地提醒我:“小南可能以为她和你很熟,但事实上只是和Paul很熟。”冷静下来才想通这句话的意思:小南大概和微博上的我很熟。后来我找到了Paul经营的我的微博,在评论区里找到了小南。小南的微博内容从晒猫到动漫五花八门,与我有关的很少,向上翻到2013年,我忽然热搜又忽遭质疑的时候,她坚定地站在我的一边,每天转评无数,铺天盖地全都是关于我的内容,主题十分明确:《系领带的猫》影响了她的人生轨迹,她坚信可以写出《系领带的猫》的人,一定不是像网友们喷的那样买热搜蹭热度的人。

记忆恢复以后,又想起了一件事,2008年《系领带的猫》传上网络之后,不大不小地火了一把,合作的动画公司有一个人人公共主页,有几个人通过那里找到我加了好友,因为人不多,所以每一个我都记得,其中最小的是一个高中生,每半个月从寄宿学校回家一次,在人人上更新一点最近看的动漫和小说,然后过来找我聊会天。我失忆之前注销了人人号,后来手机换了,账号找不回来,但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个高中生应该就是小南。

在她的人人相册里,有一张《系领带的猫》的结局画面截图:隔着玻璃,有一只渐渐走远的黑猫,绿莹莹的眼睛闪着光。配文只有一句话:“永远也不要被驯服!”

想起来这件事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房间里笑出了声,小南之前所做的一切,如果理解为一只未经驯服的猫,似乎就变得不那么讨厌了,但究竟是怎样的因缘,让这只未经驯服的小野猫,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出现在眼前?

从高中时候开始,小南就不是擅长煽情的人,就算是今天猝不及防被相认,她的第一反应也是忙着挤兑我多年过去竟被昔日的粉丝赶超。我只能点着头,半敷衍半走心地说我会努力的。

在一家苏绣店里,我翻着琳琅满目的绣品,小南兴冲冲地买了些东西,把一只刺绣团扇递到我面前:“喏,送你的。”

愣了一下,抬头看她:“干嘛送我东西?难道想追我?”

“对呀,追了十几年,从了吧。”她用扇子挑了一下我下巴,又把扇子塞进我手里,紧接着从我身后出去了,一串动作行云流水,倒是我被她搞得措手不及,这家伙,真没有她不敢接的,我甘拜下风。

我拾起扇子跟上去,这才发现扇子上绣的是两只猫,一只黄一只黑,看着这猫若有所悟,就听小南说:“你可能想不到,你对我影响真的很大,高中压力大,我又想得多,很多事想不明白,看了你的《猫》之后,我就发誓,我绝对、绝对不会被驯化。”

我没有应声,有很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前几天希希告诉我,小南的学历和能力,其实都可以去更好的公司,但是她却偏偏来到这个公司,就是因为我在这里。细想起来,她当年曾在人人上告诉过我,她高中毕业以后想学编导,和我一样做个编剧作家。那时候以为只是一个孩子的胡言乱语,没想到她真的做到了。这一切让我感动,但我很想告诉她,《系领带的猫》背后的那个谢小清不值得她如此,我想告诉她其实没必要迷信一部动画的主题,因为那是作者在极其特殊的环境下写出来的。我想说人终究是社会中的人,做一只猫活着会很累的。但又很快想到,她中学时代固然顽劣,但毕竟考上中传,成为那所私立学校的骄傲;现在虽然乖戾,但毕竟有可以让公司包容她性情的才华。小南所处的环境和我那时候的不一样,她也和那时候的我不一样,她活得那么恣意洒脱,神采飞扬,我又何必用我失败的人生经验去影响她。

那些话在我肚子里转了一圈,说出口的却只有最后一句:“你现在这样就很好。”

“啊?”小南显然没有跟上我飞速运转的思路。

我不多解释,又问:“是不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是在怎样的情况下写出《系领带的猫》来的?”或许当时我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堪,所以这段故事,我从未对任何人提起过。但现在一切过去,我想我可以淡然地说起这段往事了。

***

2007年9月,我因为胃穿孔住院,那时候卢佳和陆一梧都在外地拍戏,我身边再没有别的朋友亲人,护工不爱说话,大多数时候我就一个人靠在病床上看着窗外越来越深的秋季。有几只流浪猫时常跑到窗台上晒太阳,隔着玻璃嗅着我放在窗台上的仙人掌,或者眯着眼睛看着我。我偶尔下床,凑近了看它,它高傲地扫了我一眼,轻盈地跳走了。

手头有几本闲书,书上说,流浪狗总是脏兮兮的一副落魄模样,而流浪猫却永远干净,并且越来越骄傲。合上书,我看着窗外骄傲的猫,眼前忽然一片模糊。我曾经的倔强和骄傲呢?为什么没有工资的投喂,我会变成这副落魄的模样。我倔强地不去作郑老师的枪手,却在酒桌上说着违心的话,去乞求一个做枪手的机会;我几乎不吃饭不睡觉,在上班时间偷偷干私活,十天写出十几万字,换取一点微薄的收入;有一次剧本被假制作人骗走,我四处奔走讨说法,大笔法律咨询费打了水漂,最后却被告知维权成本太高成功率太低,没有人肯接这个案子;一个月写作,三个月催债,我常常躲在楼梯间里,一次一次地打电话催要稿费,一直打到对方关机,再翘班去上门讨债……我活得真的很像一条狗。

就在那一刻,我下定决心,要做一只骄傲的猫,不向这个肮脏的俗世妥协,之后的一切,就决然地向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第82章 第25个梦:拨云见日|五

我一直在功利与理想中挣扎着。我曾经以为可以名利和理想兼收,发现不可能之后,便把它们置于对立的两端,为了挣钱奔走的时候,我只想用钱证明自己的能力,而在大病之后,理想又空前膨胀,我就像一只被倒满水的茶杯,除了倾覆摔碎,不会有别的结局。

所以我对小南说:“所以,其实那个故事的出发点很偏激,哎,一个被带歪的孩子已经活生生地站在眼前,不知道还有没有毒害过其他孩子啊。”

小南撇了撇嘴,不太承认我给她的定位,追问道:“后来呢?后来你怎么不写了?”

“后来啊,后来我就回家卖红薯了。”踏上小桥的石阶,对岸的屋舍里亮着灯,倒影星星点点铺满河面,与刚刚热闹的街市大不相同。

小南跟在我身后,哒哒哒地踏上石板路:“卖红薯?能不能好好说话,到底干嘛去了?”

我站在石桥上,扶着凉丝丝的石头栏杆,看着夜晚潺潺流过的河水,长出一口气,终于说出了那段我原本想要隐藏的往事:“回老家卖楼!不过我们售楼处没有一目五先生。”说完这话扭头看着小南,她眨眨眼睛,对这个答案有些意外。问东问西,终于确定我真的是单纯地去卖了个楼,她若有所思地感叹:“当编剧当的好好的忽然回去卖楼,然后一言不合又回来编剧,你这路子也够野的。”

“还行吧。”不洒脱,不妄为,只是挣扎着兜兜转转,在纠结中消磨着时光。

小南站在我旁边,靠在桥栏杆上抬头看着天空:“你刚来的时候,真是挺失望的——我没法接受,那个曾经告诉我们永远不要丢掉自己兽性的人,竟然会被世俗驯化成现在的样子,看来是我误解你了?”

我轻轻笑了笑:“人的本性是天生的,血液里潜伏着一匹野马的人,可能会蛰伏,但不可能被驯服。”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一种冲动,我当着这个小丫头,忽然说出了对任何人都没有说出的事:“就是因为我的难以驯服,又以为我老公被驯服了,所以和他分开了。”

“啊?”小南张了张嘴,不知道接下来该说点什么。

“今天你一直问我是谁是谁的,其实就是他。他曾经是个独立出版人,半个旅行家。”小南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胡闹,就像上一次没有追问为什么陆一梧不记得我一样,这一次见我不说,也很快绕过这个话题说别的。但其实,那个人曾那样大张旗鼓地路过过我的生命,谈论什么也很难避过他。

小南沉默了一会,嘟囔着说:“原来是失恋了,怪不得脾气坏得像猫一样。算了,不跟弱势群体计较。”

我嗤地笑出声,只觉得被她这样轻飘飘地说出来,“失恋”好像也不算什么大事。

***

同里的早上渐渐热闹起来,坐在对面的那家外国人走了,一个男生从外面回来,重重坐在沙发上看着相机里新拍的照片,三个女生从楼上说笑着走下来办退宿,一面商量着早饭该去吃酒酿饼还是青团。闲适又烟火气十足的古镇,很放松很舒服,很适合静静地想些事情。我选择出来采风而不是回老家,也是想离开旧的环境,在放松身体的同时放松头脑,随意去想想那些事。

就在前几天,我又梦见李公子。更确切地说,我梦见自己变成了李公子,牵着老于穿梭在幽暗的丛林里。丛林、浓云,遮蔽着天上的月光,我手里提着一盏灯,警惕着周围潜藏的危机。世界喑哑无声,偶尔一点响动,我便果断出手,不留余地。几次短促的金铁交锋声,几滴腥甜的血气,几声低沉短促的嘶吼……最后一切归于沉寂。

手里的灯被刺破,蜡烛点燃画着水墨花鸟的灯罩,倏忽的火光之后,世界重归黑暗,抬起头,树影中有半轮明月,低下头,枯叶间有我斑驳的影子。铁骨扇上有鲜血滴滴落地,沿着嫣红的血迹看去,看见倒在地上的老于。

老于……它死了?我紧两步上前,跪下来摸着老于身上粘腻的鲜血,我的手微微发抖,一抬眼,又看见倒在老于旁边的稚童,那是我的孩子……我捧起他小小的身体,紧接着,又看见倒在血泊中孩子的母亲,我的妻子,我小心地拿掉她在最后一刻还攥在手中的柳叶刀,想要抱住她已经变凉的身体,下一刻,我又看见我的父亲静静靠在一棵树下,已经失神的眼睛依然看着我。我扑过去跪在父亲面前,抬起头,看见他脖颈间的刺目的伤痕——那伤痕,是来自我的铁骨扇!父亲亲手传给我的铁骨扇!

鲜血从父亲的伤口中汩汩流出,缠住了我的双脚,我回头想要拉住妻子的手,却被她身体中流出的血液淹没了膝盖,我如陷泥潭,如坠冰窟,感到那些血像一根根针刺入我的肌肤,痛不欲生。

更深的痛来自心里,是我杀了他们吗?是的,是我一手毁掉秋声楼,毁掉父祖几代人的心血,是我一意孤行,让我的妻子以身犯险,是我不计后果,让我最亲近的人全都葬身火海……

我在痛哭中醒来,分不清我是李鹤闲还是谢小清。说什么一将功成万骨枯,亲眼看见亲人的尸体倒在面前,才知道什么千秋万代,什么江湖兴亡,都不如父母膝下尽孝,妻儿堂前承欢。

不,我不是李鹤闲,那只是故事,不是我的人生。我擦干眼泪,抬眼望去,也不再在那片丛林中,同样的浓云遮蔽着半月,我依旧提着那盏灯,站在城市熙熙攘攘的大街。在我身边没有李公子的家人,只有一个个远去的身影,我知道那是我最亲近的人,卢佳、陆一梧、阿森……我伸出手,想要出声挽留,却发不出一点点声音,只剩下天上的月亮清清冷冷地看着我。

浓云像吞噬月亮的天狗,那点清冷的月光越来越暗,我听见爸爸妈妈的声音在身后唤我,想回头寻找他们,世界却在这时变成彻底的漆黑,我在漆黑中寻找,却一无所获,这一次的心痛和恐慌比上一次来得更甚,我在孤独冷寂中醒来,大口呼吸着深夜冰冷的空气,再也无心入睡。

第83章 第25个梦:拨云见日|六

(52 / 73)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

故梦似个长/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

作者:谢又清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有一天,我梦见了李公子。 从梦里醒来,我想,那些被遗忘在故事里的人,一定会在那里继续生活。 那里也许有烈酒长歌,也许有小桥流水,也许华灯尚未蒙尘,也许小树已然参天…… 而他们就在那里,等待着我们归来。 为了那时的江湖,那时的我们,我决定动笔写这样一个故事。 ------- 致那些不灭的青春与永远不会被遗忘的江湖。 ------- 用梦境粉饰生活,用追忆唤醒故梦。 又名《关于李公子的29个梦》。 ------- 梦会醒,故事仍在继续。 请点开专栏,你会发现,故事里的故事,正次第出现在现实里。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职场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公子,谢小清 ┃ 配角:李先森,陆一梧,胡成,卢佳 ┃ 其它:秋声跋 原创网: 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