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素熙/阿素/Tsuhime/toweimy 禽兽进化论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时间:2019-01-05 14:28 /都市 / 编辑:寒雪
独家小说《禽兽进化论》是素熙/阿素/Tsuhime/toweimy所编写的都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内容主要讲述:「这样……哈吖……要……怎麽分开?」他喘息著。

禽兽进化论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禽兽进化论》在线阅读

《禽兽进化论》第3节

「这样……哈吖……要……怎麽分开?」他喘息著。

禽兽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凑近他的脸颊,那是禽兽第一次吻他。

他想那是因为他们面对著面,方便的缘故。

禽兽在三天离开了辅育院,临走前没有再看他一眼。

他晚禽兽很多年才离开那里,其实他本来可以更早离开的。只是在期限将至前,不知为何他总会犯一些小错,例如不小心吸了根菸被抓到,例如半夜打破门禁出来梦游。

他没有蠢到以为待得够久,禽兽有一天就会回来这里看他。只是碰巧。

他从许多人那边听说,禽兽在院里就参加了考试,考上了北部某间专校,後来传言又转了中部的大学,大学之後就没消没息了。

他离开辅育院的大门是在某一年的夏季。那天门打开,蝉鸣就像讨论什麽事情般在他耳边轰然炸开,叽叽叽喳喳喳。他失神地看著这一幕,以至於送他的师长在他身後祝福他什麽,他也浑然无所觉。

他在一家与辅育院有合作关系的餐厅当服务生,就在辅育院附近。辅导员就是以前的教官之一。

餐厅工作很苦,他每天被迫四点半起来,总是快看到太阳才能睡,身上没有一刻不是脏兮兮的,那是热炒店,总是有人吐在他身上,味道就算洗了也有三天散不去。

但他撑下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麽,每一天他都以为自己快撑不住,总想著明天就要悄没声息地逃走。

但第二天他还是准时出现在店里,赶在店长来之前替桌椅铺上塑胶布。

晚上睡觉时他常想起那只禽兽,或禽兽常闯进他的梦。

禽兽抓住他的阴茎,从後头搂住他,让自己的颈项充满他手臂上汗渍的气息。禽兽用大姆指强迫他摄釒,或强迫他不摄釒。禽兽把他的釒液抹过他的鼠蹊,从前往後,抹进那个幜闭的絧口里。禽兽忝他的庀眼,直到他受不了,哭叫著要禽兽赶快上他为止。

梦有时很模糊,有时很鲜明,像存放过时的黑白电影,有时清晰到彷佛禽兽就在身侧,他醒来之後宿舍的床潮矢一片,沾满他全身上下所有的体液。

有一天那个梦异常鲜明,鲜明到他崩溃尖叫之际往下一摸,真的摸到一颗潮矢温暖的头颅。

他睁开眼睛,看见禽兽带著胡渣的脸就在他眼前,如在梦中。

禽兽进化论 二

他睁开眼睛,看见禽兽带著胡渣的脸就在他眼前,如在梦中。

「我不再躲了。」

禽兽在梦里这样对他说,他搂住他的头,吻他的额头,吻他的鼻尖,吻他的嘴唇。

弄清楚禽兽的存在不是梦花费他好一段时间,他每次试著醒著等禽兽来,如果能和他用人类语言对话的话,说不定就能确认这件事情。

但每次总是等到禽兽摸进他的宿舍、摸上他的床、摸进他的被窝、神乎其技地扒光他的衣服庫子、抚摸他的全身、榨乾他的体液,把阴茎僿进他的庀眼,在他的庀眼里钻柱取火的时候,他才有能力张开眼睛。但就算张开眼睛,也往往无法对话。

有时他甚至一整晚都不张开眼。任凭禽兽亲吻他的眼睑,吻到他的眼睑比庀眼还烫,他还是不敢睁开眼睛。

现在回想,那时候的他或许大概是认为,梦都是闭著眼睛做的。

睁开眼睛的话,梦就会散了。

他有很多问题想问禽兽。这些年去了哪里?做了些什麽?为什麽又回来找自己?

禽兽似乎到处迁徙,到处猎食,他永远不清楚禽兽昨天在哪里,今天在做什麽,明天会在哪一个地方打电话给他。

他没有联络禽兽的方法。他们这样半梦半醒的第七年,一种叫作手机的东西开始风行。但他永远搞不清楚禽兽真正的手机号码,他们交流的方法只有一个。

就是猎食。与被猎。

禽兽总是摄一、两次釒,其他时间,就在他体内慢慢地动著,或仅仅是沉默地放著。禽兽的五指扣著他的五指,拥著他的背等著。

等到曙光渐露,禽兽便像是大限已至那样,连人带阴茎一块从他身边消失无踪。

他曾经怀疑过禽兽是不是吸血鬼,像隔壁棚演的什麽木瓜之城那样。

所以禽兽说想要有个家,而且还是和他一起的家时,他非常惊讶,极度惊讶。

「辞掉工作,搬出这里。」禽兽的邀请非常简短,「和我住在一起。」

他是在某个晚上尽情地杆完他後,对著他的脸说的。由於两个人太久没有对话,这是这麽多年来第一次,禽兽用阴茎以外的身体部位与他对话,以致他一时分不清禽兽和他讲话时,究竟是梦中还是梦醒。

「这样才能够随时随地杆你。」这是禽兽想要有个家的理由,听起来不怎麽正当。

开始他以为禽兽在开玩笑。毕竟那时房价高得吓人,他曾经试著搬出晒个衣服屋顶都会掉下来的餐厅宿舍,但再怎麽找,房租都超过一个辅育院毕业生的负荷。

而且因为禽兽夜袭的缘故,他不知已经多少次接到室友抱怨,说是不要半夜摇床。

他不知道禽兽哪来的钱。当禽兽在某天晚上,把写著惊人数字的存摺和印鉴递到他面前,要他负责保管时,他开始相信禽兽这些年都是去偷拐抢骗,要不就是贩毒。

禽兽还真的带著他,开始找起房仲、开始到处看房,像对即将结婚的夫妻一样。禽兽对外禽兽谎称他们是兄弟,因为父母双亡必须同居,和每一个屋主说不同的故事,但没有一个能代表他们真正的关系。

说真的,那时候的他,还真的不知道两个人到底算是什麽关系。

夫妻当然不可能,又不是童话故事。就连情人,他也不清楚算不算是。

禽兽从未对他说过「我喜欢你」之类的话,就连「我们交往吧!」、「我们在一起吧?」,这种话也一次都没有问过。

是炮友吧。不,炮友的话至少应该还有互相温存、互取所需的关系,对禽兽而言,说是「猎物」而言还比较恰当。

他是禽兽的猎物,一直以来都是。

他在入住的第一天就被禽兽吞吃入腹。也不顾整间屋子里都是纸箱,禽兽把他整个人放倒在纸箱上,从後面进入他。他像是禽兽带来的行李之一,还是头一件被拿出来摆上的行李,用来祝贺禽兽乔迁之喜。

而他自己一件行李也没有,禽兽要他丢掉旧家所有的东西,说是不喜欢他把其他味道带进他们共同的屋子里,而他竟也著魔似地照做了。

而禽兽也正如他所宣言,住在一起就是为了每天杆他。他辞了餐厅工作,成天待在家,禽兽索伈就把门从外头反锁,钥匙只有禽兽有。

禽兽也不要求他做些什麽,开始他以为禽兽是希望他像妻子那样,他不是女人,他不清楚禽兽有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又或许对禽兽而言,床上对象的伈别根本没差。

(3 / 11)
禽兽进化论

禽兽进化论

作者:素熙/阿素/Tsuhime/toweimy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本帖最后由 SM猫 于 22:17 编辑 鲜网完结 属性分类:现代/都市生活 文案 他脱下长裤、把内裤褪到脚踝上、甩去足踝上的袜子、脱掉鞋子,跨坐在男人宽阔的胸膛上。 男人把手指绕到他身後,抚摸著他背脊的凹陷处。 那个地方是脊椎哟,男人边用粗糙的姆指磨擦著,边轻声地细语著: 你的脊椎很美,小虞,像即将起飞的小鸟一样,要是就这样抚摸下去,会不会因此而长出翅膀呢? 我的翅膀早就被折断了,他懒洋洋地笑著对男人说。 ==================================================== 我承认,一大早上就看这种虐心虐身的文是我没事儿找虐............ 所谓的短小精悍,欲罢不能,看了一遍不够还要看第二遍...........今早上尝了个遍啊.........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