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琴逝现代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琴逝/霜凌冷落

时间:2019-01-03 11:10 /重生 / 编辑:秀英
甜宠新书《琴逝》是霜凌冷落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少衣,沈易枫,内容主要讲述:“抱歉。”少衣放下肩上的竹篓,顺手接过旁边小兵的绷带

琴逝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琴逝》在线阅读

《琴逝》第55节

“抱歉。”少衣放下肩上的竹篓,顺手接过旁边小兵的绷带和药膏道,“我出去了一下,你们打仗了吗?”说完静静地帮李颀清理伤口,抹上药膏。此时的李颀乖得跟木头似的,半声也不敢多吭,疗伤这事他在少衣手里吃了不少苦头,哪里还敢放肆。

孙卓等人对视一眼,道:“是的,邵逸你去哪里了?”

“采了点药。”少衣轻描淡写地说,将李颀的伤口包扎好,然后坐到椅子上问:“怎么,不顺利吗?”

莫将军道:“此次的战事太奇怪,若说是趁机偷袭吧又太过光明正大了,若说借君逸萧中毒来占便宜吧,又没有理由这么快撤军,”他说道君逸萧时飞快地瞥了少衣一眼,见她没有什么反应,才继续,“但要说其他可能又想不出什么。孙卓,你说说看。”

孙卓道,“我也觉得奇怪得很,可能性太多又没有办法证实,难说得很。”说着无奈的摇头。众人陷入沉思,帐中一片寂静。

少衣突然站了起来,径直走向展墨翔,众人莫名地看着这一幕,不知他在搞什么鬼。展墨翔却慌了,问道,“邵逸,怎么了?”

少衣却不理睬他,来到他身前,抬手按上展墨翔的右臂,只听展墨翔“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冷气,顿时说不出话来。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展墨翔受伤了。

少衣细眉微皱,手腕一翻便撕开了他右臂上的衣服,顿时一片青红紫相交映得瘀痕出现在眼前。她轻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倒出颗药给展墨翔,接着便处理起他的伤口来了。

莫将军道:“墨翔,受伤要早说,你这般忍着可不好。”他将展墨翔视为亲子,对他着实关心。展墨翔吞下药丸,忙解释道:“将军,我不是故意不说,只是觉得这只是撞到而已,小伤罢了……”话音未落,却听少衣道,“小伤啊,再晚半刻,别说你这条手臂了,连命都没了。你以为‘醉身’是这么好相与的吗?”

众人大惊,原本只是责怪展墨翔不说,却不知他中了毒。展墨翔自然知道‘醉身’的利害,一时也吓出一身冷汗。莫将军感叹道:“幸好有邵逸在,不然……”

少衣却不答话,只是专心地为展墨翔上药,展墨翔的伤口连碰到一丝风都会痛彻心肺,而少衣却将药涂在他皮肤上,手指居然半点也没触碰到他。孙卓他们都是识货的人,见了少衣这手,对这个安静的人不由得有了新的评价。原本他们接受少衣就是看在展墨翔面子上的,而莫将军对少衣的回护及少衣本身出色的表现都让他们更加接受他。所以,他们讨论军情时并不避着少衣,这也算是一种表达信任的方式吧。的b2ee

“试探。”上好药,少衣收拾了一下东西,然后轻轻吐出两个字,看着他们疑惑的神情,少衣解释道:“试探君逸萧中毒对风国的影响,试探风国到底下一步准备怎么办,顺便——”看了一眼展墨翔, “试探一下翼国军营里是否有解毒高手。” 少衣嘴角划出一道冷冷的弧度,“真是好大的胆子。”

营帐里,沈易枫快疯了,离开上一次针灸已经过了十二个时辰,邵逸还是音讯全无,原本坚持要看到医者的君逸萧早痛得晕了过去,沈易枫哪里还有心思怀疑邵逸的动机啊,只希望他快点出现。

烛焰一晃,沈易枫警觉地喝道:“谁!”

“是我。”一个声音从君逸萧床边传来,正是沈易枫骂了半天也盼了半天的少衣。

沈易枫忙道:“你去哪里了……”

少衣把了下君逸萧的脉搏,打断道:“出去。”

沈易枫知道一些邵逸的脾气,忙乖乖地闭上嘴离开。却没看到邵逸轻颤的手。

“怎么会这么快!?”少衣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低语。明明才十五天不到,为什么他的脉象会弱到这个地步,几乎到了垂危的状况。轻咬下唇,少衣果断地将他扶坐起,出掌抵在他后背,将内力一点点输了过去。

她的内力是极其独特的,有着特别的抗毒性及修复力量,原本少衣并不想用这来帮他,但他恶化得太快,如果不想点办法,他恐怕撑不到她制出解药的那一刻。即使奇毒如百雀,少衣仍看得出他的中毒情况,但有些稀少的药材少衣没有储备,少衣今天就是去找药的。只是此刻的状况让她措手不及。

良久,少衣小心地扶着他躺下,他似乎已经很疲惫了,眉宇间有着明显的倦意,少衣搭了一下他的脉膊,终于放下心来。随即又皱起了眉,她的针灸只会麻痹他的痛觉神经,不会导致病情的恶化,否则她也不敢下手,可是他病情的突然恶化是不可否认的,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少衣眼前,难道是——

摇了摇头,少衣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却又忍不住重新凝视起君逸萧的侧脸,犹豫半响,少衣轻轻地问:“是真的吗?是你自己不想活下去了吗?可是为什么呢?你明明拥有这么美丽的人生,这么多关心你爱戴你的人,你为什么不肯活下去?为什么——”平静的声音渐渐变得激昂起来,少衣控诉般的声音将悲伤逸满整个房间。

停顿了一下,少衣猛然冷下声音,“想死是吗?我倒不信有人能在我手下死的。走着瞧,看我们谁狠!”说着离开了房间,却没有发现君逸萧嘴角几乎不可察觉的笑意,似乎在此时君逸萧正做了个好梦。

到了帐外,邵逸将手上的一大包药扔给沈易枫,吩咐了句:“一天三包,饭前服用。”说着也不理睬沈易枫欲言又止的神情,转身离开。

被再次抛下的沈易枫在风中无奈的颤抖,他觉得自己好命苦,温起扬上前一步安慰道:“至少他看见你了。”说着,他在心里暗叹:“我可是被无视的那个啊!”

邵逸是少衣,这个联想对于他们而言并不难判断,但少衣实在伪装得太好,反倒让这个显而易见的答案变得模糊起来,若不是看到他微红的眼睛加上先前那些奇怪的要求,大概打死他们也猜不到这个正确答案吧。

只是……两人同时看向君逸萧所在的方向,他会怎么办呢?

再次醒来,君逸萧的状态显然好了很多,虽然依旧软弱无力,但明显感觉到有股力量流淌在百骨之间,有着渐渐恢复的趋势。他看像沈易枫和温起扬,问道:“少衣来过了吧。”

沈易枫明显一呆,他们原本在犹豫是否告诉君逸萧这事,却没想到君逸萧会问得这么直接,当下只得点头。

君逸萧迎向温起扬疑惑的目光道:“又要救我又不肯见我的人,会有几个?”说着嘴角溢出一丝苦笑。他没有说,其实少衣第一次来时他就有感觉了,而这次,他更是似乎听到了她的声音,只是他在黑暗中沉睡,无法起来。每一次能见到他时,他总会有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在吸引着他,现在这感觉依旧存在,说明少衣正在他身边。回想起少衣的话,君逸萧在心中回答道:“拥有这么多却没有你,那么我会多寂寞?如果我努力活下去,少衣你是否愿意回到我身边?你无法坐视我死去,那么你就能坐视我伤心的活下去吗?少衣……”

温起扬看到他在出神,不由得暗暗叹气,君逸萧对少衣的用心实在天地可见,只是作为一个世子,他必须去缠住那个外族公主,让她无法发挥出她的力量来扰乱风翼的稳定,原本每一个知道计划的人都以为少衣会理解,却不想那个温和的女子骨子里坚决得厉害,半丝让步也不肯。她的离开,几乎打垮了君逸萧。

在完成任务之后,君逸萧发疯似得找少衣,连原本的职责都丢在一边,他永远不会忘记君逸萧那时的神情,不会忘记他的话,“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离开我了,别告诉我什么该死的职责,我只要找她,我要找到她,找她……”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对自己的父母这么大声地说话,那是他第一次失控。谁都没有想到,少衣对他有着如此大的影响力,这次若不是杨将军的去世,君逸萧此时说不定还在寻找少衣的路上呢。

三天,少衣将自己关在门里不出来有三天了,没有人知道她在干什么,也没有人敢违抗莫将军的命令去打扰她,只是每天按时送饭到她门口。

三天后,几乎没有人有心情再关心少衣了,因为号角再次吹响,每个人都整装待发。

等少衣终于想到要出门的时候,军营已经几乎可以说得上是毫无人声了。空荡荡的帐营清楚地告诉少衣,三军齐发,那些将士们踏上了征程,从此是化为尘土还是功成名就就要看各人造化了。

握着手里的瓶子,少衣突然有些悲伤,无论在任何地方,战争永远是人们最不可或缺的东西之一,她从不明白,那些百骨上的金玉荣耀真的有如此大的吸引力吗?没有人回答她,只有猎猎的风声多情的陪伴。

将瓷瓶交给君逸萧留在帐中的仆人,少衣坐上坐骑,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现在只想离开一下,安静的去思考那个模糊的问题,那么模糊,几乎连题目她都看不清。风沙卷起她的长发,她的衣摆,却丝毫没有打动她仿若凝结的表情。

三军列阵,刀剑出鞘,肃杀之气在空中凝结,仿佛凝结到每个人的心中,每个人心中都清楚,生死在此一搏,这场战争将会影响到以后一切的发展。只是,太累了,真的太累了,从昨天下午起打到天明,此刻,夕阳已经开始笼罩在天际了。每个人都在强忍着疲惫,但手中的刀还是忍不住抖了,人也有些站不稳了。

两边的将领将一切看在眼里,但他们却不能说一句话,这是一场意志的较量,战利品就是最后的胜利。没有人知道要过多久,气氛在肃杀中沉默,在沉默中疲惫,在疲惫中坚持,在坚持中继续肃杀,时间仿佛静止了,连天边的夕阳都不敢动上半分,一切犹如一幅画卷,在阳光下发出最后的光芒。

突然,马蹄声从外族后方传来,每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里的利刃,如刀的眼神聚集在同一个地方。一面大大的旗帜在风中飘扬,外族的族徽在天空中漫舞,那是一个十多人的马队,却只有一个马蹄声,居然每匹马都踏着同样的步伐,风翼两国的将领都有些变了脸色,激战了这么多时候,外族居然还有着如此厉害的骑手,无论怎样,这对于他们的士兵而言都是一个打击。果然,不少将士眼神都有些游离了。

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中,古斯特一身盔甲,英气勃发,走到队伍前手臂一挥道:“勇士们,好样的!”队伍中顿时爆发出阵阵呼喊,显然古斯特的到来调起了他们的战意,气势顿增。

在呼喊声中,古斯特放马来到阵前,右手一挥,士卒们同时安静,听他说话。古斯特将马鞭指向风翼两国的将领们,道:“这里是我们的天地。勇士们!告诉那些人,什么才是真正的男子汉!这片土地上的人拥有怎样强大的力量,没有什么可以阻住我们的步伐!”

在外族军队疯狂的呼喊中,一个人冲出队伍,手持双锤,满脸毛发,虎目猩唇,居然是外族号称第一勇士的穆枢。他的双锤据说有一百八十斤,砸起人来血肉横飞,在马上时更是所向披靡,一直是为人所头疼的,此刻一站出来便威风凛凛,凶神恶煞。穆枢双锤一交,只听得一声闷响,道:“有胆子的就出来,别让咱干等着。”

李颀大眼一瞪,拍马就要上阵,却被展墨翔拦住,展墨翔道:“等等,穆枢刚才才来,你已经打了不少时候,看看情形再说。”言语间,已经有一位风国战将与穆枢斗在一起,李颀无奈,只好在一边看着。

那风国的人显然也是一名勇将,使的是一把铁枪,一上去就枪影闪烁,用的都是拼命的招式,气势上倒是分毫也不落半分。穆枢也不畏惧,熊臂一展,双锤连连出击,密若流星,只听风声呼呼作响,连旁边稍近的人都觉得脸皮被刮得生疼。

即时两边都互不相让,明眼人都看出穆枢占了上风,果然,不多时,枪锤相交,风国人的枪被穆枢砸断,穆枢顺势一锤砸在那人身上,那人惨叫一声从马上摔下,大股的鲜血从嘴中吐出,显然已经没救了。

风翼两军一片寂静,外族的将士却欢呼阵阵,穆枢更是猖狂大笑。

李颀顿时气血翻涌,热血上冲,拍马冲了出去。展墨翔一个伸手却没拦住,顿时对彭华言道:“你小心点,随时准备出手。”

(55 / 67)
琴逝

琴逝

作者:霜凌冷落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明白了一个骗局,转身却迎来了一场车祸。 而一向不怎么善良的大祭司却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休假。 为期一生…… 来到另一个世界,亲人,友人,情人…… 她是否能真正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 【内容试阅】 凌少衣平静地躺在血泊中,和平时睡觉,喝茶,看书一样平静,似乎比躺在浴缸里还平静些,因为她现在不用忙着清洗自己。 可是,周围的人却不怎么平静了,毕竟谁看到一个被车撞到全身是血的人,都会有点情绪激动。 但这与少衣无关,不是吗?少衣想。她淡淡地看着那个半小时前还雄心万丈的男人,现在却不知所措地站在自己身前。那样的神情倒像极了自己爱上他的那一刻…… 深吸一口气,她用尽力气对他展开这一生最后一个笑容,在男子不甘的低吼中,缓缓闭上眼睛……他的喜怒哀乐,从此与她无关。 “欢迎光临‘雲氏死后回归中心’”甜美的话语。当然,如果忽略部分内容的话。 “谢谢,我是二百三十七代,回天阁第八旗副旗主。少衣。”伸出手,以便确认身份……灵魂份…… “确认完毕。您要和大祭司谈话吗?她在休息。”公式化的询问,如果忽略她一直闪烁的大眼睛。 “好”少衣走进向通道。好笑的瞥到接待小姐一脸失望,又没人理的表情。 一瞬间,少衣已经转换了地点。 梦幻的紫色,布满整个房间,显得高雅而神秘。一层又一层的粉紫色的薄纱,将本已巨大的空间更显得深不可测。 “衣。你来了。”绝美背影的主人展现了她的风华。每见一次,少衣都忍不住感叹她的完美。雲氏的大祭司有及地的兰色长发,紫晶色的双眸。但当大祭司从桌前起身时,少衣有点后悔自己长眼睛,而且眼力还不错。因为……桌上有台电脑(这也没啥)电脑上显示的是俄罗斯方块的界面。汗……她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 大祭司不会恼羞成怒,把自己毁尸灭迹吧?哦不,是把自己打得魂飞魄散。新中盘算着被灭口的可能性,少衣丝毫没注意大祭司笑意盈盈的紫眸。 “少衣,我发现虽然你平时考试的表现不怎样,但你的发呆本事已经学得很不错了。”中肯的中价,大祭司把少衣按到沙?上,手一翻,电脑桌椅齐齐消失。 终于回神的少衣刚消化完大祭司的话后,颇有打地洞的冲动。 “大祭司,我……”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