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戏踩情郎已完结版澄雅 分类:年代:古代

时间:2019-05-29 10:46 /言情 / 编辑:唐泽
《戏踩情郎》是澄雅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灵儿,内容主要讲述:"男女授受不亲,不是欺负是什么?" "相爱的两个人

戏踩情郎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戏踩情郎》在线阅读

《戏踩情郎》第9节

"男女授受不亲,不是欺负是什么?"

"相爱的两个人有亲密行为是很正常的。"

"谁与你相爱!"灵儿打断他,脸色也终于正常地转红。

"你不喜欢我?蔷薇儿,我要你问问你的心。"他抬起她的脸,狂野多情的眸子看人她的眼底。

"我……我不知道。"她是真的不知道。打从那天在纪家柜子里,和他有了脱轨的亲密后,一切都不一样了,她无法理直气壮地说他们只是搭档的关系,不能若无其事地正视他深邃的眼光,如今竟还荒谬地和他讨论起喜欢与否的问题来。

"有个方法可以让你知道。"他用眼神引诱她。

"什么?"她呆呆地问。

"闭上眼。"他用充满磁性的声音低语,而她也乖乖地照办。

轻轻的、细细的,她觉得像是有只蝴蝶在她的唇上轻触,腰间的手臂也跟着收紧。灵儿一惊,反射性地张眼,印人眼底的是王宇轩近在咫尺的俊脸,而他的唇正贴着她的。

"闭上眼,蔷薇儿。"他忍不住叹息,"用你的心来感觉。"她像被催眠似的不由自主地再次闭上眼睛,感觉他的吻加重了力道。

痒痒的,麻麻的,令她心跳如擂,可也好舒服,整个人像是飘在云端,又像掉到了蜜糖里,和那晚的感觉一羊。可是为什么?她原本以为这种行为会好恶心,可现在的感觉却并非如此。她好生困惑,却又根本无法思考,只得软绵绵地陷入他撒下的炽情热网中。

直到两人都觉得需要新鲜空气的时候,他才依依不舍地结束了这个吻,而灵儿则无力地埋首于他的胸前急喘。

"蔷薇儿,你可讨厌我吻你?"努力调整好急促的呼吸,王宇轩才又接着道:"若你对我的吻不反感,就说明你是喜欢我的。"她把他体内潜藏的狂野因子释放了出来,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与她缠绵。

真的?若是不反感就是喜欢他,真的可以这样顺理成章的吗?她倒觉得有点像连哄带骗的样子。可仔细想想,也许她是喜欢他的,因为原因有三:第一,她对他的吻并不反感,更确切一点说,她对这种地动山摇的感觉还挺喜欢的,但对象若是换成别人,她一定会觉得恶心;第二,虽然许多时候,他总是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巴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但若是几天不见,又让她牵肠挂肚、食不知味;第三,她的个性一向独立自主,可最近却越来越在意他的想法,越来越依赖他,已经有点臣服的迹象了。

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骤然明白自己的爱恋心思,叫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王宇轩把灵儿一会儿皱眉、一会儿羞涩的表情看在眼里,心中一片狂喜。他知道灵儿已经在重新考虑两人现在的关系,并且对感情已经有了自觉,否则她不会忽然变得手足无措。她是如此的单纯,丝毫不会隐藏,任何心事在纯净的眼眸里一览无疑。但是,他仍希望能够听到她亲口说出来。

"有答案了吗?"眼里是满满的渴望。

在他迫人的目光下,灵儿的慌乱被羞怯全然取代了,"我……"

"喜欢我吗?你不是一向有话就说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干不脆的。"他迫切地想要听到肯定的回答。

"我……"她用力地咽了口口水,可还是没勇气出口。人家可是女孩子耶,脸皮很薄的。

"说呀!"

"你真讨厌,我不想回答成不成。"她被逼得恼羞成怒,推了他一把,自己则径自走开了。那娇嗔的神情让王宇轩看得心神荡漾。他跟了上去,心中涨满了万千柔情。

"别跟着我!"她觉得还不能面对他。

"我不逼你了,咱们不说这个了。说说纪家的案子,好吗?"他应该再给她一点时间的。收回过热的日光,他又恢复了平日闲闲的样子。虽然他是早有了爱慕她的心思,可她却一直单纯地把两人的关系定位在搭档上.而且还是不情不愿的,即使对他有异样的感觉,她也不会想到儿女私情上吧。

"真的?"他--向是得不到答案决不罢休,今天怎么变得好商量了?

"还煮的呢!"工宇轩对她的紧张模样甚觉好笑,:要承认喜欢他真的就这么困难吗?他自认为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医术精湛、家资殷实,既不赌也不嫖,喜欢他也是理所当然的啊,她干吗一副吃到黄连的样子啊?

寻思半晌,灵儿终于点头,"好吧。"当务之急是查清楚纪家的案子,她不应该为了儿女私情而把它耽误了。虽然要地漠视两人的暧昧有点困难,但也只能尽力而为。

"灵儿,还记得那晚咱们在井边见到的许多守宫吗?我回来后想起,守宫的尿液是有毒的,若是毒性足够的话,足以致命。"

她的注意力很快地被转移。

"啊,那么厉害!"没想到小小的守宫竟然也能毒死人,"对了,我弟弟告诉我管家已经死了。"她想起逸凌对她说的话。

"哦?他怎么知道的?"

"这话说来可就长了,那晚……"

"等一下,咱们到树上说去,"王宇轩打断她,"若是被人瞧见我在你家花园里,可就……"他指着一棵枝叶茂盛的大树笑道。

那棵树两三丈高,枝干粗大、树荫浓密,藏身于树顶绝对不易被发觉。两人施展轻身功夫上了树,找个舒服的枝干坐好,灵儿把逸凌对她说的话转诉给宇轩。

"逸凌说,让我们到落马坡的黄土下找,这不是证明管家已经死了?只有死人才会被埋在土里。"

"据我所知,令弟足不出户、只爱与鸟兽为伴,他是怎么知晓这件事的?"他不爱与她分得太远,就挨着她坐下,身子仰靠在身后的树杈上,闻着她身上隐隐的幽香,悠闲得很。

"他能听懂动物的话。"

哦?这倒是件稀奇事。他吃了一惊,但转念一想,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自己的一身医术不也是无师自通,便也不觉得诧异了。

"那么,是鸟兽们对他说的?"他想象着她的弟弟正和一只百灵或乌鸦、甚至蚊子什么的在对话的情景,忍不住笑出了声。

灵儿对他忽然发笑感到奇怪,以为是他不相信自己说的,"真的,我弟弟真的听得懂动物的话。"

"我相信。"他仍大笑不止,"我只是觉得你弟弟不爱与人交谈,却和一群鸟儿相谈甚欢有些好笑。"

"哼。"她对他取笑弟弟有些气恼。虽然逸凌有时是很讨厌,但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亲弟弟,"我觉得自己和一只猪说话才好笑呢。"她暗指他是猪。

"你和猪说话?是黑猪还是白猪、大猪还是小猪?"他装傻。

"是你这头蠢猪!"她生气地推他一把,别开脸去。

"真的生气啦?"他把她气呼呼的小脸转正,"好啦,我没有恶意的……别生气啦。"若他是猪,那她刚才岂不是和猪亲吻。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出口,怕她以后再也不理他。

"你老这样,做事不认真!"她才不要被哄两句就心软。

"认真,我马上认真……现在咱们接着谈纪家的案子。"

见他忽然收起笑脸,一脸的严肃样,灵儿差点被他变脸的速度吓到,却不知他暗地里憋笑,差点憋出了内伤。

"咱们把几个疑点串起来,看看能想到什么。"

疑点有四处:首先是纪家有大量守宫,而守宫的尿液中含有毒素。根据听到的醉话,纪瑶的死因与守宫有很大的关系;其次,在管家的房里找到大笔银子;再次,可以先假设,管家也死了,那么又是谁杀了他?最后,似乎纪冕与纪夫人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

(9 / 28)
戏踩情郎

戏踩情郎

作者:澄雅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她只不过是不小心地踩错脚啊,   怎么就惹来了这个冤家?   顺手牵走她的"仙气"也就算了,   今生还把她吃得死死的?   不过他脑筋不错、长相也不错,   她可以大量地考虑把他收为己用。   不行?为什么?既然两人有缘怎能无分,   她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   只要能让这缘分纠缠下去,   她愿意做任何事……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