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好看的小说 花开满园精彩全文章节目录免费阅读(最团子)

时间:2019-01-02 12:33 /都市 / 编辑:沈嫣
主角叫王冬梅,王冬至,王冬晚的书名叫《花开满园》,本小说的作者是最团子所编写的现代都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总归她这辈子肯定是要跟这个男人

花开满园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花开满园》在线阅读

《花开满园》第69节

总归她这辈子肯定是要跟这个男人绑在一条船上的,那么看来以后可得好好的讨好一下这男人才行。至于现在么,有些事儿还是忍着点吧,等孩子生了再说,要是能一下子生个儿子那么就算是二姑来了她也不怕了。

心里有了主意,于是李氏就开始充当小透明,尽量把自己藏在三伯父身后并且避开众人审视的目光。三伯父看她这样就更心疼了,不过二姑在旁边冷眉冷眼的看着也不好过多表示,干脆就对三伯娘冷哼了一声然后拉着李氏出了屋子。

宋氏在一旁白捡了个笑话瞧,心里越发瞧不起这个三舅,同时也警醒起来,回去之后对杨进也管的紧起来,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大早上的闹了这么一出,原本家里的喜庆都被冲淡了不少。王冬天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对三伯父却是挺埋怨的,觉得他作为一个长辈明知道自己结婚还来家里闹腾,既丢脸又让人心里不痛快。你要来也行,先把你的家务事管好了再来也行啊,明明一筐子事儿还要过来,真是一点长辈样子都没有。

然后心里对钱柳又觉得挺愧疚的,她刚嫁给自己,头一天就碰到这样的事儿,于是便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找到钱柳想安慰她,哪知道还没开口反倒被她先开导了,用钱柳的话自己都有咬到自己的时候呢,更何况是一大家子果日了,总会有些磕磕绊绊的时候。其实钱柳这话说的也对,谁家没几个极品在里头搅合事儿,不都这样的么,就是她家里也有那么一两个亲戚在。反正大家都分家了,总归不是在一起的,就算被占点便宜也不算什么,只要别太过分就行。

王冬天听了钱柳的劝慰,心里想着这媳妇总算是娶对了,瞧瞧多体贴人啊。然后王冬天看向钱柳的目光就愈加的柔和起来,两口子趁着没人自然是要再说些体己的话。

三伯父也知道自己这回丢人了,所以在王家闹了那么一出之后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没出现过,王冬梅坏心眼的想估计是回家整理家务事了,毕竟整个村子就三伯父一个人弄了个小三回来养着,这一村子的男人红着眼睛盯着他呢,现在后院起火了指不定得有多少人可这劲儿笑话他呢。

所谓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王冬梅想的一点都没错,王翠柏的艳福还真让这一村的男人嫉妒眼红,大家都等着看他的笑话,再加上今天早上的动静又那么大,因为要摆酒席所以早上那些来帮忙的差不多也都在,这种事儿哪怕是王家再想捂着也捂不住。这不,还没到中午的时候基本上这一村的人该知道的都知道了,男人们在背后偷偷的笑话着,多少还带着那么点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女人们则更直接,直接就骂起了王翠柏,说他不是男人,没良心,总之说出来的话不怎么好听。

王翠柏倒也光棍,打定了主意装不知道,反正只要你不是当着他的面说的那他就装没听见,而且心里反而还得意洋洋的想,你们这就是嫉妒,老子有本事养个小的你们能吗?所以他很大度的原谅了那些在背后说他坏话的人。

当然了,也有那么一两个沉不住气的,就沉着中午来吃酒席的时候仗着喝了点酒就开始装疯卖傻,然后大声的问王翠柏:“诶,我说王家老三,听说今儿早上你们家后院失火了?”

这话一出席面上就是一静,刚才热闹的气氛也有些尴尬起来。不过大家的脸上却都带着那么一丝幸灾乐祸要看好戏的兴奋模样,然后大家的目光便都齐刷刷的定在王翠柏的身上,想要听听他到底要怎么来自圆其说。

不过大家都低估了这人厚脸皮的程度,这要是换做是旁人听到这带着挑衅的话多半是要生气了,哪知道王翠柏非但不生气,还乐滋滋的大声道:“这可不是起了把火么,我们家二子有身子啦,你说这事儿多红火。”说完又厚着脸皮跟众人讨要吉利话,大家可没他的脸皮厚,因为是同一个村子的,本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原则都有些违心的说了些恭喜的话,然后便都非常有默契的不再搭理这茬。弄的王翠柏几次想要跟人说起这个话题都没人搭理他,要么就是直接把话题扯到别的上面,反正就是不让他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王翠柏看众人这样,心里头冷笑:嗤,想看老子笑话,也要看看你们够不够那资格。

王翠松只想着这脸也丢了,也被人挤兑过了事情总该过去了吧,哪知道他还是低估了老三那张堪比城墙的厚脸皮。晚上吃过饭,等村里来吃酒席的人都散了,王翠柏又领着李氏找到了他,一来就直接开口道:“大哥,你看二子这都有身子了,将来生下来也是你侄子,你这当大伯的是不是应该表示表示?”

王翠松万万没想到老三能这么无耻,居然就直接开口跟他要东西。正好王冬至从外头进来听到了三伯父的话,一张脸顿时黑了几分,眼珠子一转然后就低头偷偷对身旁的王冬晨耳语了几句,王冬晨听后脸上非常隐晦的闪过了一丝诡笑。

紧接着就见王冬晨跟只大猴子一样蹿了进来,一下子就杵在了王翠柏的跟前,一脸认真的跟他伸出一只手来:“三伯,人家都说有来才有往,你先把欠我的好处给了吧。”

89 买地

王翠柏顿时瞪大了眼珠子,抬手照着王冬晨脑瓜子就是一巴掌,那声音,那劲道让旁边给人当爹的王翠松都有些心疼了:“老三,你干啥呢,三儿好歹是你侄子,小孩子不懂事你当三伯的担待着,怎么还动手动脚的。”可怜见的,这绝对是王翠松这么长时间以来头一次这么严肃的对王翠柏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

王冬晨是谁啊,一见老爹给自己出头那张脸立马就皱成了一团,做呲牙咧嘴状,那表情怎么瞧着怎么委屈。要不是三伯父就在眼跟前儿盯着他,估计他都要趁着人不注意偷偷抹点唾沫在眼角充当眼泪了。不过说真的,三伯父下手是真的狠,那一巴掌打下来他脑子里到现在还嗡嗡的直响,跟钻了一大群蜜蜂似的。

“这混蛋小子居然敢拿你三伯寻开心,治不了你了还。”说着王翠柏抬起巴掌又想要给王冬晨一巴掌,王冬晨怎么可能傻兮兮的站在那儿等着挨揍,立马大叫一声跟个猴儿似的跐溜一声蹿到了他爹王翠松的身后头,“爹,救我三伯揍人了”

王翠松见儿子耍宝,原本嘴角就被他那个极品的三弟给刺激的抽抽着呢,这下子抽的更狠了,于是也抬起手给了王冬晨一巴掌,不过却是重重抬起轻轻落下,然后笑骂道:“这臭小子,没大没小”

王翠柏来这儿的目的可不是为了看大哥父子俩父慈子孝的,而且刚才眼见着好事儿就要成了没想到被三儿这臭小子给破坏了,他心里头暗恨,这会儿想要把这个侄子剥光了扔外头喝西北风的心思的都有了。

“大哥”

“这事儿你别来找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的银钱都是你大嫂在管着呢,再说了就算给小侄子压兜儿的东西也不能绕过你大嫂吧,毕竟这个家都是她在管着。”王翠松当然知道王翠柏的意思,于是他刚一开口就直接拿话堵了他的话头。

要是搁在以前王翠松肯定二话不说就偷偷背着王杨氏偷偷把自己多年来存的那点小金库拿出来给未来小侄子压兜儿,可是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一连串的事儿多少让他心里对这个三弟有点怨气。你说他好不容易给大儿子娶了个媳妇,这家里正欢欢喜喜的办酒席呢,你当三伯的居然给整了这么一出,好家伙,这风头出的比人家刚结婚的小夫妻还多,而且还是因为后院起火才出的风头。这不是明白着倒人胃口么,你愧疚就罢了,还腆着脸来要好处,王翠松要是能给才叫怪事。

王翠松这回态度倒是强硬了,结果王翠柏给气乐了,居然跟他哥刷起无赖来:“大哥,你是不是就看不得兄弟好,哦,我这三十好几的马上就要奔四的人了好不容易能有个儿子了你这个当大哥的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王翠柏也不傻,这事儿要是跟他那个大嫂说了肯定得黄,估计到时候好处没捞着反而还要倒贴出去不少,毕竟他家就只有一个,大哥家里头可是四个呢,这四比一,就是傻子也能看出来到底是谁比较吃亏。

到时候幺弟肯定也要插一脚,凭什么大哥家里的都给了压兜儿的钱,他家的孩子就不给?老四那身子刚有点好转,到时候再给呕出个好歹来他二姐真能剥了他的皮。要真那样可就真是偷鸡不着蚀把米了。

王翠柏还在歪歪着脑筋想着怎么从他大哥这儿捞到好处,结果还没来及开口就见王冬至领着下面那三个小的呼啦啦跟撵小鸡仔似的全都弄了进来,然后一字排开的都站在了他跟前,都拿一双眼睛巴巴的瞅着他瞧。这阵势,饶是脸皮厚比城墙的王翠柏也不好意思再开口了,然后他就郁闷了。尤其是看到老四家那个小丫头的时候,王翠柏是真的头疼了。

说出来不怕人笑话,王翠柏其实心里头是真有点怕王冬梅这个小侄女的,那感情就跟对着他二姐似的,那是打从心底里就犯怵。说起来也怪邪门的,别看小丫头什么都没说,也没做什么,可是只要她往跟前一站,然后拿那双眼睛瞧着他,王翠柏就感觉自己所有的心思都被小丫头给看穿了一样,这感觉让他异常的窘迫。

“三伯,听说你要给我们压兜儿钱?”王冬梅恰到好处的表现出了那么一丝兴奋和期待来,一双眼睛水汪汪的瞅着王翠柏,“其实我觉得三伯还是把这些钱存起来等过年的时候的再拿出来给我们当压岁钱,这样三伯还能省一笔钱呢”小丫头一脸的“我都是在为你打算”的认真表情,看的王翠柏那叫一个牙疼。偏偏这死丫头他还说不得碰不到,要不然让老四知道了一准儿得跟他拼命。

紧接着就见小丫头冲着门外帮忙码放柴火的王翠竹大声喊道:“爹,三伯说要给我和二哥他们压兜儿钱,你说这钱我们要不要?”

王翠柏一听小丫头的话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心道坏了,这回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这会儿他是真想把小丫头拎起来揍一顿。

外头的王翠竹听到闺女的话先是一愣,紧接着就看到他三哥那张晚娘脸,心里略一想顿时就明白了八九分,于是就乐了,一时起了促狭心思,便乐呵呵的跟闺女喊道:“既然你三伯执意要给那你们就拿着吧,好歹不能落了你三伯的面子。”

正在一旁劈柴的王冬天手一抖就把那根木头给劈歪了,同时嘴角也是抽抽着,他甚至都不用特地去瞧都能猜出三伯父那张脸肯定是表情奇差。不过心里也跟着乐呵起来,果然还是他家小妹有办法,愣是能让铁公鸡的三伯父吃瘪。

不过大家到底还是低估了王老三的厚脸皮程度,王翠柏愣是哼哧了半天在几个小的期待的眼神中找了个蹩脚的借口带着他家小蜜脚底板抹油——溜了。对于他这样的行为,王家一众小辈对此心里表示鄙视。

不过这样一闹腾,王翠柏最近一段时间明显的老实不少,虽然还没有歇了从他大哥那里捞好处的心思,但是也没有再“顶风作案”,毕竟这事儿他大嫂王杨氏都知道了,肯定会把家里的东西管的死死的,他还是得再找个机会对他大哥下手才行。

要说这事儿最后最倒霉的肯定就是李氏了,因为二姑趁着三伯父不注意的时候逮着她狠狠地训了一顿,末了还不忘丢下一段威胁的话,大体的意思就是要是她还继续这样作的大家不得安生那就等她生了孩子直接把她送人,反正她现在说到底也就是个给她三弟生孩子的物件罢了,连个妾都不算。

而李氏心里恨得牙痒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在王翠柏面前给二姑上眼药,于是只能把所有的委屈往肚子里咽,只盼着这一胎能够顺利生下个儿子,到时候再仗着孩子给二姑好看。

王家三天的喜酒过了之后,王冬天带着一大堆吃的用的陪着新娘子回门,吃过了早饭就走了,王杨氏跟来家里帮忙的众人收拾好了从外头借来的东西,又收拾干净院子便在屋里算账。主要是看看这三天到底亏了多少,反正这里的风俗,红白喜事都摆酒三天,就没听说哪家不亏钱的。再加上王家摆的菜每一盘都是满满当当的,所以这回估计要贴不少钱出去。

不过这是好事儿,所以就算亏再多的钱王杨氏心里头也高兴的很。

王翠松在一旁看媳妇翻着眼睛冥思苦想的,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就是瞎忙活,总归都是亏了的还算的那么清楚干啥。”算了也是白算,反正不可能把亏出去的钱再补回来。

王杨氏听罢白了王翠松一眼:“怎么能是瞎忙活,这样算一算我才能心里有数不是,等老2摆酒的时候我就能大概的知道要用多少钱了。”

“老2还早着呢,你就是瞎操心。”

“怎么能是瞎操心,老2过了年也十七了,该找个媳妇了,你看别家谁到了十七还没定下来的。”说着王杨氏又白了王翠松一眼,然后又捧着喜簿笑起来,“老大娶了媳妇了,接下来就是老2了,等再过两年三儿也够年龄了,到时候都给我生一大窝大胖孙子…哎呦喂,这日子可美了。”

王翠松也跟着笑起来:“这大儿媳妇才刚娶回来,老2家的还没影儿呢,你就开始想抱孙子了?”

“就不兴我自个儿想想?”王杨氏朝王翠松翻了个白眼,“用咱丫头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对了,就是你咋那么没想象力呢?”

“”王翠松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的心情那不是一般的好啊,瞧瞧,想象力都出来了。

(69 / 140)
花开满园

花开满园

作者:最团子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有了三个价格,按黄金换算的465元,按白银换算的70元和按粮价换算的148元。由于我国不是主要产银国,而且工业化后提炼银子的成本大幅度降低,所以古代的银子的价值肯定要大幅度高于现在的价值。显然以今天的银价作为参照体是不合理的。这从今天银价6美元一盎司金价400美元就能看出,今天的一两黄金能换66两银子,而我们假设的古代金银兑换率是1:10。而黄金的产量稳定,直到今天仍被世界各国作为重要硬通货储备。所以用黄金作为基准比较合理。 此外,虽然...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