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法)拉克洛写的神医的小说叫什么? 危险关系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22 23:46 /言情 / 编辑:智厚
新书推荐,《危险关系》是(法)拉克洛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范尔蒙,伏朗奇,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塞茜尔与唐瑟尼骑士互生爱慕,通过信件往来,但是他们之前的

危险关系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危险关系》在线阅读

《危险关系》第10节

塞茜尔与唐瑟尼骑士互生爱慕,通过信件往来,但是他们之前的关系被伏朗奇夫人发现了。范尔蒙子爵向都尔凡勒院长夫人展开爱情攻势,都尔凡勒院长夫人左右为难。与此同时,范尔蒙子爵作出一副帮助塞茜尔与唐瑟尼骑士的样子。

第五十一封信

德·梅尔特伊侯爵夫人致德·范尔蒙子爵

子爵,您总是让我忍无可忍,您对我的轻浮就好像我是您的情妇那样。您知道吗?这样的话我会生气的,我现在心情很糟糕。您是打算明天早上去见唐瑟尼?您知道在你们见面前,我们非常有必要谈一下?但您却完全不担心,让我白白等了一天,自己却不知道去了哪儿。因为您的关系,我即便去德·伏朗奇夫人家都显得很失礼,那些老姑娘们都觉得我是时髦女性50。我只能整整奉承她们一个晚上,让她们感到安心,这些人都是不好惹的,她们可以轻易的掌控年轻女子的声誉。

现在已经是午夜一点了,我很想去睡觉,但我没有,我必须写一封长信给您,因为写信的烦闷让我更加困了。您实在是幸运,我没有时间来责怪您,但这不代表我原谅您了,只是因为我没时间来责怪您,我要抓紧时间了。

☆、第13章 第一封信——第五十封信(12)

如果您机敏一点,明天唐瑟尼会告诉您所有的知心话。现在应该努力去取得信任,他现在处在不幸中,曾经小姑娘去教堂忏悔,但她像孩子那样把什么都说了。她从那时开始就特别怕魔鬼,也很苦恼,想要和唐瑟尼断绝关系。她把心底所有细小的顾虑都告诉了我,从她那种激动的眼神中看出,她的头脑严重发热。她给我看了那封绝交信,信的内容非常枯燥乏味。她啰啰唆唆地跟我说了一个小时,说了很多不合常理的话,但她这样让我很为难,您可以想象,我是不会对一个头脑混乱的人说心里话的。

通过闲谈,我认为她还是很爱唐瑟尼的,甚至我找到了一种在爱情中必须的策略,但小姑娘却还是天真地被蒙在鼓里。一方面她想关注她的情人,另一方面她也担心会因此而下地狱,因为这种矛盾的心态,她变得非常苦恼,想要向上帝祈祷,以便忘记他。她总是在这么祷告,但却找到了不停思念自己情人的方法。

换作一个比唐瑟尼更不拘小节51的人,可能这件小事还是有更多的好处的,不过这个年轻人很像塞拉冬52,如果我们不帮他,他得用很长时间来克服很轻微的障碍,这样我们就没有时间来实行我们的计划了。

您说得对,这件事的主角是唐瑟尼,对此我和您都感到遗憾,但有什么办法呢?既然已经如此了,我们就无法挽回了,这其实也有您的问题。我要求看他的回信,写到这里我真感到可悲,他不断找她理论,企图向她证明那些不由自主的感情不是罪恶,好像说,如果我们不去抑制,感情就是不由自主的!这个想法天真的连那个小姑娘都想到了,他抱怨着自己的不幸,但却采取了动人的方式,他的痛苦很轻微,但却表现出很强烈、真诚的样子。所以我觉得,一个会找机会让男人变得沮丧,而自己又不用冒风险的女人,一定会想要满足自己一时的兴致。他最后解释说,他不是小姑娘心中的那种修士,的确,在这点上他做得很好。如果一个人必须爱上一个出家的人,那一定不会选择马耳他骑士团53的先生。

无论如何,我都赞成她断绝关系的计划,我不想用很多时间和她说理,那样会损害到我的名誉,而且我并不能保证说服她。但在现在的情况下,口头陈述理由应该更加适合,按照习惯,信件和收到的其他一些小东西也要退还。看上去我好像是同意小姑娘的观点的,就让她约唐瑟尼见面。我们商量了办法,我还着手让母亲不带上她的女儿,一个人出去;这个关键的时间就在明天下午,唐瑟尼接到了通知;看在上帝的分上,如果有机会的话,请您告诉那个俊美的情郎,让他不要太愁苦,而且,既然要告诉他一切,就要告诉他克服顾虑的真正办法,也就是让那些有顾虑的人不再有可能失去的东西。

此外,为了不再出现这种可笑的场面,我故意让小姑娘怀疑听忏悔的神父能否保密。我保证,她现在一定在为她给我带来的恐慌付出代价,担心那个听忏悔的神父会把所有事情告诉她母亲。我希望在我和她再交谈几次后,她不会再把自己做的傻事告诉一个偶遇的人。

子爵,再见,控制住唐瑟尼,并引导他。如果我们连让两个孩子听我们的话都做不到,那我们真的是太丢脸了。如果做这件事的时候发现它比我们想象中难,那为了给自己打气,那您就可以想想关于德·伏朗奇夫人女儿的事,我就可以告诉自己,很快她就会成为席尔库尔的妻子了,再见。

一七**年九月二日于**

第五十二封信

德·范尔蒙子爵致德·都尔凡勒院长夫人

夫人,您不让我谈论我对您的爱情,但是哪儿可以找到服从您所需要的勇气?本来我应该心心念念想着一种甜蜜的感情,但现在它却变得让人非常痛苦。在被您放逐之后,我整天无精打采,整个人都沉浸在失意和惆怅中,同时受着痛苦的折磨,而每次当我想到您的冷漠,这种痛苦就更加难熬了,难道我连这仅剩的慰藉都要失去了吗?我的内心已经被您弄得充满了烦恼和忧伤,除了偶尔对您敞开我的内心,我已经没有别的什么慰藉了。因为您我终日流泪,但您却可以做到转身不看吗?您甚至不愿意为我为您做的牺牲做些表示吗?同情一个因为您而遭受不幸的人,不是比严厉又不公正的阻止他的感情,来加深他的痛苦,更符合您为人的准则和您善良的本质吗?

您装作害怕爱情,但不愿意承认,他因为受到指责而得到的痛苦都是您造成的。如果激发爱情的人自己没有感受到爱情的话,这种感情是让人痛苦的。如果爱情不能让双方都幸福,那么又要去哪里寻找幸福呢?爱情中并不包括友情,世界上唯一毫不保留的信赖,减轻的痛苦,增添的快乐,诱人的希望,甜蜜的回忆,那应该去哪里寻找呢?您诽谤爱情,但只要您愿意接受爱情,就能够享受爱情给您带来的好处。而我则可以忘记自己的痛苦,为自己的爱情辩护。

您也逼得我必须为自己辩护,当我现在已经把所有剩余的生命都用来爱慕您的时候,您却在浪费时间找我的过错。您认为我是一个举止轻浮,弄虚作假的人,并利用我对您承认的错误来攻击我,您总是不能区别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有什么区别。我现在无法在您身边生活,深处煎熬中,但您觉得这样还不够,您总是嘲笑我寻欢作乐,但您明白,因为您,我已经对这些感官的快乐不感兴趣了。您不相信我的承诺,不相信我的誓言,没关系,我可以给您提供一个保证人,您一定不会怀疑她,那就是您自己。您可以问问自己的心,如果您不相信我的爱情,如果您怀疑过您不是唯一可以支配我内心的人,如果您不能确定您已经让我这颗曾经不安分的心安定下来,我愿意为此接受惩罚。我虽然会哀叹,但我不会申诉。反过来,如果您对我们的关系有正确的评价,我希望您不要让我和想象中的敌人作战,至少让我得到一种安慰,也就是说您不再怀疑我对您的感情。这种感情只会在我死后才会结束,也只可能在我死后才会结束,夫人,我请求您确切的回答我信里的这个问题。

我觉得我的形象很大程度是受我生活的那个时期的影响,但我现在先撇开那个时代不说,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在必要的时候,不会为它辩护。

我到底做了些什么?我只是在进入社会这个复杂的熔炉中,没有抵抗罢了。我进入社交界的时候年纪很小,没有经验,身边围了很多女人,准确的说,我是从一个女人手里被传到另外一个女人手里。她们总是表现很多情,不给我时间思考,因为觉得那样会对她们不利。她们没有对我进行抵抗,难道要我先做出抵抗吗?我曾经犯下了很多错误都是对方引起的,那我是不是要用自己的节操来惩罚自己的这些过错呢?不过这种节操在别人看来只是笑柄,没有什么用,我能想到的,让这个丢人的选择变得合理的方法就是尽快断绝关系。

我想说,这种肉体带来的陶醉,可能是一种狂热的自负,但没有融进我的生活。我的心因为爱情而生,虽然它可以从偷情中收获消遣,但不会被它吸引。我身边的女人都是妖艳迷人,但被人鄙夷的女人,她们是无法打动我的。她们给我提供欢乐,而我寻求的只是德行。我是个情感丰富,心思细腻的人,到后来,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用情不专的人。

直到看到您我才认识到,爱情的魅力来源于内心的高尚品质,而也只有这些品质才能激发出强烈的爱情,并让这个爱情变得理所当然。我终于明白,我是做不到不爱您,或者爱上别人的。

夫人,这些就是您害怕相信的那颗心的真实想法,它的命运掌控在您的手里。但无论您的决定是什么,都不会改变它对您的眷恋,这种感情和促使这种感情产生的德行一样,永远不会改变。

一七**年九月三日于**

第五十三封信

德·范尔蒙子爵致德·梅尔特伊侯爵夫人

我见了唐瑟尼,但他只对我说了一半的心事。他坚持不说出小伏朗奇的名字,只说那是一个懂规矩、有点虔诚的女性。不过他倒是详细地告诉我了他的很多浪漫经历,尤其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想给他加油,并取笑了他的矜持和顾虑。不过他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我并不能对他做出担保,我应该会在后天告诉您更多的情况。我明天会带他去凡尔赛,我会在路上打探他的底细54。

今天晚上的约会也给了我希望,或许一切会进行得很顺利,但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索取口供和证据。对这项工作,您做起来要比我容易,因为那个小姑娘要比她那个谨慎的情郎更值得信赖,换而言之,就是话更多一些,但我会尽力的。

我美貌的朋友,再见,我时间很紧迫,我今晚和明天都没时间去看您了。如果您得到了什么情况,可以给我写字条,我回来就可以看到,我应该会回巴黎安歇。

一七**年九月三日晚于**

第五十四封信

德·梅尔特伊侯爵夫人致德·范尔蒙子爵

没错,我们是应该从唐瑟尼那里了解一点情况,如果他告诉了您什么,那一定不是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在爱情上这么愚蠢的人,我们那么关心他,我开始为此越来越责怪自己。您知道吗,因为他险些让我的名誉受到影响,而且彻底白费了心神!嗯,我确定,我一定要为此进行报复。

我昨天晚上去德·伏朗奇夫人家接她的时候,她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不想出门。我施展着自己的口才想要说服她,我意识到在我们出发前,唐瑟尼可能就会来了。更让我感到不安的是,前一天,德·伏朗奇夫人告诉唐瑟尼说她这个时候不在家。我和她的女儿都如坐针毡,当我们出门,和我道别的时候,小姑娘亲热的握住了我的手,根据我的判断,虽然她觉得自己还在实行那个决裂的计划,但还是可能在晚上出现奇迹。

我的担忧还没完,我们刚在德·伏朗奇夫人家待半小时,德·伏朗奇夫人的身体就真的不舒服了,而且还很严重。她自然想要回家,但我却不想让她回去,我尤其担心我们会碰到那两个年轻人,而且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出现的。这样,我想让她出门的企图就非常可疑了,我想用她的健康情况来吓她,这对我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我担心颠簸的马车对她不是一件好事,就不同意让她回去,把她留了一个半小时。到了事先预定的时间我们才回去,我回家的时候看到姑娘的脸上露出了羞怯的神情,必须承认,或多或少我希望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

我留在了德·伏朗奇夫人身边以便了解情况,但她一回家就睡下了,在她床边吃完晚饭之后,我和她的女儿就说为了让她好好休息,早早就离开她了,去了她女儿的房间。那个姑娘做了我希望她做的一切,打消的顾虑,相爱一辈子的誓言等等。这些她都做到了,但那个傻傻的唐瑟尼还留在原来的地方,完全没有取得进展。啊,我是不怕和他翻脸的,与他和好也没有什么危险。

但小姑娘却肯定地表示说他想要更多的甜头,不过她是个擅长自卫的人。我知道这要么不是她在吹牛,要么就是在为他解释,这点我还是很肯定的。突然我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我想弄清楚她到底有什么自卫的能耐。我是一个女人,不过通过一个个的话题,我竟让她情绪变得非常激动……总而言之,在我看来她的身体对肉体感官的撩拨是极度敏感的,这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她应该得到一个情人,或者一个知心的女朋友,我从心底是喜欢她的。我会遵守我的诺言去培养她,我会经常觉得自己需要一个知心女友,我宁愿选择她而不是别人;不过,只要她还不是……她应该是那种人,我就无能为力了。这也是我要责怪唐瑟尼的一个原因。

子爵,再见了,明天不要来我家,要来的话就早上来。因为骑士的再三要求,我得去小公馆住一个晚上。

一七**年九月四日于**

第五十五封信

塞茜尔·伏朗奇致莎菲·卡尔内

亲爱的莎菲,你是对的,你的语言比你的劝告还成功。就像唐瑟尼预言的那样,要比听忏悔的神父、比你、比我还有威力,我们再次回到原来的状况。啊,我不会为此后悔的,如果你责怪我,那一定是因为你不知道爱上唐瑟尼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说起来该怎么做事是很轻巧的,你可以尽情发表你的意见;如果你体会到我们会因为自己所爱的人的忧伤而忧伤,而我们会因为他的喜悦而喜悦,当我们想接受的时候,拒绝是很困难的事情,想到这些你就不会惊讶了。我自己现在就感受到了这种情况,而且是很强烈的感觉到了,但我还是不明确。比如,你觉得唐瑟尼流泪的时候,我可以袖手旁观吗?我可以确定的说,我是做不到的。如果他高兴,我会和他一样高兴。无论你说什么,或者别人说什么都不能改变实际的情况,我坚信事情就是这样的。

我想看看你处在我的地位……啊,你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依然不会把我的位置让给任何人;我还是希望你能爱上一个人,这不仅能让你更加理解我,少责怪我,或许你自己也会变得更加快乐,换句话说,只有那时你才会变得快乐。

我们的快乐,欢笑和这一切不过是孩子们的游戏,一旦过去就什么都没有了。爱情啊,爱情,幸福就是他在身边,然后他的一个眼神,一句话。我每次看到唐瑟尼都不会有什么别的欲望,如果看不到他,我就会非常想他。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这样,不过所有我喜欢的都好像是他的样子,他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想他;如果我能专心的想他的时候,例如当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感到快乐。我好像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他,我回想他的话,就想是听到他在说话,我不禁为此感叹。随后我内心就升起一团烈火,变得很烦躁,让我坐立不安。那像一种煎熬,不过这却给我带来一种莫名的快感。

甚至我觉得,如果一个人有了爱情,就会影响到他和别人的友谊。但我们之间的友谊没有改变,就像当年在修道院一样。不过我却在德·梅尔特伊夫人身上体会到了你说的那种变化,我觉得我现在不像爱你那样,而是像爱唐瑟尼那样爱德·梅尔特伊夫人,我有时真希望她就是他。可能是我和她的友谊并非我们这些孩子间的友谊,也可能是因为我经常会看到他们在一起而产生的错觉。总而言之,我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两个让我很快乐,但我并不觉得我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我现在只希望能保持现在的情形,但想到我的婚事我就会很伤心。我并不怀疑德·席尔库尔先生就像人家对我说的那样,所以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莎菲,再见,我会永远带着温情爱你。

一七**年九月四日于**

第五十六封信

德·都尔凡勒院长夫人致德·范尔蒙子爵

先生,您让我答复您是为了做什么呢?相信您的感情,不是在给害怕这种感情找了一个借口吗?我并不否定这种感情的真挚,也不想为它辩护。我知道我不想,也不应该回应您的感情,这可以了吗?而您也知道这点,这还不行吗?

(10 / 45)
危险关系

危险关系

作者:(法)拉克洛 类型:言情 完结: 否

本书为世界经典名著,有史以来最伟大的125部长篇小说之一。根据本书改编的同名电影大片由章子怡、张东健领衔主演。本书故事描述了在法国大革命前短暂的贵族政治,是一部讲述旧时代堕落的作品。《危险关系》是法国作家拉克洛于1782年发表的一部书信体长篇小说。出版后风靡一时,引起巨大的社会反响。故事描述了法国大革命前夕上层社会的腐朽政权和人际关系,揭露了统治阶级荒淫无耻、醉生梦死的生活,描绘了几代人堕落、放荡的轨迹。书中讲述的爱情游戏,以及对异性追逐与诱惑的故事,充满了征服与赢得爱情的各种技巧,它蕴涵的丰富寓意堪比古罗马奥维德那本珍贵的典籍《爱经》。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