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香钗记大结局精彩阅读 承君

时间:2019-05-23 01:52 /言情 / 编辑:林啸
主角是义宣,蔡霓的书名叫《香钗记》,本小说的作者是承君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蔡霓看了,说道,“你要暗里投降?” 王良玉嘘声道

香钗记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香钗记》在线阅读

《香钗记》第107节

蔡霓看了,说道,“你要暗里投降?”

王良玉嘘声道,“少夫人不要声张,否则我俩都会没命的!”

蔡霓道,“那这份想威胁我夫君来降的呢?”

王良玉道,“自然要有了它,我才好方便将这密信和你的字迹一同送出去啊?”

蔡霓点头,展开信笺挥笔立就了一篇,递给王良玉道,“我的字我夫君必定认得,可是能不能送出去那就得看大人自己的本事了,我在这里随时恭候大人的消息。”

王良玉看了信笺,大为欢喜,连连道谢,退出去了。

义宣初一看王良玉的密信,疑其是诈,待见蔡霓的真迹以后,不由得喜由心生,当即相信得有八九分了。于是命人回京向吴王禀报,当晚深更即可取下江都,到时候必定活擒了奕稀。得此消息之后,吴王立马着几个逃回来的刑部官员立案调查奕稀的各种不端。

之后义宣又大饷三军,待到了夜深人静之时,按早已安排好的计划悄悄行事,与王良玉里应外合。却刚走出帐门,忽然听见柔柔的一声,“哥哥,等等我。”来人正是蔡佩,义宣听她声声地叫自己做哥哥,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总是觉得怪怪的难以适应,怔了些时才应道,“哦……你怎么能进的军营?”

蔡佩向身后一指,说道,“是我求爹爹带我进来的。”

义宣忙向蔡恒拱手行礼,“岳父安好。”

蔡恒道,“在军中,我们是同僚,就不必行这礼数了。”

义宣道,“是,岳父。”

蔡恒叹了声,说道,“阿霓虽然是我女儿,可是,我也不得不叮嘱你一句,到时候不论遇到什么情况,千万不要感情用事,一定要以国家大事为重,你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吗?”

义宣怔了下,说道,“小婿明白的,但是小婿一定会尽力救出霓来。”于是又作了一揖,说道,“岳父请放心吧,小婿要出发了,岳父保重。”

蔡佩道,“哥哥,带上我去。”

义宣一愣,说道,“你去做什么?”

蔡佩道,“一起去救姐姐。”

义宣道,“行军打仗你一个女子去不方便,在这里等我的消息吧。”

蔡佩却是执意不让,说道,“不!我要去。”

义宣便看了看蔡恒,却只见他装出一副不在意思的样子,也许他也早已经默许了蔡佩跟自己去的,于是只好答应,正要命人准备马车,想让她跟在后面就好了。哪知蔡佩又不愿意了,非要自己骑一匹马跟着义宣不可。

据守北门的人早已被王良玉所收买,王良玉本来就是个巨奸之人,所以做这种暗事最是在行。义宣率军进城几乎没有受到什么抵抗,很快又相继夺下了东门和西门。忽然见南面火光冲天,火光中看见王良玉率着数十个死党进来投降,义宣问道,“何处起火?”

王良玉道,“是行宫,正是刚才那昏君命人放的。”

义宣道,“那昏君如今何在?”

王良玉道,“就在里面。”

想了想,义宣又道,“你说可以保我妻子周全的,那她现在人呢?”

只见王良玉抖了抖,久久不语,义宣心觉一惊,逼问道,“她现在人呢?你把她带到哪去了?快说!否则你小命不保!”

王良玉早已冒出一头冷汗,把心一横,说了,“也……在行宫里面。”

义宣顿觉如冰雪浇臂,心都冻僵了,喝道,“来人,把这几个奸臣全绑起来,押回京城受审。”随即听见一帮人大喊饶命,义宣理也不理,策马向行宫方向驰去。

蔡霓得知到义宣已经答应了王良玉提出的条件,心下松了口气,想到马上就能平安地与丈夫团聚,心里也好受多了。却直候到夜晚,突然发现院门紧闭,连平时来侍候的宫人也一并不见了踪影,于是心下大疑,在院里到处乱逛。无意中发现西墙下有个破洞,是方可过人的。心里便想道,生死关头,哪还顾得体面不体面?于是从洞里出去。

又逛了许多,找不到路出宫,幸亏趁着夜色,不容易被人发现,于是坚持继续沿着墙壁走下去。突然从身后传来惊慌呼叫的声音,以为是有人发现自己逃出,正在进行搜查,于是赶紧找个隐蔽处先躲了起来。却看见那些仓惶奔走的都是些宫女或者皇帝的妃子,并没有一个军人,便知不是针对自己的了,心想,那一定是夫君打进来了,太好了。

但又忽然觉得天空变得越来越亮,猛然间抬头一看,只见北面又烧起了熊熊大火。随之便有许多火星向这边飞来,心下大惊,想难怪她们跑得如此惊慌,原来那昏君要自焚了,不行,须得赶快跟着她们逃出去方是上策,否则今生再也见不生桓郎了!

于是也混进那些宫女当中,她们注意到蔡霓衣着华丽,便以为她是宫里的贵妃之类的人物,所以初时出于习惯还会给让开一点。但是到了后来大火越烧越大,上千人拥到行宫南门同时都挣着要出去,便都挤在了一起。这时候就再也没有人肯让蔡霓了,于是这样一路挤出去,到了门口时突然觉得腹中疼痛得甚是利害。等到好不容易终于挤到了行宫外面,已经觉得实在不能再走了,就避开人潮,扶着墙来到一处少人的地方,已疼得快晕了过去。

看见一个人影走过,辨出原来是一个小宫女,便也不管认不认识她,就挥手叫道,“快过来,扶我……去找郎中。”那宫女趁着火光细看了一下蔡霓的脸,惊讶地道,“你是……桓家的少夫人吧?”蔡霓一听原来还认识自己,于是连连点头,几乎以哀求的口气道,“快来扶我,好痛……”

那宫女竟然就是从前在中宫侍候皇后的,因为蔡霓曾经在那里住过一个晚上,便就记住了她的样子。刚刚才为出了宫后无处投靠而心慌,如今见到蔡霓即松了口气,心想只要救了这位桓家少夫人,日后何愁没个依靠?于是上前去扶蔡霓,此时人已晕了过去。

后来蔡霓是被疼醒的,只见天还是在深夜,大火仍在燃烧。远处还是宫门,说明还没走远。只见那里已经聚了许多人,火把照过来的光把眼睛映得发黑。那宫女见蔡霓醒了,转过说道,“桓少夫人,你醒了,我叫王葵,是向日葵的。”

蔡霓道,“王葵,谢谢你来扶我。”目光却一直看着宫门那边,像是听见了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心里恍了一下,却又不敢十分肯定,只是眼里越来越露出希望。王葵挽了蔡霓一下,说道,“少夫人,这里不安全,我们还是快些走吧。”

只见一队队盔明甲亮的士兵走过,像是正在抓拿什么人。蔡霓使力拉回手道,“不!不能走。”手指指向宫门那边,说道,“去那,你快带我去那。”

王葵大惊,“不行啊,少夫人,有叛将都在那里,我们若是过去了,岂不是送死么?”

蔡霓斥道,“不得胡说,谁是叛将?快点送我过去,以后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王葵心下想道,既然她自己这么说,去就去吧。只见她说的叛将,正是义宣,却被他身边的几名部下协力押住,而他不停地争扎,身边还有个女子在哥哥地叫,似乎是在劝慰他什么。原来是拼命想进去救蔡霓,而部下一拥上来抱住了他,不让他进去。

蔡霓刚来到附近,就有数名甲士出来拦住去路,喝道,“站住!”蔡霓艰难地道,“不要拦我,快让我过去。”士兵们根本不听,硬把两人挡了回去,蔡霓怒极,喝道,“大胆!快让开,我要见我夫君。”士兵一听也怒了,将要拔刀,王葵赶紧求饶道,“军爷不要啊!我们走就是,走就是了。”

于是硬拉着蔡霓要走,蔡霓不依,嘶声地叫着义宣的名字。

义宣隐隐听见了,而且第一感觉就是声音很熟悉,当即停住不动了。转头看了过去,突然猛地一推,摆脱部下向蔡霓奔了过去。只见蔡霓已经摔倒在地上,身边只有一个宫女打扮的人扶着她,便觉心里一疼,上前抱紧她道,“我在这!我来了。”

蔡霓已是声泪俱下,只觉得他抱得自己很紧很紧,差点窒息,微微地挣扎了下道,“夫君,我腹痛。”声音已是微弱得很,义宣道,“哪痛?我听不清楚,说大声点。”于是蔡霓尽力说得大声点,“夫君,我的腹……真的好痛!”义宣大惊,叫道,“郎中!快叫郎中来!”

义宣一直守着蔡霓到天亮,她昏迷了一晚,而义宣就一晚都未曾睡,目光从没离开过她的脸。直到蔡霓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舒服的床上,义宣坐在床边,松了口气,微微地笑了,说道,“你是夫君,我没死吗?”义宣笑道,“没死,当然没死,你怎么会死呢?”

蔡霓道,“那时我真的觉得好痛,痛得都快要死了,好不容易见到了你,却让你的部下给拦住,叫你而你又听不见,我当真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

义宣温言道,“现在你不是又见到了吗?安心些。”

蔡霓抿嘴一笑,“当然,太好了,我们以后再也不分开,我要你也答应,再也不会与我分开。”顿了顿又道,“我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会腹中如此剧痛。”

义宣笑道,“得的是喜病,当然是腹中剧痛。”

蔡霓惊疑,刚要问何为喜病,只听得有纤履声,是蔡佩抱着玉郎进来,显然是在屋外听到他们两人的说话,一进来便笑着说道,“姐姐,你可别听他瞎说,哪有什么喜病,应该是有喜才对。孙大夫说你是因为跑动,以至于动了胎气,所以才会造成腹痛的。”蔡霓不由得惊喜,还不敢真的相信,便问道,“果真么?”

(107 / 108)
香钗记

香钗记

作者:承君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试阅: 桓义宣年十六岁,父亲是南朝开国大将军桓斌。 对于义宣而言,父亲一直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是他郁郁寡欢的真正根源。在他只有十二岁的时候,父亲死了。 父亲的死除了给他带来无法忘却的伤痛以外,还有武帝的赐婚。 一日,武帝驾临早朝,文武百官尽来朝贺。殿头官喝道,“有事者奏闻!” 即见一人从班中应声而出,乃是钦天监陈宫。 拜过之后说道,“臣夜观乾象,见有异星现于北斗与南极之间,其光彩不减二星,预示我朝将有贤人下降。臣还大胆推测,皇上乃上天之子,天降贤才必有梦示。”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