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乱世华颜已完结版急景凋年 分类:年代:古代

时间:2019-01-01 14:46 /重生 / 编辑:寒雪
独家小说《乱世华颜》是急景凋年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兰昭,吉生,疏伦,内容主要讲述:这个手无寸铁,被自己拴上刑架,任自己

乱世华颜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乱世华颜》在线阅读

《乱世华颜》第77节

这个手无寸铁,被自己拴上刑架,任自己心情而被酷刑依次折磨得吐血不止,却仍旧能以一句轻飘的赌咒让他心下发毛的少年。

如若他当真活着出去了,哪怕断去双腿双脚,哪怕一生伤病加身,他亦能履行自己的咒誓吧?——没来由的,鲁庚这么相信。他好像亲自塑起了一个日后最棘手的敌人。

需在这里毁了他。

不管用什么方法。

这个似乎永远温雅散淡,悠然无系的青衫男子,便在踏出这阴湿牢房,乍见日光时,狭窄而狰狞的眯起了眼睛。

* * *

千嶂会堂。正殿。

那高高的尊椅剥落了簌簌金粉,空落在正殿荡然胸怀之上,便如隔绝在九天之外,形容凛然,却枯寂难耐。

想起二十年前,自己如何目送那两个尚且弱冠的孩子,像两只方且长得油翠而纤挺的茎杆,灿灿然植在一片荒冷的莽原上——那莽原于是变成了他们二人的命途了。榨尽身上最后一丝油翠而去温暖那些干渴撕裂的土地的命途。自己那时心中又是什么感觉呢?可曾有一份一毫的不忍,与惜叹呢?

丹朱觉得自己记不起来。其实忖思一下,也不过就是二十年,连他生涯的一半都没有占到。可为何他却这样勉强于这二十年的记忆?只为对那一个女子的忘却,他仿佛覆水难收的就这么刷白了半生的畸零沉浮。

他抹净正殿会主座上的浮灰,觉得这个帮派从没有像如今这般荒凉过。

荒凉得铲入人心里头去。

身后传来吊儿郎当的声音,似乎是边挠着头边说的,很是没有正经。

“你带我来,不会是打扫卫生来的吧?”

丹朱没有回头,用眼角瞄着座下的疏伦。疏伦很懒洋洋地倚着殿上的盘金纹柱,没有负镣,身上干净得只剩一件囚服。这倒不是为了打扫卫生方便,只是丹朱不惯听铁镣互撞之响,而即使再给疏伦装上两条腿,他也没本事从自己手下溜走。

“说老实话,我这阵子心情真的是非常之差,所以玩笑话麻烦你别信口开好么?——这大堂已经够脏了我真不想让你的脑浆子污了顺天坐过的椅。”

淡淡的回答,丹朱一负手,望着头顶恢弘到装模作样的“武林至尊”大字匾,依旧是一派飒爽不羁,疏伦在下头一吐舌头,知道这大爷说话是认真的,也不敢再瞎闹了,只一摊手。

“姓絜的山大王给你们打退了,会堂夺下,五堂余下的三堂包括其中的千嶂会子弟也暂时保下来了,你还有啥不爽的?——而且你既然都这么不爽了为何要将我拉出牢来陪你在这里伤情怀旧一番啊?有何助益?”

那一日在醒目堂弃兰昭而逃后,丹朱与金屈卮等人便躲去铁镞板一个收情报的常驻地,并在傍晚得知五堂拐去絜士处进攻的三堂果然大捷。看来达敕尔部落此次是擅自行动,连絜士都不知道自己的盟友会突然不告而举部出击,因此当真被打了个出其不意。虽然絜士逃走,然而会堂中所守的絜派高层亦是死伤惨重,如喽啰死士者更不必说,会堂也因此夺下。估计絜士此人即便留下一条命活,要再起东山也是困难。金屈卮觉得如今连兰昭这个唯一可以临时充作统领的人也不在了,他们也算立地不稳,因而不宜深追,所以大部队才撤回,仅留了一支暗人,继续追击,以求斩草除根。侥幸的是,达敕尔部落在那一日入套后也是四散而逃,自身难保,故而没空滋扰。至于朝中,并不知晓会堂一战,只当会堂中依旧是絜士的天下,而絜士如今已无利用价值,加之精力目下都放在审问兰昭上,因此更加安分,几乎是建会以来从没有过的安分。

乍一看来,是兰派的胜利。

在兵力奇少,能人又异常不足,甚至连一个挑头人都没有的情况下,大获全胜。

按道理丹朱实在没什么可不爽的。

可丹朱偏偏就是上火了。且是非常上火。他猛的就转过身,白色袖摆无意识的一拂桌案,桌上玉石訇然一声便裂作两节。

“少跟我装疯卖傻!那日雪落对你说了什么?——他从总堂出来之后,去往醒木堂之前,只一个人下了囚室一趟,他定是对你说了些什么吧!?”

“哟哟,悠着点丹爷爷……”被这暴怒的气势震慑,疏伦还真没见他这么激动过,身子不自主向后倾了倾,“不叫公子直接叫人家表字么……我说啊,就算姐姐真的临走前对我说了什么,他又没让我告诉你,你为啥非要问啊?”

——为啥?他居然问他为啥?丹朱简直气得忘了怎么喘气了。“如今小金一直在说什么当下讲究的就是一个稳字,稳住便是赢定了……稳稳稳,稳个屁!现下的大胜之势是怎么换来的他不记得了么?那群狗官为了套一句话什么下三滥的手段都会用,若是不尽快将雪落救出简直不敢想会变成什么样——”

“说到底——”故意拖长了音,疏伦视线放了老长去对上丹朱的目光,“酒杯说的一点没错啊。你们现在自身都还没有稳定下来,不管是自己的部下和外部的侵扰都不能一手纳入控制,是出兵救人的时候吗?而况还是闯刑部大牢之类的地方?——再说你们的会主是兰疆吧?姐姐不过是个暂时的,到时候秣陵局势稳定,老兰回来,姐姐就没啥用处了,所以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吧?”

“你——”狠狠瞪住疏伦,丹朱当场真的很想一掌拍上他天灵盖,但是想想又觉得没必要,毕竟,他疏伦又算公子的什么人呢?遂咬牙道,“或许对你无所谓,然而对千嶂会——”

“如今去救他千嶂会根本没这个余力,你应该知道吧?就算人救出来了,对老兰带领的千嶂会也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难道不是么?口口声声说千嶂会,其实你自己也知道救他对千嶂会没有什么实质作用甚至有可能负累吧?为何不乖乖听酒杯的分析——其实你根本不是在为千嶂会而着急吧?”

如同酩酊大醉的双瞳,忽然聚焦在丹朱脸上。丹朱被这突然的正视击得一震,一腔火气本有一肚子怒气将发,却被这一句话猛的顶回去,居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他甚至下意识的想要躲闪疏伦的盯视,却越是退缩越是不敢闪躲。

“你其实只不过是想救他而已吧?——救兰昭雪落,这个人,不是为了千嶂会不是为了兰疆不是为了什么狗屁江湖什么狗屎大业,你心里不过是这么想的吧?”

疏伦笑了,带着剖裂一个人隐秘的内心的残忍的畅快。丹朱狠狠垂下头去。

是……这样的么?

他一直流连着他的蓝发,碧瞳,苍白而端凝的面孔,这些林林总总那个女子残留的讯息。如一些必须祭祀给回忆的蛛丝马迹——或者他一直以为自己流连的不过这些。

可为何那些形影也总挥之不去呢?他羞窘的蹙眉抑或淡然如烟的笑。初见时那样恍若晴日大梦一场的静美以及之后着回男装那等清拔出尘的姿仪。

他高烧昏迷时轻轻咬起的唇,颦的眉与额角清细的粼粼汗渍,苏醒后倚着床头轻轻笑过来,单薄的白衣下挺着清瘦的腕与绷直的颈筋。

他握着自己手时的力道。他望自己的眼神他求自己的声音他吐出的血他倾倒在自己怀中的羸瘦双肩,以及回忆无法记述的一切一切——就像是喂了血的蛊虫,变本加厉将自己的心蚕食的更加深黑下去。

……是因为……这些么?

“若然你给我一个明确的去救他的理由,我告诉你什么都无所谓。连我暗中观察的姐姐的三围都无所谓。”疏伦看着丹朱陷入沉默,十分舒适的将身子往殿下方的任意一把椅子里一扔,就翘着腿凝视向他。

过了许久,丹朱才终于一笑,他整了整冠上的长缨。“……就算有理由,也真不想让你做第一个听众啊……”

“嘿嘿,你可别自作多情,这话不是姐姐让我问的,我只是觉得人家老死丞相估计已经在那里玩刑讯逼供了,同样是问话,我要是太快就告诉你答案不是太没意思了么?”疏伦翻了翻白眼。

“我现在真的很想将你痛打一顿,你说这可怎么办?”丹朱又一笑,这次是真的在笑。

疏伦一摆头。“我真怕啊——不过你若是想不通,打死我你也想不通。”

“你怎么知道的?我已经想通了。不过就是救人的理由啊。”丹朱此言一出,疏伦还真有点惊讶。

凤眼朱唇的媚艳男子扶着椅背一笑,姣好的唇线委婉一扬。他轻弹漫吐出一句,若陈述古老的遗失的谶语。

“我喜欢我家公子,所以我不想他死的时候他便死不得——这理由如何?

这一次,我绝不要重蹈十六年前的覆辙。”

第四十七章 劫狱(1)

举报色情反动信息

举报刷分

(77 / 92)
乱世华颜

乱世华颜

作者:急景凋年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除了你,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一别经年,终能立于武林之巅, 你却竟成蛮夷之首 家国天下,水火不容 若再相逢,是孽是缘……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江湖恩怨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昭,吉生,疏伦 ┃ 配角:高默莲,丹朱,金屈卮 ┃ 其它:美受,群攻,虐虐更健康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