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ane(现代)

时间:2019-01-06 12:08 /都市 / 编辑:小毅
主角是安迪,樊胜美,邱莹莹的书名叫《欢乐颂》,它的作者是ane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安迪立刻拨打关雎尔的电话,曲筱绡看着自愧不

欢乐颂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欢乐颂》在线阅读

《欢乐颂》第215节

安迪立刻拨打关雎尔的电话,曲筱绡看着自愧不如,这速度,都不用翻通讯录。而关雎尔接到电话就道:“啊,你们下飞机了?我已经请朋友帮忙前往聚湘楼,就是我们有次聚餐的地方,小邱本意介绍应勤给我们认识,结果吹了,就那里。我把地址用短信发给你。我快到了,我们随时联络。”

“究竟什么事?我们刚下飞机,立刻赶去。”四个人匆匆往停车场走。

“小邱……昨天全天与应勤在一起,很晚才回家,今天早上说是出去买菜,一直没回来,直到半个小时前发给我这么一条短信,我怀疑她出事了,被应勤未婚妻当场什么什么了。跟我一起赶过去的有警察,你们不用着急。”

“好,你看到情况随时联络,我们立刻赶过去。看起来应该有事。”

安迪结束通话,将来龙去脉一说,樊胜美最先清楚了。“我在微博上看应勤对女友越来越不满,原来如此。”

而曲筱绡直翻白眼,“这下滑稽了,前女友被人当小三打。册那,什么鸟事儿。我们还赶去干嘛,早让人撕得稀巴烂了。”

----------------------------------------------------

而曲筱绡直翻白眼,“这下滑稽了,前女友被人当小三打。册那,什么鸟事儿。我们还赶去干嘛,早让人撕得稀巴烂了。”

曲筱绡说到做到,两脚拐去出口打算找出租车,而不愿跟去安迪的车子。但被安迪拉住。安迪轻言细语一句话,曲筱绡立马回心转意。“这种场合,你不去,我们这儿谁对付得了?”是啊!曲筱绡心想,忍不住瞥一眼王柏川,人,是讲究天分的,并不是你男人就天生比女人会打架。

关雎尔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位里,若不是习惯绑上安全带,她真是急得恨不得趴在仪表盘上看路。邱莹莹发来这么一条没头没尾的短信,她一看就给邱莹莹打电话,却立刻打不通了。联想到邱莹莹正与应勤在一起,怎能让她不往坏处想,怎能不让人担心死。她几乎是来不及换下居家服,换两只帆布鞋拎上包就往外冲,等电梯的时候一边绑鞋带,一边给谢滨打电话,请求援助。

跑到聚湘楼,却见店堂清清静静,什么事都没有。关雎尔才刚一愣,后面有声音道:“小关,会不会找错地方?”

关雎尔回头,见是谢滨和另一位结结实实的男生。而谢滨早灵活地抓住服务员询问。服务员一指后门,“打起来了,被我们赶到后门去了,警察也快来了吧。”

谢滨和朋友闪奔出去,“小关,你别跟来。处理好了喊你。”

关雎尔怎么可能不跟去,她跟在谢滨后面,虽然跟不上,但总算知道个方向,一边忙拨通安迪的电话。“我找到聚湘楼了,服务员说是在后面打,警察还没来。是真的打起来了,不是我瞎操心。我还没看到人,后面很黑。”

“你那边几个人?别以身犯险。”

“还有两位警察朋友,被我从宿舍喊出来,他们冲在前面。看到人了。啊……小邱倒在垃圾桶边,应勤趴在小邱身上。我这边的朋友已经阻止打架,但打人的还不肯罢手,一直想越过我的朋友再冲上去打应勤和小邱。他们有……六个人,四个男两个女。他们用家乡话在骂,听不懂,但其中一个女孩特别激动。不说了,我去救小邱。”

安迪一直开着免提,车厢内大家听得很清楚。等通话结束,安迪问:“小曲,什么情况?”

“还用说,这种桥段肯定是大婆带一帮人冲进来打小三,本来与应勤没关系,傻鸟一般只打小三不打老公。看起来应勤护着小邱,所以大婆只好把两人一起打了。现在基本上局势已经稳定,等警察来处理,然后验伤的验伤,按指印的按指印,要不要留置,还得看打得怎么样。哟,想不到应勤那瘟孙男在大婆面前护着小邱,看不出。”

曲筱绡说的时候,樊胜美喃喃地一直道:“小邱不知道被打得怎么样,四个男人动手,即使有应勤护着,女孩子挨上一脚就够受了。倒在地上,说明问题很严重很严重。哎哟,赶紧喊救护车,先救命再说。小关,小关……”

但车上的人只有干着急,机场到市区,漫长的路程。

关雎尔在现场,才刚凑近小邱,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饭店垃圾特有的臭。她顾不得了,喊着“小邱,邱莹莹”,用手机的光照亮地上的两个人,只见邱莹莹眼睛里充满恐惧。“小邱,还好吗?我是关雎尔。”

“快救应勤,都是他挡着。”可邱莹莹显然也是受伤严重,被应勤压着无力动弹,一边说一边咳嗽,口角流血。

应勤是趴着护在邱莹莹身上,关雎尔看不清应勤的脸,只知道他的脑袋耷拉着,有气无力。“谢滨,别放走打人的,可能打出人命来了。快喊救护车。”

此时,警察赶来,谢滨与朋友亮出证件交代了一下身份,将现场移交给同事。来不及叫救护车,一人一个抱起地上的人,直奔外面车子。应勤必须在后排躺着,他们安置应勤花了好一会儿工夫,就怕更添伤情。关雎尔在前座抱着邱莹莹,忍不住流泪,“要坚强,坚持住。别说话了。”她出来急,也没带什么别的,只能用袖子替邱莹莹擦拭脸上的血污。而邱莹莹也哭,一直念叨:“应勤,应勤还好吗,应勤……”

谢滨安置好应勤,起身道:“小关,坐不下了。你打个车,我和同事先去医院。随时保持联络。”

关雎尔连忙将皮夹里的钱都拿出来,自己留下一百,交给谢滨,“先拿着挂号什么的。”

谢滨没推辞,“你一个人晚上打车小心,先看一下车牌再上车。”

关雎尔含泪点头,看着谢滨飞快窜入驾驶室,车子绝尘而去。她也赶紧路边拦车。她岂是真的大小姐,她几乎天天加班要坐出租车呢,可她喜欢谢滨如此叮嘱。她相信,将邱莹莹他们两人交给谢滨,可以放心。

上了出租车,关雎尔再次打开手机向安迪一行汇报。

曲筱绡一听医院名就扭头看向窗外,一言不发。打架伤筋动骨,正好落在赵医生的科室。而樊胜美在念叨邱莹莹伤势之余,说了句:“应勤拼命护着小邱,说明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心。”

坐前面的安迪见开车的王柏川鼓了鼓腮帮子,但欲言又止。而曲筱绡这才回过脸,冷冷地道:“但凡是个男人,有点儿良心的,看到朋友因为自己被打,不挡着,难道逃走?等交上手了嘛,再叛变来不及,该怎样怎样啦,哪有什么认识到自己的心,那小子要懂这些酸不拉几的,早不会与小邱分手了。”

“危机时刻,才逼出潜意识,平时未必懂得。”

“等活过来,又不懂了,等于白揍一场。要么,樊大姐等会儿去提醒他,教教他?”

“为什么不可以。为了小邱,要是能说几句话帮她解决终生大事,谁不愿做呢?”

“结个婚,终生大事?好可怕哦,这事当然只有你樊大姐担当得起。”

安迪在前面不说话,心里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曲筱绡不肯说出是她帮樊胜美出的头。要是一说,樊胜美以后见她就矮三分,不再顶撞,曲筱绡岂不丧失胡搅蛮缠的乐趣。

“结婚,与另一个人终生相守,生儿育女,结伴到老,难道不是一件终生大事?”

“吓人。”曲筱绡不由得想到,樊大姐跟王柏川一结婚,那就是这个大包袱名正言顺吧嗒一声粘王柏川身上,而且是一辈子,这不仅仅是吓人了,“悲惨!”

安迪则是有感而发,“还好,人比你小曲想象中要能捱一些,人很皮实。”

“本着捱日子去结婚?”曲筱绡翻白眼,“那真是活腻了才去呢。我觉得,结婚不是终生大事,一个人学本事让自己活得开心快乐才是终生大事。但我不跟你们讨论了,你们都让老祖宗教笨的,一根筋,只晓得结婚,不晓得结婚干吗,你们不会懂。”

樊胜美知道曲筱绡针对的是她,扎的是她的心,而不是安迪,她才打算反驳,安迪抢在前面。“哈哈,书读得不好,这下露馅儿了吧。小樊说的是人生各个阶段所作出的影响人一辈子的决定,婚姻是一桩。你说的是毕生不能停止的修炼。说的是两码事,你使劲儿反驳什么。不过我认同你的说法,解决个人修炼问题,婚姻生活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婚姻是表,个人修炼是里。”

樊胜美终于才逮到机会,道:“婚姻生活犹如人穿鞋子,合不合脚,未必两个修炼成精的人就能幸福美满,弄不好阿呆配阿瓜才是最佳选择。”

曲筱绡看看安迪,原指望安迪说,可安迪想到在座还有王柏川,就不说了。曲筱绡等了会儿,见樊胜美露出得意的神色,气不过了,道:“樊大姐你真传统,这辈子心里只有结婚,是吧?只要结婚,做阿呆阿瓜一辈子也无所谓,是吧?”

“看到医院了。”王柏川忍不住插嘴,结束两人的争执。只怕再说下去,别人有顾忌,曲筱绡嘴巴没顾忌,什么难听话都能说出来。伤的肯定是樊胜美。

车子很快到医院,一行下车进去。安迪看见取款机就道:“你们先找小关去,我拿些钱。”

王柏川忙道:“我来,我来。”

曲筱绡拦住王柏川,“你跟樊大姐先去找关关,我跟着安迪。”送走王柏川,才跟安迪一起排队等取钱。想不到今晚医院这么热闹。“安迪,我……想走了。赵医生今天值班。”见安迪惊讶地看她,曲筱绡嘀嘀咕咕地承认:“我当然对他了如指掌。要是应勤真快没命了,他肯定得出来。”

“走吧。我看到小邱会打电话给你,让你跟她说几句话。”

“甭说话了,她见我没好气,这种时候不气她了。我也拿点儿钱给她,跟你的凑一起吧。”

“算了,我一个人的够了。你别煎熬自己了,走吧。”

(215 / 216)
欢乐颂

欢乐颂

作者:ane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文案: 在欢乐颂小区22楼发生的一连串小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还没想好 ┃ 配角:也还没想好 ┃ 其它:无 试阅: 谭宗明眼见安迪软硬不吃,不得不抛出此行精心准备的杀手锏。他将一本复印资料放到安迪面前。“仔细看看这个,你唯有回国一途。” 安迪微笑,“老谭,何必呢。”但她还是打开面前的复印资料。难为老谭不远万里背来这么厚一块纸砖头,再加上安迪与谭宗明早年工作上双剑合璧,配合默契,交情深厚,她没有拒老谭于千里之外的理由,虽然回国对她毫无吸引力。她是个孤儿,她四海为家,而纽约是她此生最熟悉的地方,熟悉的感觉即是安全的感觉,她苛求安全。但是,几页翻过,安迪瘦削的脸上骤然变色。“这是我老家所有1983年出生男孩的名册?” “精确地说,是市公安局在册的所有于1983年办理出生登记的男孩的名册。” “你……你的意思是……这里面有我弟弟?” “对。这里面有前提:一,你三岁时的记忆必须是准确的。事实已经证明你是个高智商的天才,你记忆的准确性毋庸置疑。那么我们首先圈定两个要素:男孩,和1983年出生;二,在你的记忆印象中,抱走你刚出生弟弟的女人是本地口音,那女人如获至宝,直接把你弟弟称作儿子。因此我再圈定第三个要素,是一个本地女人偷走你的弟弟,并非出于人口贩卖的目的,而是偷回去当自家儿子养。由于1983年国内人口流动稀少,我委托的人排查之后未找到于1983年迁出你老家的合适家庭,因此我假定你弟弟还在你老家,被人收作螟蛉子,在当年严格的户籍政策下,于1983年办理合法出生登记。” 谭宗明不动声色地抽丝剥茧,一如早年与安迪商量千万量级的项目。“我委托的朋友说,至今活着的人都在这里面了。而进一步的查证需要你的配合。我看,安迪,大幕已经拉启,主角应该站到舞台中央。回国吧。” 安迪并未回答,她的思绪飞到二十多年之前,一个危机四伏的冬夜……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凄厉的风声夹杂女人凄厉的嚎叫……“今夜总该生了,快,使劲。”……“啊,带把的。”……“儿子,我儿子,我的宝贝儿子欸……”……婴儿的啼哭与碎碎的脚步渐渐远去……女人依然高一声低一声地嚎叫……头痛欲裂,饥饿难耐,昏昏沉沉……醒来,小小的安迪已在儿童福利院。安迪后来查阅儿童福利院的记录,她的入院时间是1983年2月4日,农历立春,院长因此给她起了个名字,何立春。立春,也正是她妈妈去世的日子。即使天才如安迪,她所拥有的,也不过如此稀少的记忆碎片。 “我回国!”安迪猛喝一口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