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理想国小说在线阅读 乌马罗夫同志(现代)

时间:2019-01-24 09:45 /重生 / 编辑:伊斯特
主角叫戴维斯,奥菲莉亚,BUB的小说叫做《理想国》,是作者乌马罗夫同志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短短的一秒钟后,我半个身子已经

理想国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理想国》在线阅读

《理想国》第25节

在短短的一秒钟后,我半个身子已经探出了车厢顶之外——虽然我及时地做出了一个扑倒动作,希望不至于滚下去。但就是在双脚离地之后,仍然可以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往车顶外面推——看来这列火车虽说不怎么快,但是赋予我的动能倒是一点也不少,想来,这动能在我砸到铁轨上变成内能之后,一定会更加过瘾的。

就在这短短的一刹那,我的右脚上突然感到了一股向后的拉力。这股拉力狠狠地扯住了我,与惯性加在我身上的动能抗衡着。不过,在维持了短暂的平衡后,惯性带来的动能还是压过了这股力量,把我向着车厢下狠狠掼了下去,熟悉的失重感随之而来。

“抓住了!快!大家一起拉队长上来!”失重感仅仅持续了极其短暂的一刹那,接着周围的景物都静止了下来。这时我才看清楚:自己整个身子都吊在了车厢顶外面,亏好大家反应及时,抓住我一条腿,不过腿上的伤口也被扯裂开了,这钻心的疼痛让我连叫一声都叫不出来,险些背过气去。

众人三下五除二,将我拖回车顶。不过我已经顾不得腿上的伤了,没有看伤口的状况就站了起来四下瞭望——要知道这可是军车,一路上没有上级命令不能停下,怎么会急刹车的?难道……难道撒哈拉沙漠里也有像理想国那样的靠扒铁轨赚钱的人?那么前面冒出来的黑烟又是怎么回事?

一发打在我脚边上的、险些将我的右脚来个对穿的子弹很好地说明了一切。很快,我就注意到南方方向沙尘滚滚,似乎来了不少人,不知是哪个人大喊了一声:“不好了,有土匪打劫!”

靠!这算是我来到49世纪后见过的最离谱的情况了!虽说我们这列火车是临时征用的运货车(当然,这条铁路上也只有这种车厢),但好歹车厢外面都涂着相当醒目的维持稳定部队徽记——一个金色的圆圈,中间是一个黑色的正方形,以显示这列火车军列的身份。这徽记足有两米多高,不可能不被注意到,这一带又没有什么有名号的叛乱组织或是地方武装,怎么会有人敢来袭击?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问题了。在火车前方,一道乌黑的烟柱直耸云霄,很明显,这些袭击者把二战时白俄罗斯游击队的招数用上了——炸铁路。亏得火车速度不算快,又制动及时,所以才免于倾覆——要是这些满载弹药燃油的车厢倾覆的话,估计十有八九得炸个爽快,到时候场景绝对壮观。我连忙拔枪在手,对还在发呆的众人喊道:“快去拿武器,准备战斗!”

这句话真是有些“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效果。在我一声高呼之下,如同被冻住一样发愣的地勤人员们这才开始急忙行动起来。很快,刚刚下到车厢里的戴维斯就和其他人一起搬出了不少武器箱。不过在出发前,为了方便保管起见,我们的自卫武器一律被拆卸开装在了箱子里放进车厢,弹药也被从弹夹里取出,集中存放起来。结果我们不得不在打开箱子之后面对一大堆步枪完全分解的零件,而那边不明身份武装分子却迅速地逼近了火车。

现在,火车上的人已经能够看清这些“欢迎”我们的人的样子了。总的来说,他们的装备还算不错——几辆轻型军用4X4底盘轮式装甲车开在最前面,这些D91装甲车自然是BUB军工公司的产品,鬼知道是怎么落到这帮非洲人手里的。不过让我们欣慰的是,这些装甲车的炮塔里似乎装备的不是常见的35毫米速射炮,而是一挺9毫米机枪,这至少意味着我们将要面临的火力会弱很多。装甲车后面是十几辆装着深绿色遮阳棚的武装吉普车,这些坐满人的吉普在崎岖不平的沙地上上下颠簸,我想里面的人一定不怎么好受——这车悬挂装置可不怎么有用。当然,后面还跟着不少轻型运输卡车,和吉普车一样都是军用品,甚至连暗绿色的出厂涂装都保存着,上面满满当当地坐着全副武装的人员。

眼看着这支为数不少的车队迅速接近了火车,枪声开始由零星变得稠密起来,我心里有些没底了——那些吉普和小卡上坐着的人,少说也有两三百号,要是那几辆D91装甲车也是满载的话,可能来人不下三百五六十。而我们这边,虽然火车上运了足足一个舰载战斗机中队、一个舰载直升机分队,飞行员、地勤人员、还有一大堆顺道搭便车的各色闲杂人等,倒也有七八百人,不过能够作战的就没几个了。更不用说大部分武器还不能用,为今之计,只有试着虚张声势,看看能不能吓住他们了。

“赶紧通知所有人,立即退到车厢里去!”我对着几名地勤机械师喊道,他们连忙跑出去通知其他人了。这种货运车厢虽然完全密不透风,但钢质车厢壁的厚度还是不小的,最厚的地方足有十毫米以上,至少可以抵挡一下小口径枪弹。不过我这话算是说得晚了点,因为大部分人此时早就已经在飞来的子弹的驱赶下开始争先恐后地往车厢里钻了。

等到我和最后一些留在车顶上的人员撤进那些炎热无比、充满异臭的车厢里之后,这些土匪已经在离火车不足百米的地方停下了车,开始蜂拥而上,向火车发动进攻。这情形就像是一大群饥饿的蚂蚁围攻一条动弹不得的毛虫一样,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作为毛虫,你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在一通忙乱之后,那帮平时没有多少摸枪的机会的空勤人员们总算是将那一堆堆零散的套筒、枪机、枪管、护木拼装成了G10步枪的形状,并装上了10发弹夹。我们赶紧把步枪分发给了每一个看上去能够作战的人,大部分人不待命令,就把枪口伸出火车狭小的通风口,对外胡乱射击起来。

这些人的射击技术相当差劲,不过也不会比国防军陆军部队更差——和中心城的那些陆军一样,这些人压根就不知道瞄准为何物,几乎没有一个人把眼睛往步枪的照门上面凑,而是只管将枪口伸出去,然后就是连扣十下扳机,再装上后面的人递上来的弹夹。而且看他们那样子,似乎个个都笃定子弹一定能打着什么似的,这大概算是一种心理学作用吧。不过这种盲乱的设计也不是毫无作用——那些戴着贝雷帽,披着白色斗篷的土匪们似乎并没想到车上还会有不算弱的还击火力,登时被撂倒不少,剩下的慌忙就地卧倒,朝着车厢射击,后面的装甲车和吉普车上的重机枪也对着车厢猛扫。多亏我们的车厢外特别加厚的装甲板,居然如数挡下了对方的火力。绵密的弹雨砸在渗碳钢板上,发出了“稀里哗啦”的声音,就像是暴雨打在屋顶上一样。虽然基本上伤不到车厢内的人员,不过已经吓得很多人在角落里缩成一团,有些嘴里在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还有的则在低声抽泣。

就这么来来回回打了一阵,外面的枪声渐渐稀落了下来。戴维斯凑近一个通风口朝外看了看:“这些家伙开始往车头那边去了。”

车头?现在铁路都被炸断了,就算他们抢下了机车,一时半会也不能把车走,那他们去车头干什么呢?不过我现在可管不了这么多,防患于未然最重要:“各位,谁愿意和我一起到前面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第五十九章 火车争夺战

我们乘坐的这种货运火车,与常见的客车车厢是不同的:虽然车厢前后也有门可供出入,但是每两节车厢之间没有相互联系的封闭式通道,而是通过连接锁定装置连着。也就是说,当我们从一节车厢前往另一节车厢时,将会短暂地暴露在外。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因为我们这列火车一共有首尾两辆机车,中间则是十二节车厢,装载着十二架固定翼舰载机(EL-1垂直起降战机和“蜗牛”水上飞机)、六架舰载直升机以及大量燃油弹药和备件。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是倒数第三节车厢,也就是说,要想到达前面的机车,得离开有装甲保护的车厢,暴露在外十次,而那帮土匪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打爆我们脑袋的机会的。

果不其然,当我们拉开第11号车厢的钢质前门时,伴着沙漠的热风一起来的,还有密密麻麻的子弹。车门附近的车厢壁顿时被打得火星四溅。令人气闷的是,这种车厢的门居然是向内而不是向外开的,因此根本不能推开后当做掩护的盾牌用。

第一个跑出去的是一个绰号“面条”的矮个子维护工,这小子是走后门进来的,性格相当冒失,平时在维护飞机时,好几次差点酿成重大事故,甚至有一次在清理发动机时抽烟,居然引燃了剩余燃料,险些导致火灾。这回,他一如既往的冒失总算是给他带来了应得的恶果:“面条”的两条小短腿刚刚迈出门外,就被右边“咻咻”飞来的一排子弹击中了。他的身体顿时像一个被戳破的装满红色颜料的橡皮球一样,爆出好几片血花。而要了他性命的则是一发12.7毫米重机枪子弹——这发穿甲弹直接的钨钢弹头直接击碎了这个冒失鬼的颅骨,炸散的脑浆沾满了车壁。

“小心!”我下意识地喊了一句。当然,在场的人只要不是瞎子,都不会再贸然往外冲了。眼前的情形就是最好的纪律戒条。我见一时出不去,赶紧对戴维斯道:“你赶紧用无线电联络最近的驻军,报明方位,让他们来收拾这个烂摊子!”

我们几个用手托着步枪,试探性地将枪管伸出去开了几枪,当即引来了一阵密不透风的弹幕回击。被卡在火车挂钩上的“面条”的无头尸体又吃了不少子弹,被打成了一滩模糊不清、散发着焦糊味的血肉。戴维斯喊道:“妈的!这外面至少有五十个狗崽子在盯着我们呢!”

我点点头表示赞同:“外加两挺以上的重机枪,好极了,我们怎么过去?”就在我说话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头顶上不远处传来了轻微的“咚咚”声。

什么?有东西在车厢顶上?难道是哪个家伙动作不够快,没有下来?我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要知道,外面那些土匪们似乎对我们可谈不上有多友善,要是他们看到有人呆在无遮无靠的车顶上,想来是不吝于送他半斤铜质弹头的。

外面的枪声又响了起来,很显然,这回他们开始试图用12.7毫米穿甲弹击穿车厢的临时装甲了。随着一阵钝重的撞击声,车厢内壁上居然出现了一些凸出的指头大圆点。虽然仍旧没有一发子弹击穿渗碳钢板,但是已经吓得大家不由自主地向右缩去。

就在射击稍稍停息的时候,我似乎又听到了头顶上传来了“咚咚”声。而且这一次距离我们更近了——甚至可以说,就是在我们头顶上!我凑到戴维斯耳边轻声问道:“你有没有听到什么?”

“那还用说,上面有人。”戴维斯以同样低的声音答道。不过其他人还是茫然未觉,极度紧张是一个原因,但我俩那飞行员特有的敏锐感官恐怕才是我们能够感到不对劲的主要缘由所在。

戴维斯踮起脚尖,静悄悄地移动到了门口的位置。在机枪的射击间歇中,一只握着什么东西的手突然从门框上伸了下来。戴维斯眼疾手快,用力一把扣住了这只手的手腕,然后用双手拇指卡住腕关节,狠狠一拧。

随着“咔哒——”一声轻响,我们头顶上传来了鬼哭狼嚎的惨叫声,这声音搞得我心里发毛——我以前在航校放单飞时,就曾经在驾驶教练机降落的过程中崴了脚,脱臼那美妙的滋味,到现在还令我记忆犹新。一个圆筒形的东西落在了车厢里,一路朝我们这边滚过来,在钢质地板上发出“滴溜溜”的声音。所有人都惊恐地缩成一团,尽量避开了这玩意的移动路线,最后还是我把它捡了起来。

这是一枚理想国国防军使用的N-81手雷,外面还罩着个黄铜制成的预刻破片筒,对着光线一照,只觉寒光闪闪——幸好我们发现及时,没有给对方拉下拉火绳的时间,否则这枚手雷产生的破片就足以了断车厢里的所有人。

另一边,戴维斯死死扣住对方手腕,双脚盘成弓步,与上面的偷袭者较劲。由于光滑的车顶无处着力,这个家伙大半个身子很快就被拖了下来,不过似乎后面还有人拖着他的腿,使劲不让他掉下去,我和几个地勤人员与卫兵连忙上去帮了戴维斯一臂之力,才把这个家伙连同他的同伙一同拽了下来。还没等他俩做出反应,大家就一哄而上,缴了他们的武器,然后架住了他们。

“好极了,看来这帮土匪也算是善解人意,居然给我们送来了人肉盾牌。”戴维斯用手枪指着其中一个偷袭者笑道。我们一阵射击,将一帮企图乘乱接近列车的匪徒打得退了回去,然后用这两个家伙当做盾牌,堵在了车厢之间。

这个办法果真有用。外面的敌人投鼠忌器,没敢朝我们这射击。当然,他们没有狙击步枪应该也是一个原因。我们如法炮制,很快就到了二号运货车厢,却听见前面的一号车厢那儿传来了激烈的枪声,顿感情况不妙。

果然,当我们冲进一号车厢之后,只见里面已经开始了一场小规模的阵地战:不下二十个匪徒占据了车厢的前半截,剩下的十几名官兵则守在后半截,车厢里到处都是尸体,少说也不下三四十具——很可能是这里的人没有及时关闭车厢门,结果给了敌人可乘之机。现在,双方以一架放在车厢正中间的H-11直升机为界,正在对峙着——在这种狭小空间内,没人敢露头找死,也没人敢用手雷或是枪榴弹,双方就这么互相盲目射击着,乱飞的步枪弹把车厢里的一切都打得千疮百孔。

“好了,李笑云,我们收到答复了!”跟在后面的戴维斯低声道,“当地驻军表示,他们马上就来!”

第六十章 恢复秩序,继续上路!

“马上到?什么是马上到?”我对这个答复感到很不满意——军列被袭击已经够气闷了,呼叫个增援还回个“马上”,真让人无话可说。

不过这帮土匪们可没闲着,他们见一号车厢里的战斗久拖不决,居然又组织了一帮人从一号车厢的后门发动袭击。幸亏我们早已料到这一着,将一挺从H-11舰载直升机上卸下的舱门机枪架在了一台空勤的弹药搬运推车上,放在了二号车厢前门的后面,等到土匪们冲到离车几米时,大家才推出这挺9毫米重机枪,照着他们像用喷壶浇水一样一顿弹雨泼下去,只听一阵鬼哭狼嚎,那些自以为得计的倒霉鬼无一例外,个个都呜呼哀哉,伏惟尚飨了。

在袭击失败后,僵持局面又维持了几分钟。最终土匪们自行退出了内部已经被打得蜂窝一般的一号车厢,撤进了机车里固守。我和戴维斯连忙从后面的车厢找来更多的能够作战的人员,准备一鼓作气,把机车夺回来。要知道,这辆机车要是被破坏的话,我们就只能由车尾的那辆机车把我们往回拖了。而最近的能够提供修理的车站,也远在两百公里外。一来一回要一整天才行,而我们可不想延长这种令人发狂的旅行哪怕一分钟了。

没想到,就在我刚刚向众人布置完夺回机车的作战计划后,车厢外却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哨音,这声音很是刺耳,就像是切削机床上切割钢条的声音一样。这哨音一响,那些土匪们就开始用当地土语叽里呱啦地嚷嚷起来,然后……他们开始跳上吉普车、轮式装甲车和小卡车,开始调头撤离。

有几个年轻气盛的卫兵见机会难得,举起步枪就打算射击那些跳下机车往回跑的家伙,但被我高声制止了。“穷寇莫追,我们可不是这里的治安警察,只是路过而已!”我对他们解释道。是的,这麻烦还是留给本地那些玩忽职守的家伙收拾吧。

短短一两分钟之后,所有土匪都乘着车辆扬长而去了,扬起的沙尘就像是一场小型沙尘暴。除了一地的车辙印外加一辆抛锚的吉普之外,就只有一些血迹、闪闪发光的黄铜弹壳和武器零件,证明了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太和谐的事情。

那帮土匪前脚刚走,“反应及时”的当地驻军就风风火火地赶来“救援”了——十多辆锈迹斑斑的铁罐头似的装甲运兵车在沙丘上卷起漫天尘土,其发动机刺耳的噪音老远就传到了我们的耳朵里。在赶到火车旁之后,这些家伙似乎也没有“远追穷剿”的打算,而是像模像样地在停滞不动的列车旁布置了一大圈“防线”,又是挖散兵坑又是架设火力点,搞得好不热闹。一帮军官模样的人也跳下来,开始像模像样地在列车边上左看看,右看看,时不时把地上乱七八糟的什物拿起来“检查”一番,然后煞有介事地掏出五花八门的笔记本或是便笺,也不知在记录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整个场面活像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那些私人制片厂拍摄的三流警匪片里的桥段。

我现在肚子里已经憋了不少火气,巴不得马上找个人发泄一下。不过还没等我下去找人,一个肩上顶了四条银杠的上尉就主动找到了我。这是个身高一米六左右的黑人,剃了个光头,因此脑袋显得越发的小了,与那顶大檐军帽很是不相配。他用不太熟练的理想国式英语自我介绍道:“李笑云长官,您好。我是自由国家联合体南阿尔及利亚特许邦国自卫军第33混成步兵旅第10营营长阿布杜.沙因萨上尉,奉命前来支援贵部,请指示!”

“指示?”我现在简直是不知道该哭、该笑还是该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了,“指示什么?土匪早他妈跑得没影了!要么你把他们统统抓回来法办也行!”

沙因萨连连摇头:“对不起,李笑云少校。我接到的指示是‘增援’贵部,不是逮捕土匪,那个……嗯……应该是地方安全部门的事情。对,安全部门才管。长官,您要知道,我们这里是文明的法制国家,不是野蛮的亚欧社会共和国,一切要按法律来。土匪……啊啊,土匪么,那是属于刑事犯罪范畴的,如果不是当场抓获,就得出示逮捕证才行,而我没有逮捕证,是无权抓捕良民的。”

“当场抓获?那好,混小子,我们这儿正好抓了两个现行的。”戴维斯一手拽着一个愁眉苦脸的土匪走了过来,我立马分辨出那就是企图从车顶上朝我们丢F45破片手雷,结果被戴维斯拽下来当盾牌的家伙。不过这两个家伙看到了沙因萨上尉,脸上的愁苦表情立马消散了不少,大有我又得命也的感觉。

“哦?抓了现行啊,好好好。”上尉脸上闪现出一丝尴尬神色,旋即消失不见,“既然如此,那就请让我们按照军政条例,将这两人带回驻地依法审判吧。感谢理想国海军航空兵部队的合作,同时我部对于防区内出现土匪武装一事深表愧疚,向贵部致以最深切的歉意。”把一堆套话扯完之后,他示意那些当地驻军将这两个家伙塞进了装甲运兵车,然后一干人等也上车扬长而去。

至于我们这边么,就只好自认倒霉了。有至少二十人,包括地勤人员、卫兵和花钱搭便车的闲杂人等,在这次事件中丧生,土匪们也丢了十来条性命,一架H-11直升机和大量零部件被报销。万幸的是,我们没有损失任何飞行员。当然,物资损失倒可以向上级报销,但要命的是,负责修理铁道的工程兵部队直到次日凌晨才坐着一列工程车“千呼万唤始出来”,等他们气定神闲地铺好那断掉的两米铁轨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结果么,我们在当晚进入下一个车站时,几乎所有人都是满腹火气,亏得这个小站点没有酒精饮料出售,否则当晚肯定要闹出事情来。

(25 / 55)
理想国

理想国

作者:乌马罗夫同志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此《理想国》非彼(古代柏拉图的)《理想国》! 《理想国》是在“赎罪之战”(毁灭现代文明的核大战)后2000年在美洲和南极建立的一个超级大国。号称是人类历史上最自由、最民主、最有人权的伟大国家,自称完全实现了民有、民治、民享三原则,并且自称是完全按照古代柏拉图的设想建立的国家,故自诩为“理想国”。(实际情况如何看完小说就知道了 ^m^。) 内容简介 核战毁灭了文明,两千年后,人类后裔又从石器时代爬回了工业文明,但旧文明的绝大多数记忆已经失落,重生的是一个畸形的人类文明。 李笑云,女,华裔,俄罗斯联邦海军航空兵少校,苏-33飞行员。性格有点傻,好酒,喜欢胡说八道、大惊小怪但反应灵敏,善于学习(文化除外)。她在2016年的一次任务中进入时空裂隙穿越到了公元4891年一个叫“理想国”的国家,莫名其妙地成了“圣女”,从此开始了不太“理想”的新生活。而一场浩劫即将席卷地球,她必须阻止这一切……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