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卷土重来(宋陵澄与楚凝)全文在线阅 清枫语

时间:2019-06-02 06:33 /言情 / 编辑:夏寰
小说主人公是宋陵澄,楚凝的小说是《卷土重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清枫语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至于楚凝和沈司珩是否如媒体报导的

卷土重来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卷土重来》在线阅读

《卷土重来》第93节

至于楚凝和沈司珩是否如媒体报导的有点什么,宋陵澄是倾向于相信沈司珩的。沈司珩不是朝三暮四吃着碗里惦记着锅里的男人,即便哪天他真的爱上了别的女人,宋陵澄相信沈司珩会明明白白地和她谈清楚,再去寻求他的真爱的。

苏颖笑她盲目乐观盲目自信。苏颖看到沈司珩的绯闻时担心宋陵澄,专程约了她出来吃饭,问起了沈司珩的事来,听宋陵澄这么一说就忍不住笑她缺心眼儿,对男人没有防备之心。再退一步讲,哪怕是沈司珩没有那个心思,身边有个像楚凝那样的女人,时间长了也架不住磨。

“楚凝都在他身边五六年了,他也从没心动过啊,没道理突然就开窍了。”宋陵澄说,对苏颖的担心不是很放在心里。

“你相信他是好事,但愿他真没做出辜负你的事来。”苏颖也不好多说什么,但身为朋友,该劝的还是要劝着些,“说实话,楚凝看着不像省油的灯。两人以前这么多年没点什么说不定只是她在等沈司珩主动,没想到他最后选择了你,这段时间又这么宠你,她如果是喜欢沈司珩的心里绝对会有落差的,你要把你老公看牢着点,偶尔还是得查查岗,别傻乎乎被人勾走了还不知道。”

宋陵澄忍不住笑:“知道啦,我会好好看牢他的。”

想起前些天秦少迁说起和苏颖在一起的事,就问起苏颖来。

苏颖翻了个白眼,漫不经心:“就瞎凑合。”

“怎么走到一起的?”宋陵澄好奇,“其实你们两个也挺配的,要不要考虑认真谈一场恋爱?”

苏颖侧头瞥了她一眼:“秦璟不是喜欢你?”

宋陵澄一愣,没想着秦少迁也和苏颖坦白了这个事,坦白了其实也是好事,但为避免苏颖误会,宋陵澄还是解释了一下:“我们从小一块长大的,从小他喜欢替我出头,我也是,就是特别好的哥们儿。我总觉得他对我其实不一定是男女的那种喜欢,只是习惯性的保护而已。当然也可能真的是,毕竟我不是他我不好说。他这个人是真心不错,就是这点不太好,你们要不要继续在一起,我觉得你们还是考虑清楚比较好,毕竟以后真的投入感情了,他心里却还惦记着另一个,这对你会很不公平。”

苏颖看她一眼:“我们就瞎玩玩,没真在一起过,我也没打算和他在一起,我很介意我的男人喜欢着我朋友这种狗血,你别想太多。”

宋陵澄点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她是希望苏颖和秦少迁都幸福,两人能在一起再好不过,但前提是两人是相爱的。如果秦少迁还自认喜欢着她宋陵澄又去招惹苏颖的话,倒不如让他自己单着一辈子,省得去祸害人。

苏颖看着对秦少迁也确实没什么心思,就是有些看不顺眼而已,更没因此对宋陵澄有任何不满,毕竟秦少迁不管是行动上还是在言语上都向她表明了,他就是喜欢宋陵澄,从小就喜欢。但宋陵澄喜欢谁傻子都看得出来,更何况人家孩子都要生了他还在死心塌地,苏颖除了笑他傻外也懒得理他。

两人在餐厅坐了一下午,难得都有时间,也就多待了会儿,直到下午五点多才一块离去。

咖啡厅外是大广场,地方大,停了不少车,车来车往。

宋陵澄和苏颖边走边聊,刚走到广场中央一辆略显破旧的奇瑞突然失控朝她和苏颖这边直直驶来,速度又快又狠,路人的尖叫声渐起。.

☆、068.晋江独发

宋陵澄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这边车多路窄,她又挺着个大肚子,完全避无可避,几乎本能的,她一把拽过苏颖的手,扣住她的腰,一提气,脚尖轻点地面凌空而起,带着苏颖险险落在了身后的小车车顶上,失控的奇瑞碾压着她们刚站着的地方呼啸而过。

周围的尖叫声突然停了下来,只是一个个错愕地望着宋陵澄和苏颖。

苏颖惊魂未定,却是愣愣地扭头望向宋陵澄:“陵澄,你……”

眼眸惊疑地从脚下踏着的车顶移向地面。

回过神后的宋陵澄有些尴尬起来,不自在地笑了笑,松开了扣着她腰的手:“你先下去。”

苏颖从车顶跳了下来,在下面扶着宋陵澄,宋陵澄暗暗使巧劲,也轻松地从车顶上跳了下来。

周围的人也已回过神来,有人认出了宋陵澄和苏颖,人群疯了般围拢过来,好在苏颖和宋陵澄的助理都在附近,护着将两人从人群中解救了出来。

虽是如此,今天的事在媒体上炒疯了,宋陵澄苏颖险遭意外,宋陵澄凌空避开的新闻几乎占据了各大门户网站头条和整个微博页面,热度比当初爆出她插足关倩温劭华感情还要大,在地心引力作用下,关于宋陵澄为什么能在挺着个大肚子的情况下凌空起身的讨论几乎掀翻了各大论坛和微博。

宋陵澄早前被泼粪扔杯子砸中肇事者的事也被八了出来,如此精准的力道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宋陵澄出事前后演技的爆发和异样,初始时对这个世界的零认知、时不时脱口而出的“放肆!”以及当时去找温劭华算账被记者围追堵截她对着媒体“本公主”的自称都被人联系着八了出来,大众对于宋陵澄真实的身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于宋陵澄的猜测也分为了几派,有说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宋陵澄,就是古代穿越来的公主,细心的人甚至翻出了当初宋陵澄在微博上发的那条寻书微博为证,并联系那条微博找到了那本野史,甚至有人大胆猜测宋陵澄其实就是那位书中的陵城公主。

有说宋陵澄当时的反应只是人在危难中做出的本能反应。她拍戏多年,古装戏也拍了许多,这种类似于武侠剧中的轻功动作应是驾轻就熟,更何况当初她拍戏认真,每部戏前都会积极进行相关训练,有一定的功夫基础也不为过。至于之前的“放肆”、“本公主”类的口误,太入戏了一时没把戏和生活分清楚也不是没有的事。

也有说当时使劲的是苏颖,宋陵澄是 被她所救。

唯一统一的说法是,在那样的地方为什么会那么凑巧地出现一辆失控的奇瑞,假如不是两人成功自救,后果不堪设想。

整个事件在宋陵澄和苏颖离去后就被路人给po到了网络上,图片连带监控视频,惊险连连却又匪夷所思,短短半个小时就发酵成了当月热点,百度指数微博搜索指数连连破纪录,关于宋陵澄的种种猜测几乎引爆了整个网络。

沈司珩几乎在新闻刚热起来就看到了这则消息,看完视频时心惊肉跳,当下给宋陵澄电话。

宋陵澄还在车里,她被困在了小区楼下车库里出不来。

闻风赶来的记者和路人几乎将整个车库和外面的空地围得水泄不通,都等着采访宋陵澄。

人又多又挤,她担心被挤到肚子,正和助理坐在车里束手无措。

小区保安虽然都出动了,但无奈人太多,赶不离。

“你先在车里待着别乱动,我马上回去。”

沈司珩挂了电话,宋陵澄听话地待在车里不敢轻易出去。

网络上关于她的新闻她也看到了,在车里无聊,拿过ipad刷着看完了。

中途她给苏颖打了个电话,苏颖那边的情况也比她好不了多少,也被媒体给堵住了,只是她比她好点,她一个人,身轻如燕,很容易地就在媒体和路人的重重包围中突围成功了,回到了屋里安心享受她的晚餐,顺便在电视上看着她此时被困在车里的窘状。

记者为了抢头条,赶着把她这边的情况先发出来了。

“陵澄,说实话,你不会真的有轻功吧?”苏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问她,刚才两人从人群中出来后就被助理护着各自上了车,她没来得及问她情况。

宋陵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承认或者否认她都没想清楚,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她当时只是为了自救,没想到后面这一堆的问题来。

“陵澄,算起来我认识你也有七八年了,事故前后的你真的判若两人,虽然一样的眉眼一样的容貌,但眉眼中的神韵不一样,眼神不一样,性格也不一样,不止我疑惑,所有认识宋陵澄的人都同样疑惑,只是大家只当你是大难不死懂得惜福了而已,没去深思其中的变化。但是你这几年来的表现,尤其是那些对你出言不逊的人,比如说林宋,他这几年没少吃你的亏,还吃得莫名其妙。上次我们在片场,其他人在旁边碎嘴,后来也都莫名其妙地发生了些小意外,不是突然说不了话就是摔跤掉手机什么的,再加上今天的事……”苏颖停了停,“宋陵澄,你真的是过去那个宋陵澄吗?”

宋陵澄沉默了会儿,她是真的把苏颖当朋友,既然她已经问了,她也不想再瞒着她,只是现在车里除了她一个人,还有助理和司机在,宋陵澄不好说得太明白:“苏颖,我现在还在外面,具体的回头我再和你说好吗?”

苏颖点点头:“行,要通知秦璟去给你收拾残局吗?”

“别。”宋陵澄阻止,“他来了只会添乱,沈司珩已经在回来路上了,有他在没事的。”

和苏颖又闲聊了会儿,直到看到人群有了骚动才挂了电话。

沈司珩回来了,平时四十多分钟的车程他二十分钟没到就赶了回来,一起过来的还有附近的警察,怕人太挤出什么事故,过来维持秩序。

(93 / 110)
卷土重来

卷土重来

作者:清枫语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在宋陵澄眼里,沈司珩总一派光风霁月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所以当有一天,误服药的她被塞进浴缸泡冷水的时候,他顶着那张光风霁月的俊脸居高临下地问她:现在就有个现成的男人,但是宋陵澄,你敢吗?宋陵澄决定抵住美色||诱惑...... 第一章 五月以来连绵的暴雨将青市洗染出一片澄净天色,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湿漉漉的青草泥土香,因暴雨被推迟了将近一周的明星夜慈善晚宴,在淅淅沥沥渐下渐缓的细雨中也总算在中季酒店晚宴厅中盛大开场。 从下午五点起,中季酒店门前的滨州路便被各式豪车挤得水泄不通。酒店大门外数十米长的红毯两侧,各路记者扛着摄像机和捏着话筒顶着细雨严阵以待,里三层外三层密密麻麻的人群恨不得将这幢五十层高的顶级酒店给挤塌踩平。 明星慈善晚宴不少见,但像这样的记者阵仗却不多见,不知情的人将这十里镁光当成今晚璀璨星光,知情的人默默静候迟迟未现身的宋陵澄。 有资历没资历圈子混圈外混的,大概真找不出一个不认识宋陵澄的人来。六岁以童星出道,不温不火地演了十多年戏,六年前一场爆破戏中突发意外后,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古谚在宋陵澄身上得到了印证。那场爆破戏攒起的话题度及后期突然乘了火箭似爆发的演技让宋陵澄凭着那部戏火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