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求杏遥未晚写的小说 决裂之后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19-05-20 07:14 /言情 / 编辑:阿黎
主人公叫牧酒酒,苏夏的小说是《决裂之后》,是作者杏遥未晚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看着苏夏煞白的脸色,牧酒酒知道他定是有伤

决裂之后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决裂之后》在线阅读

《决裂之后》第31节

看着苏夏煞白的脸色,牧酒酒知道他定是有伤在身。

自几个月前牧渲与苏夏交手时起牧酒酒就知道苏夏受伤了,但他却是始终不肯告诉牧酒酒那究竟是什么伤,有多严重,每一次都胡乱搪塞过去,但牧酒酒却是不蠢,究竟是什么样的伤,能够整整几个月都好不了?

“我必须去帮他。”牧酒酒看着交战中的三人。

但这时容秋却也跟着冲出了密室来,他瞪大了眼睛大声道:“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什么意思?”牧渲不解道。

容秋喘了几口气,回头又看了一眼那间密室,叹道:“你们还没看出来杜经年想要做什么么?”

杜经年费劲千辛万苦要将牧风带到这个地方来,而不是在别的地方,自然是有自己的打算。而面前的这个地方——

牧酒酒抬眸看去,密室之中没有几样东西,不过是几个巨大的水缸,以及水缸中装着的青绿色毒水。

“毒水。”牧酒酒双眸微睁,算是明白了过来。

杜经年想要用毒水困住牧风,而苏夏分明知道这些事情,但他仍是装作中了蛊的模样跟随在杜经年的身侧,想必也是早已有了打算。若是这密室当中的毒水全数倾洒而出,那么……

牧酒酒还记得苏夏曾经在落日山庄的地牢里告诉过她,这些毒水是碰不得的。

就在牧酒酒反应过来之际,杜经年手中长拐一抡,已经砸烂了身旁的水缸。只听砰然一声巨响,那水缸当即四分五裂,缸中毒水飞溅而出,正交战着的杜经年、牧风和苏夏三人身上皆染上了毒水!

“关门!”杜经年又是一声大喝,手上动作不停,已经砸烂了第二个水缸!

“苏夏!爹!”牧酒酒抬步便要往密室内冲去,但牧渲却是紧紧地拉住了她,丝毫不让她离开。牧酒酒挣扎不脱,只得嘶声道:“放开我!”

这时候打斗中的苏夏动作已经越来越慢,全身皆因那毒水而湿透,而那湿透的衣裳胸口,分明晕染开了一片殷红。而牧风动作虽看不出异样,脸色却开始显出了青白,口角也渗出了鲜血。杜经年手拄着拐杖,呛咳着步步后退,要震碎第三个水缸。

密室里面的毒水染了血仿佛散发出了更为刺鼻的味道,一片片灰色的烟幕几乎就要遮挡住牧酒酒的视线。毒水在地面流淌,眼看就要往牧酒酒他们所在的位置蔓延而去,打斗中的苏夏忽的脱出了战圈,纵身往密室的大门处冲去,然而他却并未走出大门,只是站在门内轻轻碰了门上的一处机关。

石门在牧酒酒和苏夏之间落下,牧酒酒似乎看到苏夏笑了笑,朝她说了一句话:“抱歉,不要开门。”

牧酒酒只来得及听到这一句话,便看到那石门重重落下,溅起了一层土灰。而那密室的毒水不过只渗出了些许,便被石门所隔断了。牧酒酒怔怔看着这一幕,一句话都来不及说。

石门隔断了密室里的一切声音,牧酒酒听不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咬着牙含泪去寻那开门的机关,但是她找不到,不论如何也找不到,她双手微颤,一寸一寸的在墙上摸索着,却始终找不到开门的机关。

“到底在哪……”牧酒酒失神的问了一句,干脆闭眼往那门上撞去,门里面关着她的父亲,关着杜经年,还有……苏夏。

牧酒酒浑身被撞得生疼,只道:“这里一定有机关,大哥你帮我找好不好,之前严诺和苏夏都是在外面开的石门……”

“住手。”牧渲一把将她手腕抓住,带着她往后退了几步道:“现在不是呆在这里伤神的时候。”

牧酒酒仰头看他,眼里还蕴着眼泪,不明白他的意思。

牧渲解释道:“爹不是会不给自己留后招的人,他明知杜经年有计还来这里见我们,必然是有所准备,此时外面恐怕已经全是净天教的人了。”不论怎么说,他们总归是净天教教主的子女。

听到牧渲的话,牧酒酒总算是止住了动作。

“大哥……打算如何是好?”

牧渲皱眉:“走一步算一步。”

便在两人说话之际,密道外面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自声音可以听出来的人不在少数,而没过多久,他们便出现在了牧酒酒二人的视野当中。走在最前面的四个人牧酒酒都认识,他们是之前苏夏安排了要保护牧酒酒安全的舒寻和陆小清,以及苏夏在万象山庄的左膀右臂徐周和张楚。而他们身后跟着的一群人,牧酒酒看装扮也大致看了出来,他们是万象山庄的人。

“牧姑娘,还有……呃,牧公子。我们听了苏公子的命令来这里,你没事吧?”陆小清见牧酒酒的神情,似是也猜到了些什么,连忙跑上前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牧酒酒悬着的心算是落了地,既然万象山庄的人来了,那么便是说苏夏对净天教的人也早有了安排,她虽是净天教教主的女儿,却到底不想看到净天教在这江湖上再掀起什么腥风血雨来。

因为这个武林,是苏夏所守着的武林。

“苏夏,苏夏他们还在里面。”牧酒酒涩声道。

听到牧酒酒的话,众人皆是一惊,有人还惊讶的瞥向了容秋。牧酒酒解释了一句那并不是苏夏,众人这才慌忙开始寻找打开密室门的办法。几十个人一起寻找果然要快了许多,没多久便见舒寻轻“咦”了一声,动了动墙边一处砖块。

密室那厚重的石门终于再一次缓缓抬起,一阵难闻的腥味也自其中传了出来。

牧酒酒根本没有细思便一脚踏进了密室里面,密室的地面全是毒水,牧酒酒仿若未觉直接踏在了毒水之上,一路往苏夏所在的方向而去。

这个时候密室之中的打斗已经结束了,杜经年和牧风倒在墙角处,完全没了声息,也不知究竟如何了,苏夏屈膝靠墙坐在离两人不远的地上,闭合着眼睛,胸口的起伏已经十分微弱。他全身上下几乎都被染成了血色,身下的毒水也因沾了血而呈紫黑色,像是听到了牧酒酒的脚步声,苏夏微微一动,眨动了几下眼睫睁开了眼来。

牧酒酒忽的顿住脚步,往旁边的牧风看去,片刻之后却又收回了视线,在苏夏的面前俯下身来。

“你……”牧酒酒看着他白得吓人的脸色,忍不住探出手想要触碰他的脸颊。

然而苏夏却忽的张口道:“别碰我。”他本就没什么力气,这下说话声音也微弱得可怜,但牧酒酒还是听见了。

牧酒酒没有依苏夏的话,毫不顾忌的一把拥住了苏夏,小心的趴在他肩上道:“我带你去治伤。”

“嗯。”苏夏小声应着,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牧风,道:“你当真不去看看你爹?”

牧酒酒怔了怔,似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夏又是一笑,示意她过去。牧酒酒抿了唇,小心的放开苏夏往牧风走过去。而牧酒酒并没有看到,在她转身之际,苏夏默然闭上了双眸,身子无力地往一侧倒去。

作者有话要说:

☆、这就是结局

牧风这时背对着牧酒酒,上身压在杜经年的身上,杜经年身上沾满了毒水,面色已呈死灰,分明是气绝之相。牧酒酒眨了眨眼睛,将眼角的泪水给眨去,动作极轻的走到牧风的面前。

因着屋子里面蔓延了毒水,众人都不敢靠近,只有牧渲担心牧酒酒而跟了进来。这时候牧渲也到了牧酒酒的面前,他同牧酒酒一起看着牧风沾着毒水的后背,一言不发。

牧风是两人的父亲,但他从未有一日尽过身为父亲的责任。净天教的教主,身居高位,武功第一,却没有时间理会自己的孩子。自牧酒酒记事起,她便感觉净天教一直未曾太平过,牧风只将心思放到中原武林上面,却不知道净天教中亦是内忧外患,自小便有无数人想要取她和牧渲的性命,而在牧风假死之后,净天教退回西域,正道武林又要追杀身为牧风子女的牧渲和牧酒酒。几乎牧酒酒身上所有的麻烦都是牧风给带来的,所有的追杀所有的痛苦回忆全部是因为牧风。

曾经有一段时间牧酒酒恨透了牧风,若不是他是个邪教教主,她就不会在整个江湖无法立足,走投无路被人称作妖女,她也不会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无法与苏夏在一起,受尽整个江湖的追杀。

但牧酒酒未曾想到过,这个从未理会过他们兄妹,还给他们带来了无数麻烦的男子,有一日会为了救他们的性命而来到这个密室。明知有诈,明知是九死一生,他还是来了。

(31 / 36)
决裂之后

决裂之后

作者:杏遥未晚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非V章节总点击数:33432文章积分:7,676,402 文案: 【这是一对曾经爱得轰轰烈烈的武林盟主和邪教妖女分手之后的故事。】 这世上有一个地方,专收世上不该存在的人,这些人中有的大奸大恶,有的身负国仇家恨,他们被追杀,被唾弃,但他们走进了不归楼,便没有人敢再多纠缠。不归楼是所有无家可归的人最后的归宿。然而,进入不归楼必须遵守一个约定,那就是发誓永远不再踏出不归楼一步。 在被人背叛走投无路之后,桑夜走进了这个地方。 不归,并非不愿归去,或许只是不知归处而已。 女主有异能,非典型复仇文,温馨治愈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牧酒酒,苏夏 ┃ 配角: ┃ 其它: 原文地址: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