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蜜恋曲(军旅)-闪婚,谁怕谁现代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江绍辰,徐曼曼/巫言惠语

时间:2019-01-11 13:57 /都市 / 编辑:小燕
主角是江绍辰,徐曼曼的小说是《军婚蜜恋曲(军旅)-闪婚,谁怕谁》,本小说的作者是巫言惠语最新写的一本现代都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姐夫知道绍辰结婚的事吗?" 准婆婆摇摇头,"这件事
《军婚蜜恋曲(军旅)-闪婚,谁怕谁》第49节

"姐夫知道绍辰结婚的事吗?"

准婆婆摇摇头,"这件事我知道后,立刻让人压下来了。本以为他们闪婚,婚姻也长不了。谁知道这两个孩子的感情竟然------,诶,早知道会这样,他们结婚的时候我就去谈谈了,可如今,"

"那我找个时间,和纪小姐谈谈?"

偷听果然是不好的,总是让人听到自己不想知道的消息,烦扰的只是自己。不想再听了,她转过身子快步走向电梯。拼命的按动向下的键钮,叮咚一声立刻跨入。透亮的镜门上,她的脸色苍白一片,忍不住打个冷颤,嘴唇也在颤抖,握住的掌心全是冷汗,心脏的跳动声好像在耳边。

门当户对,两小无猜,娃娃亲,劝说离婚,这些话如若是别人口中也就罢了,可是他的母亲。就像一个个沉重的铁球砸过来,好沉重,呼吸好难受,窒息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来。找她谈谈,谈什么?金钱诱惑?权利压迫?以为高门真的就这么跨过去了?以为万事大吉了?原来他们的婚姻并不被人看好,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

走出一楼大厅,今天的天气不错,天蓝云淡,而且没有风,阳光暖暖的,可她却觉得全身冰冷,寒气从脚底穿升直达头顶,颤抖的指尖,低头看向手中的老鸭汤,顺手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双臂环抱住自己的身体。

周边人声嘈杂,耳边却响起温和低沉的声音,相信我,好吗。颤动的手指伸进背包,电话握在手中翻阅他的号码,正要按下,身后传来婉柔的声音,"请问,你是纪采芩小姐吗?"

纪采芩回头看去,竟然是上次在电梯碰到的女人,听她叫出自己的名字,心中有些怪异。稳住情绪,点点头,"是我,你是?"

女人笑了一下,甜美动人,声音依然温柔,"我是苏希茗,"纪采芩突然意识到什么,不意外女人继续道,"我是江绍辰的前妻。我想和你,谈谈绍辰。"

心情本就烦躁,眼前又来添乱。她的丈夫,怎么就成了众人窥视的肥肉,她就成了那个巨大的障碍物。一个个要和她谈,好,谈,她一个个的谈,看看他们都能谈出些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比较少,同志们短看吧,,,

☆、第 65 章

两人走出医院,迎面过来是的是江岩,看到她们二人时愣了一下,纪采芩没有过去招呼,只是简单的点点头。

赶上午饭时间,两人去了周边的一家餐厅,不算大的门面,新加坡菜,进门便闻到淡淡的中药香,樱桃木原色的桌子,黑色的皮质沙发,地板亮可鉴人,木质挡板做成的隔间,一串串珠帘带着东南亚的风情。

肉骨茶捧在手中,杯壁温暖,冰冷的指尖开始回温。香气扑鼻,纪采芩却食不知味,她可从不知道,自己长得像柿子。心中自我调侃着,手中小勺抬起轻轻搅动。看着对面一直低垂着头的女人,她的霉头蹙了一下。说是和她谈谈,如今却是一言不发,两人静默相对。汤匙落回瓦罐,她拿起一旁的面纸,"苏小姐,心电感应我们之间应该不存在吧,至于读心术,我更是不擅长。"

苏希茗的头垂的更低,露出的一线额头微微泛红。放在平日,纪采芩或许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友善,说话过于讽刺,嚣张的像是正得宠的新欢恶言相对已经失势的旧爱。可她也有情绪的,有起落的时候,尤其是在前一刻的冲击尚未完全消化,这个女人便撞了过来。她不是博爱的圣母,一个个女人对她丈夫虎视眈眈,难道她还要恭为上宾?

见苏希茗依然沉默不语,纪采芩的手指点了点桌面,从包中拿出名片夹,"苏小姐,这是我的名片,等你想好了,在和我联系。"顿了一下,补充道,"不过,我这两天就会离开北京。"

苏希茗接过名片细细的看着,抬起头,眼神怯生生的,一瞬间,纪采芩觉得自己就像个欺负低年级学生的高年级。拿起背包想要离开,对面却传来声音,"纪小姐,我们两人的性格差得很远,我也没你这么能干。我只希望嫁一个能陪在我身边,我需要的时候能出现的人。我嫁给他的时候,他不像现在是正团级,只是个正营级,不能每天回家,还不能打电话。当军嫂太苦,而且我当时太年轻,"

纪采芩这才细细打量苏希茗,她自认姿色不俗,可和眼前的苏希茗相比,也只能是衬托红花的绿叶。好吧,她承认看到某人有这么明艳动人的前妻,自己有点打翻醋坛,酸水不停的翻涌。想过又鄙视自己,纪采芩,她已经是过去式了,陈年老醋也没你酝酿的久了。

直接截断苏希茗的话,"他现在能打电话了,不过也只有周六日回家。只是这些事情,再嫁给他之前都应该明白的,不是吗?"

苏希茗的身子缩了一下,"我以为他的父母会帮忙解决这个问题,你也知道绍辰的家势。谁知道从我们交往开始到最后结婚,他的家人一直持者反对态度,我的压力很大。"

搅动着眼前的药材,纪采芩笑了笑,"苏小姐,我不是来陪你回顾你和绍辰的爱情的,你要想找人倾诉,表示当年你的无奈,很抱歉,我不认为我是那个好的对象,也没有义务听你倾。如果没事,那我就走了。"

苏希茗急忙唤住她,眼中带着疲惫,歉意,和许多莫名的情绪,握着眼前的杯子,声音更低,"纪小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问问,绍辰他现在怎么样?"好像怕她不相信,苏希茗强调,"我和绍辰八年没有见过了,所以,我,"

见她沉默不言,苏希茗咬了咬嘴唇,放在桌下的手交缠着,"纪小姐,我,我也结婚了,而且还有个女儿,你看,这是我全家的照片,"

"你,怕我?"扫过眼前的照片,纪采芩不答反问,表情似笑非笑。她知道对于不待见,又无利益相关的人,自己的脸色向来不佳,刚刚一闹脸色应该更差。曼曼曾调侃她,半夜冷着脸可以扮演虎姑婆,见一个孩子,吓哭一个孩子。

苏希茗脸颊涨的通红,纪采芩虽然比她年轻,可她这么多年闲赋在家,只觉得眼前的人气势凌厉,尤其是刚刚沉默不语,更觉得气场太强。可被人这么直白的说出来,难免窘迫,立刻摆手解释,"不,不是的,和不熟的人,我都是这样的,我,"

耳边不停的解释声,纪采芩倒是笑了出来。虽然女人的一大毛病是爱给自己设置假想敌,弄的草木皆兵,可多年的社会历练,牛鬼蛇神见了不少,目前她宁可相信苏希茗对家里的"肥羊"没有企图。

严肃阴沉的表情因为这个笑容,缓和了很多,她的嘴角微微勾着,端起桌上的瓦罐,"你想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

苏希茗抬起头,直勾勾的看着她,点点头,"是。"

"为什么不自己和他联系?问我,不觉得这个话题不太合适吗?"

苏希茗的头又垂了下去,"离婚是我提出的,我觉得对不起他。"抬头看了纪采芩一眼,声音期期艾艾,"决定离婚的前两个月,我还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我,我打掉了他的孩子。"

握勺的手紧了一下,纪采芩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想再听什么,"我明白了。如果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他好不好,我可以向你保证,绝对比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好。"

看到苏希茗白了一下的脸色,或许她的答案有些残忍,可想到江绍辰为了这个女人背叛婚约,以及他期待孩子的表情,她对这个女人便无法原谅。不过那个孩子如果存在,现在他身边的人也不会是她吧。想来想去,倒觉得是个悖谬的问题。她将钞票压在桌边,"我有事先走一步,这顿饭我请。"

走出餐厅,拉紧了大衣和围巾,周边人流匆匆。不远处站着个一岁多的小女孩,带粗麻花的毛线帽,两侧垂下绒球,突然拿掉帽子,细软的头发被风吹动。

肌肤雪白,眼睛明亮乌黑,帽子拿在手中,撇着嘴角看向四周,眼睛突然放光带着喜悦,纤细的胳膊抬起,小小的手掌冲着一个女人挥舞,跌跌撞撞的走过去,她的身后有个微微笑的男人,突然把她高举过头,小家伙笑咯咯的,眼睛眯成了半月。女人走上前,小女孩的脑袋搁在她的颈间,很温馨的画面,她不由得驻足观望。

包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来电她的眼睛忍不住的弯起,他的声音传来前抢先开口,"绍辰,生个女儿好像真的不错。"

江绍辰有些不明所以,忍不住询问,"芩芩,你说什么?"

盯着眼前幸福的画面,耳边的询问声,她的眉眼只见温柔,却答非所问,"你怎么现在给我电话了?"

对她转移话题,江绍辰沉默一下,声音微微低,"江岩刚刚给我电话。"

愣了一下,她立刻反映过来,心中温暖起来。开始对他的小抱怨,也被这句话消磨的一干二净,声音却是戏谑,"今天我算认识到,男人吧,果然都是视觉系。"

电话那头安静下来,一声叹息后,他的声音带着无奈,"芩芩,"

"好啦,我又没生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看到她都会惊艳,何况你。"头低了一下,盯着脚下小小的一块,"绍辰,我好想你。"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的声音传来,"那就回来。"

回去呀,想到今天在病房里听到的谈话,有些事情躲的了和尚,躲不了方丈,就像她所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笑着摇头,"机票已经订好了,后天,还是不改了。"

作者有话要说:原谅大大,吃火锅回来晚了,哈哈哈,明天加更

前妻被搬出来,非偶然,后面还会跑龙套,,,,哈哈

关于男主的前妻吧,,,,实话说军嫂真的很苦,如果不随军,真真是异地相隔,偶同学在河北的二十七军,老婆在老家,就算是两地分居。。至于特种兵,看过相关报道,嫁了吧,生养孩子全靠女人自己,孩子甚至不认识老爸,好悲催呀,,,不过最重要的是,,女方要坚强,意志足够强大,,,

☆、第 66 章

回到医院,纪采芩敲门进入。病房里除了江绍辰母亲,她的准婆婆,还有个四十出头的中年女人。她的婆婆坐在桌边,手中是白色的瓷碗,边缘泛着莹润的光泽,桌上有个松花蓝的保温桶,女人则恭恭敬敬的站着。

看到她,准婆婆的态度很镇定,女人有些意外,来回的打量她。她正想开口,准婆婆放下手中的瓷碗,勺子也落回去,拿着餐巾擦拭嘴角,动作优雅不失礼节,"王妈,采芩不是外人,是绍辰的妻子。"

(49 / 62)
军婚蜜恋曲(军旅)-闪婚,谁怕谁

军婚蜜恋曲(军旅)-闪婚,谁怕谁

作者:巫言惠语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完结 文案: 一个男人劈腿不稀罕,可两次都被发现绝对是极品。 能说明的问题不过三, 一,他智商有问题, 二,他是故意显摆, 三,他觉得劈腿就像呼吸,在平常不过。 前男友竟然是个渣男,脱了裤子就上床,毫不在乎床上人, 兔子急了会咬人,老鼠急了会跳墙,可她倒好,她嫁了。 结果她闪婚了,还是一共用财产,出生入死打前阵的主, 民政局前,她拿着一堆号码牌调侃他,“江同志,我是第几个呀?” 训练场上,她脱下高跟鞋向他砸过去,“江绍辰,你就是个流氓。” 双人床上,她居高临下的斜睨眼看他,“你,是我的战利品。” 白骨精PK特种兵,是女妖精降服了子弟兵,亦或是,解放军擒获了女金领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军旅 都市情缘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