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焚天绝神现代在线阅读 主角是白逸和林诗韵和沈雪类作品

时间:2019-01-05 11:20 /重生 / 编辑:贺森
白逸,林诗韵,沈雪是小说《焚天绝神》的主角,它的作者是魂圣,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作品:焚天绝神 作者:魂圣 分类:武侠仙侠 简

焚天绝神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焚天绝神》在线阅读

《焚天绝神》第1节

作品:焚天绝神

作者:魂圣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若天地无情,我宁化身邪君。

仙,魔,妖,与我无意。

征战天地,斩神灭魔,只为红颜重生。

成神算什么?没有你,一切都没有意义。

与天争命,君临天下!

红颜玉陨悲苍穹,战体欲血泣苍天!

==========================================

###001 背叛

阴暗的房间之中,显得很是冷清,一名男子躺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其脸上有着触目惊心的伤痕,早已不成人形,看上去可怕无比。突然,一道悠扬的音乐响起,却是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男子有些无神的拿过手机,当看到手机上显示的人名后,男子顿时显得很是激动,连接通了电话。“喂,倩儿是你吗?”男子的声音有些嘶哑,听上去有些刺耳,不过却显得十分的激动。电话虽然通了,可是对方却没有立刻说话,过得片刻,才有一道颇为动听的女声响起。“是我,白逸,我们分手吧!”听到这句话,白逸的心瞬间如同堕入了冰窖之中,根本就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我们分手?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白逸的声音无比颤抖,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白逸,忘了我吧,你对我的价值已经没有了,你不过是我炼情之路上的一个路人罢了..........”“和他说那么多做什么,白逸我告诉你,你就是一个废物,现在都残废了,还变得像鬼一样,你以为倩儿还会喜欢你吗?你别做白日梦了,你趁早死了算了。”那女声还未说完,便是被一道很是霸道的男声打断,对白逸狠狠的羞辱了一番,随即直接挂断了电话。白逸呆呆的拿着手机,眼中的泪水不争气的流淌了出来,与他相恋了三年的女友就这般抛弃自己了,以前所有的一切都成了虚无,全都是欺骗。“砰~~!”白逸伸手将手中的手机扔了出去,砸在墙上,成为了碎片,就像此刻他的心一般,完全破碎了。“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偏偏会是我被陨石伤到?为什么倩儿会背叛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心中无边的压抑和痛苦,终于在此刻爆发了出来。

白逸满脸的痛苦之色,眼泪不住的落下,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完全崩溃了,自己现在什么也没有了,剩下的只有无边的痛苦还有绝望,他的生命中失去了阳光,有的只是阴霾。本来白逸的一切都很美好,虽然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但他生活依旧乐观,在一所有名的大学内即将完成大学的学业,同时已经收到了一家大公司伸出的橄榄枝,而且有着一个爱他的女友,一切都显得是那般的完美,而白逸也对未来的生活憧憬着,在大学毕业后,便可以与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踏入人生幸福的殿堂。然而这一切都被三个月前的一场天灾横祸给破灭了,谁能想到竟是会有一颗陨石从天外陨落,而且砸入了白逸所在的校园之中,正好当时白逸就在旁边,虽然没有要了白逸的命,可是他却是遭受了极大的创伤,右手被碎石划过,经脉断裂,从此残废了,而更糟糕的是,他原本清秀帅气的容貌也完全被毁了,即便现在已经好了,可是却变得像魔鬼一般,让白逸根本就无法以真面目示人。

原本白逸还没有绝望,因为即便他失去了一切,可是他还有与自己相恋多年的女友,他们是那般的相爱,他相信她一定会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不会嫌弃自己,只要还有她,自己的生命便依旧有希望。可是这个电话的到来,却是让白逸所有的希望全部破灭了,自从他受伤一来,刘倩便只是来看过他三次,而且每次都是简单的看一下便离开了,白逸已是明白自己与其已经完了,可是他的心中依旧存有一丝希望,他不相信自己的女友会在自己最需要她的时候抛弃自己。但现实往往便是这般残忍,在他最需要人支持和鼓舞的时刻,他最深爱最信赖的人抛弃了他,转眼之间,已是投入了别的男人的怀抱,这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事情,也是最悲惨的事情。白逸两眼无神的躺在床上,眼泪依旧在流淌着,哀莫大过于心死,此时的他心已经死了,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或许死了更好,起码不会再这么痛苦。

“完了,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失去了所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别人眼中我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哈哈哈,我应该去死,我应该去死啊!”白逸的笑声很是凄凉,撕心裂肺的嘶吼着,他的生命再也没有了阳光。“小子,你可真是没出息,不就是女人吗?为了一个背叛自己的女人就要死要活的,值得吗?既然她背叛了你,你就更应该好好的活下去,让她后悔莫及,你就这么死了,别人只会说你是窝囊废罢了!”就在白逸想要下床去厨房时,一道颇为冷厉的声音很是突兀的在他耳边响起。这道声音来得太突然,而且这房间中根本就没有其他的人,这让白逸感到震惊无比,即便他已是萌生了死志,可是对于这种古怪的事情,依旧感到很是震惊。“谁?你是谁?有本事就出来,不要躲在暗处,我反正也是要死的人了,你吓不到我的。

”白逸下床站起身来,开启了房间中的灯,四处张望起来。虽然颇为震惊,白逸却并没有太害怕,他现在变成这样,还有什么可害怕的呢?就算是出现一只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也不想活了,更何况谁吓谁还不知道呢!“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身体之内,暂时还出不来,若不是看你小子想死,我才懒得理你呢!”那声音再次响起,竟说自己在白逸的身体之中。白逸显得更加的奇怪,自己的身体内,怎么会有有另一个人存在?这一切显得太不可思议了。“你为什么在我体内?你到底是什么人?”“别激动,还记得那颗陨石吧,我就是从那陨石中出来进入你体内的,至于我是什么人,说了你也不知道,你可以叫我天绝,小子,何必想不开呢?女人而已,还怕找不到其他的吗?”那声音简单的介绍了一些自己,随即安慰起了白逸。

听到这话,白逸一屁股坐到了床上,眼中满是苦涩,若是以前,他自然不会为了失恋而想死,可是现在他变成这样,已经是个废人了,活着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也不会再有什么人愿意和自己在一起了。###002 我不是废物“小子,别总是看轻自己,不就是断了手筋、毁了容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既然别人都看扁你,都认定你是废物,你就更应该坚持下去,证明给所有人看,你不是废物,我的原核已经进入了你的体内,你也就等于是我半个传人,别他妈这么没出息,我可以教你一些东西,帮你接续经脉、恢复容貌,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如此一来,你还想死吗?”神秘人天绝似乎能够知道白逸心中所想一般,对白逸呵斥了一番,同时也给了他一个全新的选择。本来还显得伤痛欲绝的白逸,在听到绝得这番话后,整个人顿时感到一震,心中早已熄灭的希望之火竟是重新被点燃了。“你真的可以帮我接续筋脉、恢复容貌?”白逸的声音很是颤抖,他怕这一切都是假的。“当然,我天绝何曾说过假话,只不过我如今没有什么力量,帮不了你,你也别失望,我帮不了你,但你可以靠自己,我会传你一套修炼之法,只要你好好的修炼,要接续经脉、恢复容貌,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可能吗?这个世界上真的能够有这样的奇迹吗?你倒不如给我几百万,或许我还能够重新变好。”白逸显得十分的颓废,无礼的瘫坐在床边,天绝所说的话,无异于天方夜谭,让他如何能相信。“小子,你这是在质疑我吗?还从来没有人敢质疑我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求着想拜我为师,让我传授修炼之法,我都懒得搭理,你居然还敢质疑我,我还非教你不可了,虽然没多少力量了,也让你感受一下我的手段。”似乎白逸的话深深的打击了天绝,这不禁让天绝有些气急败坏。“你想做什么?”白逸心中一惊,他意识到天绝似乎要做什么了,对于未知的事物人总是会恐惧的。可惜对于白逸的提问,却没有任何的回应,不过下一刻,白逸便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竟是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悬浮于半空之中,差点让白逸发出尖叫之声。

“怎么会这样?”白逸眼中满是惊色,这种事情简直太匪夷所思了。“感受到了吧,这便是修者所拥有的力量,只要你修炼了我传给你的功法,飞天遁地都不成问题,你想要什么得不到?别说是恢复容貌、经脉,今后你就算是换一具身体都没问题。”感受到白逸的震惊,天绝明显颇为得意,他就不信自己还摆不平白逸。正当白逸想要多体验一会儿飞行的感觉时,他的身体却是从空中落了下来,显然天绝是真的没多少力量了,连浪费这么一点,他都很舍不得。“你有什么目的?”激动过后,白逸冷静了下来,他不相信这世上有白吃的午餐。“目的自然是有,我现在寄生在你的身体中,要是你死了,我岂不是又要再去找其他人;而且我传授你修炼功法,也是在为我自己打算,总之,这对你没有害处就是了,你学是不学?”“学,我只要能够回到以前,我只要能够向所有人证明我白逸不是废物,为此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在所不惜。

”白逸的回答无比肯定,没有丝毫的犹豫,哪怕是与魔鬼做交易,他也不在乎。一时间,白逸的眼中所有的失落痛苦之色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坚定无比之色。白逸已是经历过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对他而言,再没有什么可怕的了,绝的话点醒了他,让他不在消沉,自己绝不能够放弃,他要向所有看扁他的人证明,他白逸绝不是废物。“不错,这还差不多,我总算是没看错人,只要你有坚定的心,我可以保证,你可以得到你所有想要的东西,再没有人敢说你是废物,我的力量还没恢复,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耽搁,我先把修炼之法传给你,你自己慢慢去领悟,接下来我要进入沉睡,恢复力量,不会帮你什么,希望我苏醒时,你已经变强了。”天绝可以感受到白逸心中的那种坚定意志,他明白白逸已是真正找回了自信,一道熊熊的希望之火正在白逸的体内燃烧,而这也正是他想要看到的。

“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修炼之法是什么啊?什么叫修炼?”正当天绝志得意满之时,白逸却是问了一个让他差点吐血的问题,当然他现在也吐不了血。“白痴,连什么是修炼都不懂,我告诉你,修炼就是不断开发自身的潜力,吸纳天地之力为己用,不断壮大自身,强大者,移山填海,斗转星移都不是什么难事;一时也和你说不清楚,等你自己修炼以后,就会明白了。”说完这句话,天绝的声音便是消失了,而白逸则是感受到有一道奇异的力量进入了自己的大脑之中,那是一些很是古怪的信息,信息量颇为庞大,他一时间也无法去查看,好在这些信息都储存在他的脑中,他可以慢慢的去查看,从其中获得所谓的修炼之法。虽然还是不懂天绝的意思,不过他起码知道了一件事情,修炼可以让自己变强,可以让自己得到所想要的一切,就像神话传说中的那些人物一般,过去他会认为这一切是天方夜谭,现在却是深深的相信,因为只有相信,他才会有希望!

“天无绝人之路,我白逸再也不会向命运屈服,也再也不会为女人流一滴眼泪,我要让所有嘲笑我的人后悔莫及,刘倩,你一定会后悔的,我白逸不是废物!”白逸的心中充斥着无比坚定的信念,他已经彻底的醒悟了。当世人都看不起他的时候,他越是应该要活下去,并且要活得比任何人都好,让那些鄙夷自己的人都看看,究竟谁才是废物!这一夜是那么的黑暗,但黑暗不会太久,待得黎明破晓之时,一切都将重新开始,而白逸也将步入他新的人生,不会再有迷茫,也不会再有痛苦,所有的一切,都将掌控在他自己的手中。PS:新书开启,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一个收藏、一朵鲜花、一个金币,都是对魂圣莫大的鼓舞!###003 雪儿当天亮之时,所有的阴霾都被一扫而空,阳光照射进入房间之中,白逸悠然从睡梦中醒了过来。昨夜的他实在太累了,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他感到心力交瘁,悲喜交加之中,让白逸沉沉的睡了下去。不得不说,昨夜的一切都显得太过梦幻了一些,显得很不真实,就仿佛是做梦一般,梦醒来,一切便会归于现实。白逸显得有些紧张,将心神沉入脑中,查看起昨夜天绝传给他的东西,当看到那许多复杂的信息之时,白逸的脸上很是难得的露出了笑容,他知道这一切都绝非虚假,全都是真实的,自己真的有机会重新来过了。起床洗漱吃过早餐后,白逸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修炼天绝传给他的功法了,他想要快些恢复过来,不想一直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般模样,他根本就不敢出门去,因为怕吓到其他人。

其实以如今的医学程度,要接续经脉、恢复容貌,也不是不可能的,即便白逸的伤势极重,但只要花费大量的金钱,也是有可能治好的,但那样一来,花的钱就太多了,白逸只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本身就是孤儿,是被一位老者收养的,现在老者已经过逝了,就剩下他一个人,白逸上大学靠的还是自己勤工俭学,又哪有钱去医治呢?他这次受伤,所花去的医药费用是自己的保险金,不然这也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但想要彻底治好,就得靠他自己了,没人会为他付出这高额的费用,若不是如此,白逸之前也不会那般痛苦了。本来已经快要毕业了,现在却是只能休学了,这大四的课程是上不了了,一个不好,白逸这大学便是无法毕业了,倒是显得有些可惜,天意弄人,谁又能算到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呢?“砰砰。

”就在这时,白逸家的门被人敲响了,不知道是什么人这时候来找白逸。白逸只得先将修炼的事情放一放,将门给打开了。其实,白逸就算不开门也知道是什么人来了,在他受伤之后,每天还会来看他的,便只有一人,那就是住在他隔壁的沈雪。说起来,这沈雪和他算是一起长大的,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关系极好,而且沈雪也长得很漂亮,不过一直以来,白逸都是将其当成妹妹看待,倒是没有对其有过其他的想法。而且沈雪可以说是与他同病相怜,在三年前,沈雪和他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本是值得高兴之事,可偏偏天意弄人,沈雪出了车祸,导致其下身瘫痪,从此再也无法站起来,只能坐在轮椅上,这大学自然也就无法上了。此时一打开门,白逸便是看到白雪坐在轮椅之上,手中还提着一个汤盅,正对着白逸笑着。

“雪儿,又给我送粥来了,你其实不用天天这样的,我自己知道做东西吃。”看到这个善良美丽的女孩子,白逸的心中忽然感到很是感动,心中觉得暖暖的,即便在自己最落寞之时,依旧有个人在默默的关心着自己。“呵呵,我知道你手不方便,反正我也做了这么多,就给你送过来了,你要是不喜欢吃的话,我以后就不给你做了。”沈雪笑得很甜美,犹如冰天里的太阳,可以消融一切冰冷。“你做的那么辛苦,我当然喜欢吃,只是要你一直这么照顾我,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这有什么,你喜欢吃就好了,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和我这么客气做什么,以前我刚出车祸那会儿,你不是也这样照顾我的吗?”沈雪一点说着,一边推着轮椅进入了白逸的家中,没有太多的拘束,就仿佛这也是她的家一般。

“快点吃吧,凉了就不好了。”进入白逸家中后,沈雪便开始帮白逸整理起家务来,这也是她每天必做的事情,不过她感觉到今天白逸与往常有些不一样了,似乎变得开朗了一些,最起码她看到白逸笑了,这是很久都没出现过的事情了。看着手中的汤盅,白逸的眼中满是暖色,虽然自己已经吃过早餐了,但这是沈雪的一片心意,他也是因为有些高兴而忘记了这件事情,现在即便已经饱了,他也要把沈雪带来的东西全给吃了,不能辜负沈雪的一片心意。这是一个老居民区,几乎已经荒废了,原本住在这里的人都已经搬走了,住在这里的人已是没有多少了,再过几年这一片就会开发,到时候就连白逸和沈雪也得离开这里了。沈雪和白逸一样,如今也算是孤儿了,其父母在几年前出车祸去世了,只留下她一人,本来还有一些亲戚帮助她,但在三年前,白雪也出了车祸,变成如今这样,她的那些亲戚都嫌弃她,让沈雪受尽了人情冷暖,如今只得独自一人生活。

在那段沈雪最艰苦的时间,是白逸陪她一路走来,她一直都很感激,如今沈雪自己做着一些刺绣的活,虽然无法行走,每天却依然生活得很开心,她现在就像当初白逸陪伴她一般,每天都会来帮助白逸做一些事情,用自己的行动感染着白逸,让白逸不会失去生的希望。沈雪为他所做的点点滴滴都被白逸看在眼中,他知道沈雪心中所想,他也不会再让其失望了,以前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如今的他已是决定重新开始了,只要他能够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如初,他也一定会帮助沈雪,让其可以重新站起来。没用多久,白逸便是将沈雪带来的清粥给喝光了,虽然感觉肚子有些胀,但白逸依旧满脸笑容,这是一种幸福,在自己最落寞的时候,依旧有人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并不孤单,自己所失去的只是那些并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罢了。

白逸并没有做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沈雪忙碌的身影,眼中有感动、有温暖,这一切是那般的温馨,就和以前一模一样,将他的思绪不禁带回到了过去。“小白,你在想什么?”正当白逸沉思之时,沈雪已是收拾好了一切,回到其身边,扑闪着明亮的大眼睛问道。说起“小白”这个称呼,乃是沈雪的专属,只有沈雪才会如此称呼白逸,别人要是如此称呼白逸,白逸是绝不会高兴的。听到沈雪的声音,白逸这才清醒了过来,看着那正凑近自己的美丽容颜,白逸似乎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咧嘴一笑道:“嘿嘿,我在想你啊!”“想我?我不是就在这里吗?你想我做什么?”沈雪闪动着明眸,有些好奇的问道,她很喜欢如此与白逸说话,白逸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与她说话了。

只是如此一来,却是让沈雪既高兴又有些担心,高兴的是,她又看到了以前白逸的影子,但同时她的心中有些担心,她怕白逸如此大的改变会有其他的事情,那绝不是她想看到的。见沈雪一脸奇怪的盯着自己,白逸不禁笑道:“想你就想你呗,哪还要什么理由啊,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最亲近的人了,只有你在我最落寞的时候依旧陪伴着我,雪儿,谢谢你。”此刻,白逸的样子显得很是认真,眼中透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意味,沈雪从未见过白逸露出如此眼神的,尤其是白逸那直勾勾的目光,却是让她不禁脸一红,显出一些羞涩。“干嘛突然说什么谢谢啊,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这些吗?行了,你的房间我都给你整理好了,没事不要总要总是呆在家里,出去透透气吧,我先走了!

”沈雪白了白逸一眼,而后收起之前带来的汤盅,准备离开了,她也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随时随地都陪着白逸,而且白逸如今这样,也需要给他一些时间和空间,让他自己去恢复。白逸并未说什么,将沈雪送了出去,不过他并未离开家门,他的心中还是有些芥蒂,并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如今的模样,既不想吓到他人,也不想成为他人谈论的对象。送走了沈雪,白逸的心情变得好了许多,一扫之前的阴霾,他也并不是一无所有,就算是为了沈雪,他也要好好的活下去,不能让沈雪失望,再说他还要向所有嘲笑他的人证明,自己绝对不是废物,他所失去的东西,他一定会亲手拿回来。“雪儿,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站起来的。”此时,白逸的心中又有了一个目标,那便是让沈雪重新站起来,他可以忘记所有人,但绝不会忘记沈雪,若是他自己可以恢复,那么也一定可以帮助沈雪,这一点是他所坚信的。

盘坐在床榻之上,白逸尽力使得自己的身心变得平静,心神沉入脑海之中,去查看昨夜那神秘人天绝传给他的信息。在此之前,白逸是个实在的当代大学生,讲的是科学,信仰的也是唯物论,从未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仙神存在,更不知道什么修炼,就算是现实中的那些道士,在他眼中也不过是一群神棍罢了,他可不相信有什么修炼成仙的事情,那不过都是神话传说罢了,人怎么可能不死?怎么能飞天遁地?这些都只是人类美好的幻想罢了。但是天绝的出现,颠覆了白逸过去所有的认知,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仙神存在,而且人通过修炼也是真的可以成就仙神的,只不过这一切显得很是困难罢了。###004 瓷娃娃少女这件事情,白逸暂时不会告诉任何人,毕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在他没有任何的成就以前,说出去,只怕别人都会把他当成神经病,会被视为荒谬,乃至于异端,因为已经与科学相违背了。经过白逸认真的回想,果然一篇篇玄奥的文字出现了,甚至于还有着相应的图案配套,初看之下,白逸并不认识那些文字,不过当他静下心来查看之时,却是发现那些文字他可以全部认得,不由认真细致的研习起来。过得一段时间,白逸睁开了双眼,眼中闪过道道光华,他已是研习过天绝传给他的功法了,天绝没有骗他,这的确是一种修炼之法,只不过很是玄奥,光是想要理解其中的意思,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至于要如何修炼,白逸更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根据功法所述,修炼的第一个阶段是练气,以前白逸曾听说过,在上古时期有着练气士存在,应该便是属于修炼之人吧,练气士应该是对修道之人的一种称呼,所谓气者命之主,形者体之用,气与命相连,也难怪练气士可以延年益寿了。

所谓练气,第一步是要有气感,要能够感应到天地间元气的存在,与之形成一种联系,为己身所用,这在道家的呼吸吐纳之术中是有记载的。在修道的经典中,修道共分为四个阶段,依次是: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至于之上便是超脱凡尘,成就无上仙道了。这炼精化气其实就是练气,是运用特殊的方法,转化体内的力量,说得通俗一点,就是转化食物的力量,所以一般而言,但凡修炼之人,其食量都会远远的超过普通人,尤其是对于肉食的摄入量,这是一般修炼者最初的力量来源。当然若是服用灵芝、人参、鹿茸这等大补之物,其效果自然是更好,只不过消耗也是巨大的。当懂得了修炼之法后,白逸却是露出了苦笑之色,按照修炼之法的叙述,像他这般从头开始修炼的,光是要拥有气感都需要不断的时间,而想要将练气修到巅峰,更是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了,可能到他老死都不可能,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没有什么资源,即便有修炼之法,也是难以修炼。

“这要我如何修炼?一点一点的积蓄元气,修炼到我老死也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就,绝前辈该不是故意和我开玩笑吧!”白逸实在是有些无语,他是拿着功法却无法修炼,若说他从小便修炼那倒好,如今他的体质都定型了,先天的条件并不好,修炼起来太困难了。“笨蛋,这些我早就想到了,那颗陨石上本来就携带着一些力量,如今都进入了你的体内,你自己好好感受一下就可以感觉得到,按照我传给你的修炼之法,将那些力量转化为自己的,你便可以筑基了,要恢复你的容貌和接续经脉不是什么难事情,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就在这时,天绝的声音在白逸的脑中响起,却是给了白逸一些提示。说完这几句话后,天绝便是再度沉寂了下去,没有一点动静了,想必他这次是真的去沉睡了。

得到这个消息,白逸的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喜色,原来所有的事情绝都已经想到了,根本就不用他去操心,最起码他修炼的第一步是没什么问题了,接下来便只剩下真正的去修炼了,成败便在此一举,白逸已是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不管会多么的苦,他都绝不会放弃。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入房间,白逸悠然睁开了双眼,从一夜的修炼中退了出来,其眼中有着道道精光流转,显然修炼有了一些突破。身形翻动,白逸从床上跃下,整理了一下自身的衣服,白逸便是出门了,这也是他这段时间的习惯,早晨出去晨练一番,增强一下自身的体质。从得到修炼之法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了,白逸的生活已是发生了一些改变,与以前变得截然不同了;晚上的时间是练气修炼的时间,每天皆是如此,虽然没有睡眠,但白逸却感觉修炼之后比之睡眠之后更加的精神,自身的精力可以得到完全的恢复。

而白天白逸则会做一些锻炼,选择修炼一些拳脚功夫,辅助恢复自身受伤的手臂,经过一过月的调理,他断掉的经脉竟是渐渐的接续上了,虽说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的程度,但他的右手已是渐渐可以做一些事情了,不再是残废的了,这是最让白逸高兴的事情。而他的脸部已是重新结茧,他可以感受到稚嫩的血肉和皮肤正在生长,这个过程虽然有些慢,但他相信待得脱疤之日,便是他容貌重新恢复之时,到时,他将做回曾经的自己,或许会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吧!正如天绝所说的一般,在白逸的经脉中存留着一些奇异的力量,白逸运用绝所传授之法一丝丝的炼化,已是取得了一些成果,他的经脉中已是有着丝丝很稀薄的真气流转,虽然量很是微小,但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壮大着,只要他坚持下去,终有一天可以让其变得奔腾如江河。

也正是依靠那些力量,白逸才渐渐的接续上了右手的经脉,并且刺激脸部的血肉生长,这之间,白逸承受了不少的痛苦,但他始终默默的承受着,路是他自己选择的,若不想被人视为废物,再大的痛苦他也必须忍耐,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而沈雪也是一如既往的关心照顾着白逸,看着白逸的心情日渐转好,整个人渐渐从各种失落的阴影中走了出来,沈雪是发自内心的为白逸高兴,她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突然有一天,白逸告诉沈雪,他要离开一段时间,离开家,离开这座城市,需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小白,你要去哪里?真的要走吗?”沈雪显得有些闷闷不乐,言语中充斥着担忧和丝丝恳求,她并不希望白逸离开。毕竟对于沈雪而言,白逸是她最好的朋友,就如同她的亲人一般,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关心她了,她很怕白逸这一走,便不再回来了。

看到沈雪那黯然的表情,白逸不禁露出一抹笑容,伸手抚摸了一下沈雪的脑袋,就如同小时候一样,同时笑着道:“傻丫头,干嘛要不开心啊,我只是离开很短的一段时间,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的,等我回来的时候,我会给你带礼物的,有事给我打电话。”听到白逸这番话,沈雪这才放心了一些,点了点头,挥手拍开白逸放在她头上的手,嗔怪道:“拿开你的手啦,把人家头发都给弄乱了,你自己要小心一些,记住早点回来,这里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拆掉了,回来晚了,你可就什么都看不到了。”闻言,白逸只是笑笑,并未说什么,也不管沈雪乐不乐意,他依旧揉着沈雪的头发,将其本来梳理得好好的头发弄得乱糟糟的,这是他从小到大最喜欢做的事情。三天以后,在沈雪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白逸背着一个小背包离开了自己的家,挥挥手,与沈雪告别,开始他人生的一次特殊旅程。

从小到大,白逸都一直生活在这座城市,可以说对这座城市有着极深的感情,即便是读大学,也依旧选择的是这座城市中的大学,几乎从未离开过这座城市,这一次,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离开熟悉的故土,前往陌生的地方。白逸算是典型的穷人,尤其是经历了这次的变故后,更是让他变得极为拮据,所以呢,这出行自然不可能有太好的条件,什么航空旅行是想都别想了,只能够选择相对便宜的长途汽车了。他这次要去的地方颇远,远离尘世,是一片原始的天地,或许在别人看来,他是去旅行的,实际上则是有着特殊的原因,深山是他最好的选择。由于自身的伤势还未痊愈,白逸也怕吓着他人,故而他取了一条围巾将整张脸都被包了起来,头上更是戴着帽子,只露出一双眼睛,其模样看起来显得十分神秘,好在如今是冬季,他这般装束,倒也并不会让别人感觉有什么不对。

待得长途汽车开启,白逸一直显得很是沉默,坐在坐后面一排,静静的看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或许是在想着过往的种种吧!“喂,你饿吗?我请你吃东西啊!”正当白逸望着窗外的景致发呆之际,一道悦耳的声音在其耳边响起。其不由转过头来,只见一个像瓷娃娃一般的妙龄少女正拿着一包零食递给他,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闪动着灵光,不断地闪动着,十分讨人喜欢。白逸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少女,他记得自己身边是一个中年男子的,怎么现在变成这个瓷娃娃少女了,而且这个瓷娃娃少女还不认生,满脸调皮的笑容看着自己。“我不饿,谢谢。”白逸并未去接少女的零食,很是平淡的回了一句,便是再度转过头去,他还是更喜欢窗外的景色。

“你有什么心事吗?出来玩就应该开开心心的,你也是去云梦泽的吗?”对于白逸的这种冷漠态度,瓷娃娃少女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对白逸说道,显然是并未打算就这样放过白逸。“是啊。”相对而言,白逸的话语极少,对于少女的问话,也只是简单地回答。###005 云梦古镇本来,以这个瓷娃娃少女的甜美可爱模样,是很讨人喜欢的,任何人都会忍不住与她多说上几句话,可是白逸倒好,对其爱理不理的,无比的冷淡。“我也是去云梦泽的,反正也没事,而且还有很久才到云梦泽,我们聊聊天吧,我叫诗音,林诗音,你叫什么名字啊?”瓷娃娃少女似乎是吃定白逸了,更加靠近了一些,并且将手中的零食递到了白逸的面前。见状,白逸不禁有些头大,车上这么多人,为什么这个瓷娃娃少女非要找上自己呢?自从被刘倩伤害过一次以后,除了沈雪以外,白逸对于其他女子都有颇为强烈的抗拒心理,并不想与之有什么交集,虽然谈不上厌恶,但却本能的排斥。但面对这个瓷娃娃少女,白逸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只得伸手去拿起一点零食放入口中,而后平淡的道:“我叫白逸。

”“白逸啊,挺好听的名字,你为什么一直把脸捂着啊?在车上不觉得热吗?我帮你把围巾拿掉吧!”说着,林诗音便要动手帮白逸拿下围巾。顿时,白逸神色一紧,连退后了一些,紧紧的按着自己的围巾,急促道:“不用了,我感染了风寒,不想传染给你。”见白逸的反应那般大,林诗音自然也就不勉强了,转而继续吃起自己的零食来,吃完一袋,马上又取出另外一袋,其身上背的那个小背包就如同一个储藏库一般,装的全都是零食;白逸感到有些惊讶,吃这么多的零食,这个瓷娃娃少女居然不长胖,还真是有些特殊。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白逸与瓷娃娃少女林诗音也算是熟悉了,虽然白逸依旧少言寡语,但至少不会表现得那般冷漠了,不时还会露出丝丝笑容,不得不说这个少女很特别,大大咧咧的,俏皮可爱,仿佛有着说不完的话一般,和白逸坐在一起多久,她就说了多久。

这一次白逸要去的地方,名为云梦泽,乃是一处很特别的地方,自古以来,这里便是一处蛮荒之地,时至今日,这里依旧未被开发过,保持着最为原始的风貌。八千里云梦泽,不但在华夏国极为有名,在这颗星球上任何一个帝国中,都无比的有名气,透着许多的神秘,也吸引了许多人去探索。白逸生活的世界,是一颗很美丽的星球,被命名为浅蓝星,这是一颗以海洋为主的星球,其上三分之二的区域都被海水覆盖,只有三分之一的面积是人类生存的陆地。浅蓝星共有三块大陆,彼此之间,隔着辽阔的海洋,在这三块大陆之上,生活着许多的人类,建立了四大帝国,分别是:华夏,天澜、神风和海云;这其中神风和海云是分别占据了一块大陆,而华夏和天澜则是建立在同一块大陆之上。

在四大帝国中,以华夏国最为强大,所统治的领土也是最为辽阔的,在历史上,四大帝国彼此征战不断,而到了如今,则是相对太平,最起码很久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战争了,四大帝国也迎来了蓬勃发展的时机,皆是极力的发展着,争斗的方式已是发生了转变。而白逸所在的帝国正是最强的华夏帝国,这是一个拥有着悠久历史的帝国,比之其他三大帝国拥有更为璀璨的文明,建立的时间,已经超过了五千年,从封建社会,演变为如今科技发达的强大帝国。华夏国自古以来流传着许多神奇的传说,其中云梦泽最富盛名,乃是一处无比特殊之地,面积无比辽阔,这么多年一来,一直没有人踏足其中,保持着原始的风貌;顶多是有人在云梦泽外围走动罢了,至于其内部是怎样的,恐怕没什么人说得清楚。

即便如今的科技无比发达,拥有精妙的探测手段,云梦泽的一切依旧是谜团,对于普通人而言更是如此,所有人都只知道,这里是一片禁区,任何人不得入内。经过整整两天的漫长车程,大巴车终于是驶入了云梦泽外的一个幽静小镇;这个小镇就叫做云梦镇,乃是云梦泽外极为罕见的小镇之一,坐落在群山环抱的山谷之中,与世隔绝,这里的人们过着自由平淡的生活,无比的惬意,但凡生活于此之人,几乎都是在许多年前进入深山之中的,若非是开辟了入山的公路,只怕这里依旧会与世隔绝。与其他地方不一样,云梦古镇显得很是古旧,这里的房屋都是用木材建造的,建于山脊之上,很多木楼都是悬空的,无比的神奇;距今已是有着数百年的历史,各种亭台楼阁都显得无比的古朴,与这片天地相融合,早已是不分彼此,在这里可以感受到原始淳朴的气息,对于在繁华的大都市中生活太久的现代人而言,这里无疑是洗涤心灵、寻求一份慰藉的好地方。

对于白衣而言,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也是第一次离开大都市,进入这原始的天地之中,他背负着一个小小的背包,从大巴车上走下,目光在周围修理的山峦之上扫过,心中不禁豁然开朗。山林中多风雨,云梦古镇刚下过一场小雨,树叶、花草都显得湿漉漉的,滑落一滴滴纯净的水珠;空气显得无比的清新,呼吸之间,令人感到心旷神怡,心灵的躁动在这里变得宁静了下来。“哇,终于到了,这地方可真美,空气真清新,可以好好玩了,白逸,你还没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呢?反正你也是一个人,要不我们一起去玩吧!”与白逸不一样,林诗音显得异常的兴奋,一路的颠簸依旧没能让她感到疲惫,就仿佛她不知道什么是疲惫一般,无论何时何地,她都保持着旺盛的精力。

听到林诗音的声音,白逸不禁回过神来,转头看了看林诗音,微微摇头道:“不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你慢慢在这儿玩吧,希望还有机会再见。”说吧,白逸便是转身向着一个方向走去,并未打算与林诗音同行。“小气鬼,也不告诉我要去做什么,看来本姑娘只有自己一个人玩了,不过也好,我终于自由了。”看着白逸远去的背影,林诗音不由嘟起了小嘴,有些不满意的嘀咕道;不过随即便是露出了欢快的表情,蹦蹦跳跳的向着云梦古镇走去,来到这儿,自然是要参观一下这座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朴小镇的,顺便可以品尝一下这里的美食,而且现在天色渐晚,也该去找个住处了。在这大片的山林中,除了云梦古镇外,很难再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了,所以云梦古镇是来此旅行之人唯一的落脚之地,就算要去山间游历,一般也是要有当地人做向导,要不然是很容易迷路的。

也正因为如此,云梦古镇中生活之人寻到了一个谋生之道,在古镇内开设旅店、饭馆,亦或是作为进山的向导,都可以获取不菲的收入。如今古镇虽然依旧平静,但已是有着不少年轻人走出这里,进入外面的世界,古镇也开始融入现代的生活了,渐渐的焕发出勃勃的生机,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变化。出入云梦古镇的途径只有一个,那便是大巴车,每隔一个星期,这里会有一班车到来,送新的游客进入,同时接早期的游客离开,一般人在此都是停留一个星期罢了;若是不乘坐大巴车,靠自己走出这片大山,恐怕就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了,而且山区多危险,山林中的猛兽是极多的,遇上了就难以幸免。这一次来到云梦古镇的游人一共有着二十多人,不算多,但也不算少了,对于古镇而言,往来的人太多的话,会完全打破这里的平静,尽管如今已是渐渐与现代文明相接触,但古镇之人依旧想要保持古镇原本的模样,平平淡淡才是古镇之人所习惯的。

几乎所有人都进入了古镇之中,领略古镇的古朴文化,只有一人默默的离开,并未进入古镇,而是直接进山了,这个人便是白逸。此刻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但白逸还是义无返顾的选择了进山,由于其一路上都显得很是沉寂,除了林诗音以外,几乎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所以即便此刻他不在了,也没什么人察觉到。趁着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白逸加快了脚步,在莽荒之地行走着,他所选的并不是一般人进山的途径,所以根本就没有路存在,行走起来很是艰难,即便早有准备,白逸依旧是累得满头大汗,一身的衣服早已是湿透了。“呼~!”一块大青石之上,白逸很是疲惫的坐在其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说起来,他也算是一个文弱书生,一直生活在城市中,何曾吃过这种苦啊,在这荒山野岭之中,连个人影都见不到,说实话,白逸的心中还真有些害怕。

(1 / 26)
焚天绝神

焚天绝神

作者:魂圣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作品:焚天绝神 作者:魂圣 分类:武侠仙侠 简介:什么是正?什么是邪? 若天地无情,我宁化身邪君。 仙,魔,妖,与我无意。 征战天地,斩神灭魔,只为红颜重生。 成神算什么?没有你,一切都没有意义。 与天争命...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