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梦鬼写的现代作品? 那年春天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18-12-29 11:40 /都市 / 编辑:刘钰
小说主人公是王谢坝的小说叫做《那年春天》,是作者梦鬼创作的都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那年春天最新章节 第1章:第一章:第

那年春天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那年春天》在线阅读

《那年春天》第1节

☆、那年春天最新章节 第1章:第一章:第一天(一)

说实话,王谢坝不算是一个灵醒人。〖将血〗所以,来的第一天,他就挨了两段熊;第三天,便得了“茄子把”的外号。

屈指算来,王谢坝踏入厨师行当已一年有余,然而仍身添不入流之列,半满不浅、不温不火,犹若他绵软的性子一般。这一次全赖一个伙计的介绍,才在冷冷的后过年氛围中得了这份活路。〖萝莉贴身保镖〗王谢坝已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换地方了,厨师行当的特殊性注定了其流动性比别的职业要大,因为都想找个好老板,都想找个好厨子,都想有个好收益、有份好工资,一旦不如意,只能走人换地方;尤其还有一点,一个厨师的菜毕竟有限,若想能留得住客人,不经常换菜,能行吗?所以,他本欲静而风不止呐!

不出意外,这次还是一个夫妻店:尖下巴的老板娘在前台,统领全局;老板则是掌勺者,所谓的大师傅,是一个其胖若豸、其眼若鼠的小个子,他带着一个比他还胖、比他还矮的家伙,据称是他的徒弟;厨房则一例窄狭而肮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调味架、案板、餐盘、锅碗瓢盆等物一应俱全,硕大的冰箱和冰柜则占据着最大的一处空间,两个人在其间连转身都困难,尤其那一位还那么丰满;厨房的一侧和后面,是一溜瓦房,倚着高楼而建,在城乡结合部,这种瓦房很常见,简单而实用,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贴出拆迁的通知。〖闲妻当道〗〖101次求婚:黑帝的天价恋人〗

王谢坝畏畏缩缩地穿过吧台所在的二层小楼,踏进院子时,小老板正与一个穿着花格上衣的女服务员嚷嚷——王谢坝后来才得知,那个瓜子脸服务员是老板娘的亲妹妹,难怪这么有底气!

“喂,一号的桌布怎么老大一个窟窿?”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抽烟!”

“那也得拾掇一下,不然多难看,是不是!还有三号、四号房间,昨天没坐席啊,怎么味道还那么大?”

“这几天阴天,你不知道吗?”

“还强,还不去收拾收拾!”

女服务员稳稳地坐着,“还没吃饭呢,等吃了饭再说。〖[古剑仙剑]琴音飘渺〗〖晁氏水浒〗”气得小老板直翻白眼,一下瞥见王谢坝,不由端起了架子,“你,你是,老王介绍来的吧?”

王谢坝连忙答应,“是,是。”

“叫什么,多大了?”

“王谢坝,二十三了。”

“哦!”小老板右嘴角抽动了一下,“那么,大宽已在厨房了,进去帮忙吧。”小老板倒真干脆,看来是个惯常老板的摸样,有异常人。

紧凑的厨房里,大宽——小老板这么喊他,其实名字叫严守宽——正踞坐在垃圾桶前剥蒜,见王谢坝进来,咧嘴一笑,“嘿嘿,来了,进来吧!”

王谢坝答应一声,却不动,只局促地站在门口。可那位丝毫没有动窝的意思,他只得踮起脚,小心地往里间挪,尽量不蹭到那位大宽的厚脊背。

灶间一派狼藉,像是爆了颗原子弹,所有调料盒和瓢、铁勺、炒勺都呈倾倒状,所盛的液体油腻难辨,分不清是调料还是涮锅水。灶台上除了厚厚的油泥,还有干掉的姜片和一些粉丝状的物体。尽管两个炭灶了无生气,宛若死去的火山口,但灶里皴裂的煤灰仍旧发散着浓郁逼人的尘烟味。

呼,还是这种氛围,无论换多少地方! 推荐阅读:重生的穿越女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 早爱晚婚 - 农家俏茶妇 - 总裁通缉爱 -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 绝世毒医:天才狂女 - 闷骚老公别耍酷 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 - 调教妖孽暴君:军火狂后 - 至尊废才狂小姐 - 首席的邪恶淑女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泡妞之王 - 重生——毒眼魔医 - 前妻有毒 - 美女护士的贴身医仙 - 哥哥,等我长大嫁给你 - 总裁我要休了你

☆、那年春天最新章节 第2章:第一天(二)

“要不,”外间响起大宽瓮声瓮气的声音,“要不你先生着炉子吧,今天的料不用备多少。〖匿爱,攻身为上(军宠)〗”

“啊,好!”王谢坝答应一声,开始搜找趁手的用具,一次性筷子有不少,但没有火柴或者打火机,松火的火棒杵立在炉前,一如既往的肤色黝黑、姿态挺拔。〖贴身小秘误睡腹黑总裁〗过往的岁月一下涌入眼前,哦,让人又爱又恨的火灶呀!他曾经多少次在其间奔忙,生不着火,或者生着了又灭了,有时还要再去劈柴,小小的灵魂颤栗着:我怎么这么笨呐!这回又要挨训了!个中滋味实在一言难尽。〖蛇王的小小赖皮妃〗

没几分钟,大宽就把王谢坝的个人情况尽数掏了去,包括哪里人、干了几年、有无女朋友,同时大宽也向他介绍了这个餐馆的情况,说这家“博山老餐馆”关键在“老”字上,博山菜那叫一个正宗!“来这里你算来着了!”还说他的师傅,也就是本店的老板,虽然不是本地人,但绝对是一把好手,评一级都嫌亏了,“好生跟他学吧!”

在大宽滔滔不绝的话中,王谢坝没了初来的拘谨感,他擦干净灶台,开始生火。〖[重生]话狐〗〖强制熄灯,公主乖乖从了吧〗在又请示了大宽两个问题后,他摁动鼓风机的开关,熟悉的“嗡嗡”送来熟悉的火烧火燎的烟火气息,他生着了火,并且没有灭。〖婚前婚后,大龄剩女〗接着,顺理成章的,卫生大扫除开始了,像以往无数次干的那样。王谢坝就这点好处,只要能干活、会干活,就是好的;千万别呆着,别发呆,发呆准没好事。哪怕明知是无用功,哪怕怨言满腹,该干还得干,适当耍一点心眼没关系,但不能不干。

还没等擦好料车,就听外面一阵喧哗,大约是来了贵客了,因为小老板带笑的尖音十分刺耳——经大宽提醒,王谢坝才听出小老板不甚地道的博山话——,“哈哈,里面请!哈哈,里面请!”

接着一桌又一桌,厨房的时刻到来了。几个女服务员来回咋呼着,在人缝之间穿行,把菜端得稳稳的。王谢坝则被两个胖子支使的团团转,一会儿拿盘,一会儿翻冰柜找黄花鱼,还要顺道看着蒸锅,因为那里面有他刚杀死的中华鲟。又一会,王谢坝领命去站油锅,因为有客人点了炸排骨,而小老板正在忙活糖醋里脊,没工夫,大宽便一迭声的喊他化开排骨,称重腌好,然后炸。王谢坝只得端着排骨再次进入里间,把小老板刚刚端下的油锅又提到火上,摁开鼓风机。可他初来乍到,一下没看住油温,又担心排骨不熟,尽在油里“滋啦”,结果把好好的一盘排骨给炸糊了。气得小老板一甩炒瓢,对着大宽熊开了,“你让他炸什么?啊,你让他炸什么?”又用勺子点划着王谢坝的脑袋,“你,出去,老老实实打下手去!”

王谢坝只得垂头丧气的出来,本来他可以炸好的,以前又不是没干过,可怎么就没把握火候呢!唉,这下好了,就这手把,还想要高工资,打下手去吧!

大宽挨了训,看也不看王谢坝一眼,就支使他去削土豆皮,然后再杀一条黑鱼,至于蒜泥什么的,也得赶紧捣。王谢坝一声不吱,只可笑的眨了眨眼,便重又投入到杂役的洪流中去。 推荐阅读:重生的穿越女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 早爱晚婚 - 农家俏茶妇 - 总裁通缉爱 -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 绝世毒医:天才狂女 - 闷骚老公别耍酷 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 - 调教妖孽暴君:军火狂后 - 至尊废才狂小姐 - 首席的邪恶淑女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泡妞之王 - 重生——毒眼魔医 - 前妻有毒 - 美女护士的贴身医仙 - 哥哥,等我长大嫁给你 - 总裁我要休了你

☆、那年春天最新章节 第3章:第一天(三)

一直忙到下午两点,才有功夫做大锅饭吃饭,自然是大宽掌勺。〖总裁臣服,前妻别改嫁〗王谢坝早饿过劲了,他早饭就没吃午饭更连想都没想,但他不敢有怨言,因为厨师的好处万万千,吃饭不及时只是其中极小的一件!

大锅菜做得没滋没味,王谢坝根本就没吃几口,倒是喝了不少水。〖保险小说网〗市城的水水垢很多,而且有股莫名的味道,也许这便是城市的味道吧。用上面的话说,这只是城里好处中极小的一件!

饶是如此,没等王谢坝咽下最后一口馒头,小老板就晃着膀子撞进来,“那个谁!”他点划着王谢坝,“二号灶的火不太旺,大约是灰满了。〖《孽缘》之色魔审案〗你去扒出来,提到外面的垃圾池去。快一点啊,下午还有几桌席。”

本来早晨是扒灰的最佳时机,炉火已熄了大半夜,煤灰冷淡而平顺,可以锄,可以掏,而不必担心火烧火燎。〖顽劣逃婚新娘:豪门钻石妻〗然而小老板下令,敢不听从。大宽还给他出主意,让他开启炉门后,先泼一盆水进去,降降温,也呛得差一点。

王谢坝照搬了大宽的办法。〖兄台,可否借件衣服〗方法是好方法,怎奈他没站对地方,就直愣愣地竖在炉前往里泼水,只听“嘭”的一声,炉灰夹杂着热气,喷了他一脸一身,直成了个“灰孩儿”!王谢坝连呛带咳,差点蹲坐在地。〖婚不由己:邪少狠难缠〗他心中那个晦气呀,连嚼舌的劲头都有了!自己怎么这么笨、这么倒霉呐,不知道水是万物之源吗?不知道水享有天地之威吗?咋还这么不开眼!他几乎要甩手出去了,可一看到洞开的炉门,又立马焉了,炉灰还在炉灶里稳稳当当地趴着呢。唉,吃人家的饭,受人家的管,能有什么办法,扒吧,反正已脏了身子了!

于是扒,于是倒,几次三番,三番几次,饶是寒春也滴下了几滴热汗。行将完工时,王谢坝忽然想起了贾宝玉的一句话,“扒灰的扒灰”,那么什么是“扒灰”呢?就是这样吗?王谢坝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心中殊无欢意,因为高贵的公子和卑小的他没有一毫相像之处。

晚上更忙,不过因为是提前定的席,忙归忙,却不乱,不像中午摸不着头,手脚没处放。只要备好菜品,该切的切,该炸的炸,该杀的杀,单等人来炒好上菜就是。

怎料还是出了岔子。当时除了定席,还来了两桌点菜,两者几乎是同时上的菜,忙得两个小服务员管头不顾腚,小老板刚炒好一盘,便一阵风似的端走了,像后面有贼撵着似的——也有人把这叫做麻利。不多会儿,菜上齐了。小老板把炒瓢一扔、白大褂一甩、毛巾一撂,刚要出去抽根烟,格子衬衫闯了进来,尖声问:“爆炒腰花怎么还没上?”

小老板一愣,“咋没上,我都炒好了,怎么没上?是不是?”

“就是没上嘛!桌上明明没有,不信你去看!”

小老板便喊大宽,大宽又喊两个女服务员,一问才知,爆炒腰花竟端到套席上了!气得小老板当场就蹦了起来,“谁让你们端的,啊,谁让你们端的?” 推荐阅读:重生的穿越女配 - 丞相的世族嫡妻 - 早爱晚婚 - 农家俏茶妇 - 总裁通缉爱 -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 绝世毒医:天才狂女 - 闷骚老公别耍酷 锦绣田园:医女嫁贤夫 - 调教妖孽暴君:军火狂后 - 至尊废才狂小姐 - 首席的邪恶淑女 - 总裁的私有宝贝 - 泡妞之王 - 重生——毒眼魔医 - 前妻有毒 - 美女护士的贴身医仙 - 哥哥,等我长大嫁给你 - 总裁我要休了你

☆、那年春天最新章节 第4章:第一天(四)

两个小女服务员面面相觑,接着一起指向王谢坝。〖韩娱之权世界攻略〗小老板立马破口大骂:“□□妈的,瞎指挥什么,才来一天就想当头了,啊?你不知道腰花是点菜吗!”

王谢坝正往冰箱里归置东西,被小老板劈头盖脸一顿骂,一声也不敢吱,纵使他没记得自己指挥过

两个服务员,因为当时忙得那个样,他哪有功夫说话呐!

大宽忙来打圆场,向格子衬衫说:“小姨姐,你去说一声,菜马上就上,马上就上!”

小老板余怒未息,对着王谢坝一挥胳膊肘,“这腰花记你的头上,到时扣下,明白了吗?”

王谢坝只能委屈地点了点头,第一天就碰上这种倒霉事,看来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很好过。〖网王之中国魂〗〖异界变身之后〗如果当时他能一甩手走了的话该多好啊,可惜生活从不相信如果!他也从没有过那种魄力!

天终于慢慢黑下来。〖无上龙印〗而等到忙活完,大宽先走了,只扔下王谢坝自个儿善后。〖家长里短种田忙〗没有了催命似的支使和火爆的火之歌吟,他反倒更自在了。甚至在打扫过后,有了一点歇憩时段,可以什么也不想的坐在门边,看院内灯火闪烁,空气中流溢着淡淡的烟味和酒味菜香;呈包围状的房间则时不时透出阵阵歌声:“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想你!”看来能恣的人,会恣的人不少呐!

蓦地,角落里一阵响,“豁啷啷——”。〖变脸狂妃:嚣张魅天下〗随即一只硕大的老鼠大摇大摆地钻了出来,瞅也不瞅王谢坝一眼,径自行向里间去了,那股不慌不忙的劲儿,连人类也学不来!王谢坝发皱的圆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妈的,这个自由自在的玩意,大约它以为自己才是此间的主人吧。

是啊,是啊,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干什么,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毕竟在事实上,这匹老鼠也的确算是厨房的半个主人呐!)。不像他,必须得学习,必须得熬着,必须得忍受,必须得为自己、为未来、为家庭细细打算!

(1 / 7)
那年春天

那年春天

作者:梦鬼 类型:都市 完结: 否

一个小人物的故事,有酸有咸也有苦,当然,应该也有极微的希望吧!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