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皮囊之下精彩在线阅读 峦(现代)

时间:2019-05-10 17:03 /言情 / 编辑:夏凉
主角叫许戈,林舒雅的书名叫《皮囊之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峦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林舒雅开口:妈妈,你能帮我找到他吗? “不能,妈妈

皮囊之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皮囊之下》在线阅读

《皮囊之下》第54节

林舒雅开口:妈妈,你能帮我找到他吗?

“不能,妈妈没有那个能力,”叹息之后:“即使有,妈妈也不会帮你。”

林舒雅抽开自己的手。

“他们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厉列侬最不会背叛的是他的妻子。”一模一样的话,不过这次是以听的形式传达出来。

沉默——

“舒雅,想知道那个被称之为‘女魔头’的女人长什么样吗?”

再一次,林舒雅想起那个《爱丽丝仙境》里忽然出现,有一双爱笑的眼睛的女人。

那样的女人只会让人把她和“出生良好”“涉世未深”“热情活力”这样的词汇联系在一起。

林秀玲把一张照片交到她手里:“这是许戈十八岁的照片,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影像资源之一。”

照片中,有身材娇小的身影坐在老得下一秒就像要坍塌的桥上,军式短靴配深色长裤,深色中长外套,外套下是深色卫衣,卫衣帽子罩在头上露出小部分脸。

从卫衣露出的小半部分脸往左,看着就像是在凝望着桥下远去的湖水。

照片里,老桥上空积满厚厚黑色云层,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天色昏暗,无法看清楚坐在桥上人的眉目,独独是她眉间的眼钉在暗色照片背景中尤为亮眼,就像是黎明之前的曙光一样。

那身影,咋看起来就像是不合群的少年,倔强、孤独、桀骜。

墨色湖水,古老的哥特桥,暗沉的天色使得坐在桥梁上的小小身影有种被全世界遗忘的感觉。

不,是应该是她遗忘了全世界。

“她看起来和那些女人们口中形容的不一样对吧?”

眼睛盯着照片,恍然间,耳林舒雅想起那天在洗手间那女人说的话。

那天那个女人说了“代我和林伯母问好。”

“妈妈,你认识她,你还说我和她很像,而且,你还把我的照片给她看。”

林秀玲从她手中接过照片。

小会时间过去,林秀玲语气讶异:“我可以确信我不认识她,这张照片是我花很多功夫才拿到手的。”

第27章 \/(爱人)

眼睛就像是被粘上胶水一般,不管她怎么使劲撑开都徒劳无功,颓然的让自己重新回归混沌状态。

身体宛如棉絮一样,酒精让她的脑子塞满了万花筒,有熟悉气息由远而近,近到仿佛要亲吻上她的嘴唇。

颈部微微昂起,但那道气息就是迟迟不肯落下。

伸手,想去勾住他的脖子。

然,扑空。

奋力睁开眼睛,从有他的那场迷梦中解脱,熟悉的气息飞速远去,眼前的世界一片晴朗。

眼睛最先触到的是摆在床头柜上的照片。

真是的,她还以为自己现在是在酒店房间里呢,昨晚她都已经很清楚的告诉高云双了,她不想回家。

看来,高云双的胆子变大了!

她酒量不好,一杯最小容量的鸡尾酒就可以让她酩酊大醉,她记得自己以前的酒量好像不错来着。

怎么酒量没有随着她年纪增加变大,反而变小了?

心里嗟叹,要是她的年纪能像她的酒量一样越活越回去就好了。

脑子里依稀还回响着自己昨晚的声音,空洞而尖锐,我不要回家。

家——?

再一次目光落在摆放在床头柜的照片上,那是许戈十八岁时在捷克一处旧桥照的。

当天,她要拿掉伴随了她三年的眉钉。

照片是历列侬给她拍的,她在桥上,他在桥下。

拍完照片之后她就摘下了眉钉。

第二天,她戴上了假发,涂着透明颜色的口红,坐在了从捷克前往土耳其的航班上。

照片上的那抹人影有着让人移不开眼睛的魔力,想靠近一点,再看仔细一点,看看那从她眉间穿过的,亮亮的东西是星光还是曙光。

但最终,靠近的人却被那双眼眸所吸引。

女孩,你在悲伤些什么呢?

闭上眼睛,伸手打开床头抽屉,把照片放进抽屉里,关上抽屉,这个动作她已经做了无数次。

但她知道,明天早上、最晚是后天早上睁开眼睛时照片就会再一次出现在她面前。

负责清理房间的佣人最终都会把照片放到床头柜上去。

这总是让她有点闹心,源于这样她没少换佣人,但从玛丽到曼丽、再到艾丽她们都会固执的延续着这一举动。

然后,她悲哀的发现,这里的人从管家到司机、再到佣人都只听厉先生的,厉太太的话她们从来都是当成耳边风。

(54 / 283)
皮囊之下

皮囊之下

作者:峦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晋江高积分VIP完结 总点击数:265249 总书评数:7797 当前被收藏数:3253 文章积分:138,397,904 文案 当面对同样的问题时: 连翘:眼睛是用来看世界,双臂是用来拥抱的。 许戈:眼睛是用来哭泣,而双臂是用来抵抗的。 这一年,她和她十四岁,她们素不相识,许戈成长于时局纷乱的耶路撒冷,连翘成长于素有阳光海岸之称的加州,若干年后,她们因为那个叫做厉列侬的男人开始了宿命般的相遇。 ----双生,又名皮囊之下 男主为从前苏联分裂出来的无政 府组织领导人,咳咳,以上是作者君用来装逼的,这就一小言,本文还可以译释为《我的老公是不可说先生》、《蛇精病的我和无政 府领导人之间的虐恋情深》,台言大致可以叫《征服冰山男》文艺范的也有→_→《于环境下的我们》 本文灵感来源于法国的一句熟语[heure entre chien et loup]:太阳西沉,从屋檐投下忧郁影子的那片刻,万物轮廓变得朦胧恍惚,人无法分辨从远处走来的那个身影,到底是自己抚养的忠实爱犬,还是一头会对自己造成伤害的狼,在这个时间里,善和恶的界线变得模糊,融化成了一片夕阳的血红——狼和狗之间的时间。 重要的事情讲三遍,这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