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红楼同人)红楼之兄长大人们威武(胤禩、二爷、宝玉、胤禛)全文在线阅读 捕快A

时间:2019-01-18 01:54 /重生 / 编辑:凌王
精品小说《(红楼同人)红楼之兄长大人们威武》是捕快A最新写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胤禩,二爷,宝玉,胤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时跑到了贾母处,几个丫鬟看到狂化了的王
《(红楼同人)红楼之兄长大人们威武》第63节

一时跑到了贾母处,几个丫鬟看到狂化了的王熙凤,一个个都吓得抖衣而颤,说:“二奶奶,你快放下刀来,别吓坏了老太太!”

王熙凤丢下刀,扑到贾母怀里,哭着说:“老太太救我!有人害我!要拿绳子勒死我!”

王熙凤此时眼前尽是红袖临死前的景象,错乱着扑了过来:

平儿抖抖索索地说:“二奶奶,我不敢啊不敢。”

王熙凤照脸就是一巴掌,骂道:“就往那贱婢肚子上踹,怕什么!今天不出这口恶气,枉费了我们那么些天做小伏低地赔小心!”

平儿踢了一脚红袖的肚子,结果抽抽噎噎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二奶奶饶了我吧,平儿真的不敢,太造孽了!”

王熙凤鄙夷地哼了一声,说:“叫旺儿来!”

旺儿来了,拿大板子往红袖的微微隆起的肚子上一下一下地盖去,红袖被堵住了口,出声不得,一双睁得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怨毒。

红袖气息奄奄地躺在地上,身下深红色的血迹几乎蔓延成小溪。

王熙凤说:“行了,把这二百两碎银给坠儿,叫她照着说,只要挺过了那一顿板子,日后我会疼她!”

王熙凤又阴森森地交代旺儿说:“所有事情都要弄的手脚干净,若是有一点不妥,全在你身上。去吧。”

被拖走的红袖那时还没有断气,眼睛只是瞪视着王熙凤,似乎要流出毒来。

此时,红袖口中塞着的帕子落了出来,她断断续续地说:“我死了……也要化作……厉鬼,将你……撕成……碎片……”

王熙凤抽泣着扑在贾母怀里,全不顾已经赶了来的旁人又惊又怕的眼神,哀哀地说:“是红袖,是红袖想要害我,她怨我害了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还有坠儿,我叫她去顶包,最后还是将她灭了口……”

这时,鸳鸯等大丫鬟惊呼起来:“不得了了,老太太撅过去了!快快快,把二奶奶拉开!”

等胤禩得到消息赶回家,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

贾母受了惊吓,一病不起,王熙凤失了神智,被几个有些臂力的婆娘看管起来,现在府里就是邢夫人主事了。

邢夫人本来就极其厌恶王熙凤,见此情景,岂有不落井下石的?这多年的怒气积累起来,居然就舌灿莲花起来,把贾赦都说服了,叫胤禩即刻休妻。

贾赦一锤定音:“琏儿,这媳妇,咱家不能要了,居然干出这等无法无天的事情来!还把老太太都气病了。赶紧休了,赶明儿我再另外给你寻一房好的。咱们下一次,就宁可要那起贤德的,看这事情闹得。”

胤禩心疼女儿,还想努力挽回,说:“巧姐儿不能没有娘,老爷太太好好教导她一下,叫她此后再不可如此行事也便是了。”

一向对儿子言听计从的贾赦此时却犯了倔,说:“她那个娘当的,几时好生教导过巧姐儿?倒是你和巧姐儿在一起的时候还多些。琏儿,你这一回一定要听老爷我的,她犯下这天大的祸事,这时休了她,就是王家也没话说,还有老太太正病着呢,也不会拦着护着的,错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要是这一次不抓住机会,你往后可都被这母老虎吃得死死的。”

说着,贾赦便将早就准备好的休书拿了出来,硬逼着胤禩按了手印,此事算是尘埃落定。

回了自家的小院,王熙凤的神智还没有恢复,平儿眼睛都哭红了,跪在地上哀求胤禩。

胤禩叹气,说:“平儿,你跟了你二奶奶这么些年,凡事该劝着她些,怎么也跟着做出这等无法无天的事来了呢?现在来和我说,我也是无力回天了。”

平儿如今只求自保,只得心一横,将那日的情景原原本本说出来,最后说:“二爷是横了心要休了二奶奶吗?那平儿呢?平儿只求终身为二爷的婢女,照看巧姐儿便是,不敢再有行差踏错了。”

(63 / 78)
(红楼同人)红楼之兄长大人们威武

(红楼同人)红楼之兄长大人们威武

作者:捕快A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晋江VIP 正文完 总点击数:126604总书评数:648 当前被收藏数: 1668 文章积分: 18,584,148 文案 这是, 四四八八重生在红楼, 一个拼命跑,一个拼命追的故事。 内容标签:四大名著 宅斗 宫斗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胤禩胤禛 ┃ 配角:红楼梦一干配角 ┃ 其它:非清穿1VS1甜文 节选:第 1 章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 胤禩感觉自己的魂灵从盖着宗人府看押院那张破烂棉被的病弱躯体中轻飘飘地拔了出来,悲哀地看着棉被里露出来的花白头发和垂落床侧的一只枯瘦如干枝的手。 这就是他运筹半生、步步为营、着着谨慎,却一败涂地、累及家人的下场! 现在这魂儿,是要去向哪里呢? 来生吗? 若有来生,不愿再生在帝王家。只愿为一富家翁,有广厦一座,良田千亩;有子孙绕膝脚下,含饴弄孙,足以。 或者,就是生为平凡百姓,躬耕为生,也未尝不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何等惬意,岂不比这一辈子操碎了心,最后破席一卷、埋没荒草之中的好? 恰在此时,一道白光闪过,胤禩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一股极大的气流拉扯着,平静的夜色之中似乎出现了一个巨浪中的漩涡,一个深不可测、黑不可见的洞,将他拉扯进去,然后,完完全全地吞噬掉他的魂灵,和,他在咽喉中尚未来得及发出的惊叫。 不知过了过久,胤禛觉得自己的耳朵中传来一个声音,渐渐由模糊到清楚: “二爷,你可醒了,把奶奶吓得不轻!” 胤禩觉得自己的头颅似乎坠着秤砣一般沉甸甸地,从全身到四肢乃至指尖脚趾都是一径地酸痛莫名。胤禩勉强挣扎着想坐起来,却被那沉沉的头痛拖了下去,喉咙干渴得像火在烧一般,说不出话来,只在口角逸出破碎的声音:“水……渴……” 先前说话的人急忙过来,一欠身坐在床边,手臂环在胤禩的肋下,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来,偎在自己身上,此时,地上已经站着几个弯着腰的小丫鬟,手里捧着铜盆、托盘之类的候在一旁,等着那个说话人的吩咐。 胤禛感觉到有一具柔软而馨香的女性肢体贴在自己身上,头太痛,没办法凝神看她究竟长什么模样,只知道她接过小丫鬟托盘上的一盏茶水,贴在自己唇边,说:“二爷,先喝些茶水,慢点喝,别呛着了……” 胤禩饮了一口,顿时觉得仿佛有一股清泉漫过自己火烧似的的咽喉,流入五脏六腑一般,便顾不得那人的好意规劝,大口地喝了起来。 喝了一盏,又要了一盏,喉咙处的不适感才勉强压了下去,胤禩有一种活过来了的感觉。 的确是活过来了。 不过,是转世重生。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