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三无是萌点的小说?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小说目录精彩阅读 

时间:2019-01-01 10:42 /都市 / 编辑:云开
主人公叫许风沐,朗歌的书名叫《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无是萌点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山腰上能看见葱葱郁郁的绿植,透过绿植隐约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在线阅读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第37节

山腰上能看见葱葱郁郁的绿植,透过绿植隐约有一片别墅。要是没记错,上次朗歌约他做心理治疗就在这山的后面的别墅里。倒也奇怪,他那边荒凉萧瑟死人闹鬼估计都没人知道,这边虽然够不上繁华,起码有医院超市美食城,算个闹市。

最近真是中了朗歌的毒,到哪都阴魂不散。

中午他眯瞪起来,原本打算直奔公司鞠躬尽瘁,还没等爱岗敬业的油门踩过第一个十字路口,郑明渊发动大召唤术非让他来西二院。

“…没有非让你来爸病房前守孝的意思,你远远看一眼证明来过就行。现在爸爸的情况非常不稳定,梁医生让家属做好准备,他可能真的没办法醒来了…我知道你介意他之前做的那些事,但无论有多少恨意,都已经过去了。退五千步来说,你即使不想探望爸爸,医院总是该来的,做个全身检查也好。别总觉得你身体健康…”

如果前生今世的说法真的存在,郑明渊上辈子八成是个哑巴。许风沐在他手底下做事,老板都给放假了,他只能当是特殊的出差,把爱岗敬业的激情全部挪在地图导航上——轰轰烈烈的在东平迷了整个下午的路。

比起其它医院建在闹市区,隔着老远就五补一标十步一旗揽客,西二院实在太低调了,甚至在电子地图上几乎没有详细路线。

停车场刚出来是一排便利店水果摊,随处可见卖果篮和鲜花的。摊主见来了个四肢健全智商疑似正常的,赶忙热络的招呼,“小伙子,来探病啊?买个果篮呗,我店里的价钱是这片最便宜的。”

许风沐停下脚,在水果摊前瞅了圈,视线一直没有往果篮上放。他指了指香蕉问,“怎么卖?”

“送香蕉不如果…九块钱一斤。”摊主还想极力推销自家的果篮,趁机捞个包装前,看清许风沐腰上的东西立刻收了声,识相的扯下来个绿油油的塑料袋问,“大哥要多少啊?”

摊主目测可能有个四五十,莫名其妙涨了辈分的许风沐竖起一根手指。

“一把是吧?”

“一根。”

中午没吃饭,有点饿了。

“呃…”摊主拿起水果刀的手又放下,确定这人没开玩笑后,当即拉下脸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大哥,我这是小本生意,好好一串香蕉怎么给你分一根?你问问周围,咋还有像你这样买东西的?搁明你再要半根,是不是我还得给你剥皮切开雕个五角星?”

拖拖拉拉一长串,分明是不愿意卖的意思。许风沐没有逼迫人的习惯,正打算离开,就听背后层层叠叠的脚步托起郑明渊慈祥的声音。

“剩下的我都买了,分给他吧。”郑明渊搀着胡丽走到许风沐跟前,从钱夹里摸出红钞递给摊主,让他在整串香蕉里选出最大最好的一根给许风沐。

提着剩下的香蕉,郑明渊跟在许风沐的后面走上医院的台阶,不紧不慢的跟他搭话,“西二院确实难找,迷路也正常。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全身检查,等下你跟医生去一趟。这两天你身上的伤啊病啊太多了,防患于未然。”

许风沐在沉默中拨开香蕉啃完垫了胃,这才有力气拿眼睛往郑明渊身边一扫,注意到他旁边跟着的胡丽。胡丽是郑明渊的母亲,听说前两年就皈依了哪个寺为郑家祈福,就算现在回来陪护,也穿着道袍带着尼姑帽,手里挂着佛珠念念叨叨。

祈福,把老公祈进重病监护室那种?

真不愧是要苦要难,心诚则灵。

许风沐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对于她的做法很不理解,也没有嘲讽的意思。说到底胡丽跟他没多大关系,即使是郑家董事长夫人,在他这里也跟路边的的村姑区别不大。

胡丽跟许风沐对上眼,才总算看清楚他的五官,心里一惊。

那双带着笑意的瑞凤眼,跟许雯年轻的时候如出一辙,只是看着就招人喜欢。而他薄利的唇…胡丽定定神,诵了两句经文悼念已逝故人的亡灵后,轻柔的跟许风沐搭话,“小沐,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不行。”许风沐想也不想就回拒。

先前还好奇郑明渊的脾气到底像谁,总透着娘兮圣母。现在见过胡丽,总算发现正主了。许风沐把香蕉皮扔进垃圾桶里,从兜里摸出纸巾擦擦干净手,大步往医院里走。

“小沐…”郑明渊似乎想要促进弟弟和母亲的友好交流,被胡丽不动神色的按住了,只能咽下大片大片劝说的话,跟在他后面走进医院里。

西二院除了地势清新脱俗,内部跟普通医院没多大区别,到处是扶着脑袋吊着胳膊哀嚎的病人,和穿着白衣服穿梭其中的医生和护士。

由于郑功成躺在医院的这大半个月,替医院贡献了卓越的营业额,身为他继承人的郑明渊在院里受到了贵宾般的对待,甚至不用去挂号处挂号直接进了院长办公室。

郑明渊安顿好胡丽,带许风沐七绕八绕到里面,穿过阴森森的走廊。越往里走人越稀少,显得周围环境萧瑟又阴沉。可能是由于是院方独立走线拉电,导致供电断断续续,悬在头顶上的白炽灯忽明忽灭,最明亮的时候也不怎么光亮,旁边白墙耸立在暗无天日的过道里,灯光打过去灰扑扑连成一片,似乎随时会聚拢,压得中间生灵沉闷窒息几欲逃离。

院长办公室在走廊尽头,踏过漫长的压抑,漆蓝的门牌上刻着墨字:良贵。

办公室内部和外面保持高度一致,空荡、压抑、阴森。黑厚的办公桌上没有堆成山的病例,黯淡的桌面上只有一双枯瘦的手,如同快要脱皮的老树丧失水分布满褶皱。院长良贵只有穿着勉强像个医生,宽松的白大褂垮在他身上。推门而入时掀起一阵微风,白大褂顺着这阵风变成个飘摇的塑料袋。

郎贵抽干魂魄的浑浊眸子勉强聚集起一丝焦距,勾住许风沐从脚踝开始落到他脖颈上。许风沐脖颈一凉,瞬间有被利刃舔舐过的感觉。

“许先生,您的检查项目已经安排好了,我这就带你过去。”郎贵说出口的每个字都像是闷在喉咙里,声带用不上什么力气,下一刻就要断气那种感觉。

他施施然从转椅上起来,垮掉的白大褂轻飘飘飞了出来,整件衣服吊在他身上。直到良贵走到他们身边,许风沐才注意到右边袖子是真的宽松。

他没有右臂。

世界上残疾人那么多,致残的方式也多种多样,许风沐觉得自己过度敏感了。可能是早上才见过那种形状的尸体,导致他现在看到谁缺胳膊少腿都忍不住多盯两眼。

许风沐没应声,没说话,顺着郑明渊的意思在医院转了一圈。由于是‘关系户’,检查结果神速揭晓,各项指标都证明许风沐身体比野兽更加强壮。

“…许先生最近生活作息不规律,身体免疫力已经在下降了。而且从片子里能看出您身上有多处骨折线,左小臂也有被钝物击打的淤肿。”

“我知道了,”郑明渊接过检查报告,语重心长的劝告许风沐,“你还是要注意休息,别太辛苦了。要是觉得公司事情太多劳累你了,以后不愿意上班可以不去,琐碎的事情都推出去,只要专心搞好跟亚诺的合作就行。平常有什么需求,也可以跟我提,别总是敷衍自己。”

许风沐听着他漫长的唠叨,暗自琢磨‘只搞好跟亚诺的合作’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郑明渊打算架空他?不至于吧,自己手里那点权限,哪够堂堂副董看的。而且要架空,更应该剥夺他跟亚诺的联系才对。

难道是,他终于不愿意自己再过度接入郑家了?正当他猜测的时候,旁边匆匆跑过的小护士灰头土脸咳嗽两声,朝整个大厅喊——

“停尸房起火了!有个小姑娘在里面!快打119!”

第28章 028

西区今天非常的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穆瑞甚至忙出了朝堂之上权倾天下的日理万机。

首席大太监小矮子颤巍巍抖着搜查结果,捏着嗓子细声细气给他汇报,“穆局,咱们下午查出来的资料全报上来了。”

穆瑞咂了一口浓咖啡,移过两只乌青乌青的黑眼眶,干耗着撕裂的破锣烟嗓朝他吼,“大声点说话,你搞个娘娘腔是打算入宫当宦官吗?”

周围穿来穿去的人总算从忙碌中偷到五毛钱的笑点,余额哈哈哈完后又行尸走肉的继续执行各自的任务。

矮警官斜着眼瞪了半圈,手里捧的两页纸烫的厉害。他心虚地干咳两下,瘪着音佯装正儿八经的样子汇报,“殡仪馆发现的四十九具尸体你安排我们找死者身份,根据咱们西分局整个下午的对比调查确认了其中的三十三具,还有十六具正等待公安内网更缜密基因核查。目前我们调查的三十三具尸体身份都是——

查无此人。”

(37 / 56)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

全世界除了我都有病

作者:三无是萌点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文案: 许风沐自幼被有钱的爹赶出豪门,跌打滚撒二十多年后他重新回来,才发现城里有钱人都他妈有病! 比如全城最有钱的伪情敌朗歌搞了上亿合同,只为了嫖他—— 朗歌:“想合作…洗干净让我睡啊。” 许风沐:“…你有病吧?” 朗歌:“我是有病,你来治啊。” 几次接触下来,许风沐发现这人不光病得不轻,全天跟踪偷||拍他,还是个天煞灾星。 比如跟他搞上床那天死了养父,亲了他隔天发现残尸,准备住进他家却遇到蓄意纵火等等…妈个鸡! 对此,朗·专业变态·歌表示很委屈:“明明都是冲着你来的…” 怼天怼地痴汉攻×冷艳薄情残暴 正确文名《有个变态暗恋你十六年》 内容标签:强强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悬疑推理 主角:许风沐,朗歌 ┃ 配角:穆瑞,魏杰,涂南,燕玖,郑明渊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