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绝世(我行雪中)小说全部章节 赵忆丛,赵云飞

时间:2019-01-01 11:33 /重生 / 编辑:小燕
主角是赵忆丛,赵云飞的小说是《绝世》,本小说的作者是我行雪中最新写的一本古代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等了半晌,赵忆丛奇怪的问道:“

绝世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绝世》在线阅读

《绝世》第92节

等了半晌,赵忆丛奇怪的问道:“这就完了么?”落云郁闷的说道:“你还想听什么?”赵忆丛悠然道:“不管我是魔鬼还是天使,从今以后你都要听我的吩咐。我们的府邸紧挨着,你猜会不会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呢?”顿了一下又说道:“我想应该让你知道,哈娜一直希望我可以娶你的,因为她认为只有我才配拥有你,也只有我才能为你带来幸福。”

听到这里,落云反而不在意他前面的话了,感到不可置信的问:“不是你骗我吧,哈娜会说这些?”赵忆丛真诚的说道:“这都是真的,不过你应该知道她是为你着想。因为她才真正了解你是多么的寂寞,人生最美丽的十年光阴你已经让它溜走了。难道余下的时光也要在孤独中度过么?漫漫的长夜里,你独守空房,任泪水浸透枕巾。当你睡不着的时候只有冷月寒星为伴,无人倾诉。当你面临解决不了的难题时无人与你分担,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么?难道你就没有梦想?”

听完这些话,落云出奇的安静,并没有反驳,反而问道:“那你又能给我什么呢?说到底你只是想利用我而已,可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又何必和我说这些假话,你有三位娇妻还不够么?”想了想又恨恨说到:“我现在已经众叛亲离,不但族里的长老心向你,就连唯一的女儿竟也出卖了我。现在我根本毫无用处,你就不要再戏耍我了。”

“你错了,我并不是为了利用你才说这些。”赵忆丛耐心的说道:“只有我才能给你温暖,给你安慰,给你理解。除了这些。一个女人还想得到什么呢?哈娜并不是背叛你,她这样做只是因为我是能带给你幸福的人。这就是她唯一的标准,相比之下你就想的太多了。直到现在我又何尝做过一件伤害你的事呢?我知道你并非不喜欢我,那么为什么不能心无旁骛的仅以自己的心来做出决定.我想你是猜到了格力长老泄露了你的名单,可是那并非背叛你,也无碍于他对你的忠诚,这样做只是因为他赞同我的理念。”

深深吸了口气又道:“要知道并非所有人都是安于现状的,当命运注定你要做些什么的时候你就必须去做。这么多年的忍耐除了屈辱你又得到了什么?要想得到幸福惟有血与火才能争取,战争决不只是意味着无情的杀戮与死亡,他更意味着光荣与梦想,意味着新生。世界上的事不破不立,惟有打破旧秩序才能创建新秩序,而在新的世界里,你族将会成为主人?你也许会觉得我是把你族人当做工具使用,可是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工具,包括我在内。我不知道如果是你丈夫带领族人做现在的事你会怎么想,可是在我心中从来就没有种族之分,为什么你始终把我当做外人呢?我听说当年你们反抗凯里的时候,十几岁的孩子都被迫走上了战场,那时你还觉得战争是不该有的事情么?”

落云此时插话道:“那是为了自由与幸福,怎么可以和你想做的事情一样。”赵忆丛一笑道:“我现在做的一样可以带给你们这些,而且是更大的更久远的自由与幸福,而非眼前这种靠别人怜悯才得到的随时会失去的幸福。如果你站的高一点看的远一点,你会发现这些是多么的真实,为此付出多少代价都是值得的。我之所以设立元老会不过是为了安抚那些无法看到远处的人,他们实在太需要有人带领着去走一条正确的道路了。可是你的不理解甚至是对抗真的很让我痛心。

落云道:“我的理解真的有那么重要么?” 赵忆丛道:“人的感受往往是在刹那间产生的,而自我第一次去见你,在那个布满寒星的天空下,我看到了一个仿佛神仙的你,那一刻你的样子已经在我心中留下无法磨灭的痕迹,我再也不能忘记。”

落云注视着他,半晌默然道:“可是我总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现实,我比你大了好多!”赵忆丛慢慢走近,把她的头放在自己胸口道:“就算再过几十年,你在我心中的样子依然不会改变,因为那已经刻在了我的生命里。”落云任他拥着自己,轻声问:“真的?”

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端起她的脸,向着那湿润的朱唇吻了下去。落云只一接触便放弃了抵抗,两舌纠缠,如痴如醉。此刻这屋子仿佛成了独立的世界,而这世界只有两人。一切无情的杀伐,阴谋诡计都被抛在九天云外。落云陶醉的闭着眼睛,柔软的身体紧紧靠在赵忆丛身上,这一刻,她终于找到了依靠,突然觉得异常的轻松。

此时无声却胜过了千言万语,让人不想从这春风纯梦中醒来。只是好梦从来容易醒,门突然开了,哈娜兴冲冲的跑了进来。见到两人亲密的样子不由呆立在门口不动了。半晌才诡异的一笑道:“你还真有一套,这么快就得到了我妈的芳心,我还以为要等很久呢!”赵忆丛又能说什么,只能讪讪的跟着傻笑,此地的风俗果然与中原不同,少了太多的繁文缛节,此刻突然喜欢上了这里的一切。

PS:虽然慢点,总算在还继续,各位多担待了.

第三十一章 战火

文宗十二年春,南诏起兵进犯大唐,合聚南方数十小国兵力,号称百万。这也是中原政权立国以来第一次遭受南方民族的侵犯,由此亦可知晚唐的衰弱已经无以复加了.

而南诏之所以敢于进犯也在于出了一个百年甚至千年难遇的战场奇才花无颜,谁又能说,英雄人物不能创造历史呢?

南诏主帅花无颜所率领的二十万大军当先进攻川中。蜀地向来艰险难行,重山峻岭连绵不绝。诗仙李白亦曾感叹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也正因为外围的地势险恶,道路阻绝,才使内部的千里沃野远离战火。

由成都至南诏的路更是只有一条,九曲十八弯般的在莽莽群山中仿佛一条细线。在每个山势险峻,易守难攻的地方,剑南节度使陈敬宣都早已筑起关隘派兵防守。要想通过这些关口到达成都除了不计死伤的强攻外似乎并无它路可寻。而强攻势必是一个耗时持久的战争,因此虽然早就得到了南诏犯境的消息,陈敬蕃并不惊慌,只是加强了一下防守兵力而已。他认为即使敌人能通过这五关来到成都,也早已是伤亡惨重成了强弩之末,自己驻守成都的十万兵马将如狂风扫落叶一般,轻而易举的扫平这股敌军。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想法,每日里依然歌舞升平,逍遥自得。

只是他却忽略了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致命的问题。再艰险的关隘也要有人拼死效命才行,否则也不过是个好看的摆设,恰恰是在这一点上出了问题,防守第一关的大将冯宝早在年前就已经被花无颜收买,根本不做抵抗就直接开关放行了。之后花无颜命令本部熟说川话的人穿起蜀兵的衣服,装成败兵一路叫关,而她率大军掩袭在后。久无战事的蜀兵根本就没想到这些,很容易就被骗过。失去险阻的几千人马如何花无颜的对手,马不停蹄连闯五关,直奔成都。而消息更是被封锁,无人能够逃回报信,就连苏家派出助战的高手也被擒或杀。

直到南诏大军杀到距成都不足百里,陈敬宣才得到消息。登时吓呆若木鸡,手中酒杯摔个粉碎,就差没瘫倒在地。对方如此神速简直是神兵天降,突然间已经是兵临城下,他已是完全不知所措,只能求助似的望向正在座中的苏强,也就是蜀中第一家族苏家的主事者。

南诏兵如此轻易就杀到成都,也大大出乎苏强的意料。他明显感觉到此刻的南诏和从前自己所了解的已经大大不同了。事实上他内心一样有些惊慌,不过毕竟是能屹立上百年不倒的大家族之首,面色不变,镇静如恒的说道:“大人不必担心,虽然敌人突破五关有些出乎意料,但其远道而来毕竟是疲惫之师,而我方尚有十万养精蓄锐之士足以抵挡,甚至让敌人一败涂地,无人能生出川中。”陈敬宣闻言大喜道:“先生之言很有道理,只是不知该派谁出战比较妥当?”

苏强暗自叹息,此时此刻当然是陈敬宣亲自出征才能提升士气。敌人打到家门,主帅却依然缩在城里不敢露面怎么也说不过去。可是再看看他的那付模样,让他出战恐怕不但不能提升士气,反而要自乱阵脚,扰乱军心。自己支持的是个如此懦弱无能的人,难怪这么多年苦心经营,苏家一直难出蜀地,可是事已至此,只好勉强说道:“我看就由良宇公子做为主帅,大将崔安潜为副,负责临阵指挥。他是一员宿将,知道如何应对。陈敬宣疑惑的说道:“良宇他能行么?”

他不行,难道你行么?苏强心里暗骂,口中却说道:“公子在外历练多年经历风雨,还能保持镇定足以稳定军心,我再让苏剑从旁保护,应该无事,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手下去办。”陈良宇起身道:“父亲放心,儿此去一定不辱使命,誓与成都共存亡。陈敬宣哆嗦着站起来道:“好孩子,我陈家的兴衰就全看你的了,爹在城里等你的好消息。”说完在手下的扶持下溜走了,可能是躲在哪个小妾怀里找安慰去了。

成都城外,陈良宇顶盔冠甲,骑着高头大马立于阵前。崔安潜与苏剑列于两旁,都注视着前方的大道。而他们士兵排成几个方阵,持械以待,准备厮杀。

大地一片安静,风中都充满了肃杀的气息,而每个人的心中想的却是不同的,士兵们或是想着如何保命或是保住家园免受异族的践踏。而此刻苏剑想起的确实临行前苏强的一番话:“五关已破而苏家派出的帮助守城的高手却一个也没回来,可见敌军高手如云,一定要小心从事。”

久待不至,陈良宇焦躁起来,身边的崔安潜却眉头紧锁思索着什么,突然抬头命令探子再去探察敌军动向。不久得到回报,南诏军马并未前来进攻成都,反而安营扎寨,帐篷绵延数十里,军营前方连起二十条战壕沿途遍布哨探。陈良宇道:“他们应该也是考虑到自己远来疲惫,故此想要休息好了再战,我们不如去劫营吧!”崔安潜忙制止了他,仔细询问了南诏军营的设置,面色惨然的说道:“敌人实乃令人叹为观止的良将,营盘布置的无懈可击,我们去了也讨不到好处,反而容易中了圈套。观敌人连过五关可知善于用奇,我们不是敌手,惟有稳扎稳打,使敌军不能卒胜,待各地援兵来了,我们再与之决一死战,现在他们不动正合我意。”陈良宇于战场上的事本就没什么主见,见他说的在理,点头同意,带兵回城。

光州,赵忆丛与众人详细听了刘晏带来的情报。听到花无颜至成都突然一改风格,每日只是推进几里,几十里的距离竟然十天还没走到,初时有些惊诧,既而会心一笑道:“动如脱兔,静如处子。花无颜用兵简直是无懈可击,尤其是不拘一格,敢于行险实乃千古未有之女子。”笑问一旁思索半晌的徐之诰可知她放慢速度的缘由。

徐之诰半晌,试探着说道:“我觉得她放缓步伐不是因为稳重,更像是在等待什么?难道是在等待城里的变化么?更可能是等待自己后方的部队跟上来,然后再集中兵力一鼓而下。可是如此成都的援兵也改到了,似乎并没什么好处。”赵忆丛微笑道:“表面看起来确实如此,花无颜这一慢似乎失去了当初那股雷霆万钧的气势。这样我们就该考虑她为什么不一鼓作气的拿下成都了?怕死伤惨重么,显然不是,因为成都援兵回来,对方人数更多。那么可以认定她此举正是为了让四处援兵来援助成都,如果可以取胜,那么整个蜀地可一战而定,更胜过分兵讨伐各地。因为蜀地难行,城池大多易守难攻,成都之后各地已经有了防备,将会是死战之局,于南诏非常不利。”徐之诰道:“我也不是没想到这些,可是这是否有些托大,难道花无颜有必胜的信心么,如果失败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赵忆丛笑道:“兵法有云:卷甲而趋,日夜不处,倍道兼行,百里而争利,则擒三将军。劲者先,疲者后,其法十一而至。百里疾趋,士卒尚且只能赶到十分之一。千里赴援,精兵锐卒,十成中到不了一成,加之人马疲敝,虽至而不能战。而花无颜以逸待劳,必可大破之。蜀地精锐一役而溃,成都将不战而下。若是强攻成都,急切难拔,反而更容易腹背受敌。”想了想又赞叹道:“妙就妙在攻敌之所必救。一个女人竟有如此的大局观和毕其功于一役的勇气,真让人佩服。即便是古之良将,能与之相比的也不多了。”徐之诰赞叹道:“不但头脑冷静,而且有这种勇气,实在让人不得不佩服。”

赵忆丛点点头道:“之诰你要知道谨慎是好的,可如果谨慎过头了就成为缺点。因为如此虽然可以让敌人有可乘之机,即使败了也不会造成太大损失。可是你要知道用兵乃是诡道,很重要一点就是不要让别人猜到你想干什么,这样才能起到出奇制胜的效果。如果你与我对敌,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你一定会败的很惨。”

见徐之诰心悦诚服,又说道:“我一直希望你能在用兵上超过我,如此我不必总是亲征,而且当我有什么不测的时候,光州有你们在也不会就此衰落下去。”此时人们突然想到赵忆丛也许只有两个月的生命了,难怪他最近总是话很多,不停的向众人灌输自己的理念。

大厅里安静下来,赵忆丛知道是在为自己担心,不在意的一笑道:“我一直因为光州处于深山,无法迅速达到中原而忧心。既然南诏的战火一时还烧不到这里,我们也不能闲着,江陵节度使庞庸乃无能之辈,我们如不能早一步占为己有,早晚会落入他人之手。刘晏你去制造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徐之诰整兵备战,我让王建与李承义协助你。众人知道安静的时光结束了,光州此后将与整个天下同步。

树影婆娑,竹枝轻摆,风穿过林间带着幽良送进屋中,整个院子少了些许人间烟火气。赵忆丛背对窗户悠然的品着落云城新采的茶。落云坐在他的对面,含情脉脉的看着他,柔声道:“徐大人已经出兵一个月了,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呢,难道就不怕他吃败仗么?”赵忆丛道:“现在我只能信任他,而且庞庸人如其名,实在是个庸才。不但没有野心,就连防备之心都没有,偌大的江陵也不过十万兵力,而且还分守各处。徐之诰除了过于谨慎是个不错的将才,此次又带领光州最精锐的六万兵马,如果还是不能取胜,那么只能说天要亡我了。”落云闻言一蹙眉,轻声道:“什么死呀,亡呀的,多不吉利。我对战争不感兴趣,不用长篇大论了。”赵忆丛失笑道:“可是这是你问了,我才说的呀!”落云道:“我只不过是找个话头和你说话罢了,来了这么久一言不发,人家感觉闷嘛!”

那种毫不做作的小女儿形态,让人心为之一软。落云就像一个纯洁的精灵,无论时光流转,心始终纤尘不染。赵忆丛轻轻拥着她道:“你是不是有点想家了,这里是够闷的。虽然一切都依你家的样子建,可是毕竟少了那种自由自在的感受。”落云道:“现在你烦我了么,是想赶我走吧,我才不走呢?”又有些担忧的看着他道:“南诏人会不会守信用啊,如果真的失信,我们可怎么办呢?”赵忆丛呆了一下,事实上,他最近总是强迫自己不要想这些事,突然听到反而有点不适应,旋又展颜对面带忧虑的落云道:“这谁也不知道,所以你现在要好好陪我呀。”不由想起昨夜落云星眼流波,双颊赤红艳如桃花的样子。整个人像蛇一样缠在自己身上,紧紧搂着自己,仿佛怕这刚到手的幸福会突然消失。一个压抑了多年欲望的女人,完全释放开了,竟然有着惊人的美丽。”落云见他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由面上一红,神情不自然起来,可能是想起自己昨夜有些疯狂的样子吧!

钟奇自竹林尽头现身,遥遥施礼道:“前方有战报,请大人回府。”赵忆丛一笑对落云道:“看吧,你这一说就有战报来了。”

PS:工作太忙,更新缓慢请大家谅解,毕竟吃饭才是第一位的,靠这个还不能吃饱肚子。

第三十二章 挑唆

议事厅门处,李承义焦躁的走来走去。见到赵忆丛回来,第一句话就是我们败了,接着详细讲述了整个经过。赵忆丛听的也有些惊疑不定。徐之诰不但败了,而且败的很惨,至今已损失上万人马,而对方不过是三万人,以少胜多,连胜三阵,打的徐之诰后退上百里扎营。问的更具体了,心里暗抽一口凉气,并非是徐之诰予敌以破绽,事实上他的行军布阵向来稳重,此次亲自领兵更是慎重。可是对方竟然可以从没有破绽中制造出破绽,用兵诡异狠辣,大有让光州兵全军覆灭的意思。

自己一开始就低估了敌人,从而埋下了败因。江陵有如此人才,自己竟一无所知,刘晏到底在干些什么?想到这里立刻命人传刘晏。裴海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精明如刘晏竟然也一无所知呢?

不一会,刘晏急匆匆的赶来,可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面带愧色的请罪。赵忆丛也不深说,只问他是否了解有裴海这个人。刘晏忙回道:“我是知道这个人的,说起来此人与大人还有些源源,当初裴度发动甘露事变,被大人平定后,悄悄放走了他的家人。而裴海正是裴度的儿子。他们在江陵居住很久了,可裴海此人并没表现出什么出奇之处又非江陵的官员,所以我也就没提起他。没想到他竟然是深藏不露,此刻才站出来与大人作对,毕竟裴度之死大人是难辞其咎。

李承义已经下去休息了,赵忆丛静了半晌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当初一念之仁,没有斩草除根,到底是对还是不对呢?”知道这样的话,刘晏是从不会插口的,又说道:“我左思右想,更觉得此人深不可测,徐之诰不是他的对手,看来我还是要亲自出马才行。”刘晏忙道:“此事万万不可,大人这时只能安心留在光州等解药送过来,或是另寻他途解决这个问题。现在看与裴海的这场杖不是短期就能结束的,耽误了大人的病情绝对不行。而且徐之诰之所以输了是因为不了解敌人的情况,现在有了教训,我想他会更稳妥,能够反败为胜也说不定。如果因为失败一次就被替换下来,会使他很受挫折,以后甚至可能没有信心领兵了。”

赵忆丛自然也知道他说的在理,想了想道:“城里还要两万人马,我觉得派去增援,即使取胜不易,坚持不败应该没问题吧!”刘晏道:“派谁领兵呢?城里唯有钟奇可用,但是他这一走,你的身边就没人了?”赵忆丛蓦地想起一个人来,只是颇为为难,想想还是没说出口。刘晏却发现了他神色的变化,试探着问道:“大人可是想到了张蕴姑娘,论起带兵来,她确实比钟奇还要合适。”赵忆丛道:“话虽如此,可是她毕竟只是我的客人,。再说此去凶险大于平常,裴海用兵变幻莫测,如她有闪失我又于心何安?”刘晏想了想起身道:“大人不必烦恼,我相信天不绝我。”心事重重的走了。

独步园中,心里异常烦躁。红日渐渐西垂,忽然心有所感,想起了顾道人为之惆怅的: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不由苦笑,谁说天不绝我,花无颜的一颗药丸就让自己处处受制。想到花无颜更是苦涩,一月相知,倾心拥抱都不能阻止她强迫自己服药的决心。虽然是石义做的,可是他只是工具而已。花无颜此刻又在做些什么呢?一定在布置战斗,自己的生死早在她关注之外了吧!

成都郊外三十里,南诏大军已驻扎三日,黑压压的军营连成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黑夜就要来临了,花无眼颜静静的望着山下的营盘,思绪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光州。他还好么,为什么上天安排两人相见,偏又要这两个人有着宿命一样的决战呢?她知道自己与他之间的战争是无法避免的,可是此刻却只希望他可以活下来,即使宿命无法避免,那么死而已只能死在我的手中。山风呜咽而来,吹起了花无颜乌黑的发,此刻她是没有面具的,可是却无人能够看见她绝世的容颜。

与安心等待的南诏军不同,成都城里恐慌的情绪在蔓延,越是猜不到敌人想做什么,那种莫名的恐惧就越无法抗拒。从白天到黑夜到处都可以听到啼哭声,但是街上却早已没有人迹了。慢慢的走下城墙,陈敬宣面露无力之色,茫然呓语着,他们到底想干什么?苏强小心的让旁人离远些,生怕别人看到他这颓败的样子,口上却安慰道:“大人不必过于担心,成都城防守坚固,又有可战之兵十万,不是那么容易被攻占的,何况我们四方的援兵正在源源不断的向这边赶来,到时倾尽全力一战,未必就会输。”

旁边的陈良宇沉思道:“我看他们不像是在等待援兵,因为现在的兵力他们就占了绝对的优势。他们不但不主动进攻我们,而且我们主动出战,他们也只是加强防守,不与我们接战,儿心中总是觉得其中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可又想不出是什么?”一直默不做声的崔安潜道:“公子所言不差,他们确实是另有所图,如果末将所料不差,他们图的正是我们急速赶来的援兵。他们是想把我剑南兵聚而歼之?”

苏强不可置信的说道:“那她胆子也太大了吧,那时我方兵力已经不弱于她,他们凭什么敢保证取胜呢?”崔安潜道:“就凭我们的兵马是不顾性命的赶来,他们就已有很多胜算了。门主虽然功力卓绝,可是对战场上的事确是不了解的,有时兵多了反而会坏事呀!”苏强缓缓点头道:“是呀,我对战场确实不如将军理解的深。依将军看,现在我们要如何办?”崔安潜道:“命令所有援兵向南诏开进,重夺五关,遏住他们的归路。这样他们就会军心散乱,我们发动全城军民死守成都。久攻不下,我们的机会就来了。”还没等别人开口,陈敬宣连连摇头道:“不可,不可,那样可能我们还没夺回关口,成都就被攻克了,我们就成了阶下之囚。我一定要让援军快点过来,那样成都才能安全点。”

失望的看了他一眼,崔安潜不再争辩,转头问苏强:“她还没回来么?如果她在,也许我们还有别的办法。”苏强默然道:“是呀,可是我也不知道。”

黑夜终于来了,仿佛就连人的心也被阴影所笼罩。

不知何时,齐妙悄悄走到了赵忆丛的身边,注视着他淡漠的脸道:“又在想什么,离你这么近竟然都没发现。”赵忆丛怅然道:“此刻才觉得生命是这么美好,为什么我到现在才知道珍惜呢,一直以来我以为生命只是一种负担。”齐妙道:“可惜这件事我无法帮助你,但我觉得你不会是短命的人,每当我想起你可能会死这件事都觉得可笑,无论如何不能相信这是真的。”赵忆丛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你是有些舍不得我死么?”齐妙道:“别臭美了,我不过是觉得祸害遗千年,坏人总是比较长命的而已。不过另一件事我倒可以帮你一下。”赵忆丛道:“第二件事是什么呢?”齐妙道:“我可以帮你刺杀裴海了却你心头大患,虽然他防备一定很严但我自信可以成功。”赵忆丛奇道:“怎么我的每一件事你都知道呢,难道你一直在偷听,打探我的情况么?”

齐妙道:“说的可真难听,是你让我在这里住的,有些事我想不知道都难。”赵忆丛道:“那我和落云的事也一定瞒不过你了?”齐妙脸一红:“你们那么大声,想听不见都难。”

赵忆丛眼珠一转,突然说道:“你来这么久我都没去看过你,不如今晚就去你那里好不好?”齐妙疑惑的问为什么,赵忆丛一笑:“我又想做那件事了。”说着拥了上去。吓的齐妙嗖的窜出老远,速度让人赞叹,隔着很远才站下说道:“我和你谈正事,不要瞎闹。”

(92 / 135)
绝世

绝世

作者:我行雪中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我俯视下面的浓云,傲笑其乌黑与浊重。当你想上升时,你抬头仰望。我朝下看,因为我在高处。有谁能欢笑而上升呢,登上高峰的人笑傲一切悲剧。 以命运之名,行绝世之事。在人与兽,生与死的桥梁上,主人公将上演人生最华丽的篇章。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