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鬼魅红颜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主角名是端木浅花若槿

时间:2019-01-04 09:06 /重生 / 编辑:欧阳克
主角叫端木浅,花若槿的小说是《鬼魅红颜》,它的作者是刘小草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寂影迷惘的垂目,步履有些不稳,

鬼魅红颜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鬼魅红颜》在线阅读

《鬼魅红颜》第36节

寂影迷惘的垂目,步履有些不稳,仿佛经历了一场生死轮回般,他使劲摇了摇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他是寂影,就算最残忍一刻也绝不调头。只是目光愈来愈涣散,他喘息一声,慢慢从嘴角沁出一口血,回身靠在廊柱之上,他伸手去擦拭,血珠顺着他的指尖滑落,绚烂在他衣襟之上。

微淡阳光染了他一身,金琐碎下他的梦轻易地醒了,她那般平静地看他走,他只能心酸微笑。

何时苏荷默默站在他身边,不忍地紧皱着眉,她颤悠地伸出手想要扶他,却被他拦住。他直起身来,微微阖上眸。苏荷苦涩地笑,他说,女人来者不拒的。

“当时就不该阻止琴娘杀了她。”她暗暗捏拳,一丝咬牙切齿,美眸中流转着阴冷。

“毁了王蛊便毁了流云。”他睁眸之时情绪已经平复,声音没有丝毫波澜,“杀了她便是毁了我。”

苏荷心中凄凉万分,杀了她便是毁了他,如此简单。

“我留下随时探查她有无怀孕。”

“不必。”寂影转身坚定,不容一丝质疑,顷刻迷离,又何须质疑,王蛊影响着他,何时离开他体内他清楚而知。顷刻迷离,他脚尖轻点地,淡淡吩咐,“走吧。”

话音刚落却被白色身影拦住,宫离绽如同鬼魅般出现在他们面前。面对苏荷警戒的拔剑只是投以微瞄的目光。

“王爷有事?”寂影的语气中听不出波澜。

宫离绽满眸疏离,似乎从不曾见过他一般。打开手中之纸,纸上描摹着寂影的画像,赫然的几个字“悬赏捉拿”。寂影不耐烦一笑,自是明了,被当成江洋大盗捉拿起因便是那次去皇宫盗天赐石。那么宫离绽来是要他开口求他去摆平?可惜他一出生便不懂得求人。

嘴角的笑渐渐转为嘲讽,这的确是麻烦,但不代表是他无法解决的麻烦。拉起苏荷飞身而去,空留淡漠一句,“不牢湛亲王爷费心。

-------------------------------------------------------------------------------------------

至此第一卷终于结束了,二个半月的磨蹭,散花鼓掌~不容易啊~

我要矫情下。画卷之谜,银面具之人,上官家的阴谋以及小寂寂什么时候回来,敬请期待第二卷~霍霍霍霍~

不爱留言亲们冒个泡吧~让我知道你们存在啊~~~~

第二卷

此情难解 [本章字数:1258 最新更新时间:2010-01-14 19:41:17.0]

----------------------------------------------------

喧闹客栈,人数往来。角落处静默地坐着青衣男子,就算喧嚷嘈杂也掩盖不了他举手投足的魅惑。有一种人,从来不会被人忽视,而寂影便是这种人。就算是褪去妖艳的红,就算带着怪诞的斗笠,就算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倦意,他依旧是瞩目而倾人心。

他执酒而喝,表面惬意却难掩他心中的暗沉。他在赤龙留的第三日,只因为他奢望端木浅会来找寻他,只是奢望毕竟就是不可得。

一旁说书人滔滔不绝的说着宫离绽的轶事,每次话音落便引来阵阵赞喝。寂影淡淡轻笑,宫离绽懂得爱民却未必懂得爱他所爱的人。

“再说这湛亲王妃,与湛亲王爷相敬如宾,伉俪情深,就算这侧妃进门也毫无怨言。只有这般佳人才能博得湛亲王爷的深爱。”听着下面人意犹未尽的感叹,说书人说得愈来愈激昂,似乎天下只他知道此事。

寂影握着酒杯的手越收越紧,蹙眉嘲讽,这便是流言的始传地。倏得起身,衣角轻摆,走至说书人十步之遥时,客栈之人皆纷纷侧目于他。

他举指指向说书人,声音云淡风轻,“妖言惑众,湛清王爷喜欢的是男人。”

些许倒吸凉气声后,客栈瞬间安静下来,不顾说书人尴尬而震惊的神情。寂影心中一阵快意,轻笑一声,银子以一个潇洒的弧度落在呆愣的掌柜面前,举步走出了客栈。

他输了宫离绽什么,不过是一个曾经。

“楼主,负责此次之事的是陈大林士,人时在翠红院。”苏荷默默地跟在他身后,脸上是奔波过的神色。很显然,她说得便是悬赏捉拿之事。

“混进去,杀了他。”寂影眉眼没抬,话到嘴边却是清淡异常。

“是。”苏荷闪过一丝哀色,颔首。

所谓销魂之地,不过是人内心寂寞的剪影。从他有记忆开始便不屑于烟花之地,因为他从不需要去找所谓金粉红颜。慵懒地靠在阴暗墙角,不远处传来男人的喘息与女人的娇吟,却丝毫不影响他难得安宁的心境。

“吹梦。吹梦。”男人粗喘中低沉地念着名字,一遍又一遍。

“吹梦是谁?”苏荷佯怒地问道,细微而咬牙切齿,声音是青楼女子特有的尖锐,不得不承认,女人是绝好的伪装者,而苏荷便是其中皎皎。

“是我深爱的人。”男人轻吐气一挺身,瘫软地趴在苏荷身躯之上,并没有看见苏荷眸中如冰的冷冽与深深的厌恶。

“哼。”她娇哼,“既然陈大林士有深爱之人何故来这烟花之地?”面色又难看了几分,她缓缓举起右手,轻轻抚上男子的头颅,嘴角扬着一抹嗜血。

“因为对于深爱的人,不会轻易去碰。”语毕陈大林士蓦地瞳孔放大,脸色未变刹那没了呼吸。苏荷拽起他的发,狠推到一边,起身穿衣之时擎着淡淡的笑。寂影要他无声无息的死,死的了无痕迹,她便这样做了。

他死前的最后一句话听的清晰,犹如在寂影心中压了块大石。对于深爱的人不会轻易去碰,眼前浮现出那夜端木浅的脸庞,他不自觉攒紧衣袖。从前对于流云他以为是爱,却被岁月驳回。如今对于端木浅他自言是爱,到底什么才是爱。

“苏荷,你觉得我爱她吗?”他微微侧目,脸色不是不苍白的。

苏荷愣怔,紧咬着的下唇昭示出她此刻波涛汹涌的内心。缓缓点了点头,如若不爱,何必关心于每一个细节;如若不爱,何必重视于每一个细节;如若不爱,怎会明知是深渊还义无反顾的跳。王蛊会影响他便是铁一般的证明。

寂影的笑意渐渐加深,轻轻摇了摇头。“是时候回江楼了。”

心若亦欢(改) [本章字数:2248 最新更新时间:2010-01-16 18:27:41.0]

----------------------------------------------------

端木浅从暖暖的水中起身,心绪难得的恬淡,不情愿地穿起繁琐的所谓王妃服饰,禁不住哆嗦了起来,连打起喷嚏。如果可以,她宁愿整日泡在水中享受她这僻静小院落的宁静。她执意不肯搬离这里也是瞅着这份清淡,所以连丫鬟也省下了。

头发湿湿地绾在头顶,一步迈出,竟踩在裙摆之上,端木浅脸色一白,尚未来得及轻呼。身已摔向木桶,木桶“砰”一声倾倒在地,端木浅龇牙咧嘴地趴在地上,水仍升腾着些许热气泄了一地,泄了她满身。颇为怨念地低咒一声,方想撑起身子,却发现整个右臂的毫无知觉。

错愕之时厢阁门被打开,宫离绽举步而进。眸中映着她狼狈不堪,俯身横抱起她,水自她身上流下,润湿了他的胸口。

“你来的真是及时。”她默默感叹,脸色有些微红。

“我在外边。”他看着她的表情,伸手擦去她脸颊的水渍,而后比划了下,面无情绪地接口,“你洗了三个时辰。”

她微微牵动嘴角,无奈地叹气。如若不是水微凉了,她甘愿在里面睡一觉。想笑着摆手,右臂却纹丝不动,仿佛那不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一般,一阵恍惚后深深皱起眉来。

“怎么回事?”见她脸色一阵青白,他轻声开口。

“这衣服太累赘了。”她愣了一下,而后颇为嫌弃地望了眼身上的衣衫,虽然的确够气派华丽,却是无用之物,毕竟对于她来说是完完全全的无用!

(36 / 65)
鬼魅红颜

鬼魅红颜

作者:刘小草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她跨越时空,出生那年便注定了“朱雀啼血”“倾世覆朝”的命途。 他金戈天下,于江湖乱世与千军万马之中遗失独立。 他和她本该没有交集,命如清秋。却因着他冥冥之间的阴谋写下了前世今生。 细数沉浮谁人伤,前代的恩怨,如今的救赎,几载间拨弦一曲凤凰赞歌诉尽千年长。 半生桃花半生痛,回首望,归路难,情何堪。谁恨天难从人愿,她和他瞬间明了,有一种叫做一生倾情。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