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的小说牧犁作品 (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精彩章节小说目录免费阅读

时间:2019-01-16 15:04 /都市 / 编辑:聂家
主角叫手冢,墨墨的小说是《(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它的作者是牧犁创作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那就这样,电话给墨墨,我跟他告个

(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在线阅读

《(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第9节

“那就这样,电话给墨墨,我跟他告个别。再见。”

手冢又把手机还给云墨。

“墨墨,那姑姑要挂电话喽,你要听话。”

“嗯,姑姑再见。”

“再见。”

手冢妈妈在一旁激动地闪着八卦的光芒,姑姑哎,云墨喊的是姑姑,对方是个女孩子,我们家儿子终于有个像样的女性朋友了,她和手冢爸爸爷爷神秘地交换了一下眼神,故作随意地问:“国光,墨墨的姑姑你很熟,多大啦?”

“其实认识不久,不过比较合得来,20岁。”有戏有戏,年龄虽然小了点但也合适,重要的是儿子说合得来,全家人眼中闪着亮光,看着云墨愈加觉得可爱。

手冢很无奈,父母真是太着急了,他像是找不到老婆的人?

手冢带着云墨来到自己书房,问母亲拿了一本娱乐杂志给他,午后的阳光很好,一大一小就静静地一起看书,房间里时不时想起翻书的声音。娱乐杂志里美女多于美男,云墨不一会儿就觉得无聊了,他偷偷摸出了书房,来到院子里,手冢家有一个很日式的小院子。手冢爷爷正在练功,他曾是柔道教练,现在也不曾把功夫放下。云墨躲在柱子后面,只探出一个小脑袋,好奇地看着手冢爷爷摆出奇怪的姿势来。跟云墨相处久了其实不难发现,当他对什么产生了兴趣时,往往会摆出这个造型,他会很谨慎地观测一番再考虑选择进攻还是放弃,本质是狡猾的。手冢爷爷很快发现小脑袋,转过身说:“小子,过来。”小脑袋摇了摇,爷爷重复第二遍:“小子,过来。”孩子是很敏锐的一种生物,他能感受到手冢爷爷毫无恶意,又张望了周围没有其他人出现,才慢慢挪着小肥腿向老人家走去。

“来,跟着我做!男孩子就应该学一些防身术。”云墨跟着手冢爷爷摆出了奇怪的造型,短短的四肢做出来的动作不伦不类,几招过去,手冢爷爷竟发现云墨挥舞着他的小短腿进攻自己,用得就是刚才几式,不过云墨的身高连他的腰都不到,全打到了他的腿上。手冢爷爷大笑起来,一把抱起云墨举过头顶:“小子悟性很好啊,这么几招就想着进攻,想要打败我,你要再多吃十几年的饭,哈哈哈哈哈哈!”笑声震得树叶唰唰作响,云墨在半空中也开心地笑。手冢妈妈和爸爸被震耳欲聋的笑声引到院中,不知发生了什么,看到的就是老人举着孩子,两个人都笑得开怀,手冢爷爷把云墨放下来的时候,云墨竟抱着他的大腿以示亲昵,看来这个孩子很喜欢他啊。手冢妈妈高兴地说:“阿娜答,你看墨墨跟爸爸相处得很好啊。”

手冢从云墨离开的时候就知道了,他在书房的窗口看到了爷爷和云墨的相处过程,心想:“钩吻,你看,墨墨正在一点一点好起来。”

我们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手冢爷爷年轻时候也很帅,这孩子天生有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

第16章 第十六章

中午吃饭的时候,云墨照旧只吃海鲜和汤,手冢拿起勺子硬喂的时候,他又露出那种可怜兮兮的表情,手冢妈妈的母性焕发,一把拿过勺子,责备儿子道:“孩子还那么小,他不喜欢吃你怎么能硬喂?”云墨一听救星来了,一头钻进手冢妈妈怀里不理手冢了,手冢终于理解钩吻为什么叫他小鬼头了,这小子太机灵了,居然懂得审时度势。

“妈妈,他不能偏食。”

手冢妈妈瞪了他一眼:“小孩都偏食,每个都像你一样硬喂啊,你小时候我可没这么做过,墨墨不吃蔬菜,我就把蔬菜煮进汤里,你真是一点都不会带孩子。”

手冢哭笑不得,他怎么会带孩子。不过云墨与他的家人相处得很融洽,明天可以放心地把云墨放在家里了。

饭后,手冢和母亲提了一遍钩吻的嘱咐,母亲一听非常满意,是个心细负责的女孩子,随口一问:“那她是怎么解决墨墨的偏食?”手冢想了想如实回答:“她说硬塞也要给他灌下去。”手冢妈妈微囧,现在的年轻人太毛躁了,她嘱咐手冢:“国光,有时间把墨墨他姑姑带过来,我教她几招。”

母亲大人,您的目的没那么简单吧。

手冢开始了一周的工作,不想竟来了一位不速之客。秘书刚通报他迹部集团的迹部总裁来访,他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迹部打量了他的办公室:“手冢,你的这间办公室真是一点也不华丽。”

“我对铺了地毯,满屋玫瑰的办公室不感兴趣。”手冢奇怪迹部找他做什么,他们之间暂时没有工作好谈。

迹部问得突兀:“你对云钩吻了解多少?”

“什么意思?”怎么问起了钩吻。

“你自己看看。”迹部把一份文件放在办公桌上,看到手冢打开来看,他大致解释了一遍:“云钩吻小姐,20岁,中国人,自己挂名了一家翻译社和出版社,约9个月前来到日本,8个月前找到侄子云墨,还有个哥哥云甘遂,美国耶鲁大学化学系学生,但是2年半前神秘失踪。奇怪的是,云钩吻19岁之前几乎没有任何可查的资料,同样的云甘遂上大学之前也没有任何可查的资料,这对兄妹就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他们有合法的身份,但没有上学的记录,在家自学可不是正常人会选择的方式。另外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云这个姓好像颇有历史意义,而且这个女人和中国的杏林世家洛阳云家也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她的背景可算不得正常啊,你说是不是,手冢。”迹部俯身在办公桌前直视手冢。

手冢极度不悦:“你查她?”

办公室里骤降的温度完全影响不了迹部,迹部摸着泪痣耸了耸肩:“查人底细这么不华丽的事我不可不做,宴会上这位小姐出尽了风头,总会有人对她产生兴趣,你该感谢我断了那些人的线,顺便也摸出了云小姐的底。”

那些人?是香取?“香取?”

“呵呵,他动不了你大总监,转头向平民孤女泄愤总是可以的,你的宝贝要护牢一点啊!”

“这件事情我代钩吻谢谢你,不过工作时间不谈私事。”手冢站起,做出了送客的姿态。

迹部走到门口,突然回身说了一句:“你们的事我不会插手,但是手冢,十几年的朋友我奉劝你一句,你可能还不知道,钩吻是一种断肠毒药,你吃下去之前先想一想,这株毒药你咽不咽得。”然后潇洒地离去。

手冢翻了翻手中资料,其实他大致情况他都知道,只是这钩吻哥哥神秘失踪和19岁之前全无痕迹,这是怎么回事?

云家人一般是住在人群中,没有脱离社会,但是云家老宅的位置就隐蔽了,隐在普通山村的地下。钩吻从小就不喜欢回老宅,山村还未被开发,每次来去都很颠簸,而且在地底一呆就是好几个月,四叔对于兵器的狂热让小小的钩吻觉得害怕,那个时候四叔强迫她和哥哥熟背厚厚的典籍,也不讲解,告之他们书读百遍,其义自见,然后自己就关进了锻造室研究。

钩吻自小就没见过父母,她记事的时候,父母,二叔,三叔都已经过世,他和哥哥是四叔养大的,他们从来没有上过学,四叔说学校里的课程太狭隘松垮了,除却云家老宅的数月,他亲自教导兄妹国学和武术,甚至还替他们请了外语老师和数理化老师等,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些老师,每次出门碰上他们的时候总是像不认识她和哥哥一样。四叔总是摸着她的小脑袋说:“你们跟我不一样,这个时代的信息这么发达,或许你们可以逃脱云家这个牢笼。”她不懂,她问四叔:“那我们逃了,四叔你呢?”四叔说:“我留在这个牢笼里来不及逃出去啦。”

哥哥比她聪明得多,总是一学就会,但是他越年长越不开心,竟常常有了发呆的时候,四叔看着哥哥的时候会叹气,她觉得家里难受极了,她拉着哥哥和四叔的手说:“四叔不要叹气,哥哥不要不开心好不好。”四叔又叹了口气,没过几天居然把她送到了洛阳学医。

不想离开家乡,不想离开哥哥和四叔,但那个时候她还不懂什么叫怨恨,什么叫迁怒,只是师父让她背穴,她撕了图纸,让她晒药,她踩烂了药材。比她大不了多少的红烛姐姐会拿她试药,她醒后仗着有武术底子把红烛姐打得起不了身。师父终于把她送回了四叔的地方:“清逸,这个女娃娃我是教不了了。”然后挥袖而去。

她没想到再见四叔的时候他已经病倒在床上,四叔深凹的眼睛看着她:“钩吻,国学武术你不甚上心,科学也不如你哥哥,医学不肯学,你到底想怎么样?”她捏着衣角:“我不想离开四叔和哥哥。”四叔深叹一声:“罢了罢了,送你离开也不过不想让你看到一些事情,回来就回来吧,只盼望你以后切莫后悔。下去吧。”

她蹦蹦跳跳去找哥哥,不想哥哥却狠狠推了她一把:“你回来做什么!回来做什么!这里有这么好么?”

第17章 第十七章

她不知道哥哥怎么了,哥哥一直很疼她,现在居然动手推她。她一屁股坐在地上狠狠哭了起来,觉得自己好委屈,为什么四叔不要自己,哥哥也讨厌自己。

哥哥静静地看着她哭了很久,终于还是走上去抱住了她:“钩吻,对不起,是哥哥不好,可是你真的不该回来。”良久,哥哥又说:“其实不回来也终究是逃不过的。”

她听不懂。

直到有一天,四叔在她和哥哥面前吐血而亡,哥哥及时捂住了她的眼睛,但是满眼的血红色在不停蔓延,她觉得恐惧,活生生的四叔就这样倒在血泊中。在祠堂给四叔上香的时候,钩吻敏感地发现,云家人居然没一个活得过28岁。接下来的几个月,鲜红的血色染满了她的梦。

那一年她7岁,哥哥15岁。

钩吻晃了晃脑袋,想把脑海里的东西甩掉,来到云家老宅,又想起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可不是缅怀的时候,赶紧把那个架子找出来。她只隐约记得在密室无意中碰到,到底具体是在哪里?

云家先祖把密室整理得很有序,根据收藏的年代由古从今安放在不同的暗房里,这么这么多年下来该有多少物品啊,钩吻脑子算了个大数就觉得头痛不止。她静下心来思索,那把日本刀是唐朝铸好流传到日本的,如果架子真的和刀有关,那么必然收藏在唐朝或者唐朝之前,那么就从唐朝开始找。

经过三天的扫荡,钩吻终于在东汉机关类找到那个架子,东汉距今约莫也两千年了,那玩意儿居然还挺新,她敲了敲,是楠木,外面刷了一层透明的物质,保护了木材不被氧化,至于保护层的物质她也懒得追究,云家多的是这类玩意儿,可惜不曾流传到外面,千年前那些东西可能比现在的高科技更厉害。她给架子拍了一张透视照,乖乖,原来是一整块的楠木,没发现任何粘合痕迹,包括内里机关的那么多的零件,她又细细地测量插口的长宽,果然是和刀口分毫不差。

当钩吻抱着架子从地底钻出来的时候,发现了一位不速之客。

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五官不见得有多出色,偏偏放在一起就是好看,但是最吸引人的是韵味,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是风华,可惜眼中没有神采,她明明就望着你,可你没办法感受到她是在看你,眼中的焦点完全没有聚到你身上。钩吻叫了一声:“红烛姐,你怎么来了?”她撇了撇嘴,这个女人从小就是这样,她就看不惯这个调调,当年在洛阳的时候就把所有的迁怒都发泄到红烛身上,不过红烛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她们的斗争一直持续到十几岁,直到钩吻长大她竟羡慕起红烛来,,因为红烛所有的精力都在医学上,天崩地裂,她只守着自己一方天地。较之于钩吻,红烛活得更自在。

红烛开口:“师父让我给你探探脉。”

钩吻听到这句话觉得心慌,脱口就是:“我不要。”

(9 / 34)
(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

(网王同人)云散日朗意山光

作者:牧犁 类型:都市 完结: 是

晋江5.19完结 生命的短暂并不可怕,但是与生命赛跑让我觉得窒息,不知道明天是否还能见到骄阳,惶惶不可终日,我看不到这样活着的价值。 我也希望我能自由地活着,短暂无妨,若是今日足够精彩,那么明日逝去也无憾,但是我必须对现存的新生命负责,别无他法。在作为一个独立个体之前,我先是这个孩子,生的希望。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故事,没有阴谋,没有黑暗,只是两个人相识相知,磨合相守的过程。 内容标签:网王 异国奇缘 灵异神怪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钩吻,手冢国光 ┃ 配角:网王众,云墨,云甘遂,云红烛 ┃ 其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