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光风霁月小说完结版在线试读 舒格作品

时间:2019-06-02 15:01 /言情 / 编辑:谢宁
主角叫季月,慕容开的小说是《光风霁月》,是作者舒格创作的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不小心说溜嘴,季月听了更是火大,明眸一瞪,

光风霁月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光风霁月》在线阅读

《光风霁月》第6节

一不小心说溜嘴,季月听了更是火大,明眸一瞪,质问:「昨夜怎么样?昨夜酒窖里一家伙少掉两坛子酒,加上之前不见的,一共是五坛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难道少将军知情?知不知道那些酒都上哪去了?」

上哪去了?不就是大部分进了慕容开肚子,喂酒虫、浇愁肠去了?

「我……算了。」结果慕容开吃这么一瞪,居然没有一如往常地杠回去,反而支吾了一下后,气馁坐下,「不喝就不喝,茶总有吧?」

「有。」季月冷冷端上粗茶一杯。

慕容开不疑有他,接过了便仰首牛饮。

「噗──」结果才一入口,人又跳了起来,一口茶全喷出来,怒吼响彻小小的室内,「搞什么鬼?这茶怎么喝?妳是存心烫死我啊?」

「嫌烫?那好,你不要喝。」季月快手快脚地把茶杯抢了回去,咚的一下换成饭碗搁在他面前,「饭盛好了,少将军请用。」

「妳……」慕容开俊脸都涨红了,怒目相视,给气得说不出话来。

但最后好汉不吃眼前亏,杀敌破阵都不眨眼的猛将,还是摸摸鼻子坐下,埋头大口扒饭,大口吃菜。

这一切,一旁的大爹跟景军师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们都没出声。

大爹没制止女儿,忙着上完菜就招呼别的官兵去了。而稍后来同桌的景军师也沉默静观,若有所思地吃自己的饭。

气归气,甩着长辫子的窈窕身影还是满屋子转,利落地伺候少将军吃饭,吃完了还打了冷手巾让他擦脸。一日风尘劳累尽去,精神一振,接下来又可挑灯夜战,跟军师一起商讨军情到三更半夜了。

第3章(1)

更新时间:2013-04-25 09:46:09 字数:5449

因为提起痛处,心情烂到不行,慕容开又喝酒。

要喝,他自然找得到酒。他可是这儿的主帅,要喝酒哪可能没有?让季月管,完全是给她面子。也顺便斗嘴说笑、逗逗她,看她瞪着眼的俏模样,开心开心而已。

夜已深,商讨完军情,军师跟几位副将都已就寝。简陋的土房里,灯油已经烧到快尽了,灯芯摇晃,映在墙上的孤独人影也摇摇晃晃。

一个人喝酒真的太闷,闷到胸口都发疼。慕容开呆滞地望着桌上堆积的书卷文件、地形图等等,竟是一片茫然。

自小,全家希望就都在他身上。他也从没有辜负过任何期许,要读书就读书,要练武就练武,兵书滚瓜烂熟,武艺更是出色,十六岁就以文武皆修的初生之犊姿态出现在朝廷,在皇上面前得到极佳赞许。

从军之后表现不俗,当时北漠关外的蛮子悍军进占,有勇有谋的慕容开亲自率领精兵两百担任前锋军,攻破多少敌阵,一战成名,被皇上亲手拔擢成了最年轻的副将。

然而世间事并不全像读书打仗,努力了就看得到成果。在儿女私情的范畴里头,慕容开完全施展不开,没有了冲锋陷阵的锐气,也少掉了运筹帷幄的本领,只能暗中爱慕,还眼睁睁看着佳人别抱,被别的男子娶走。

最气人的是,那可恨的男子还不是什么瘪三痞子,而是教导过他、腹笥甚广、飘逸潇洒的启蒙老师!

想到这里,心头的伤口彷佛又在渗血。慕容开仰头牛饮,把海碗里的酒给喝得干干净净──

「你果然又在喝酒!」准准地,娇脆嗓音在门边响起。

其实一点也不意外。季月刚刚在外头跟守更的弟兄低声交谈时,他就听见了,这一大口也是故意喝给她看的。何况,没有少将军的特准,半夜里哪能让她一个闲杂人等在军营里逛?必定有巡夜的弟兄持火把引路,才让她寻到这儿来。

正好,慕容开就想找人好好吵一架,去去心中的苦闷。

「我喝酒不行吗?今儿个已经整天没碰酒了。」他见她进来,眉毛也没动一下,继续大摇大摆倒酒。

「你上哪找来的酒?我明明都藏好了。」季月气呼呼地质问,手扠着腰瞪他。

不过,这么一来,她宽松衣物下的腰肢显得更细、胸部也挺了起来,她却浑然不觉。

慕容开侧目瞄她一眼,倒酒的手突然抖了抖,酒液有一半给倒在桌上。

「你看看,醉到手都抖了,还要喝?」她过来要抢,把海碗抢走了,另一手推开慕容开的手臂。

「讲过多少次,别这么拉拉扯扯的,就是讲不听。」他有点恼羞成怒,火大道:「妳这么爱摸,让妳摸个够好了。」

当下,季月的手被他反掌扣住,使力一拉,拉到他胸口,按住。

他的前襟因为刚刚喝酒燥热,早已经扯开了。这么一按,大妞凉凉的手心就直接贴上了他滚烫坚硬的胸膛。

那热度彷佛渡了过去,从掌心一路烧烧烧,烧到了她脸上。

季月睁大眼,「你真的喝醉了。到底喝了多少?」

「我的酒量妳应该很清楚,这么一点点,喝得醉吗?」

「这可很难说。心里烦的时候,很容易醉的。你不是为了表小姐的事才喝闷酒的吗?那当然极容易喝醉。」

又来了,今夜这伤口是要给刺破多少次才够?慕容开手劲不自觉地加大,捏得季月略略皱眉。

「不准提这件事。」他的脸色倏然阴沉,嗓音也带着冷冷警告,「谁说我是为了……为了谁才喝酒的?」

但季月可不会求饶示弱,她只是紧盯着慕容开,琥珀色的眼眸中流露着不舍与同情。

「大家都心知肚明呀。人家都嫁人了,你何必这么念念不忘──」

「住嘴。」警告味儿越来越浓,可惜有人不怕。

「大伙全看在眼里,但没人敢对你多说什么。」季月冒死也要说出来,她不想再看他这样下去了。「你好歹也是个威风将军,为了一个女人借酒浇愁的话,好像有点……」

利落清脆的话声突然中止。他的怒唇攻上,狠狠封住她的。

这个亲吻一点也不柔情蜜意,甚至带着点惩罚味儿,吻得又重又猛;带着酒味的男性阳刚气息迎面而来,笼罩住季月,让她整个人傻了。

半晌,慕容开才放过了傻掉的人儿。她眨着眼,好半晌都说不出话。

果然有效。慕容开得意地想着。

啷!季月把海碗一丢,手背紧紧抵住刚被欺负过的红唇。他的吻似乎还留在上头,湿热强悍,霸道得不容人闪避躲藏。

「你、你做什么?」好半晌才回神,她在手背后头问。

(6 / 29)
光风霁月

光风霁月

作者:舒格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骁勇善战的慕容少将竟变成贪杯酒鬼?!   只因单恋多年的绝世美人跑去嫁给别人!   呿!他好歹也是个纵横沙场的威风将军   为了一个女人抑郁寡欢、借酒浇愁像什么样?   不愿见他像个为情伤风、为爱感冒的傻瓜   她逮到机会就在他耳边碎碎念个不停   怎知他一气之下干脆把她“吃干抹净”……   初尝情滋味让她上了瘾,沉溺在他布下的情海里   但在他心里始终有个她永远也比不上的人   回到有那个人在的京城,她就被抛到角落给忽略了   更伤人的是,难忘旧情的他竟为了旧爱带兵出征──   是她笨,忘了自己只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西疆蛮女   忘了他的心已经有人先烙下印记,再容不下别人   直到这一刻,她才明了“情”字伤人可以这么深…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