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锦笺欲上弦精彩在线阅读 浅辰逸世(现代)

时间:2019-01-09 09:10 /重生 / 编辑:萧珩
热门小说《锦笺欲上弦》是浅辰逸世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御枫然,淳熙,青冥,内容主要讲述:“嗯?什么?”在反应过来后,美女掌柜一

锦笺欲上弦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锦笺欲上弦》在线阅读

《锦笺欲上弦》第31节

“嗯?什么?”在反应过来后,美女掌柜一阵乱没形象的爆笑,然后故作神秘道:“这个——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我满脸黑线,目光呈呆滞状,说了等于白说,我决定鄙视你无视你,“那……好吧,美女掌柜也累了吧,去休息下吧。”话是这样说,我却开始对殷希白的身份越加怀疑。

第二天天刚微微亮的时候,我便已经起身洗漱完毕,入宫于我而言虽不是“一如侯门深似海”,但多少是有危险的,我收拾好自己的包袱,把独属于夜葵门门主的紫衣银具放在最里层,上面放了一大叠白花花的银票,毕竟在宫中有钱才能好办事,我打听各种小道消息和走门路都需要用到钱,最重要的是,钱能收买人心,甚至美女掌柜在昨天离开前还塞给我一堆银票,于是我非常没形象地在她面前露出了心心眼。

我现在身上穿着美女掌柜给的换洗衣物,翘着二郎腿坐在桌前,甚为惬意地喝茶吃糕点,等着美女掌柜和秋千的到来。

在我刚啃完第三块精致的桂花糕时,终于传来了美女掌柜优雅的敲门声。

我的唇边漾起一丝笑意,从容地开了门,看到美女掌柜赞赏的眼神。我做事有自己的原则,不喜欢拖拖拉拉,该怎样就怎样,这也是我能成功创建晴空的原因之一。视线掠过美女掌柜看到身后的秋千,她的手上捧着一堆衣物和首饰,心里感叹,这算不算是女为不悦己者容?御枫然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吃醋,想到这不由会心一笑,甜蜜之意于上扬的嘴角绽放,看得对面二人一阵呆愣。

“进来吧,我们今天不是很忙么。”一句话拉回二人的神思。

于是,在近一个时辰的摆弄后,我看到了美女掌满意的笑容,低头看看自己,身着一袭水蓝绸纱衣,绣纹精致的裹胸,腰间系一条质料光滑的淡粉色缎带,裙摆处也如一湖春水般荡漾,两只手腕上是叮当作响的银镯,颈上依旧是那条拆不下来却被说说成传家宝不能拆的紫色琥珀项链,照照那面不怎么清晰的铜镜,一个简单清丽的柳叶髻,插着宝蓝色的蝴蝶钗,钗尾处一朵小巧玲珑的雕花形吊坠,再缀以袖珍的珍珠粒,耳上是同样款式的蝴蝶耳环,脸上施以淡妆,为这天生丽质更添一抹秀美,原本的妖娆姿容在如此装束下却是另一番出水芙蓉般的清新雅致与明媚动人。

抿嘴浅笑,在古代第一次穿女装,竟是连自己也被惊艳到,面向美女掌柜,轻轻巧巧地作了一个万福,眼角眉梢尽是那百看不厌的精致风情。

“丫头,我这辈子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儿。”美女掌柜由衷赞赏道。

“呵呵,谢谢。”我虽然不是淑女,但我可以装淑女,我虽然已经很有礼貌,但我可以装得更有礼貌。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秋千,丝巾给我。”美女掌柜接过秋千递来的一方淡蓝色丝巾,轻柔地帮我固定在耳后,遮住那惊世姿容,随后牵着我的手一同向外走去,我这才发现客栈外早已停了一辆马车,不豪华,却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婉约之美,也对,我的身份可是孤女啊,殷希白这厮,偏偏给我弄个孤女,还是温雪瑶……忍不住一阵腹诽。

向美女掌柜告别,递送了一个让她放心的眼神,便动作优雅地上了马车,秋千随我之后跟上,于是,我又开始了浩浩荡荡的马车颠簸之旅。

飞濛梅浴枫然险

半个时辰后,马车驶进了金碧辉煌的皇宫,透过薄纱窗帘,我看到两边排列整齐的士兵,一个个跟木桩似的站着,不苟言笑,有大理石制成的长桥,花草葱郁,建筑物错落有致,有的高达恢宏,有的小巧别致,每一座建筑物上都是焊金牌匾,刻印着建筑物的名字,想起曾经去过的北京紫禁城,那里囚禁了多少少女的痴梦,又有多少红颜埋尸于此,却依旧不改那磅礴气势,这就是皇宫,权利与阴谋的较量巅峰。

进皇宫不久,马车便在靠侧边的一个地方停下,由于马车在宫中行走不便,而且易造成极大声响,便在这个地方设了马车和软轿的交接处。

“参见大皇子。”

“给我备一匹快马。”才从马车上由秋千搀扶着风姿款款地下来,便听到这样两句话,我立刻捕捉住了其中的重点,大皇子!光听声音显得成熟稳重,让人不自觉有一种安全感,抬眸,恰巧和大皇子投来的视线相撞,天气本就有丝丝寒意,我又穿得极少,此刻在秋千的搀扶下竟显得弱柳扶风般柔美,再配上那一泓春水荡漾,即使是以丝萝覆面,我依旧如意料之中看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

而那大皇子着一身黑衣劲装,以白玉冠束发,眉目清朗,颇有一种英俊潇洒的风流姿态,此时行色匆匆的样子,似是外出公干。

看到他身边已有侍从牵来一匹宝马,我施施然一笑,连带着眼角眉梢都牵扯出娇柔的风韵,然后微微一福,转身弯腰进了准备好的软轿里,再不看外面一眼,但我笃定,大皇子一定对我留有映象。

大约两柱香时间,软轿终于在一处建筑物前停下,我依旧淑女地下了轿子,然后站在这个华丽的宫殿前,飞濛轩,不错的名字,有江南烟雨飘絮纷飞的缠绵味道,一个孤女能住成这样也算很不错了,想必殷希白投了很多银子吧,我心里一阵得意奸笑。

站了一会儿,我才看到从飞濛轩里走出来三名宫女和两名太监,按理说他们应该在我到之前就在轩外迎接,可是却在我来后才缓缓出来相迎,很好,有胆色,我刚来就给我一个下马威,当我这个传说中的孤女好欺负?还是嫉妒我如此身份也能入宫?我明显地从他们眼中读到轻视与不屑,好吧,既然如此,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温常在吉祥。”常在是醉花国后宫品级里除了新晋秀女外最低的等级,孤女加常在,也难怪他们会轻视我了。

我轻轻点头,丝巾下的脸没有任何表情,却是径直往飞濛轩里走,进到大殿,比想象中的宽阔舒适,四周的窗户打开,明媚的阳光透射进来,添了几丝清新温暖的气息,屋内摆设不多,但渐渐精美,价值不菲,墙角处一株红梅开得热烈,往里走,绕过偏殿进到内间,却是和外面截然不同的风格,梦幻妖娆的淡紫色系,丝滑的帷幔,松软的锦被,圆润光泽的紫玉枕,雕花楠木梳妆台,精美的首饰盒……殷希白是不是做得太过了?这样样样俱全精致典雅的轩殿明显和我一个小小的常在身份不符,但很快我就知道原因,那厮色狼皇帝今晚要来这里过夜!这这这,这是不是意味着我要侍寝?

在飞濛轩里闲逛一圈,熟悉了下周围的环境,刚到前殿,连茶都没来得及喝上一口,就来了个穿着明显比一般宫女高一等的姑姑,“温常在,奴婢是专门负责妃嫔侍寝沐浴的夏姑姑。”

“夏姑姑有礼了。”表面上礼貌地回话,心里却开始纠结,侍寝?才第一天就叫我侍寝?姐姐我不答应!拒绝!反对!抗议!

“温常在请跟奴婢来。”心里虽然疑惑,但还是跟在她身后款款而行。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一处专供第一次侍寝的妃嫔洗浴的地方,只见大殿中央有一个以白玉砌成的大浴池,池水不断冒着热气,上面飘着红白相间的梅花花瓣,冷香扑鼻,周围是冶红色的纱帷,分别挑起一半别在精致的银钩上,制造出一种暧昧的妖娆气氛。

我在心里啧啧称赞,宫里人真会享受,洗个澡都弄那么华丽,难怪后宫妃嫔人人想往上爬,最后却争得个你死我活落一地白骨的下场。

“温常在就在这里沐浴吧,巧樱和秋千姑娘来服侍常在更衣。”夏姑姑熟稔地吩咐着一切,任务完成后便径自退了出去。

我没有让人服侍洗澡的习惯,更没有那么大方来个免费裸体展览,于是在夏姑姑走后便也让巧樱和秋千退下,自己享受起了华丽丽的梅花热浴。

从早上起床到现在忙活了大半天,除了在百翎客栈吃了几块桂花糕外,便再无其他,眼见得池边有几碟精致的糕点,顿时食欲大增,一块接一块地吃着这些香甜的小点。

等泡够了吃饱了,我也恢复了精神,整个人神采奕奕,从池中起身,擦干身体,随手一捞旁边美人榻上放置的衣物便直接穿上身,而这样的后果就是,我看着自己身上相当于没穿的半透明纱衣下巴差点没掉下来,笑话,我才不要穿成这样去引诱色狼皇帝。

招呼巧樱和秋千带件亵衣进来,然后我华丽丽地躲在一旁穿上亵衣再穿上纱衣,又在她俩的目光注视加鄙视下抬首挺胸向外走,坐进软轿,一阵晃悠之后便回到了飞濛轩。

坐在内间的梳妆台旁,任由身边的宫女帮我梳妆打扮,古代的装扮繁冗复杂,我反正是眼一闭心一横她们爱咋弄咋弄。

于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一番七七八八的装扮后,我由一名出浴美人变成了如今的等待侍寝的勾魂美人,左眼眼角处点缀一朵斜插着的含苞待放的红梅,淡紫的眼影,微醺的脸颊,胭脂红唇,长发披散,只向上别了一小部分,饰以梅花银钗,许是热浴后的缘故,颈上的琥珀项链散发出微微的暗紫光芒,除了我坚持不肯脱下的白色亵衣很煞风景外,其他地方皆美得令人触目惊心,我甚至看到几个宫女眼中的妒忌神色,而身边秋千依旧是千年不变的淡漠。

片刻后,夏姑姑来验收成果,在我千辛万苦保证皇上来之前一定脱下亵衣后终于满意离去,最后独剩我一个人坐在偌大的软床上等待皇上的来临。

关于毓琉贵妃,资料少得可怜,我仅仅知道她是一个绝代佳人,传奇式的人物,二十多年前,在宫外和醉花国皇帝相识相恋,随后入宫,成了荣宠冠绝的毓琉贵妃,生下二皇子,本是母凭子贵可以更上一层楼,却在某一夜离奇死亡,除了脖颈处有明显的勒痕,当时太医检查也无任何中毒迹象,皇上悲恸欲绝,派人调查了数月后无果,最终封闭所有关于毓琉贵妃的消息,所有人不得提起。

如此看来,如果是后宫妃嫔之争,当今皇后的嫌疑最大,毕竟她当时和毓琉贵妃同样品级,为了皇后之位,杀人的事又怎会做不出?还有一个极微小的可能,就是贵妃在入宫前已经和人结仇,最后因仇杀而死。

当时二皇子已有十二三岁,因妍妃与贵妃素来交好,便由妍妃代养,据说妍妃淡漠世事,不屑于后宫之争,得到二皇子的抚养权后,更是稳坐妍妃之位,二十几年来没有丝毫动摇。

如今朝堂之上争议最多的依旧是太子之位,大臣主要分为大皇子党和二皇子党,大皇子办事利索有主见,能够从善如流,是个极优秀的太子人选,二皇子有勇有谋聪慧无双,计策良多,这次甚至主动请缨上场杀敌,再加上其生母是皇上曾经最宠爱的毓琉贵妃,也有很大可能被选为太子,剩下仅余一位年幼的三皇子和几位公主,子嗣并不多。

醉花国帝姓慕容,大皇子慕容淳熙,二皇子慕容楚歌,刚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几乎是吓了一跳,楚歌?不会是我从如意酒馆挖来的那个楚歌吧,这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多着,是巧合也不一定,人家堂堂二皇子也不可能屈尊降贵去做什么斟茶递水的跑堂小二,这样一想后,我便放下心来。

大皇子的生母是皇后,而皇后拥有最大嫌疑,二皇子不仅是毓琉贵妃的孩子,且由妍妃代养,又是此次雪原之战的副将,青冥背后真正效忠的人,两个皇子相争太子之位,很明显的,我该从这三个人下手寻找线索。

这样打定主意后算算时间,还有将近两个时辰皇上才回来,于是取出包袱里的紫衣银具,抹去嘴唇上殷红的胭脂,把长发束在一起,换上衣服戴上面具准备潜出飞濛轩,却意外地察觉到有武功高强之人在附近,随着窗边人影一闪,一名男子便落入了我的视线中。

我从来人的举手投足以及身形眼神中判断出其身份,提高的警惕松懈下来,“白羽有何事?”

“属下收到暗主的飞鸽传书,说是中途受袭,昌平假象。”

途中受袭,昌平假象?西疆距离银风国国都快马加鞭只需七日,而我从暗影开始到这里已有十几日,算算信鸽的日程,御枫然应该是恰巧在走了一半的路程后遇袭,那么昌平假象是指……难道昌平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甚至连皇上也没看穿?本是一番心意特意放权,没想到阴差阳错挑了个内奸,如果是昌平中途袭击,那么他是五王爷的人这一点毫无疑问了,虽然有吩咐玄夜偶尔盯盯昌平,但终究是小看了他,小看了五王爷,本以为一手掌控的局势,却也在同时被对方掌控。

御枫然的实力我是相信的,昌平不应该是他的对手,那么,如果只是单纯为了拖延时间阻止御枫然返回,然后又加快宫变的速度,到时候弄出个“挟天子以令诸侯”谋朝篡位的局势就不好收拾了。

“你去禀告暗主,说我这边一切无恙,战争的事我会负责,让他专心对付五王爷。”事到如今,只能为御枫然减少负担,让他无后顾之忧,只是,我开始渐渐察觉到属于真正的御枫然的王者霸气,以及与皇帝之间的血浓于水,前世的御枫然,今生的沈逸临,我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是,属下告退。”白羽又一阵风般消失在初降的夜色里。

(31 / 51)
锦笺欲上弦

锦笺欲上弦

作者:浅辰逸世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文案 看那精致风情,恍若昨夜笙歌 听那琉璃呓语,始觉梦里桃花 和你前世今生的宿命相牵 戏水楼台的舞蝶邂逅 纵使江山在握 也只愿为你袖手天下 这世间事太纷繁,流年转,尘缘起,遇到温文尔雅纯善如玉的他,妖精般鬼魅刀削脸容的他,清澈干净如山涧溪风的他,还有那个邪性十足光芒耀眼的他, 前世的灵犀,今生的萧澜,谁又为谁驻足,谁又给谁归属,一条琥珀项链,让你重执我的手, 那一段风生水起的青史,被谁改写,从此便是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锦笺欲上弦,用一张上了柔弦的红笺,奏一曲我心里轻舞的歌。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前世今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澜,御枫然 ┃ 配角:楚歌,青冥,云笙,慕容淳熙 ┃ 其它:命定缘牵,柔情媚骨,精致风情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