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虎口上的伤疤精彩小说 (利莹米勒修杰) 舍伽现代

时间:2019-04-27 10:56 /言情 / 编辑:贺森
利莹,米勒,修杰是小说《虎口上的伤疤》的主角,它的作者是舍伽,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米勒和伟祺决定安心的留在这里,伟祺还是跟以前一样,回到

虎口上的伤疤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虎口上的伤疤》在线阅读

《虎口上的伤疤》第6节

米勒和伟祺决定安心的留在这里,伟祺还是跟以前一样,回到了公司,跟岳泽一起共事,而米勒,就像利莹说的,跟利莹一起干,两个人立下决心,一定要在三年之内把她们的小编辑室做成一家广告公司。

晚饭时,米勒跟伟祺面对面坐着,米勒问:“今天见到你朋友了吗?”伟祺回答:“没有,电话也一直没打通,正好明天我去公司人事部报道,顺便再看看他在不在吧!”米勒说:“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伟祺说:“什么事啊!你还有吞吞吐吐的时候啊!快说吧!”米勒说:“你朋友的新娘子是我朋友的姐姐。”伟祺吓了一跳,差点没把饭吐出来。米勒继续说:“我知道他们婚礼的那天,岳泽是在陪我朋友的。”米勒并没有详细说明其它情况。伟祺惊讶地说道:“大婚当天跑去陪小姨子,这算个什么事啊!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要是找到他我一定得好好质问他。”米勒说:“也许岳泽想弥补呢!”

姐妹谈心重拾童年情

又是一个晌午,利莹刚想给岳泽发信息约他出来吃饭,这时手机响了,是利晶打来的,电话里,利晶约利莹去老地方见面,所谓的老地方无非就是她们姐妹俩以前经常去的一家咖啡店,自从利莹认识了岳泽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了。利莹准时来到咖啡厅,看见利晶坐在以前她们经常坐的那个靠窗的位置,利莹走过去坐下,利莹刚想叫服务员,只见服务员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对利莹说:“您好,这是您的拿铁,请慢用!”利莹看着利晶,利晶说:“不介意我帮你点好咖啡吧!”利莹摇摇头回答:“不介意,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也许改变了口味呢!”利晶微笑了一下说:“你不会变的。”利莹反问:“我想问你,当我的心口隐隐作痛时,你会不会感受得到?”利晶却回答:“那你又能不能感受的到我的心也在痛着呢?”两人沉默了一瞬间,之后利莹又说:“有时候,我真的很怀疑我们是不是孪生的,为什么我的痛我的喜你都感受不到呢?”利晶说:“是不是大学那几年我们分开的太久了?”利莹回答:“久吗?不就四年吗?那四年难道我们没见过吗?这个借口未免有些太强硬了吧!”“你今天不是为了找我来叙旧的吧!有事就直说吧!”

利晶言归正传,只问了一句:“我只是不想我们姐妹因为一个男人而变得如此陌生!”利莹却说:“那个男人是你的吗?连婚礼都没有参加的男人?你也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你太高估那个男人了?”这时,岳泽给利莹发来信息,利莹看过信息后就把电话伸到利晶的眼前,一边让利晶看着,嘴上一边说:“你看看,这就是你心里的完美男人,为了这个男人,你失去了你妹妹,失去了亲情,值得吗?”利晶虽然心里很是不舒服,但强忍着,因为她相信岳泽。利晶只是说了句:“给他回复吧!”利莹给岳泽回了信息。

利晶没有想刚才的事情,甚至连结婚那天的事也没问利莹,只是跟利莹说:“爸爸身体不好,你要是有时间,就经常回去看看他吧!他很想你的。”利莹却反问:“我还有爸爸吗?我还有姐姐吗?我还有亲人吗?”利晶握着利莹的手说:“算我求你了,毕竟我们是姐妹,我不求你能够原谅我原谅你姐夫,但是我求你去看看爸爸,好吗?”利莹把手缩了回去,然后伸出左手给利晶看,说道:“这道疤痕你叫我怎么忘记?”利晶眼泪汪汪地看着利莹手上的那道伤疤,泪水哽咽着,却没有说话。

走出咖啡厅,姐妹俩一个向左走,一个向又走,利莹突然回过头叫住利晶说:“你放心,我会去看爸爸的,到时我会提前通知你,我已经失去了妈妈了,我不想有什么遗憾地活着,也不想他有什么遗憾地走了。”利晶笑了。

小姨子跟姐夫谈心

修杰的休息日,利莹决定跟修杰一起去看望父亲,修杰很欣慰也很高兴,修杰以为利莹真的不计较过去的事了。

到了利晶家,岳泽给利莹开门,此时的岳泽并不知道利莹会来,很是惊讶!利莹一进门就朝父亲的屋子走去,修杰跟岳泽和利晶打了一下招呼,然后跟在利莹身后走进父亲的房间。父亲见到利莹很开心,握着利莹的手开心地说不出话来,修杰见利莹的眼角含着泪水,便出去了。父亲使劲握着利莹的手对利莹说:“孩子,爸知道你受委屈了,爸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求你原谅你姐姐,你们应该是心有灵犀的,彼此的心意你们最懂,爸能活多久已经不重要了,可是你们能怎么相处下去才是最重要的,只要你真心跟你姐夫相处,你会知道你姐夫为人的,原谅他吧!”利莹一直听父亲在说,自己没有插嘴,更没说话。修杰跟岳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岳泽也没有对修杰提起他结婚当天的事,岳泽只是问修杰:“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啊?”修杰笑笑回答道:“这要看利莹什么时候答应啊!”两个大男人对着彼此笑着。走出利晶的家,利莹满脸低沉,修杰牵着利莹的手默默地并排走着,然后送利莹回办公室。

米勒见利莹回来,上前问道:“见到你父亲了!怎么样?”利莹说:“他明显老了很多,我甚至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会再见到他了,我心里难受。”米勒拥抱着利莹安慰说:“只要你想你就一定能做到,跟着你自己的心走,不要违背你的良心,要不然你会更加难过的。”利莹说:“现在想哭却哭不出来。”

往后的日子,利莹仍然每天跟岳泽一起吃午餐,有一天,岳泽突然跟利莹说:“我终于发现你跟你姐长相有什么不同了!”利莹问:“哪里不同?”岳泽回答:“你的右眼眼角有颗痣,是美人痣!”利莹笑了,赶忙拿出小镜子自己照照,然后问:“我姐没有吗?”岳泽反问:“你姐有没有你不知道吗?”利莹摇摇头,岳泽突然握着利莹的手继续说道:“世界上不会有一模一样的人的,就算是克隆人,也会有不一样的地方,但一定要用心看才能看出来,既然你已经不再恨我了,那么能不能不恨你姐姐呢?更何况她没做错什么。”此时的利莹并没有把手缩回来,只是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然后对着他们握着的双手照相,岳泽想要把手缩回来,利莹赶忙说:“不要!”岳泽也没多想,还是像刚才那样握着利莹的手,利莹拍了照,然后说:“看见我手上的疤痕了吗?那是你留下的,你摸到我的伤疤了,所以我要照下来。”岳泽赶忙把手缩了回去,然后低下头,很不自在的样子。利莹这时笑了说:“你至于嘛!我都忘了!难道你还没忘啊!”岳泽也开玩笑地说:“说真的,那晚的事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但我除了跟你说对不起之外,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利莹说:“好了好了,别再说了,那些记忆不好,就抹掉吧!”

对姐姐的第一次心理攻击

有一天晚上,利莹跟修杰吃完饭,利莹趁着修杰洗澡之际,把那天拍下来的照片发给了利晶,利晶收到后,当然是误会了,利晶的心痛着,但同时,利莹的心也在不忍着,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那样的感觉,顿时间好像她不再恨姐姐了一样。

利晶没有把照片让岳泽看到,利晶望着岳泽熟睡的脸庞,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那一夜,利晶辗转难眠……

次日中午,岳泽还像往常那样跟利莹一起吃饭,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个人,是米勒,利莹正式介绍米勒给岳泽认识,岳泽还笑说:“你就是伟祺的女朋友?”米勒点点头。三个人边吃边笑,没有一点尴尬和一丝的怨恨,就像平常的好朋友一样相处融洽。饭后,利莹掏出两张电影票,递给了岳泽一张说:“明天你休息吧!我们去看电影吧!”米勒有点惊讶地看着利莹,心里想着:“利莹,你到底想干什么?”利莹也看出了米勒的疑惑,但是利莹没有说什么。岳泽很爽快地答应了利莹。饭后回到办公室,米勒追着利莹走进利莹的屋子,关上门问:“你到底想干什么呀?”利莹什么话也没有,只是掏出手机,然后把那张照片给米勒看,米勒看后惊讶地问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你跟岳泽……”利莹笑了说:“连你都会误会,那我姐呢?”米勒问:“你不是想把照片发给你姐看吧!”利莹却说:“她已经看到了。”米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满脸苦相地看着利莹,缓了缓神儿说道:“我们仅仅只有十个多月没见,你怎么就变了,变得连我都不敢认识了。”利莹的手搭在米勒的肩膀上说:“对于你来说,我还是当初校园时跟你一起半工半读的利莹。”米勒抬头看着利莹,然后搂住利莹的双腿,哭泣泣地说:“你知不知道,我夹在你和伟祺之间很为难,有些话我不敢跟伟祺说,怕岳泽知道,可是面对你,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变成这样,从认识伟祺的时候开始,我就知道有岳泽这个人,在伟祺的日志里,我体会得到真实的岳泽究竟是个怎样的人,那一刹那的错误早就了现在的岳泽和你,究竟你还想怎样?那可是你的亲姐姐啊!”

女人始终只是个女人而已,听米勒这么一说,利莹心里不再对岳泽恐慌,反而开心,因为她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心,也许她不是想报复利晶和岳泽,她只是想抢走岳泽的心吧!

电影院门口,岳泽买好了薯条和饮料站在那里等着利莹,利莹也很准时得来了,利莹问:“你怎么不买爆米花?”岳泽说:“我记得你说过你爱吃薯条不爱吃爆米花。”利莹又一次被感动了,因为她想起这区区一件小事却是修杰所不知道的。面对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岳泽也好,姐夫也罢,利莹的心很平静,不再担心什么。喜剧的电影看得他们聚精会神,岳泽忍不住哈哈大笑,利莹就抓了一堆薯条一下子塞进岳泽的嘴里,然后看着岳泽无奈的神情,自己在一旁哈哈大笑!

爱被说穿

利莹的身边躺着熟睡的修杰,利莹望着这张熟悉的脸,没有一丝爱恋的感觉,却觉得他们的感情竟如此平淡,她到底是为了报仇才跟修杰在一起的还是因为她被修杰感动了?还是她觉得修杰是她的避风港?这一连串的问号利莹自己也弄不明白。她只能呆呆地看着修杰,看着那张感到幸福和满足的面孔,但她却感受不到修杰为了她所承受的一切心理压力,也许看似平静的爱情,对于修杰来说,不仅仅只是一见钟情吧!可惜利莹从没认真地了解过修杰,也因此,她不能体会到修杰的任何感受。

早上,利莹一梦惊醒,梦境是如此真实,真实的连她自己也觉得可怕。到了办公室里,她拽着米勒进了她的屋子,一把把米勒按倒在沙发上,米勒惊讶地喊着:“莹莹你要干嘛!”利莹大口吸了几口气,然后一本正经地对米勒说:“我做梦了。”米勒却说:“怎么了,梦见大灰狼在你后面对你穷追啊!”利莹说:“我不是开玩笑的,我说真的。”米勒接着说:“大小姐你倒是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啊!”利莹说:“你听好了啊!我梦见我姐跟岳泽离婚了……”米勒插嘴说:“那不正是你所想的吗?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一点不奇怪。”利莹接着说:“可是我梦见我跟岳泽结婚了……”米勒倒是觉得也不吃惊,不慌不忙地说:“奇怪吗?我不奇怪!”利莹急切地拽着米勒的衣袖追问:“你怎么不奇怪!我都奇怪你还不奇怪啊!我怎么能做这个梦呢?”米勒回答:“因为你喜欢岳泽了!你喜欢上你姐夫了丫头!”利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上叨叨着:“不可能的,只是一个梦而已。”米勒继续说:“你没听过什么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吗?”利莹却说:“我恨他,我要报复他们,但是要是让我喜欢他,绝对不可能!”米勒拍拍利莹的肩膀说:“当初修杰追你,一束蓝色妖姬你就被俘虏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爱修杰吗?还是只因为修杰是律师,条件好人又帅,又不介意你的过去,你才答应跟修杰走的呢?你不觉得你跟修杰之间没有恋爱,却直奔了爱情的主题去了吗?”利莹满脑子混乱,听米勒这么一说就更乱,利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地坐着,听着米勒说:“你嘴上说要报复,可是你有问过你自己的心吗?人都是有良心的,你跟你姐姐是孪生的,你们不可能疏远到形同陌路的地步的,你问过你自己,你真的恨你姐姐吗?你有没有过你自己,你到底恨不恨岳泽呢?”

利莹在办公室里很安静地坐了一上午,直到中午收到岳泽的信息,利莹看完岳泽的信息,就跑出办公室对米勒说:“我出去吃饭了,过二人世界去,你别去了,等我回来给你带饭。”米勒嘴上念叨了一句:“重色轻友的家伙!”利莹在电梯里简单地对着镜子打扮了一下,然后准时来到餐厅,岳泽已经坐在那里等着她了,利莹坐过去,笑呵呵地说:“不好意思!是不是等我很长时间了!”岳泽也笑了说:“没有,我也是刚来。”两人还像以前那样,边吃饭边聊天,不巧的是:这时突然有两个记者走过来,未经他们同意就把岳泽和利莹吃饭的镜头拍了下来,岳泽赶忙拦住记者说:“别拍!”记者很客气地说:“岳先生,您好!看了最新的《当代青年家》杂志,知道您是咱们国内第一家美容行业上市公司最年轻的技术总监,所以就打算给您和您夫人平时的生活照片拍一下,请您别介意。”岳泽这时否认道:“这不是我太太,请别打扰我跟朋友吃饭。”然后岳泽递给记者一张名片说:“有事可以跟我秘书预约!下次不要这样了!”

发现了不伦之“恋”

利晶看到报纸上被刊登的照片,没有不高兴,也没问岳泽任何事。岳泽回到家,看到报纸放在桌子上就拿起来看了看,利晶父亲走过来说:“谢谢你!”岳泽反问:“爸,谢什么?”父亲继续说:“谢谢你对她们姐妹这么好,尤其是利莹,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不要再想了,爸始终都是信任你的。”老人家叹了口气继续说:“如果这是在旧时代,我真的不介意把她们姐妹俩的终身都托付给你,可惜这是现代。”也许岳父大人的话有一点点提醒到了岳泽,岳泽也在刹那间明白:每天陪在自己身边,陪着自己喜怒哀乐的不是自己的老婆。

岳泽想对利晶做一点点的补偿,岳泽主动跟利晶说:“老婆对不起啊!最近冷落你了!”利晶却说:“夫妻俩哪那么多对不起啊!说什么呢你!”岳泽握着利晶的手说:“改天我们俩出去玩一天吧!”利晶把手缩了回去,她这一缩手,岳泽却想起了利莹,他感觉到握着她们两姐妹手的感觉原来是不一样的。然后利晶借口说:“爸这两天咳嗽的又厉害了,我走不开,下班还得照顾他,如果莹莹有时间的话,你可以叫她陪你去玩,我没关系的。”岳泽又抓住利晶的手说:“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报纸上的照片是记者**的,我跟莹莹没什么,就像以前那样一起吃饭而已。”利晶笑了笑:“我又没说什么,你紧张什么!好了,是睡觉吧!都这么晚了。”

岳泽睡不着,想着刚才跟利晶之间的对话,岳泽想着利莹,满脑子里都是利莹,岳泽似乎已经分不清楚了到底谁是姐姐谁是妹妹了!

岳泽跟伟祺说了这件事,伟祺开玩笑地说:“这事得问问我老婆,听听她的意见!她比我们了解利莹多的多。”岳泽赶忙说:“不行,不能告诉米勒,你还是不是我兄弟啊!”伟祺一脸常态地说:“哥们,你中毒了!中了姐妹毒了!”岳泽用拳头顶了伟祺一下说:“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伟祺回答道:“哥们,我没跟你开玩笑啊!你就想想你自己,你是爱上姐妹俩了呢?还是爱上她妹妹了呢?”岳泽嘴硬地喊道:“我爱利晶,我爱利莹的姐姐,我怎么能两个都爱呢!”伟祺叹了口气说:“唉!那就要你自己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了,只有你自己才能知道的事我怎么说呢?”

中午,利莹给岳泽发了信息,岳泽看着信息,大脑一片空白,空想了很久才往餐馆走,刚下楼就看见有人推着一个车子在卖玫瑰花,岳泽本打算走过去,卖花人的冲岳泽喊着:“先生,买一束玫瑰吧!很便宜的!”岳泽想了想问了句:“请问,如果不是送给爱人的话应该买什么花呢!”卖花的人说:“正好,我这里还有束蓝色妖姬,不是爱人也应该是亲密的人吧!”岳泽没有多加犹豫就买了那束蓝色妖姬。

蓝色妖姬引发的误会

岳泽来到餐馆,把花递给利莹,利莹很高兴地接过花说道:“送给我的呀!真漂亮!”岳泽解释道:“刚下楼,正好看见有个卖花的,看上去也挺可怜的,就帮忙冲他买了一束。”利莹小声自语道:“哦!原来是装善人去啦!本意不是送给我的喽!”岳泽回答道:“你别多想,给都给你了,怎么能不是送给你的呢!”

吃完饭,利莹起身走到岳泽身边,然后拉开岳旁边的椅子坐下,岳泽立刻觉得有点不自在,也不敢转过脸去看利莹,利莹拿出手机说:“我们合张照吧!”岳泽没有问原因,只是“嗯”了一声并点点头。于是利莹把服务员喊了过来,请服务员帮忙拍照,利莹手捧着一束蓝色妖姬,跟岳泽靠的很近很近,右手拿着鲜花,左手还挽着岳泽的胳膊。

利莹回到办公室,米勒屁颠屁颠地跟着她跑进来,利莹被米勒吓了一跳,却突然想起来没给米勒带饭回来,猛个劲儿地跟米勒道歉,米勒说:“唉!算了吧!我打电话订快餐吧!我就是个吃盒饭的命了。”米勒继续说:“不过话说回来,这花是谁送的啊?”利莹低着头沉默着,米勒说:“你姐夫?”利莹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米勒大喊道:“哇!我的好姐妹,那你知不知道蓝色妖姬的花语是什么呀?”利莹摇摇头!米勒继续说:“你这个大笨蛋,都是玫瑰,一个是红色的一个是蓝色的,意思应该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了吧!”利莹崛起嘴说:“我才不信你呢!我上网查查。”利莹真的打开电脑,查找蓝色妖姬的花语,屏幕上显示的那些关于爱情烂漫抒情的笔记让利莹的心跳加快!米勒也凑过去,一边看着,嘴里一边念叨着屏幕上的文字:“相知是一种宿命,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相守是一种承诺,人世轮回中,怎样才能拥有一份温柔的情意!相守是一种承诺,人世轮回中,永远铭记我们这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利莹听得身上都起鸡皮疙瘩了,说道:“别念了,我听的都反胃了!”米勒这时说:“难道你姐夫喜欢上你了?”不知道利莹是不相信呢还是不愿意去相信,只是说:“也许他也不知道这花代表什么意思呢?也许他是无心的呢?”

一整个下午,利莹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盯着那束玫瑰发着呆,突然想起他们的合照,于是拿出手机来看,利莹的心有点起伏不定,不管她内心究竟是个怎样的坦然,她也不敢再坦然面对了。她仍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完全没有顾虑到修杰的感受,于是她做了个大胆的决定,她又一次把照片传给了利晶。这一次,利晶看完照片后没有以前那么平静,利晶哭了……

姐妹俩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利晶的大度和容忍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她仍然很坚强,为了不给岳泽造成半点的不安感,内里分外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一直都是她一个人独自面对着,试问这样一个贤良的老婆岳泽怎会为了利莹完完全全地将她冷落了呢?可是现实就是现实,不管是利晶还是岳泽都要狠心铁心地去面对,容不得他们半点的后悔。利晶的眼泪终于没能忍住,还是流了下来,她心里堵得慌,这时恰巧羽灵打电话来,羽灵电话里告诉利晶她要结婚了,利晶为此很高兴,自从利晶升职以后她就很少再跟羽灵见面,这次也终于有了个见面的机会,利晶也终于可以对自己的好朋友将压抑自己很久的心事倾诉出来了。

是什么证明了自己的心

利晶跟羽灵见了面,是在利晶姐妹俩以前经常去的咖啡厅里。羽灵还说:“这里气氛很不错啊!环境很好!没想到你当了家庭主妇了,还这么有情调!”利晶微微笑道:“哪有啊!这里是我跟我妹以前就经常来的地方。”羽灵却说:“哦!原来是睹物思人了啊!”利晶沉默了。羽灵直奔主题,关心地问:“最近可好?”利晶轻轻摇摇头,羽灵急切地追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利晶又点点头,但什么也没说,她原本想说,很想说出来,可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她不知道从何说起,不知道该怎么说。羽灵这时说:“你就是这样,你这个性格怎么就一点没变呢?有什么话你不说就一辈子都不会有人知道,你别把每个人都当成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好不好!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心有灵犀的人啊!”

利晶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感叹道:“我觉得岳泽已经不爱我了!”羽灵大吃一惊,追问:“他有外遇了?现在有钱了就变坏了?”利晶赶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羽灵继续说:“那你倒是说啊!你都快急死我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妈了!”利晶掏出手机给羽灵看那两张利莹发来的照片。羽灵拿着手机仔细地看着,边看边说:“我看你是病了,你跟岳泽这么好,他又送花给你的,你说你使个什么劲儿这是!”利晶解释道:“照片里的人不是我,是我妹妹。”羽灵把照片放到最大,看完了说:“你们俩真的很像很像,怪不得岳泽当年会认错人,可是她们之间又怎么可能呢?她们应该是仇人才对啊!你妹妹不是还要告岳泽的吗?你们都把我弄糊涂了!”利晶就把事情的来由一五一十地说给羽灵听,羽灵跟利晶不一样,是个中性性格,羽灵听后很生气很激动,她似乎要打岳泽的心都有了,但是看着已经泪流满面的利晶,羽灵强忍住了自己的冲动,尽量去安抚利晶。

走出咖啡厅,羽灵不放心利晶,便给利晶送回了家,从利晶家里出来,羽灵直奔公司去了,羽灵在公司的楼下给岳泽打电话,很快,岳泽下来了,小跑过来问:“有什么事吗?”羽灵说:“我刚才见利晶了,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你了不起了,你升职了就忘本了是不!利晶对你那么好,从你是公司普通职员的时候就一直陪着你,你对她妹妹那样了,她也完全没怪过你,一个这么好的老婆,你怎么能对不起她呢?”岳泽有点蒙了,说道:“你说的这都什么是什么啊!我怎么没对她好了?我哪有什么外遇啊!”羽灵气冲冲地指着岳泽说:“别以为你是我上司我就不敢骂你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羽灵扭头就走了。

岳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望着羽灵渐渐远去的背影,他没有想起利晶,反而又一次让他想起了利莹,岳泽一直搞不清楚的关系,被羽灵这么一吵闹,终于弄懂了。岳泽明白了羽灵说他对不起利晶的意思了,不是因为他有外遇而是因为他跟利莹走的太近了,可是岳泽并不想把现在跟利莹之间的关系疏远,这个想法是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的。

委婉的表白

莫名其妙的雨越下越大,下班后利莹和米勒一起走出去,两个人没有带伞,米勒的好老公拿着把伞过来接米勒,米勒冲伟祺喊道:“你来之前怎么不告诉我?”利莹在一旁笑笑说:“人家不是看天气不好,想来接你给你个惊喜吗!这都不懂!”米勒也笑了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想如果他之前能给我打个电话来的话,我也好让他多带一把伞给你啊!”利莹拍拍米勒的肩膀说:“没关系的,我没事,等会雨小一点了,我再走,正好去旁边喝杯咖啡再走,你们先走吧!”米勒继续问:“要不然就修杰打电话吧!让他来接你。”利莹回答:“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修杰这些日子为了一宗官司搞的很忙,我不打扰他了,你们走吧!”米勒婉转地说:“那我们走了,你一个人小心点。”利莹顺着写字楼楼下的窗檐边向咖啡厅的方向慢步走去,走了没几步远,却看见岳泽拿着把伞站在她对面,利莹和岳泽止步互相对望着,持续了几秒钟,岳泽漫步朝利莹走来,利莹跟岳泽面对面地站在一把伞下,两人还是互相看着,没有移步也没有说话。米勒跟伟祺坐在出租车里,正好看见那一幕,米勒赶紧掏出手机拍下了利莹和岳泽面对面站在伞下的情景,伟祺还探着脖子朝那边望望看,边看边说:“其实他们俩也很般配啊!”米勒使劲地拍了岳泽的脑袋一下说:“你傻啊!他们姐妹俩长的都一样身材也几乎一样,你能看出来跟谁般配跟谁不般配吗?”伟祺笑笑说:“也是哈!看谁都一样!”伟祺继续问米勒:“你拍他俩干什么啊?”米勒说:“哼,以免利莹嘴上不承认,我就拍下来明天逗逗她呗!”然后米勒有一本正经地跟伟祺说:“你是岳泽的哥们,我是利莹的好朋友,我们俩不要弄的那么为难好吗?不管他们之间是爱还是其它的,我们都只能支持,因为这是做朋友的职责。”伟祺听后点了点头。

岳泽和利莹一起来到咖啡厅,她们之间有了一点点尴尬的气氛,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面对面静坐着,服务员端来咖啡,利莹刚想伸手去拿糖罐子,岳泽也正好想伸手去拿,两个人的手一起碰到了糖罐子,利莹看了一眼岳泽,轻轻缩回了手,岳泽一把抓住利莹的手:“利莹没有反抗,只是吃惊地盯着岳泽看。”岳泽说:“你成功了,你报仇的计划成功了。”利莹问:“你说的什么?什么意思?”岳泽很严肃的说:“如果你认为让我爱上你就算是报仇成功了的话,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成功了。”利莹想了几秒钟,然后说道:“如果你认为让你爱上我是我在报仇的话,那么你错了,我没有在报仇,我只是想知道到底你爱谁?到底我跟我姐之间,男人会选择谁?”岳泽继续说:“那你还说你不是在报仇吗?你虽然不是在报复我,但是你在报复你姐姐啊!她可是你姐姐啊!”利莹却说:“但我从始至终都没承认过你是我姐夫啊!”岳泽听后无语,轻轻松开了利莹的手,然后夹了两块糖放在利莹的咖啡里。

坦诚面对,然后分居

第二天,米勒一早就闯进了利莹的办公室,掏出手机给利莹看,利莹看到米勒拍的照片后并没惊讶也没有生气,只是说了句:“不错嘛!手机像素不错啊!”弄得米勒却有点惊讶了,米勒说:“大姐,你还能不能行了,你怎么不问问我啊!”利莹说道:“你想让我问你什么?”利莹想了想,然后说:“你把照片传给我。”米勒也没多想,就把照片用蓝牙传给了利莹,没想到利莹却又一次把照片发给了利晶,米勒并不知情。

在家里刚做完家务的利晶收到利莹发的照片后再一次忍受不住了,就给利莹打了电话,电话里,利晶约利莹见面,两个人还是老地点,利晶早早就到咖啡店,等利莹到的时候,利晶还是向上次一样,已经帮利莹点好了咖啡和利莹爱吃的糕点,利莹坐下,用勺子搅拌着咖啡,利莹没有说话,她在等利晶开口。利晶拿出手机,打开那几张照片给利莹看,利莹一点反映都没有,利晶问:“为什么要发给我看?”利莹回答:“想让你知道,一个正常的男人会喜欢你多一点还是会喜欢我多一些。”利晶继续问:“这个答案你已经知道了吗?”利莹没有说话,用沉默代表默认。利晶继续说:“我从没想过我们姐妹俩会造成今天的这个局面,我以为之前你原谅了我们是真心的,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唉!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我知道岳泽爱上你了,可惜的是,我跟你长相一模一样,在他心里,却连做你的代替品都没有资格,因为现在的他,甚至比我们自己还能分清我们自己。”利莹却问:“那么你今天跟我说这些是什么动机呢?你想怎样?想让我放手吗?”利晶继续说:“我没有想怎样,只是我想提醒你,你还有修杰,别忘了修杰。”此时的利莹似乎茅塞顿开一般,是的,她忽略了修杰,自从她跟岳泽第一次单独吃饭时,她就忽略了修杰,利莹不再说话,一直沉默下去,利晶也说完了她该说的话后就走了。

利晶走后,只剩利莹一个人坐在咖啡厅,望着窗外蒙蒙忽忽的景象,利莹感到自己的心累了。利莹空想了很久,不知不觉泪水流了下来。这时,身后的一个人把手伸了过来,递给利莹一张纸巾,利莹接过纸巾,回头看那个人,是修杰。利莹惊讶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修杰起身走过来,然后坐在利莹的对面说:“是利晶约我来的。”利莹心里清楚,修杰应该已经知道了一切。修杰握住利莹的手说:“趁着你的心现在还没有完完全全地离开我,我们重新开始吧好不好?”利莹沉默着,修杰继续说:“我知道,你好不容易不恨他们了,你也非常不乐意地爱上了他们,也许你们本该就是一对,可是毕竟他们结婚了,这是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收手吧!放弃一切,我可以为你放弃事业,带你去国外生活。”利莹把手缩了回去说:“对不起修杰,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吧!给我时间考虑好吗?”修杰问道:“你想怎么考虑,你打算考虑多久?”利莹却说:“我想我需要冷静,我们暂时分开一下好不好?”修杰关心地问:“那你想去哪里?”利莹回答:“我还能去哪里,我去米勒家里,你放心,等我考虑好了我一定会找你。”

第一次的约会

就这样,利莹再一次搬到米勒那里,不同的是:这次不是她离家出走,而是她得到家人的允许,离家出走的。

利莹试着放开自己,打算认真地跟岳泽约会一次。

那天,岳泽稍稍打扮了一下,比平常还要帅很多,利莹也仔细地给自己好一番打扮。

(6 / 7)
虎口上的伤疤

虎口上的伤疤

作者:舍伽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内容简介】 一对出生在很普通工人家庭中的孪生姐妹,感情如此深厚,亲情十分浓重,即使小时候的两个人感情再完美,家庭再和谐,也抵不过一场非意外的横祸降临...... 在两姐妹的生活中,出现了一个另她们一辈子都无法解愁的男人,这个男人在对姐姐三次求婚被拒绝后,在酒醉时误把妹妹当成了姐姐,导致一次完美的强尖事件落在了妹妹身上。姐姐却深爱着这个男人,却抛开了童年时期的姐妹感情,一次次地阻止妹妹将坏男人告上法庭...... 令人费解的爱情侮辱事件后,在妹妹的左手虎口边,留下了被那个男人衣服拉链拉伤了的疤痕,这道疤痕让妹妹一辈子难忘,却又为了姐姐不忍心告发,多年的姐妹情谊随之破碎。 意外的是让妹妹能够遇见一个肯帮助自己的律师,虽然最后,由于再多的顾虑,以及被岁月冲淡了的情仇,妹妹已经身心疲惫,对外人,妹妹表示不再提不起当初对姐姐和姐夫的怨恨,可是背地里,她却一直阻止姐姐和姐夫之间的任何事情,包括在他们的婚礼上。妹妹只凭一颗复仇的心理面对姐姐和姐夫,没想到最后,姐姐和姐夫之间要弄到离婚的地步,复仇计划完成,可是她们姐妹的父亲也却因此病上加病,没有安详地度过晚年就早早离开了人世。父亲的死以及律师男朋友的开解劝告,让妹妹一点点地想通了很多事情。她决定放弃对姐姐姐的报复,选择了离开,妹妹离家出走,一往情深的律师男朋友放弃自己的事业追奔异乡寻找挚爱的人,最后,妹妹与律师之间有了完美的爱情结局。只不过,伤疤还是伤疤,无法抹去,欣慰的是,已经没人再提起那段旧事,更没人再记得妹妹手上的那道伤疤......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