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谁知道邈然然写的古代作品? 念奴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时间:2019-05-24 10:40 /言情 / 编辑:太白
《念奴》由邈然然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念奴,静王,桐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18、木屋欢爱 ... 桐靖把念

念奴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念奴》在线阅读

《念奴》第9节

18、木屋欢爱 ...

桐靖把念奴童童接到了自己的住所。他们要在一起,似乎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南宫赦走了,和孤老头一起走的。孤老头和桐靖在一个夜里达成了一个交易,然后孤老头就带走了南宫赦。南宫赦走,念奴不知道,知道第二天念奴看到空空的房间,她才知道南宫赦已经离开。她没有任何理由要求南宫赦留在这里,彼此的心意不需要言明,每个人都有自己既定的人生轨迹。

……

念奴终于又成为桐靖的贴身侍女,他们在重新找到从前的感觉,但谁都知道,人是回不到从前的。

桐靖每每看到童童,眼睛里就有很奇特的光芒,那不仅仅是爱和喜悦,那是一种狂热的注视。他经常用这种目光盯着童童,童童不了解这种目光的含义,有时会对桐靖笑笑,有时也很奇怪地看着桐靖。念奴看到这种情形总是默默地牵起童童的手,消失在桐靖复杂的目光中。

童童还是不习惯开口叫桐靖爹,对于一个孩子来说,确实需要时间来适应。南宫叔叔走了,那个让自己坐在肩膀上摘果子的叔叔,走了。虽然叔叔走了,但童童知道叔叔是疼爱自己的。童童也知道桐靖是爱自己的,但感情需要时间去培养,沉淀,水到渠成。

童童本着孩子的天性,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一日,桐靖发现童童似乎对骑马特别好奇,于是桐靖叫人牵来自己最喜欢的马,要带童童去野外学骑马。龙四跟着,童童坐在桐靖的怀里,在奔腾的马背上又是惊怕又是兴奋。念奴本想跟去,无奈自己又不会骑马,只能望着他们离开。但不一会儿,马蹄声又在身后响起。念奴转身一看,是桐靖折回来了,却不见了童童。念奴心里一紧,正担心怎么回事呢,只见桐靖俯身一抄,念奴就已经在马背上了。念奴还没来得及惊呼,桐靖的马前蹄腾跃,一个转身,又飞驰而去。念奴刚想问童童哪里去了,桐靖已在她耳边细声道:“童童和龙四在前面,我来接你。”

桐靖温热的气息在身后传来,念奴嗯了一声,已经说不出话来。

念奴没有骑过马,自是害怕,在马背上软弱无力,摇摇晃晃,桐靖见状,一手牵住缰绳,另一只手搂着念奴的腰,念奴就势依靠在桐靖的胸前。桐靖身体的温度从念奴的背部微微传来,弄得念奴心跳加快,脸红不已。虽说两人有过肌肤之亲,但时隔七年,历经人生变化,对彼此的身体已然陌生。但这陌生之中又暗含亲密,思之心神荡漾。桐靖搂着念奴软软的身体有点意乱情迷,不由得把念奴搂得更紧了。

龙四原本放慢速度等着的,但远远望见桐靖和念奴的情形,就加快了马鞭,好让两人不至于尴尬。

身体的接触让桐靖和念奴都回想到了那个夜晚,空气中仿佛涌动着情迷之香,念奴一时忘记自己身在何处了。而桐靖更是情难自禁,干脆把马停下,抱着念奴飞身下马,把念奴压在旁边的大树上,深情地吻着。

“做我的妻子。”桐靖含着念奴的嘴唇,含混的说。

念奴没听清楚,身上酥软,只是小声地呻吟,呻吟听在桐靖的耳朵里,让他更是神魂激荡。

“做我的妻子!”桐靖的唇依依不舍地离开念奴娇艳的红唇,那红唇在他的吮吸之下略显红肿,越发显得诱人。这次桐靖说得很清晰,“我要和你成亲。”

念奴气喘吁吁,低着头,有点不知所措,说:“我……嗯,不,我……”

桐靖捏着念奴的下巴,认真地说:“除非你嫌弃我现在的丑陋面孔,你说,你是吗?”

“不!”念奴拼命摇头。

“那就做我的妻子。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我也要在以后的时间里好好地和我们的儿子在一起。我欠你的太多了,我再也不会让自己的女人受一点委屈了。念奴,我的好念奴!”桐靖把念奴紧紧抱住,“我不管你答不答应,我也不管你嫌不嫌弃我,我都要定你了。”

念奴贴着桐靖,突然觉得这个男人就是属于自己的。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神,他是一个男人,有点霸道,却让她的心融化。

桐靖再把念奴抱上马,驱马缓行,绕过几座小山坡,来到一个木房子里。这个房子是桐靖命龙四找人修建的,因为桐靖喜欢在这个山林里骑马射猎,偶尔就在这里歇息。

念奴见这木屋,心里已明白,更是娇羞无比。桐靖开了门,进去就是一个洁净的房间,里面生活设备一应俱全。念奴心里害羞,转身说道:“童童他们该走远了。”

桐靖不由分说,一把把念奴抱进了屋里,轻放在床上,欺身压下。念奴闭着眼睛,心怦怦直跳。

念奴紧张地抓着被褥,脑海里一片茫然,呼吸困难,突然感觉身上一轻,桐靖起来了。念奴听到微微的声响,自觉那是桐靖在脱衣服,羞得拉起被子就盖在头上。过了良久,却没有动静,念奴闷得一头汗,却还是不肯露出脸来。

其实桐靖只是摘了面具,看到念奴的样子,有好笑又怜惜,不胜娇羞的模样让人爱得心窝疼。想起她和自己有过夫妻的情分,日日在自己身边服侍自己却像没发生过一样。怀着自己的孩子却要和一个杀手逃命,躲藏。生下自己的孩子抚养这些年又有多少艰辛和期盼。这样想着,桐靖内心升起一股热流,欲夺腔而出,双眼酸涩,要努力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桐靖轻轻拉开遮着念奴的被子,柔声道:“你醉了吗?”

念奴一听就明白了,摇摇头,依旧闭着眼睛。

“我也没醉。”桐靖用手背轻抚着念奴柔嫩的脸,“你睁开眼睛看着我吧。”

念奴缓缓打开眼睛,眼泪随之而下。桐靖的眼泪蕴含着泪水,他闭上眼睛,俯身吻住念奴的眼,眼泪滴落,灼得念奴生疼。

念奴还如少女般的身段让桐靖痴迷不已,她生疏的反应更让桐靖又爱又怜,既忍不住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唇印,有小心翼翼地怕弄疼了她。他知道,自己是她唯一的男人,七年前是,七年后也是……

云雨过后,念奴始终都楚楚动人地依偎着桐靖,桐靖百看不厌,眼都舍不得眨一下。屋外响起了马蹄声,念奴紧张地缩了缩身子,桐靖听得是龙四,抬头见窗户开着,于是手掌运力一吸,咔地把窗关上了。不一会儿就听龙四大声说道:“少主人,我们骑马去了!”嘚嘚地就离开了。

念奴脸上发烧,埋在桐靖胸前就不肯起来。

桐靖和念奴慢悠悠地骑马找到龙四和童童的时候,童童已经能一个人坐在马背上缓缓走着了。龙四见他们的神情,他知道这个曾经的小丫头将会是他的女主人。童童见母亲过来,高兴地叫着娘,龙四对童童使使眼色,向桐靖示意,童童迟疑了一会儿,看看母亲,突然对桐靖喊道:“爹!”

桐靖激动地哎了一声,竟然还不好意思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诉个苦啊,硬盘坏了,写好的几章全没了。这章啊暂且这样接上去吧,亲们不会感到突兀吧。另一个故事还没发的,已经四万多字了啊,也没有了。重写吧,求上天赐我灵感大爆发吧!

19

19、南宫赦的梦 ...

南宫赦重新做回了杀手。

他站在一条阴暗街道旁,正值月圆的晚上,月亮幽清的光辉洒在他的身上,他一动也不动,像一副石像,冒着寒气。一个年轻的女子轻轻地从这里经过,她没有发现什么动静,只是身上感到寒意阵阵,她心里害怕,加快了脚步,经过南宫赦身边的时候,她只觉寒光一闪,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就已经倒地身亡。她的脖子上喷涌出细小的鲜血,南宫赦后退一步隐匿在阴暗处。一个老人提着一盏灯笼,一个箱子,一步一步走到死去的女子身边,等血流得差不多了,才啪地打开箱子,拿出他的工具……

当他把一块块薄薄的血淋淋的皮仔细包好放进箱子里,对南宫赦呆着的地方说:“希望这次能成功。”他没有想要得到回应,说完就起身走进了黑暗中。南宫赦看了一眼死在自己剑下的无辜女子,他已经没有了想要呕吐的感觉。南宫赦割下尸体上的一块衣服,挑起来盖着血肉模糊的脸——或者这已经不能叫做脸。然后南宫赦扛起这句连名字都没有的尸体走进老人消失的黑暗中。那里,老人手执一把铲,脚下是已经挖好的坑。

孤老头有自己的原则,他要做事就会追求极致。他曾经爱着碧痕,很爱很爱,但他要报仇,没有报完仇,没有杀完他所认为该杀的每一个人,他就不会罢手,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心去挂念一个女人。他宁愿遗憾,辜负,他也不会放下他认为该做的事。然后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会去弥补,用他所认为对的方式,用尽所有力量。

比如他认为男人的皮肤不够好,所以他选择了女人,而且都是年轻的女人,而且都是皮肤很好的女人。他和她们没有任何冤仇,他不恨她们也不同情她们。她们是他的,他可以随意取舍。南宫赦跟着他,继续成为他的帮手,帮他完成他的事业。他本来可以孤身一人,但他不,他就要南宫赦跟在他身后,听他的吩咐。一个人完成一件事可能太寂寞,他需要一个观众,一个目击者,一个让他能感觉到自己存在着并进行着伟大使命的他者。

南宫赦并不嗜血,但他依然默默完成着师父所有的命令。没有其他,只因他也是为了同样一个女人。他知道自己不对,但他还是要做下去,他没有选择,命运早已经让他没有选择。他唯一能做得就是让自己爱的女人能够爱她爱的男人。至于其他,他不去想。

他从来就清楚地知道,他不可能和念奴长厢厮守,念奴不是他的。但他不在乎,只要能和念奴在一起,一辈子这样又如何,童童叫他一辈子叔叔他也甘愿。只是,他卑微的愿望也无法达成,念奴终究还是要回到不知是给她福还是祸的男人身边。

……

南宫赦不愿意回到那个大宅子里,他感觉那里的空气弥漫着血腥味,让他的肺难以呼吸。他更愿意到处走,走到热闹的地方,仿佛这样才觉得自己活着。在“青红院”门口,南宫赦被姑娘们围着拉了进去,南宫赦不反抗,任她们拉着,随便送到那个姑娘的房间。南宫赦躺在她们铺好的猩红的床上,喝着她们早已备好的酒,至于陪酒的姑娘是谁,长得如何,他一概无心理会。

“公子,你失去心爱的女人了吧。”

那陪酒的女子细细地说,南宫赦冷笑一声,自己就那么容易被看穿么?

“你叫什么名字?”

“杜鹃,牡丹,海棠,莲花等等,任何一个都可以是我的名字,只要公子你喜欢,我叫什么都没关系。”

(9 / 22)
念奴

念奴

作者:邈然然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她进静王府当丫头的时候,才十三四岁,是静王的贴身丫鬟。那静王也刚刚二十几岁,长相十分英俊优雅,刚纳的妃子也是美丽无比,正是一对神仙一般的眷侣。她打理静王的穿衣吃饭洗漱等起居生活,也许是一切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她深得静王和他的妃子的喜爱,在府里的地位也是受人尊敬的。就是这样一个小女子,整天默默地做着她应该做的事,鲜言寡语,安静的像一只兔子。可是,谁又知道她内心的炽热真情?而正是这真情才是她孜孜不倦的动力。她表面安静如水,她内心汹涌澎湃。她不安的内心,就是来自于静王——这个她日夜服侍的男人。她爱他。她爱他,连同他的妃子。她没有丝毫的妒忌和艳羡,她只用她的方式爱他。是的,这已足够。每天,在他醒来前准备好热水,为他选好要穿的服饰,伺候他吃饭,目送他离开,然后默默等待着他归来,为他洗去一天的风尘,直到他安然睡去。她觉得这样已经足够。这样仰视着一个人,成为他的需要。看着他和他的妻子享受人间的快乐,看着他在他妻子面前表现男人的温柔和宠爱,她看着他快乐,她就快乐。 但他们的故事不会就这么平淡……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念奴静王 ┃ 配角:南宫赦瑗妃 ┃ 其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