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主角名是慕容晔、雪绯

时间:2019-05-19 05:39 /言情 / 编辑:欧阳克
主角叫慕容晔,雪绯的小说是《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它的作者是跳舞的妖精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好,就依着你。”知道新月其实是个

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在线阅读

《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第157节

“好,就依着你。”知道新月其实是个倔强的性子,虽不知道她到底是为何想要雪绯恢复记忆。但是龙景阳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打消新月的想法。只有一切都随她,用自己的包容大度温暖着新月,让她记住他的好。

雨依旧淅沥淅沥的下着,新月刚想拿起放在门外的那一柄红雨伞。却瞧着一名小厮拿着一柄的石青水墨画的油纸伞,侍立一旁。看着身边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龙景阳,新月示意小厮把他手中的雨伞递了过来。

玉手撑开那石青伞,淡淡的青色撒在新月身上,第一次新月主动伸出手臂挽住了龙景阳的胳膊。“这雨好像小了些,我们共乘一把伞吧。”

“好。”脸上挂着欣喜,心中却是一抹的惆怅,果然,她还是适合红色的。只有那样的嫣红才配得起她的无双美丽,只有那样的红艳才衬托出她的洒脱灵动。是他困住了新月吗?是他让新月这只美丽的蝴蝶无法翩然起舞吗?可是,只是欣赏也是美的。他宁愿困住她,他宁愿在一旁欣赏她,也不愿意她就从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永远也看不到。

石青伞下,那状似甜蜜的两个身影紧紧靠在一起,消失在雨中。药庐门外,只剩那两柄红雨伞,孤零零的相守着,相视无言,看着新月的离去……

自从,雪绯按时喝着新月开的活血化瘀的药物,每天期待着他与新月在药庐短暂的相处时光。

可是那一抹的温柔,再也没有出现过。新月就是那真正古板严厉的大夫,雪绯就只是她的病人而已。没有温柔的话语,没有轻柔的抚摸。有的只是那冰冷的金针刺破皮肉,引出淤血的痛楚。即使这样,雪绯也在期待着,期待着……

不是想如此冰冷的对待雪绯,每每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那冰冷的心在望向雪绯渴求悲伤的眸子时,总会柔软的。可是不能这样啊,龙景阳自那日来到药庐,受了风寒又是一场的重病,差一点丢了性命。

即便他陷入昏迷,他都一遍遍低喃着新月的名字。不说没有感动是假的,对于龙景阳对她日益加重的情感,她又怎么会感觉不到。两快两是。

日子一天天临近了,她与龙景阳大婚的日子就快要到了。可是雪绯还是没有记起,没有记起他应该记得的一切。有些失望了,她的医术果然还是不行,还是不如雪绯吗?

这是最后一次了,明日就是她大婚的日子,她已经逃无可逃,她已经躲无可躲。凝望龙景阳那一双欣喜,害怕又有些惊慌的眸子,她无论如何也无法开口说:“对不起,我不想嫁给你。”

是什么让她下定了决心,也许是龙景阳的那句:“新月,我不愿意勉强你,即使你在婚礼的最后一刻选择离开,我都不会阻止你。爱你,就希望你过的幸福。若我不能给你幸福的生活,我会祝福你,祝福你找到真正属于你的那个人。”

他的话说的很真诚,他的眸子清澈的好似一汪见底幽潭,有什么理由可以怀疑他的话呢?自新月认识龙景阳一来,他真的没有伤害过新月。无法怀疑他,而新月也相信龙景阳会对她很好,很好。可是嫁给了他,新月将永远也得不到她想要的幸福,她想要的快乐。而她也只能过的很好,很好罢了。

最后一根金针从雪绯头上拔下,这么多天了,只有这一次,修长手指缓缓划过雪绯瀑布墨发。

“最后一天了,明天你就可以不用来了。记不得就记不得,这是你的命,也是我的命。也许我们真的没有在一起的缘分。”这是第一次新月与雪绯再见面后,用如此平静的语气对他说话。

“你真的要嫁给他吗?”很懊恼,很恨自己,恨自己为何就是记不得一点一滴。新月是他最重要的人,他只能这么说,却没有任何的理由,任何的身份去阻止新月,去挽留新月。

“是,明天就是大婚了。我已经决定了~”眸子一直望着雪绯的脑后,手指不断的摸索着那宛若柔滑绸缎的墨发,一遍又一遍,这也是最后一次了,以后再也不会见他了,以后再也无法碰他了。。

“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也许还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新月终是开了口。

“我……”

就这么无话可说,就这么不想阻止我?还好,还好我没有听到那一句的,我祝福你。晶莹泪滴滑落脸庞,新月的眸子里充斥着最后的绝望。雪绯,真的,我们真的要永不相见了。不会祝你幸福的,因为我得不到幸福,你也不能得到!

329雪绯番外之是否迟来的爱(二更)

入夜,雨季过去,星子璀璨照亮天际。明天新月即将披上鲜红的嫁衣,成为别人的新娘,不是应该辗转反侧无法入眠吗?为何,双眼会如此沉重?沉重的无法睁开?空气里好似弥漫着浓重的酒气,是了,他喝酒了,喝了很多很多的酒……

我叫雪绯,下雪的雪,绯色的绯,雪绯~

梦中,那美丽的女娃用一双戒备冰冷的眸子盯着自己,看清楚了,看清楚她一身色彩,看清楚她黑白分明雾气荡漾的美丽凤目。

洁白的手指摩挲着他的容颜,微凉的体温刺激着他的心脏。他渴望什么,他渴望眼前的女娃能够信任他,不要如此戒备的望着他。

东珠毁,情断!为何心会痛?不是在做梦吗?梦里也会心痛吗?

一身粉装宛若桃花仙子,一支雪地桃花仙舞,让他如此如痴如醉。红色的雪,竟是她的鲜血染成。他惊了,他慌了,他如此的手足无措。原来他竟是医毒双绝的传人。救她,不顾一切的救她,为保她清白,他竟然自毁双目!

原来,他是如此的爱着她,原来他曾如此爱着那名叫残月的女娃。双眸是为她毁,至今无欲无悔。是她吗?她才是自己的挚爱,自己舍弃一切也要爱着的人?

新弥新着。怀中的小娃娃是这般的柔软无骨,是这般的让人怜爱,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了。好柔弱的娃儿,好脆弱的生命。这是残月的孩子,这是她的女儿。

“月儿,要吃饭了,早些回来。”

“知道了,美人爹爹!”

好平常的对话,好熟悉的感觉。美人爹爹?是谁曾如此唤过自己?美人爹爹啊,这个称呼让他冰冷的心好暖好暖。

“美人爹爹,你在看什么?娘亲已经走了~”女娃的声音不似以往那般的清脆快乐,带着一丝的试探,一丝的忧伤。

双眸转过,却无论如何也看不清眼前女娃的样子,为何看不到她?为何是一片的黑暗?

“新月?没事的,爹爹没事。”新月!从他口中竟然逸出的是新月的名字?!这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眼前看不见容貌的女娃娃叫新月,她叫自己美人爹爹?他是她的父亲吗?不,不是的,新月是他抱养的,那么他是她的养父?她是他的义女?!

这怎么可能?这是错觉,这是假象,这只是梦!

火热的难耐再次涌便他的全身,他痛苦的蜷缩着身子。一股幽香扑面,那处子的幽香,冰凉的体温让他痴迷,让他沉醉。好想,好想,就此被药物控制了思绪,好想就此要了身下的女子。可是不能啊,她是新月,她是他的女儿……

走了,拒绝了新月的爱,拒绝了她的喜欢。新月失踪了,离开了。没有新月在身边,他发现日子是如此难熬,生活是如此的难以继续。不想有一天,新月真正长大,明白什么是真正爱情的时候,她就会抛弃自己。所以,他没有去追新月,他只想让新月明白。她其实没有爱上自己的养父,这不过是依恋,不过是依恋而已。同样的,他也没有喜欢新月,他只不过,只不过像父亲那样的喜欢新月,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不是他久违的,深藏心底的爱情。他需要时间,他需要理清自己的思绪~

若真的没有喜欢新月,若真的没有爱上她。为何在他大婚之时,没有拒绝残月,为何会离开,为何心中一心想的念的都是新月?曾几何时,心里不再有残月的影子,曾几何时,他忘却了脑海中唯一的色彩,唯一的容颜?

无法忽视他的心,其实他早就爱上了自己的养女。一点一滴,新月病发时他的疯狂无措,新月病愈时他的欣喜若狂。夏天怕她热了,冬天怕她冷了。他把自己的一切都放到了新月身上。随着她一天天的长大,那脆脆的童音也变成了少女的轻柔。

不再抱着新月一同睡去,是因为他有一天发现了,那碍事的小馒头开始疯狂的长大。原来他的女儿,他一直认为的小娃娃,已经长大了,长的动人心弦,长的让他无法单独与她一同相处。

也许情根已经深种,只是他从来都不知道。他一直用残月做着挡箭牌,一直用他对残月的感情迷惑着自己,拒绝着新月,拒绝着自己的心。

包袱的放下,是因为他发现,即使面对残月时心还会痛,却不想以往那般疼痛难忍。真的是放下了,残月也没有拒绝,她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可以得到幸福。只要最后一关,只要他迈过自己是新月养父身份的最后一关,他就可以接受新月,跟她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可是,她又走了,无情的走掉了。没有听他解释,没有给他机会,她就那么残忍的说出永不相见的话语。新月,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告诉你,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即使看不到你,即使永远不会知道你的模样。茫茫人海中,你却是我的唯一。不会放下你,不会认错你,只因为我爱你!

新月,我爱你!

泪,顺着眼角不断的滚落,打湿了枕巾,打湿了他疼痛的心脏。

天,已经蒙蒙亮了。听雨小筑里已经是一片的灯火通明,墨发披散身后,喜嬷嬷们面带喜气的给坐在梳妆台前的新娘子梳着发,绞着面。这姑娘可真是漂亮,那份的美艳,就连仙女都比不上。不过,也是她的幸运。一个没有身份背景的女人,可以嫁给他们亚沙国的宸王爷做正妃,这难道不是她的幸运吗?

雪绯,要嫁了,我真的要嫁了。最后一次,让我在心里说最后一次,雪绯,我爱你!。

330雪绯番外之跟我走(三更)

(157 / 168)
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

杀手穿越:小小王妃也倾城

作者:跳舞的妖精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言情小说吧VIP完结 内容简介 她是最顶尖的暗杀队员,一次情陷,命丧黄泉。再次醒来,已身处异世。看她以八岁孩童之身如何翻天覆地,翻江倒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八岁,不过是打了别人一巴掌,结果换来了妖孽傻王爷,什么王爷要娶她?好吧,反正没事干,那就嫁了吧。 十岁,不就是在宫里跳了一支惊天地泣鬼神,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舞吗,又不是故意的,干嘛那么多太子盯着她不放。 十三岁,我说,夫君啊,想当皇帝不,咱逼宫吧。 十六岁,妖孽老公笑呵呵的指着某人身后的一群美男:“解释一下吧。” “呃,那个是倒贴的,这个是白送的,那个,那个是我前世唯一的男人!” 原文地址:www.7dpt.com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