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腹黑狂女月亮蛋挞全文阅读 年代:古代

时间:2019-05-21 08:11 /言情 / 编辑:林啸
主角是宋清瞳,水镜的书名叫《腹黑狂女》,本小说的作者是月亮蛋挞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宋清瞳了然,伴君如伴虎,一步不慎便可招致杀

腹黑狂女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腹黑狂女》在线阅读

《腹黑狂女》第31节

宋清瞳了然,伴君如伴虎,一步不慎便可招致杀身之祸,一笑道:“朕会派人如实转告,殿下暂住皇宫这段时间,行动不受限制,皇宫内外可以随意进出。”宋清瞳敢这样说,当然做好稳妥安排,风凌雪虽然救了自己一命,但他毕竟是别国的王爷,防人之心不可无,且她也有试探之意,所以交待鱼肠严密监视。

从偏殿出来时,天已过午时,一想到御书房里还有一大堆奏折等着批阅,宋清瞳直想昏过去算了,皇帝这工作不好干,也就是表面风光。

迎面玉儿气喘吁吁跑来,紧喘两口气,叫道:“皇上,荣,荣贵君回来了!”

额,就这事儿?看她这副样子怎么好像狼来了?冷君邪不是黄昏时候到,怎么提前许多?

“他人在哪?”

没等玉儿回答,就见一道宝蓝色身影,如同旋风般转眼到了近前,宋清瞳定睛看去,身材粗犷有型,目光炯亮,神完气足,只是脸上消瘦许多,十七郡县的物资仅用两天就发完了?真可以用神速来形容。

冷君邪脸上带着不加掩饰地喜色,口中念着“瞳儿”一把将宋清瞳抱起来,一连转了十几圈,放下来时,宋清瞳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体直打晃,被转晕的肯定是有了,再有就是他满身的……额,他几天没洗澡了?

见宋清瞳身体向后仰,冷君邪连忙伸手一捞,将她揉进怀里,感受到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宋清瞳有一种很踏实很安心的感觉,此刻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她对冷君邪是感情多一些,还是责任更多些。

玉儿看着眼前相拥而立的两个人,面部肌肉开始抽搐,荣贵君的胳膊比皇上的大腿都粗,他抱得太紧了吧,女皇在他怀里好像一根柔弱无力的羽毛,他就不能轻些!

宋清瞳觉得越发透不过气来,却见冷君邪将她当胸抱起,大步流星走向寝殿,宋清瞳一惊,压低声音说:“快放我下来!”

冷君邪毫不理会,抱着宋清瞳进了寝殿,坐在窗边的椅子上,宋清瞳的心这才略放下,冷君邪双臂紧紧环抱住她,低下头,“瞳儿,你想我没?”说着,温柔有力的唇吻着宋清瞳纤柔的脖颈,然后向下,牙齿扯开宋清瞳的衣领,一路点火。

☆、正文 第47章 冷君邪的打算

正当宋清瞳被他吻得身如火烧时,冷君邪忽然停下来,胸膛起伏不定,额头紧紧抵在宋清瞳小巧的下巴上,“瞳儿,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声音透出坚毅。

话音刚落,殿门口响起轻快的脚步声,雌雄莫辩的声音飘进殿:“君邪唤孤来,不会是请孤看你们小两口亲热吧?”紧接着,颀长的身形走进大殿。

宋清瞳大窘,连忙从冷君邪大腿上下来,口中叫一声“皇叔”便没有了下文,冷君邪“哈哈哈”一阵爽朗大笑。

“皇叔先请坐,一会儿,还有人会到。”冷君邪止住笑道。

殿外响起沉稳有力的脚步声,宋清瞳心底升腾起不好的预感,看一眼神情自若的冷君邪,难道他不知这样做很危险吗?

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外面强烈的光线,楚天墨步履沉稳走进来,当他看见翘着二郎腿,坐在太师椅上的宋昭夜时,目光顿时一凝,浑身散发出冷冽慑人的气息,在楚天墨强大的气场之下,宋昭夜居然神色如常,手中摆弄着茶盖,脸上的笑意甚至有加深的趋势,宋清瞳扶额,他就不能收敛点?相父虽是文官,但武力值可不低,且有暴力倾向。

冷君邪看在眼中,脸上爽朗带笑道:“丞相,请座。”

楚天墨的脚刚迈出去两步,宋昭夜斜睨着楚天墨,语不惊人死不休:“君邪称呼错了,如今楚大人可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了!”

冷君邪眼角有些抽搐,他就不能安静一会儿?宋清瞳额头渗出冷汗,冒着被掌风波及到的危险,颤巍巍走到楚天墨一侧,拉着楚天墨的手臂,半是商量半是请求的口吻说:“相父,请您上座,朕有话说。”

楚天墨自然得给宋清瞳面子,逼视一眼宋昭夜,干净利落一撩衣袍,隔着茶几坐在宋昭夜旁边的椅子上。见二人坐定,冷君邪挽着宋清瞳的手坐在对面两张椅子上,宋清瞳暗暗盘算,冷君邪将二人聚在一起究竟什么目的?

冷君邪看一眼楚天墨,质疑:“君邪听闻瞳儿遇刺,便急匆匆赶回来,到京城时,大街小巷皆传丞相因行刺一事辞掉相位,当年丞相敢于力排众议,力挺瞳儿登基,如今为何肯服软低头?”

宋清瞳同样不解,楚天墨一向强势,从来不畏人言特立独行,如今的作法和他的风格判若两人。

楚天墨淡然一笑,浑厚的声音说:“此一时彼一时,拥立新君就要拿出该有的魄力,而今是守业阶段,且时局不稳,朝堂上不宜多生事端,林况胸有丘壑,且是臣的门生,丞相之位由他来做,和臣别无二样,臣如今卸去相位,也是一件好事,从今天起,臣便可不受琐事打扰,将心力全部放在皇上身上。”

宋清瞳眼睛一亮,原来他是这样打算的,脸上露出明媚的笑:“原来相父是以退为进。”

冷君邪不住点头,忽而剑眉皱起:“瞳儿,该给相爷安个什么官职好呢?”

宋清瞳也有些犯难,职位低了觉得对不起楚天墨,但皇帝身边的侍卫最高也就四品官。楚天墨一笑:“这个不难,太保宇文岐年过六旬,近来疾病缠身,前几天递上辞呈,欲归乡颐养天年,皇上可准了他,由臣来接任太保一职。”

没等宋清瞳说话,冷君邪一拍巴掌,朗声道:“再好不过!”

宋昭夜一直没出声,然而出声必雷人,就见他唇齿噙笑缓缓道来:“未知刺客审得怎样了?英雄难过美人关,没想到堂堂楚相也不能免俗。”

宋清瞳狂汗,他上次好像不是这么说的。

楚天墨骇人的眼神瞥向宋昭夜,好一会儿,将视线投向宋清瞳,目光变得柔和:“昨晚臣连夜审问,据臣的师妹说,这几年她一直隐在离京不远的水月庵出家,半个月前的一天夜里,她诵完经后,正要上榻,突然来了一个黑衣蒙面人欲施暴,她制服来人,那人称是皇上派他来暗杀她的,她一时被恶人蒙蔽,才会做出行刺之事。”

宋清瞳蹙起眉头,很显然这次事件梅宛如是被人设计的,而且幕后之人十有八九就是离宫宫主雪如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楚天墨拉下马,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心底里又一次敲响警钟,可楚天墨虽然下台,接任的人选还是楚天墨的人,换汤不换药,雪如来看似达到目的,却收效不大,想到这,宋清瞳自言自语道:“那么下一步他要怎么做?”

冷君邪的眼神变得狠厉嗜血,咬着牙道:“还记得天王庙的地道吗?”

宋清瞳心头一跳,冷君邪又说,“离宫的人会不会故伎重演,将京城地下挖成了地道,甚至把地道挖进了皇宫,挖到了皇上寝宫的龙床下!”

宋清瞳闻言打一个激灵,太恐怖了!难以想象,某天醒来,她身下不是温暖柔软的龙床,而是在阴暗潮湿的地道里。

楚天墨面露沉思之色,他不是没有想到,只是,短时间内搜查皇宫以至整个京城的密道,又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搜查人员经过某种特殊训练。

冷君邪勾起唇角,目光看向宋昭夜,眼中精芒闪动,宋昭夜突然生出一种被算计的感觉,“皇叔对皇上的心意有目共睹,皇叔这次若是诚心帮皇上,那么请拿出擎天令,助皇上一臂之力!”

大殿里的气氛诡异起来,楚天墨低垂眼睑,他一心要置宋昭夜于死地,也是顾忌他手中握着的擎天令,擎天令一出,一夜便能踏平皇宫,皇宫里的大内高手根本不堪一击。宋清瞳后来才知道,擎天令可以调集北秦最精锐的铁血之师,这支部队只有一千人,全部选自贫苦地区,实行层层选拔优胜劣汰,常年在与世隔绝的深山大林中训练,每一个人都训练有素,最擅长侦查,伪装,破坏,暗杀,有点类似于现代的特工。

☆、正文 第48章 联手

宋昭夜目光一闪,呵呵一笑:“君邪真会说笑,孤可没见过什么擎天令。”

冷君邪不以为忤,洒脱地站起身,从容不迫走到宋昭夜面前,弯腰,单膝跪地,脸部线条变得异常坚毅,沉声道:“如今离宫猖獗,君邪恳请皇叔暂时放下个人恩怨,将擎天令暂借君邪一用,助皇上度过难关!”

宋昭夜在座位里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宋清瞳不感动是假的,男儿膝下有黄金,冷君邪竟为她做到这种地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冷君邪身旁,曲膝要跪下。

宋昭夜险些跳脚,连忙起身拦住宋清瞳,口齿不再伶俐:“你们,你们别这样,那个,只是要调集擎天军,还需孤亲自前往,唉,好吧,谁让孤这么喜欢瞳瞳呢,君邪呀,你快起来吧。”

冷君邪达成目的自然站起身,看一眼半天不语的楚天墨,眸光深转:“楚相,皇叔从未侍过寝,这一点君邪可以作证。眼下正值危难,一盘散沙只会给离宫可乘之机!”

见楚天墨深表怀疑,宋清瞳又将鱼肠打探到的告知楚天墨,楚天墨虽是信了,但是看宋昭夜的目光仍然不善,宋昭夜则是一脸爱信不信满不在乎的表情,看来二人宿怨已深,不是一句两句便能化解的。

内情道破,楚天墨离去,冷君邪将宋清瞳深深地揉进怀里,在宋昭夜一再催促下,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宋清瞳,临行时不忘嘱咐一番,二人刚走,湛卢的身影刷地闪在宋清瞳面前!

宋清瞳心头一动,他有什么发现?

湛卢禀道:“皇上,昨夜有人潜入法鸾寝宫,停留片刻便离去,此人武功极高,属下恐非敌手,本想暗暗跟踪,可此人身法极快,在玉璋宫附近失去踪迹。”

宋清瞳闻言一阵沉吟,对手已经秘密接头,看来内应就在皇宫里。

(31 / 140)
腹黑狂女

腹黑狂女

作者:月亮蛋挞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宋清瞳,北秦历史上唯一一位女皇,荒淫无耻,死于男人的算计!双眸再睁,她已非她。唇边一抹狡黠的微笑,她是来自现代的超级腹黑女,谈笑间,将一切算计踩在脚下。曾经人人避之如蛇蝎,如今却引来桃花朵朵,他们是真心爱她,还是另有所图?当淫荡背后的真相一点点揭开,她该如何抉择?情节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