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三生石上小说免费阅读 蕊儿

时间:2019-01-16 11:43 /重生 / 编辑:云开
主人公叫蕊儿的书名叫《三生石上》,本小说的作者是Elizabeth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胭脂泪,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

三生石上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三生石上》在线阅读

《三生石上》第3节

胭脂泪,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又是李煜的"

"对李后主"

"以后少读,这人不好"

"败了家国吗?"我玩味的看着他.

"玩物丧志"

"也许他志不在当皇帝,当皇帝是不得已的吧"

漫不经心的说完后,才发现他如炬的目光对着我.叹了口气,轻柔柔的以按摩的手法在他的肩背上活动着."爬在那个小床上吧,我好好给你按摩一下."略带着心疼,总想让他舒服点.他几次被我按摩后,似乎已习惯了."色诱我?"他玩味的站起身,面对面问我."是啊,我的爷!"笑着走到床前,让他背对着我,仔细的为他按摩着,直到他深深睡去.痴痴的看了一会儿他,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是几日前他单为我配的房间.一进门是个小小的客厅,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房间.右面是我的睡房,左手被我改造成了书房.大厅我挂上了松竹梅兰挂画.只是简单的摆了一个条案,条案上摆了一个花瓶.我的睡房炕上有一张仿红木的小桌,配着淡淡的奶黄色的幔账,对面是一张小梳妆台,靠墙的一角放置着一个圆形的多宝阁.多宝阁上面我摆了些在前门大街淘来的各色不起眼的石头.书房里也是一个多宝阁的架子,古色古香的架子上摆着我曾看过的以及他给我找的各类杂书.书架的前方是一把红木的躺椅.躺椅正对着墙上,挂着他亲手书写的一幅字.这满屋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给我写的一幅字.裱好的画布上面,写了整整一篇的逍遥游.这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书桌的对面挂着的是戴先生前几日给我画的一幅老叟独钓的画.上面题了七个刚直而苍劲的七个字"斜风细雨不须归".在书桌的上面还有些闺女家用的各类小饰物和胭脂水粉.现在那个八仙桌上摆满了我在外面的市集上以及天桥上买来的各类的小玩意,躺椅被我用一张厚厚的毛毯给罩住,常常在上面看书,看累了就睡,也没有人理会我,日子越来越自在了.我也日渐的知道,总管和各个管事的也不指望我去干什么活了.只是我的书房他们没有再派人进去.昨天高无庸带进来一个小女孩,十四五岁的样子,瘦瘦小小的,怯人的很,说是给我做伴的.还让我给她起个名字.我想了想感觉她像未开的花儿一样,就叫蕊儿吧.这小丫头从不说话,一早一晚的总是等在我的门口给我端茶送水的,真不知我现在算是什么?我知道在他的心里对我的怀疑并未减退,也不会自以为能碰到一个爱江山更爱美人的痴情君王.他就是他,我尊重他,同样,他也在以同样的方式尊重着我.

敲门声响起.放下书,走到门前打开门.是弘晖和一个太监."你找我"蹲下身与他平视着."奴才们说你这里有新奇的玩意,我想看看."看着那一双探究而又有些局促的目光,我闪开身,拉起他的手走到了八仙桌的前面."你看看,喜欢什么?"看着这个粉粉的可爱小人,终一个没忍住,把他抱在怀里.坐在凳子上,手把手的教他玩着各色的玩具.他才4岁却已经学了四书五经.真不知道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儿是怎么看的.看着身后太监焦急的模样,还一个劲的对我使着眼色,指着外面.我叹了口气"喜欢就拿去玩吧,过几日再给我就是了."弘晖盯盯的看了我一眼,仍是不舍的把玩具放在了桌上,转身向外走去.我伸手拿起桌上的七巧连环塞在了跟着他的太监的手里"送你了,拿着玩吧."那个小太监会心的一笑,打了个千"谢姑娘赏."我却分明看见那正跨出我门的小人儿明显喜悦而上弯着的小嘴,以及那脚下轻快的步伐.似乎作为交换小弘晖隔日送了我一套围棋,精致的棋盘,精致的棋子.后来才知道那是四福晋的哥哥给四福晋做寿的礼物.而又由于我与弘晖间的一些玩闹,福晋似乎对我日渐的上心了.这一套棋盘应该不是一时之意吧.

过了秋的北京城,满眼是落叶.拿着竹帚心不在焉的扫着书房的小院.嘴里吟着李白的诗,伴着自己孤单的脚步,一步两步三步.过了好久,心情似乎也随着秋天里的心情萧瑟了,没心情再扫,将竹帚放在了一旁,信步走出院子,站在门口的树下,研究着树斑驳的纹理."总管,饶了小的吧,小的再也不敢了."随着皮鞭的抽打声,一声声凄惨的叫声贯入耳际.怎么回事,寻着声音,我推开了一个小院的院门.只见一个太监模样的人爬在一个条凳上,两个粗壮的家丁正挥着皮鞭,旁边站着高无庸,他在数鞭子."怎么回事?"走到高无庸身边."爷房里的一个奴才,失手打了爷的砚台,怕发现偷藏了起来,今天事发了. "看那个小太监的后背已经皮开肉绽了."差不多了,一方砚不至于要他的命吧.""大总管发了话,三十鞭一下不能少."我忍着不忍,又看了看小太监才十八鞭,他便昏死过去了,但鞭仍没有停,一下,一下,仿若打在了我的身上,"停了吧?"我看向高无庸,"楚姑娘,府里有府里的规矩,不能失了分寸."高无庸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仍是木然的数着数,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二十四,受不了我.我咬了咬唇,冲上前去以身体护住了身下不知名的小太监,手起鞭落,我替身下已经早就昏死过去的人生生的受了两鞭.妈呀!岂是一个痛,生是扒了皮般,感觉鞭子似乎已经抽上了我的骨头,已经感觉不到后背的轰轰烈烈的皮开肉绽了,我的脸上生生让鞭尾抽开了一道血印,在眼前划过一个血色的弧度落下.忍不住痛叫了声"啊!""楚姑娘"高无庸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蹲下身,不知所措的,不知道怎么办."别打了......."感觉自己是已经奄奄一息了,仍不放心的从牙里挤出了三个字."快,叫大夫,找几个嬷嬷来,抬姑娘回房, 我去回爷."高无庸急急的踏出了门.忍着痛,我由着嬷嬷抬我到了椅上,送回房里.过了一会儿,来了个郎中打扮的人看了眼我背上的伤,便退了出去.这时才感觉到背上火烧般的痛,仿佛有千万个蚂蚁在我的骨头上啃着,吃着我的肉,吸着我的血......."痛死老娘了."屋里没人喊一嗓子,但仍不见丝毫的减轻,反倒是脸上的伤又痛了一下.泪落在了地上,咬着牙,将衣角置于嘴里,轻声的泣着.他没有来,过了第二天早上,我蛮以为会有什么英雄来探探病,但只除了蕊儿以外,没有人再踏入我的房里.死了心,爬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养着背后的两条蚯蚓似的伤."蕊儿,那个小太监救过来了吗?""没有"蕊儿低声的泣着."朱门酒肉臭!"狠狠的咬了咬唇,好像有点文不对题,但管它呢,先解了气再说.午睡的时候,他踏进了我的房间,听着一堆脚步声,我索性闭着眼,装睡."姑娘的脸上身上恐怕会留疤,其它没什么事.十日后就可以下地了.""把我房里的那瓶刀伤药给她用上吧.""是,四爷."一会儿,听见脚步声响,好像一堆人都退了出去.我半睁开眼看了看地上,一个人没有,转过头拿起床上的书."长记性了吧?"冷冷的声音窜入耳际,猛一回身,擦到了脸上的伤口不禁痛了叫了一声,看他坐在我的床尾,我怎么没感觉到?没说话,我继续研读我的书.坐了一会儿,他起身离去,就在他踏出屋门的时候,我恨恨的挤了一声"好走,不送."几乎听不见的笑声从他那里传了过来.十天后,我正式下床,半月后,我继续轮值,没人再提那天的事,也没有人看我脸上并不淡的鞭痕.

坐在书房的小椅上,手抚过脸上的疤痕,却被一只手给握住了.抬起头与他对视着."很难看吧."他没有回答我,略带着茧的手略略的在疤上划过.我笑了笑,任他的手在唇间滑动着,带着他的味道,留着我的唇香.

我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过着,看着我的书,练着我的字,不时和来找我的小弘晖玩闹一阵,还有下午那固定一个时辰的练字.有时他会过来手把手的教我,或是写好一些字让我临.喜欢仿着他的字写,那样的刚劲敦厚,喜欢他的沉着,喜欢他似怒而又隐忍的表情.拿着书,照着书在院里对着太阳打着谱,却发现围棋如此的枯燥,这两日来,时时对着它,却发现自己无丝毫长进.终于忍不住叹着气,放下了手里的书.却发现戴先生正微笑着看着我."没见过不会下棋的人吗?"一丝窘迫让我有些口不择言."没见过这么一窍不通的.姑娘可都对着这书这棋盘好几个时辰了."淡笑着戴先生伸手拿过桌上的白棋."好子啊,可惜所托非人啊."他是不是有意的.有些挂不住的我不禁瞪着对面的这位先生."想赢弘晖我教你如何."他是怎么知道我和弘晖的赌约的.我答应小东西,如果他半月后可以赢我,我就向他阿玛求带他到天桥开开眼,我要赢了他,他就会送我一套我要的书."好啊!"人在屋檐下,总不能让我输给那个五岁的娃娃吧.戴先生浅浅的品着茶,指着棋盘的各个位置,又对着书给我讲着.半个时辰后,他告诉我这本书可以不看了,以后的每日他都会教我下半个时辰的棋.想来他也是孤寂的,除了四爷,他不能结交任何人,除了每天上午对着府里的孩子,他也是无人可对了.我和他竟是如此的相似.

日子就这样过了,转过眼到了我可以出府的那天,想起和那位公子的约会,没人告诉我不可以去,我便在午饭后带着蕊儿穿着紫色斜襟衣服从后小门出了他的府,直奔约好的茶馆.前脚刚要踏进茶馆,小二立刻迎了上来"姑娘,二楼雅座请,楼上的爷已经等您多时了.""带路吧"蕊儿应着小二的话.缓步走上了古色古香的茶楼的二层,只见迎着楼梯的不算宽的小过道一边有三个雕梁画栋的圆门,圆门的上面各自题了匾额,配着对子.小二带我走进了最里面的一间房间,这间房的匾额上面应该题的是"闻梅"进了房间只见迎面的墙上挂着一副迎风怒放的墨梅.浓墨重染的枝干和那艳丽之极的花瓣,真真的是孤傲之极.他背对着光站着,让我一时看不清他的容貌."请"轻折手里的纸扇,他已经坐在了桌边."爷,您的茶!"小二将各色的小点心摆上了桌又恭敬的将一副茶具摆上了桌.执起他为我倒的茶,轻轻的闻着茶叶淡雅的香气,品了一口茶,微烫却发现入口后,口中那隽永的香气在舌间流连着.我自认没有到品一口茶就知道是什么的本事,只是常喝府里的那位爷饮茶,嘴里自有几分刁钻.我的感觉告诉我这绝对是好茶.抬眼看了看他,发现对面的爷似乎也在专心的品着."未请教公子大名""爱新觉罗.胤禩"这个混蛋绝对是故意的.故意的看我的反应"幸会,小女子楚月.""幸会."二人双双抱拳向对方致意.对视着笑在我和他的嘴间溢开.我和他在这个午后,在茶馆里浅浅的聊着书,他总是在围绕着我所知的,不深不浅,却让我感觉到他的逐类旁通.府里那位爷没这本事,至少不会这么细心的哄着女孩子喝茶.转眼日头渐落西山.有些不舍的向他告辞.我没有付茶资,最少的客套也没有.我知道如果我做了,那就真是对他的污辱了.我自尊,但还没到不知天高地厚,不知进退的时候."十天后,我在这等你"身后,如琴般朗的声音,让我略停了一下脚步,还交吗?他和他是敌,政敌,想起以后的若干年,他及他的命运,我有些畏缩."你怕他不答应,四哥没这么小气的.至少,现在他不会,不是吗?"淡笑的声音由远及近的,随着声音的起伏,他走过我身边,没做一丝的停留.只见浅蓝色的如海一般的身影在我眼前飘过,直至消逝.

.

第七章

采桑子

桃花羞作无情死,感激东风。吹落娇红,飞入窗间伴懊侬。

谁怜辛苦东阳瘦,也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处浓。

"你知道他是八阿哥对不对."一踏回府里,我就冲到了他的面前,质问他.沉沉的他,黝黑的眸子看着我."告诉不告诉你有区别吗?"."不知道"有点失魂落莫的我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一些的酸楚,为什么我不知道,呆呆的坐在他下手的椅子上,大口的喝着身边的茶水."呵!呵!爷,似乎有人被人戏弄了?""是啊,有人看到小女子一脚踏进了深井,却只在一边看笑."谁怕谁,我现在正缺一个出气的.和戴先生一来一去的斗着嘴.想着想着,是啊知不知道他有什么关系呢.至少现在八爷在我面前是个十足的君子.我知道的是未来,而未来还在进行时中.明日再烦吧.悻悻的我退回到自已的一方天地.他也随了进来,搂着我将我转向他的怀间.深深的将头埋在他的怀里,寻找温暖.无言的拉着他的手走到了书桌前,坐在他的怀里,随着他的手一笔一笔的写着字帖.他的吻细细的啄过在我的脸,我的眼角,眉间,最后落在我乞盼已久的唇上.爱他吗?爱他!即使见到那位温润如月的人,我也知道,我是他的.似乎是此生此世,这个时空中最已注定的结局.不要问我为什么,在他的怀里,我便觉得没白来这世上一糟.

隔了几日,找个闲的时候,我信步的踏出了他的府邸.想去女红店里寻打中国结束绳子,把他送我的一块玉编起来.时而有人从身边擦肩而过也没有打扰我欣赏这古代的京城,没有闪烁的霓虹灯,没有现代社会的钢筋水泥,没有平坦的水泥马路,没有轰鸣着的马达声,我信步在红墙下与柳叶儿擦肩而过.转过身街角有只小狗瑟瑟的发着抖,土黄色的毛斑驳的流浪的痕迹,让我不忍的蹲下向,伸手拿着手上的零食投向了它的身前,我起身追上前,转身跟它进了胡同,却没了它的踪影.左右看了看,走向前面的小路口,刚探了下身,却感到头后面有风声,还不及回头便晕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是被马车颠醒了的.强睁开了眼,发现我已经在一个马车里了,手被缚在了身后,脚上也缚着绳子,身边和脚下坐着几个同样缚着绳索的女孩,十三四的,十六七岁的,看样子都是小家女孩的打扮.她们的头发已经乱了,每个人的眼都是红红的,有醒着的,有依在别人的怀里睡了的.到了傍晚的时候,我们八个人被赶下了车.跳下车,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个高墙内的家院里,左面零星的拴着几匹马,右手边站着几个打手一类的人,前面当然是那个混蛋人贩子,看着老实的农民的模样的人,绝没有人想到竟是个人贩子.他身边站了两个略上了年纪的女人.我和女孩们被赶到了一个小屋子里,这时我发现,除了我们的车外,还有三个女孩坐在另外的马车里,只不过她们几个穿的好些.没有意思仔细看她们,也没有人说话,只隐隐听到抽泣的声音.我只是在想什么时候逃出去,自己还是能带上这十几个女孩.要是我自己的话,容易许多,要是带上她们,似乎要把外面的七八个镖师模样的人以及那三个混蛋放倒.坐在墙的一角,我低头盘算着.不知道他是否担心我,不知道他是不是找过我.这时感觉到身边有个女孩碰了碰我."醒了."我抬眼看了看她,淡紫色的衣,浅月的眉,粉红的唇,略显零乱的头发,但她仍是她样的安静,眼里还有种生机投在我的眼底.我笑了笑,"我睡了几天?""四天三夜,我们现在出了河北了,应该是去盛京方向."小声的,她在我的耳际小声的仅以我和她能听到的声音说着."我认得你."我诧异的抬起头看着她.她却笑了笑没有往下说.第二天再上路的时候,又多了个女孩,我被安排到第二个车里,和那个昨晚和我说话的女孩一车.她让我叫她小月,在她努力镇定的眼里我仍是看到了害怕.我从后面以后握了握她的手,"别怕!"她笑了笑,靠在我的肩上,一路上我们俩没敢说话,怕让那些人起疑.我需要时间恢复一下精神和力气.又走了一日,我感觉自己身上好了许多,便靠在她的身上低低的说道,"一会儿掩住我,注意屋里的动静."她略显迟疑的点了点头.等到半夜的时候,我见屋里的女孩们都沉沉的睡了去,以手挣开了缚着我绳索,在她略显兴奋的眼里,我跳出窗外.由于以前的战地经验,我接受过三个月的特殊训练,如何野外自救,如何解开手铐,简单的搏击术,自卫防身,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本来以为,我能像书里的某些女孩一样,让那知天知地知阴知阳的一群追随着轰轰烈烈的救出去呢,谁知,我这人就这么命苦,投了这么一个时空,连被拐卖都贪上了,下一步是不是就要被卖到青楼里了,一笑倾城,成为一代红伶,估计到时能把某人气死.苦笑着,我绕过了院里的镖师,到了那几个人车上,果真让我摸到了迷药.迷药投到了他们随身的水袋里,不敢投太多,怕他们发现,又散了些在他们的干粮里.转过身,悄悄的躲过两个已经半睡过去的镖师.又从后面的窗翻了进去,看到月儿,轻轻的点了点头,"明天中午的干粮不要吃,也不要告诉其它的女孩,防止里面有内奸."她笑了笑,应了下来,月儿也很神秘,她不告诉我她的身份,只是伸了四个手指头在我的眼前,还说是这我的心上人.我判定她不是内奸,至少不会是这几个人贩的内应.否则以我的那位雷公爷的脾气,断没有人会贩了我去招他的,毕竟实在实在,实在十分的不值.第二天中午,在一片林里吃过午饭后,一行人在林里躲着日午的骄阳,但见着几个镖师都无防备的睡了过去,只有那个头头没什么感觉的冷冷的看着我们这一堆人.心里焦急着,不行,错过了就没机会了.我又一次解开了自己手上的扣,女孩们也都沉沉的睡了过去,月儿没睡,但闭着眼的她以手在我的身后划了几下,告诉我她没有睡过去.在那个头头转身喝水的一霎间,我躲在了车后,向他的身后运动过去,我抽出车上的镖师的腰间的剑,凝神静气一步步的从车身绕到了他的身后,剑刚到他的头上,他转过身,手里的刀抖着已经向我袭来,下意识的,我手起剑落,红光一闪,他的脖子在我的剑尖下泛起了红,在他刚要发声一霎间,我又一剑向他推了过去,似乎是以前特训时的招式,也似乎只有下意识的反应,几秒钟以后,我在月儿的低唤和温润的手下回过了神,从车里找出了绳子,结实的我将几个打手缚上了,和月儿将他们抬上了车,又给他们和着水强灌了几口迷药,足够他们睡两天的.把这些人都弄上了车,我看着他们,月儿找来了水泼醒了女孩们,找了些锁碎的银两分了她们,遣散了她们."要是里面有内应的话,我们只有半天的时间."看着女孩们离去的背影,我沉沉的对月儿说道.转回身却发现月儿已经跪在了我的面前."叶赫那拉,弄月谢姐姐救命之恩.向北走一个时辰就是新月城了.弄月肯请姐姐不要说被掳的人里有弄月,否则......否则......."是啊,她兴许是大家的女儿,如此被贼人掳了,只怕闺誉就被毁了.轻轻的点了点头,我牵过另外一个车的马儿,放在她的手里."只当我们没见过.""姐姐!"弄月眼里的泪湿了脸."去吧,我不说."弄月上了马,回过身对我说"姐姐,只管拉着车进城,到了城门就有会有人把这些混蛋收了监.""我信你."坐上车,我仍是检查了剩下的几个活着的人似乎没有什么异样,没办法丢下林中的一具尸体,我急急的赶着两匹马的车向弄月消失的方向冲去,心里却想着,那个牵着心儿的人,他怎么没有找到我,还是我的消失根本对他来说根本无足轻重.三个小时以后,我远远的望见了城门,官道上的人也多了起来,刚到了城门,还不及说话,便有人将我架上了一顶小轿,十来个差人和一个官爷急急的向车里将那八个人贩子架了出来,上了囚车."委屈姑娘了."一个身配腰刀,坐在马上的官爷向我抱了抱腕.没有说话,我应该是安全了不是吗.进了轿,我便昏昏的睡了过去.想\r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一个闺房里了,旁边站着四个丫环打扮的女孩."表小姐醒了!"没等的及我回话,门开了,涌进来了不知都是什么角的人儿,但其中的一个我是认识的,是月儿.她扶着一个贵妇人,但她的眼里分明是断了线的泪,向着她笑了笑."楚月,醒了就好,舅舅已经着知府惩办那些贼人了,你也是的,就是家里再不济,也先稍了信给我,怎么一个姑娘家就这么换了身衣服就上路了,你真当是唱戏呢,就那么多人信你是男儿,真是的,你不知你这一失踪,京城的表姨急急的遣了人沿路上找,我们得了信便派人从这向盛京城寻你,沿着盛京上京的路上都不知派了多少人了,你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啊.你爹病逝了,家里不还是有个嬷嬷吗,自有人安排你,你赶什么路啊.好好一个千金小姐,叫我怎么说你."说着说着贵妇人的泪也梨花带雨的落着,我没有应她的话,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看着弄月的眼神,见她向我点了点头,我便有些明白似乎是顶了她的名了.

后来,几日城昏昏的,弄月陪着我说话,我也渐渐知道了些脉落,我顶了弄月的错.她这样一个最末了的格格在京城去上香的时候贪玩,换了身丫头的衣服,被人弄昏了,这是不能传出去的事,但为了找人也露了口风了,所以只能找出来我这个一杆子打不着,三杆子不着边的人顶了她这个名号,我的名字是楚月,她是弄月,所以错有错着,一切自有人打点,自有人盘算得失,我只要安安生生的养我的病便好.

想想也真好笑,那日我是偷偷的出了府,没带着随身的人,她也是的,竟都让人拐了.看来,这身边带个人出门也不尽是坏处的.

午后的东北是清冷的,清凉的风散在我的眉间,穿过我的指间散了开去,想起了李煜的一首词不自觉的沉醉其中.

转烛飘蓬一梦归,

欲寻陈迹怅人非,

天教心愿与身违。

待月池台空逝水,

荫花楼阁谩斜晖,

登临不惜更沾衣。

"姐姐喜欢那个人吗?"弄月站在我身后的回廊.正红色的回廊映着画里的美人,犹如诗卷在我的眼前展开,回过身,浅笑着看着她向我走来.丫环将软垫置于回廊的椅子上,弄月手持着扇坐在我的对面,

莫把琼花比澹妆,谁似白霓裳。别样清幽,自然标格,莫近东墙。

冰肌玉骨天分付,兼付与凄凉。可怜遥夜,冷烟和月,疏影横窗。"弄月真美"眼里叹着,嘴里更是不禁便吟出了一首小词,.

弄月笑着依在我的对面,看着已经入了秋的落叶.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

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

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月儿知道姐姐是洒脱的人,但姐姐真就不给带个信吗?他是爷,那么高的位,姐姐为什么,,....?姐姐喜欢他不是吗?"弄月手抵着头,兴致勃勃的望着我,喜欢吗?我回忆着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我是不懂感情也是不懂爱情的人.对于我,眼里只有人,人群而已,没有爱情,甚至亲情在我的眼里都薄如纸.妈妈那为了爱舍了自尊的神情是我一生的梦魇,我不能也没有办法把自尊放置在别人的脚下,只等他浪子回头.没有爱,也不去了解爱,我如龟般缩在壳里呼吸着外面残余的空气.我不相信,也不去看爱情,这于我根本是镜花水月,男人在我眼里是父亲看见金钱时那充了血的眼,是父亲跪在母亲裙边那哭断了肠的嚎啕.我就像一只失了指南针迷了路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出路在哪儿,不知道头顶的太阳什么时候吞了我,收了我,可偏偏我错坠了这样的时空,看见一个未来权倾天下的人,本以为他冷如冰,却发现他温热的唇暖过我的冰冷的红唇,却发现我在他的身上找到了山一般的悠然自信.在他冷冷的回眸里,那山一样的怀却暖暖的拥我入怀,在他疑虑的眸间拥我入怀时的试探.他是垒落的,他身上的那种自信让我如飞虫般扑火而去."我给你唱首歌吧."我淡淡的唱起了张信哲的白月光,在这样一个秋的午后,我和弄月都斜靠着椅,饮着茶,唱着歌,吟着对句不对句的诗或词,消遣着时光.

夜里常被噩梦惊醒,常常夜不能寐.府里的郎中开了安神的药也不见什么效果,反复的常见那个死在我手里的魂,那红了的眼还有那眼里如狼般的狠意......见我不见好,弄月的眉几乎皱成了山,便央了她娘过十五的时候带着她和我到了城外的碧云庵.我是不信神的,只是感觉出去散散心也好,坐着小轿,随着夫人和弄月,带着一大群人便赶往了城外的寺院.弄月的爷爷是随多尔衮征战的一名部将,清入关后,他们家便受封到了盛京,后来也是因为多尔衮的倒台,他的爷爷及她家的男人都被发配到了宁古塔,后来康熙爷亲政后,恢复了爵位在这边城成了一位逍遥散仙般的王爷.庵里的主持亲自接待了前前后后的一行人,但只有我和弄月,弄月的娘及她的二娘进了庵堂,上过香后,夫人及二夫人都随主持进了后院,我和弄月带着随身的丫环在不大的庵里随意的转着.转过庵院的一角,我竟见到在庵院的墙外站着一个男人.深黛色的外袍下,魁武的身子,腰下配着剑,侧对着我们站着,尖尖的瓜子脸,剑眉入目,英姿飒爽.有点黝黑的皮肤映着那双含着男儿血性与真挚的明眸倒让我印象深刻,他正对着的是庵院的大门,似乎有些不得其法的站在那里.弄月也站在我身后看着墙外的人,"好俊的英雄"我不由的感叹到."姐姐!"弄月受不了的轻推了我,"我对漂亮的东西没有免疫力.帅哥也包括在内."嘻笑着我转过身,不再多看墙外的人,回到庵堂,静下心,坐在佛垫上,闭目凝神.

弄月的全名是喜他拉氏,想她对我终是有所保留的。这个时代,这么小的女孩,竟也有这个心计!叹!

.

第八章

菩萨蛮

萧萧几叶风兼雨,离人偏识长更苦。欹枕数秋天,蟾蜍下早弦。

夜寒惊被薄,泪与灯花落。无处不伤心,轻尘在玉琴。

我没有想到,先找到我的人是八爷的手下.那日坐在闺房外的石凳上听弄月抚着琴.小丫环送进来一个方盒,说是外面的人送进来给我的.打开盒,里面有一盒药丸,纸条上写着养神益气,方盒的右边是几本诗词的书,书的上面端端的摆着一封信,是八爷的.打开信封,隽秀的字迹跃然纸上.

(3 / 24)
三生石上

三生石上

作者:Elizabeth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文案: 什么是命? 楚月不清楚.她也不知道问谁. 但她知道有人在等她, 或是她和这个时空有着某种缘份,需要她来一糟这百年前的大清.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