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随风而行已完结版notmyselfXXIX 分类:年代:现代

时间:2019-01-17 15:16 /重生 / 编辑:灵心
经典小说《随风而行》由notmyselfXXIX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陆南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30、心魔深重 ... 再次把海陆空各种交通

随风而行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随风而行》在线阅读

《随风而行》第31节

30、心魔深重 ...

再次把海陆空各种交通工具使用了一遍,四人提前结束休假,回到家里,这时的心情比休假前更糟了。不过想必四人中心情最复杂的肯定是林风悲了,当厚雨棠和夏闲在陆南行公寓楼下向他们俩告别时,林风悲产生了被父母强行扭送去学校上学的小孩子的心情,不想离开父母,不想离开厚雨棠和夏闲这两个可靠的人,对身边人未知的恐惧却无法说出来,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陆南行懒洋洋地和两个好友挥手告别,便转身向大楼里走去,林风悲最后悲壮地看了两人一眼,跟着陆南行走了。

“林风悲最后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山庄里发生的那些事情没那么简单。”厚雨棠跟着夏闲走到路边拦出租车,“这难道是密室杀人事件?林风悲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总觉得他回程路上怪怪的。”

“你别胡说八道,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动漫小说,你就不能像个成年人一样好好找份工作,本本分分地过日子么?”夏闲不耐烦地打断厚雨棠的话,皱着眉头数落起来。

两人在寒风的路口站了一会儿,厚雨棠又忍不住说道:“你不觉得小南最近变了么?跟我们疏远了好多。”

夏闲没有说话,一辆出租车停在两人面前,他一边坐进车里一边说道:“人都是会变的,你会变,我会变,所有人都在改变。”

林风悲心情沉重地跟着陆南行走进电梯,走出电梯,经过走廊,看着眼前人的背影,林风悲有着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要转身逃走,他看不到陆南行此刻的表情,也猜不透陆南行此刻的想法,他甚至有种感觉走在自己前面的并不是和他一样的人类,而是一个巨大的人形未知。都是那个该死的梦害的,林风悲在心里咒骂道,他不愿意承认那个梦的真实性,因为那是对爱人的亵渎,可是心里的疑惑一个接一个冒出。

开门进了房间,林风悲习惯性地反身用体重关上门,陆南行随即便扑了上来,蛇一般缠绕在他身上,亲吻他的胡渣和喉结,手很自然地伸进他的大衣里。林风悲只是被动地接受着,心里却有一个声音越来越大:“不是这样的,我的南行不是这样的!”终于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话语冲口而出。

“不要这样!”林风悲一把推开陆南行,倒退几步不敢看陆南行的眼睛。

被推开的陆南行像没了电池的玩偶一样停止了动作,林风悲对作出粗鲁动作的自己感到不可置信,战战兢兢地抬眼看了看陆南行,陆南行也正看着他,那眼神里看不出任何波澜,没有哀伤,没有愤怒,也没有惊讶,那死水一般的表情就像劣质面具一般。林风悲打心底期望陆南行会气得跳起来,跟他争吵,打架,甚至像上次一样把他赶出去。

可是陆南行只是做了一个乖巧而可怜的眼神,问道:“你怎么了?”

林风悲泄了气:“我累了,现在没心情做那个,只想洗澡睡觉。”

陆南行的表情瞬间转晴:“你的体力怎么这么差,你先去洗澡吧,我去熬点汤给你好好补补。”说着便转身进屋里忙活起来。

从这件事之后,陆南行对待林风悲的策略就转变了,他变得索取有度,在生活上对林风悲的照顾则变得无微不至,在林风悲面前,不管任何时候,他总是和颜悦色,林风悲甚至看不到他除了微笑之外的其他表情,这样的陆南行却让林风悲感到恶心和害怕,让他夜复一夜做着同一个噩梦。

林风悲在乡间小路上行走着,四周是一望无垠的麦田,走在他面前不远处是两个手拉手的人,一模一样的发型,一模一样的衣着,一模一样的背影,两个人从背后看起来都是陆南行的样子。林风悲很是好奇,想要走到他们俩前面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却怎么也追不上前面的两人,他着急起来,出声想喊住前面的两人,前面的两人却对他不理不睬。就这样又追又喊跑了一路,前面两人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林风悲吃惊地看到面前站着两个陆南行,一个在微笑,一个在哭泣,哭泣的那一个渐渐消失在空气中,微笑的那一个在向他招手,要他走过去……

梦每每到这里便断了,林风悲总会在半夜时分满身大汗地醒来,惊魂未定,陆南行总是安静地睡在他身边,微笑着,怎么会有人在睡觉时还能保持这么完美的笑容,就像戴了面具一样。林风悲一边抚摸着陆南行的嘴角,一边为自己的想法而战栗。

心中的疑惑一旦发芽,就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大,林风悲如同强迫症一样无时不刻观察着陆南行的言行举止,越看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这个陆南行没有自己的感情,没有自己的思想,他就像是一台大型计算机,将周围的环境、人物和对话收集在一起加以计算,得出一个最接近陆南行性格的答案,并将之表现出来。林风悲站在他身边甚至能听见他体内齿轮互相咬合发出的机械声,电流通过发出的静电声,这是一台巧夺天工的机器,狡猾地混在人群中,嘲笑所有人的情感。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表演,完美的表演,带着一丝轻蔑和傲慢,那是对芸芸众生最大的不敬。

“你发什么呆,罚酒的时候休想用这招糊弄过去。”陆南行隔着嘈杂的人群冲他喊着,所有人都哄笑起来。

“他最近总是这么呆头呆脑的,你们去山里玩是不是把他的魂弄丢了?这可不行啊,得把他的魂喊回来。”不知谁突然冒出一句。

“你们都说错了。”陆南行和每个人交流了一下会心的眼神,转过头来一脸坏笑地看着林风悲。

没错,南行每次捉弄我之前总是这么笑的。

“他呀,恋,爱,了!”陆南行一字一句说了出来,引起全场轩然大波,好多人尖叫着追问对方是谁。

不对,我的南行从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陆南行摊开手做了个抱歉的姿势,“他对我这个做哥哥的瞒得滴水不漏,你们谁有办法自己把话套出来吧。”

不对不对,我的南行怎么可能这么老练地圆场,他一定会脸红害羞发脾气的。

把我的南行还给我!不知有多少次,林风悲想要当着陆南行的面把这句话吼出来。想要说出这种话的自己一定是疯了,林风悲多多少少察觉到自己变得不正常了,山庄清晨发生的那些事一遍一遍在他的脑海里回放着,他觉得自己渐渐分不清现实与臆想之间区别,也许陆南行是真的被什么外来的生物占据了身体也说不定,外星人?恶魔?阿米巴原虫?每天晚上总会听见陆南行坐在他枕边,低声哭泣的声音,而当自己泪流满面地醒来时,看见的总是陆南行那张微笑的脸。林风悲甚至开始冷静地评估自己的精神状况。

“当一种人格长时间受到阻碍和抑制,就会从这种人格的相反面产生另一种人格,破茧而出,代替之前的人格体现出来,关键问题是这种变化究竟是可逆还是不可逆过程,你觉得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陆仁嘉莫名其妙。

“你又在发呆了,这牌你到底要不要啊。”洛美娟娇嗔道。

“不要理他,我们三个人把这牌打完得了,谁跟他对家谁活该倒霉。”这是陆南行的声音。

“我一个人也能赢,你们等着。”陆兰堂对自己的对家视而不见。

林风悲赶紧振作了一下精神,看了看手里的牌,这天下午,他们正在陆爸爸陆妈妈家里,坐在偏厅里打牌,陆爸爸陆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耳边传来播音员欢快的声音,牌桌上其他三人的你一言我一语,林风悲的注意力再度涣散,神游太虚去了。

晚上吃过晚饭,陆南行、林风悲、洛美娟三人顺路通行,陆南行先去车库开车,剩下林风悲和洛美娟站在门廊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南哥哥最近好像整个换了个人似的。”洛美娟突然说道。

“是吗?”林风悲若无其事地说道,心里却怦怦直跳。

洛美娟抬头看了他一眼,湿润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忧伤,又慢慢低下头去:“感觉他已经过了他心底的那一道坎。”

“坎?”林风悲缓缓重复着这个字,在嘴里嚼出了浓浓的苦涩,“什么样的坎?”

洛美娟却不再说什么,上了车便缠着陆南行说起话来。

林风悲愈发觉得这样的陆南行和这样的自己都令人难以忍受,他开始想方设法躲着陆南行,迫不得已非要跟陆南行两人呆在家里时,他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躺在床上,任那些疯狂古怪的念头爬满他全身。

有人在敲他房门,林风悲翻了个身缩进枕头里,不去理睬,外面的人还在坚持不懈地敲着,他终于投降了,坐起身来全身肌肉紧绷,说道:“门没锁。”

过了几秒钟,门被推开了,陆南行探头进来:“你房间里太乱了了,我来帮你打扫一下。”

林风悲疲惫得连一句玩笑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点点头,慢慢走出房间,走进客厅里,他特意选择了一个看不见自己房间的位置坐了下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折磨,他却不愿挣扎,舍不得离去,舍不得放手。

“啊!”房里传来陆南行的一声惊叫,林风悲迟疑了一下,这才跑了过去,看见陆南行坐倒在地上,左手握拳,右手覆在左手上,脸色苍白,表情很是痛苦。

“你怎么了,没事吧?”林风悲走上前去想要去扶陆南行,却被陆南行灵巧地躲了过去。

“没事的,被你的桌脚夹了一下,可疼死我了,”陆南行站起身来,虚弱地笑了笑,“过一会儿就好了,我去看看锅上炖的菜。”说着便急急忙忙走了出去。

林风悲看着陆南行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床上凌乱地摆着一些衣服,那是前段时间他从陆仁嘉家里回到这里时随手带回来的,一直懒得整理便一股脑全塞在床底下,刚才陆南行大概是在帮他整理这些衣服吧。

房间另一头的地上躺着一只袜子,林风悲走过去把它捡起来,入手沉甸甸的,他伸手进去掏了掏,拿出来一只黄金兽头,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吵架那天晚上,陆南行用来砸他的凶器,雕刻着能让他回想起一千年前的月朝护国神兽,却又在此时此刻出现了。袜子不可能自己走到离床那么远的位置,肯定是陆南行把它扔过来的。陆南行为什么要扔这只袜子?肯定是因为里面装着黄金兽头,他不能碰触这只兽头。可是他之前还拿这只兽头来砸人,现在碰着它就跟被咬了一口似的?那是因为他被另一种可怕的力量侵蚀了,替换了,他已经不是原来的陆南行了。

林风悲呆立在房间里,脑海中各种稀奇古怪的念头越聚越多,贴着手心的冰凉金属也渐渐沾染了他的体温。

“来吃饭吧!”陆南行在客厅里喊着。

林风悲把兽头锁进抽屉里,走出房间,迎面看见陆南行那张微笑的脸。

(31 / 50)
随风而行

随风而行

作者:notmyselfXXIX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晋江 完结 文案 ......人生一梦三十年 他,是个庸庸碌碌,过得一天算一天的上班族,当他遇见从天而降的小王爷,人生从此便不同了。 他,是个游戏人间,花拳绣腿的小王爷,当他被莫名其妙卷入异时空, 经历各种磨难之后,花花公子的内心发生了质的变化,他对他说:“我的人生已经变得一团糟了,你也来陪我吧。”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南行,林风悲 ┃ 配角:洛美娟,陆兰堂 ┃ 其它: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