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紫鱼儿写的神医的小说叫什么? 且共从容+芙蓉未央完结版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09 11:10 /重生 / 编辑:寒雪
独家小说《且共从容+芙蓉未央》是紫鱼儿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谋,容皓天,楚渝,内容主要讲述:“啊”我惊呼,他压了上来。他的身上凉凉的,抱

且共从容+芙蓉未央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且共从容+芙蓉未央》在线阅读

《且共从容+芙蓉未央》第25节

“啊”我惊呼,他压了上来。他的身上凉凉的,抱着好舒服!我惬意的扭动着身体,想找到一个最舒服的姿势。

身上的人忽然变得滚烫,我眯着眼,感觉到一只粗糙的手盖上了我娇嫩的胸口,轻轻揉搓着,挤压着,动作那么温柔,仿佛手里按着的是一颗珍贵的甘露。我不由得挺起身来接受他的抚摸,娇喘出声,双手环上他的腰,腿也用力缠绕着,索取着更多的滚烫。

一瞬间,从未经历的过的种种画面像放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脑海。

我仿佛看见,小正月,站在彩灯下,对着楚渝在笑。

小正月哭着扑进楚渝的怀里,旁边还站着容皓天。

正月逐渐长大,那样温柔的表情,为楚渝端上一杯清茶。

楚渝大婚,新娘不是自己,正月坐在门槛上默默地落泪。~~````~~~~

忽然间,毫无准备的,下体猛地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痛得我恢复了意识,我忍不住,一口咬住了楚渝的肩膀,他停止了动作,嘴唇含着我的耳珠亲吻着,慢慢地,嘴唇顺着我的脖颈慢慢的下滑,滑到我胸前挺立的嫣红,用力的吮吸着,我忍不住又嘤嘤出声,下体开始慢慢地扭动着,楚渝仿佛倒吸了一口冷气,猛然地抽动起来,逐渐地加重了力度,我的身体跟随着他的撞击而起伏着,疼痛渐渐远离了我。只觉得身体仿佛变得又轻又软,飞上蓝天,在白云间飞翔。耳边响起了楚渝的轻呼:“月儿,月牙儿,我的小月牙儿。”下体一阵痉孪,我在尖叫声中飞到了快乐的顶峰,随即,只感到筋疲力尽,趴在楚渝大汗淋漓的胸口甜甜睡去。

宿醉后必然的头痛如期而至。感冒了的确不应该喝那么多的酒,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虚脱了,我呻吟着醒了过来,天已经这么亮了!全身酸疼,尤其是下体,动一动都火辣辣的,是昨晚太用力了,十六岁的身体不应该承受这么大力气的,我害羞地想着。心里却涨满了浓浓的甜蜜。

转过头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他背对着我,漆黑的长发散落在枕上,健壮的肩膀露在被子外面,上面的牙齿印赦然在目。原来,正月是这么的喜欢楚渝,喜欢到已经浸入骨髓,即使身体里换成我的灵魂,都不能终止正月对楚渝的思念。

可是我自己呢?我自己的感情呢?昨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正月还是为了我自己?我不禁一阵恍惚,回想起那晚在树上深情的一吻,还有他昨晚那样的强壮,不禁微笑着伸出手臂,环上他的腰,胸口紧贴着他的后背,甜甜地说道:“楚渝,该起床了!”

怀里身体忽然变得僵硬,慢慢地,扳开了我的手臂,转过身来,脸对着我,狠狠地说道:“你再叫错一次,我会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世上!”

我的世界在他转过身来那一刻变得粉碎!

是楚谋。

我的第一夜,居然,居然给了楚谋!给了这个利用我打击楚渝,把我当成棋子,从没爱过我也永远不会爱我的楚谋!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把我当成玩物的男人,慢条斯理地穿上衣服,表情是那样的无所谓,那样的理所当然!

胸口好痛,是心脏被魔鬼揪出来了吧。是正月在灵魂深处的撕咬吧。喉咙深处,一股腥甜缓缓涌了出来,从我的嘴角慢慢溢出,一滴一滴流在了雪白的肌肤上,仿佛一朵朵红梅,美得凄绝!我看着那一朵朵红梅,又幻化成无数双绝望的血红的眼睛。

我多想在这一刻尖叫,也许叫出声就可以缓解我沉不见底的愤怒和绝望,可我没有。我根本无法再发出任何的声音,眼前一黑,我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房子里面好吵呀,身子软软的,眼睛仿佛粘在一起了,拼命地睁也睁不开,只觉得眼前似乎很多人影走来走去。

有人在往我的嘴里灌着药,药很苦,可我已经没有了吞咽的能力,只能由得药汁顺着嘴角再滚淌出来。只听得旁边一阵女人的惊呼。好像是皇后的声音,皇后来了吗?

有人抓起了我的手腕,晃动我的肩膀,他要做什么?

我只是不想醒来而已,不想醒来,就让我睡吧。头一沉,我又陷入了漫长的梦境。

梦里,我看到容皓天在对着我笑,为我的青丝缠上金色的丝带。

我看到容丽娘在用嫉妒的眼光看着我,骂我是妖精。

我看到楚渝背对着我,站在庭院的大树下,缓缓地转过身来,深情地向我伸出手臂,我高兴的跑了过去,可投入他的怀抱后才发现,楚渝的脸慢慢变成了楚谋的脸,本来抱着我的手臂惭惭收紧,我大喊着痛,痛,痛。

不行,不行,我不能被就这样被他控制,我不能,不能!

猛地睁开了眼睛,我坐了起来。梦境终于消失,我回到了这个比梦境更让我难堪的现实。

“月儿,你醒了!吓死我了,你疯起来可真要人命!”皇后欣喜的笑容放大在我面前。

这是哪里?

我茫然的环顾四周,想寻找一个我熟悉的东西,可偏偏一样也没有。

“这是皇宫呀,你现在已经是皇帝正式任命的执事女官了,当然要住在皇宫!你的奴籍呢,我暂时没有办法去改变,不过你放心,很快的啊,我一定缠着皇帝老公让他赦免你!”皇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

“我怎么了?”我虚弱地打断她的话。

“太医说你的情况很复杂。我长话短说啊,你晕倒了,吐血了。”这次她倒是干脆。

“大姐啊,拜托你说清楚一点好不好啊,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啊”我皱着眉问道。

“唉呀,平时皇帝老公和谋儿总是嫌我话多,好不容易改点儿了吧,你又嫌我话少了。好吧好吧,满足你,你呢,前些日子筹备晚会积劳成疾,又受了点风寒,再加上喝多了酒,血气逆转,然后呢~~~~哈哈~~~又做了些运动!~~~~受了点儿刺激,所以吐血了,哈哈,我不是说做运动不好,可是也别太猛啊!我那个儿子,哈哈~~~~想不到他这么厉害~~~~哈哈~~~”皇后毫无同情心的挤眉弄眼哈哈笑着。眼神无比暖昧。

我,我真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上帝呀,谁来救救我!

“方云卿啊方云卿,你别怪我啊,我也是喝多了酒。你要怪就怪楚谋那个流氓,趁人之危的小人!我知道你喜欢楚渝,可是我,唉~~~~对不起,对不起。况且楚渝也是有家室的人了,你要我代替你做小,我做不来呀,正月,如果有来生,你再和他藕断丝连,哦不,是共结连理,共结连理好了!”我边嘟囔边蹲在地上烧着亲手叠的纸钱呀元宝呀什么的。虽然并不确定“方云卿”已经死了,可这样做,多多少少让我减轻一点儿对她的内疚之心。哎呀总之以后不要再喝醉了,我懊恼地想着。

“月儿,你干什么呀弄的凤宁宫到处烟熏火烧的,啊,你在烧纸钱!老大!这个朝代不兴烧纸钱的!你烧给谁啊?”皇后大惊小怪的声音。

“烧给我上身的,啊呸,烧给我穿越以前的这个身体的主人。”说得好像我是鬼上身一样,忙对着地上啐了两口。

“多此一举!月儿,刚才谋儿来过,让我告诉你,从明天开始,你这个女官,该工作了哈!”皇后说道。

我奇怪地看着她,问道:“又是你那个臭儿子!我上班干嘛要他来通知,关他什么事?”

皇后心虚地“嘿嘿”的笑了两声,做出一副随时逃跑的姿势,说道:“一直忘记告诉你了,你这个女官的主要工作呢,用我们的话讲,就是----楚谋的私人助理!啊~~~~~~`”她迅速地转身逃跑。顺便还碰倒了几个花架子!

我愣在原地!

只听着回廊上挂着的鹦鹉兴奋地呱噪着:“喜唰唰!喜唰唰!~~~~”

“唰你个头!!!!”一叠纸钱甩了过去。

(25 / 125)
且共从容+芙蓉未央

且共从容+芙蓉未央

作者:紫鱼儿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上部《且共从容》 文案 是太阳晒多了吗?怎么这么热啊?浑身上下像要爆裂开一样的又热又痛,是不是伤口在发炎啊?这里有没有青霉素呀? 我不敢转头看他,那种发烧的感觉又来了,心跳得好快,他就坐在我的身边,手指修长而又温暖,呼出的气息在我耳边轻拂着忽然间,我的心被幸福的感觉填的窝心的满。 我看着他,即使坐在那里也是高高大大的样子,气宇轩昴,却神态尴尬地低着头,手还紧紧地拉着包包带子,仿佛怕我又去抢一样。 焰火逐渐燃放完毕,全体的贵宾也入席坐定,我的“战斗”终于要打响!言甘木见我紧张的样子,不禁好笑的附在我耳边说:“月姑娘,以你的厚脸皮,一定没问题!” 下部:《芙蓉未央》 文案: 十九年弹指一挥间,沧海桑田。 琼烈都城红塔一时间热常非凡,各国的使节、商贾纷纷云集于此。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芙蓉公主公开选婿。 从十九年前,帝后病薨,焰帝像藏起最珍贵的明珠一样藏起了芙蓉公主。她几乎从不出宫,为数不多的几次出宫也都是戒备森严,士兵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据说公主小时候曾经有几次差点被劫,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敢闯进皇宫去劫持公主?又是为了什么劫持公主?焰帝除了加强了皇宫的这倒是令人费解。 她到底是什么样的公主? 民间传说倒是两种版本:一种是她绝美,酷似当年的帝后。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