捉放曹青易 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01-18 15:23 /都市 / 编辑:齐然
小说主人公是张拓海,薛青青,柏瑞丝的小说叫《捉放曹》,本小说的作者是青易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捉放曹 283 以下是:为你

捉放曹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捉放曹》在线阅读

《捉放曹》第105节

☆、捉放曹 283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捉放曹》小说(作者:青易283)正文,敬请欣赏!“两颗红豆,一颗意喻你,”,阿勇话语一歇,掌心拾取一粒相思豆,如待珍宝般身上仔细揣好,而后,他只手捧着剩下那颗相思豆,说道:“一颗意谓我。”,阿勇哥神se郑重其事,

静香不禁颤抖伸手,取过相思豆,眼底端详。“我愿这颗红豆,你能身边携带,盼它能保佑你和阿爹还有阿强叔在外平平安安…”,怎禁阿勇哥话语情深意切,举目相望,瑶鼻一酸,静香当时不由热泪盈眶,哽咽说道:“阿…阿勇哥,你且宽心家中照顾娘和弟妹,我同阿爹还有阿强叔,此去事歇,定会很快回来。”

天将入伏,是ri午时,暑热难耐,会稽郡余杭县,距东天目山十数里之遥一地,清溪蜿蜒,翠竹丛生,而酒旗飘摇,却见一座三层楼阁坐落于溪水之畔,“秫酒陈香,奉迎九州佳客。把盏向溪,一观山水秀se。”,这座酒楼为毗邻官道修建,得交通之便,平ri生意极是兴隆。此刻,为值用餐时分,酒楼上下三层,却见是宾客满堂,座无虚席。而顶楼临溪雕栏前一席,席上两位外貌不逊子都再世的佳公子赫然见坐,这俩人,举止神态区分,看去xing情跳脱一位,不折不扣,便是那赵小云,而其身侧,看去风度翩翩另一人,实是那为念自家女子身份,在外行走,多有不便,却选择易钗而弁、女扮男装的薛青青。

自失散之ri算起,为找寻卫小小,赵小云、薛青青辗转大江南北,奔波往返已历时将近两月。借天梭那功能非同凡响的“记忆成像系统”,俩人为卫小小特绘了一幅画像,持这幅除比例,其余外貌、神态宛如真人重现的画像一路打探,ri前,行经常山,俩人终于获知:常山界东安村,一位家门无后的邱姓员外,ri前,重金为酬,家中收养了一位外貌据称酷肖卫小小的幼儿。既得消息,俩人当时马不停蹄赶赴东安村,而至那邱员外府邸,门外方道明来意,俩人却见邱府那应门家仆当时神se如见活鬼,随即一声不响紧闭大门。无端吃个闭门羹,问过邻人,赵小云、薛青青始知,原来,旬ri之前,邱府收养那位幼儿家人上门,已将孩子领走,而邱员外难禁人财两空刺激,连ri来,却是一病不起。

听到说孩儿已为其家人领走,赵小云、薛青青只怕有差,可待画像示人,得邻人一口咬定邱员外抱养的幼儿确为卫小小无误,俩人随即问过抱走卫小小之人样貌、去向,之后却驭天梭飞来会稽郡。为那邻人知之不详,只道当ri抱走卫小小那三人曾诉及将往余杭县,因未知具体,余杭县境内苦苦寻找两ri,毫无线索,故此时,为心中对找寻卫小小之事苦无良计,虽案上油煎角黍、屯溪桂鱼、清汤越鸡等几道佳肴se泽yu滴、香气扑鼻,可饮食无心,赵小云、薛青青却是浅尝即止。

“两位公子暂请留步。”,匆匆用过午餐,赵小云、薛青青离席,楼下结账,将下楼梯,忽然,有人在后急声唤道,俩人转身,却见原是一位商贾模样的陌生人手持一方罗帕,大步而来,心道丝帕眼熟,薛青青本能身上摸索,发觉绘有卫小小肖像那方单丝绢果然不在,知是不慎,手巾袖中滑落,却为这人拾得,她不由迎前,自那人手中接过手绢。

☆、捉放曹 284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捉放曹》小说(作者:青易284)正文,敬请欣赏!“恕我好奇请教,公子帕中人物绘画传神,却不知是何人墨宝?”,将罗帕还掖袖中,薛青青称谢yu去,未料,那人忽然好奇问道。“大叔见谅,因这丝帕为他人相送,故对其上绘画为何人墨宝,却还请恕我知之不详。”,心中惦记寻人之事,不yu逗留,薛青青当时却淡淡称道。“哦,原来如此,想这人笔墨上乘,画技奇绝,定该是一方大家,可惜…”,闻言,那人目se一黯,沉吟之时,发觉赵小云相候在畔,他不禁拱手,歉然说道:“因昨晚客栈歇宿,我曾在客栈中遇见一名小儿,为其相貌极似那帕上绘画人物,只道二位公子与那小儿或许相识,故我方好奇一问,现在,两位公子,却请恕在下打扰了。”

那人话声未落,但见赵小云、薛青青当时是面难置信、相视一眼…

“今ri稀罕,这光景,府中竟然有客到访?”,掌灯时分,富chun孙府,忽然,铺首叩响之声大门传来,而闻声,心道自从静香和阿虎失踪之ri起,或为知老爷整ri郁郁寡欢、夫人终ri以泪洗面之故,恐来府作客,不过徒添不悦之故,孙府却还不曾遇外人府中造访,内心称奇,院中洒扫的陈伯不禁一面揣测来人身份,一面不迭放下扫帚,一旁摘下树上挑挂的灯笼,前去应门。

“当真是你,静…香…”,夜se朦胧,依稀见一位姑娘怀抱小儿驻足门外,感觉姑娘身影熟悉,陈伯不禁灯笼高举,凑前辨认,当发觉姑娘竟是那一去不还的静香,心诧难信,他不禁犹疑唤道。“不错,陈伯,是静香,是…静香带着少爷…回来了。”,想是重逢激动,陈伯话声方落,却闻静香喜极而泣说道。

那ri,辞别望雨村,来到山外,范铮首先不惜重金,衙门请来一位平ri专司于公榜之上绘画人物肖像的丹青妙手,依静香描述给阿虎绘制了一幅画像,之后,三人持画像,一面据静香当ri于华严寺听得的只言片语,一路穿州过县赶赴开化地界访察线索,一面沿途各地衙门出入,鸣冤报官,而至开化境内,还亏范铮和阿强联络上往ri在外营生结识的一班江湖人物,得这些人相助,最终,却探得开化不远,常山界东安村一位邱姓员外,近ri府中抱养了一位面貌特征与画像中阿虎极为相似的幼儿。

得知消息,范铮和阿强却邀约数人助阵,一群人径往东安村寻人。为阿虎天生相貌非凡,故邱员外府上,相见一眼,静香便断定,邱员外抱养的孩儿便是失踪的阿虎。虽满心不舍,可为闻养子官宦世家出身,忌惮范铮一伙人多势众,道若然不从,事情闹上公堂,自己行为终于法不容,故权衡再三,那邱员外最终却依从交出阿虎。而抱回阿虎,范铮三人随即雇请车马,一路风尘仆仆赶赴富chun。

今ri,入夜时分,抵达富chun城,请范铮、阿强叔先往城中客栈落脚,静候佳音,静香却一人抱着阿虎往孙府一行。

“少…爷?”,却道闻言,凑首端详,见静香怀抱酣睡那孩儿果不其然,面貌分明是小少爷阿虎,陈伯登时喜不自禁,扯嗓大喊:“大伙儿出来看呐,是阿虎….是坚儿…他回家了…”随陈伯喊叫,登时,孙府人声鼎沸,“陈叔,当真…是…吾儿…文台…他回来了。”,而婢仆簇拥,孙钟趿履方屋内急切而出,便迫不及待激动问道。

☆、捉放曹 285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捉放曹》小说(作者:青易285)正文,敬请欣赏!待至近前,望得真切,孙钟一面惊喜伸手从静香怀抱接过阿虎,一面催促连声,唤仆从立时回屋将喜讯禀告夫人,而怎禁折腾,阿虎睡梦中惊醒,当时是失声哭啼。

“不看面貌,单凭哭声,我便敢肯定,下面那孩儿必是小小无疑,可为何,这许多人却竟都将冯京作马凉,硬生生将小小错认成是他家少爷?”,孙府主仆兴高采烈,一时,浑然未察夜se掩盖,赵小云、薛青青屋顶藏身,而灵瞳在目,瓦当前探首,虽知那阿虎与卫小小面貌相似,可委实难信世事奇巧,俩人长相会至一般无差地步,故望清场中情形,内心诧异,薛青青不禁摇头叹道。

酒楼,问过那拾遗商贾,赵小云、薛青青先往商贾言语道及的那间客栈一行,待查实范铮四人去向,他们却径直赶赴富chun。进入城内,孙府悬赏寻人告示遍张街头巷尾,却省却二人打探工夫,见告示之中,那阿虎与卫小小面貌相近,顿省何以邱员外府上,卫小小会被人误抱一事缘故,联系范铮四人行踪,揣测不出意外,料他们入富chun,泰半会直赴孙府,故赵小云、薛青青却当时计议,前往孙府查探卫小小下落。而至孙府,夜se之中,籍龙隐之力,俩人方悄然飞身上房,便遇静香抱着孩子府外叩门。

“富chun孙氏?”,回味众人话语,如中魔障,薛青青身畔,赵小云隐约目se如痴,喃喃说道:“坚儿?”

“臭小子,这时候,你呆头呆脑却发的是哪门子的呆?”,闻言,气恼自家话语赵小云毫不理会,薛青青不禁伸手一搡他肩膀,嗔怪说道:“小心,等会儿如不能觑空顺顺利利抱回小小,我同你没完。”

“青青,你可读过《三国演义》?”,对薛青青说话置若罔闻,赵小云忽然没头没脑问道。“你说呢?”,目光斜睨,碍于赵小云侧面相对,灵瞳体察赵小云心思不得,薛青青不禁哼声说道。“那青青,我问你,你可还记得书中描述孙权生得是什么模样?”,不顾薛青青语声不满,赵小云继续问道。“谁人不知,演义中叙述那孙权生得碧目紫髯、身形奇伟。”,道赵小云话题无聊,薛青青语声不屑答道。

“不错,和我记忆是一般无二,”,赵小云点头,又再问道:“你说,如书中讲述无误,那孙权相貌生得可像咱们汉人?”

“这…除非是真人在前,不然,这事....却是难做定论。”,薛青青雾水满头说道。

“想小小身上有一半血统传承自迪雅,假如...”,似未闻薛青青话语,却闻赵小云自言自语说道:“不好...若竟真是…那样,那世事…岂不是乱得一塌糊涂。”,“你咋咋呼呼,却不怕院中许多人听见误事?”,赵小云舌结惊呼,当时惹得薛青青一旁低声埋怨。

“青青,依我之见,我看我们不如暂留小小在这孙府寄身好了。”

“你发什么神经?”,薛青青闻言,只道赵小云突发神经,她不禁柳眉一挑,不依说道。

“我不过是在想,虽今ri小小体貌特征看来与汉人大致无差,”,俯望婢仆簇拥,孙钟怀抱小小,一行人相继走入屋内,赵小云缓缓说道:“可谁知将来,迪雅所属民族特具的体貌特征不会于小小后人身上体现。”

“小小既为迪雅之子,承继遗传,便将来迪雅民族的体貌特征于小小后人身上体现也不过寻常之事,”,只道赵小云忽然起心想将小小弃之东汉不顾,不过为图省事,道他居心可恶,薛青青不禁面覆霜寒,嗔目说道:“现在,恕我无暇同你在这儿胡言乱语探讨,我只清楚告诉你一事,如你不愿出手抱还小小,你大可将身上龙隐除下给我...”

“青青,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非不愿出手抱回小小,”,薛青青语声不善,赵小云不禁急切声明:“我不过是忽然念及,却不知这小小会否命中注定,将来会有一位相貌迥异汉人、名为孙权的儿子。”

“小小后人之事,那轮得着你来cao心...”,闻言,薛青青不屑驳斥,可话语出口,蓦然,她面se骇变,震惊问道:“孙...权,你…不是说笑?你难道...是指那三国吴主孙权...其实为小小后裔?!”

☆、捉放曹 286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捉放曹》小说(作者:青易286)正文,敬请欣赏!“青青,我并不清楚小小与这时代之间是否存在联系,”,摇头望着薛青青,赵小云沉思说道:“我所以忽然起心想让小小暂时寄身孙府,不过为方才,我清楚听见有人唤小小作坚儿之故,因那使我不禁想起,一代汉末名将孙坚(曹cao、孙坚出生同年,文中虚构,两人年纪相差一岁,还望各位学者看官不必深究)便为富chun人氏,而联系今ri你我访查,知道这户人家老爷名叫孙钟,其人恰与孙坚之父同名之事,念面前所遇人物名姓、时间、地点几项要素无不合乎史载,故我…”,说话之间,发觉薛青青忽然促狭抬手,作姿yu触碰自家额头,赵小云不禁偏头闪过。

“青青,虽然我知这想法未免太过匪夷所思,”,凭举动,料知自家话语薛青青全然不信,赵小云当时反问:“可原谅,我想请问,对诸如宇宙之始、生命起源;尘世冥冥,生命是否存在轮回,如果有,你可清楚你前生是谁,来世将向何去,如果没有,那生命无中来去,意义何在;再有,抛开你我各自时代不论,现在,拜科技突破之赐,我俩挣脱传统的时光概念束缚,穿越千年,来到这东汉,我俩目前正经之事、我俩的每一心念决定,它倒底会给历史造成何种影响,是扭曲抑或历史原貌本就如此等等一系列问题,你心中可有答案?”,赵小云一连串便以他来时社会进步程度也未见有学者能给出答案的问题出口,当时只问得薛青青是哂笑顿敛、哑口无言。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很多时候,由于无知,我们不得不承认,都因世上种种奥秘的存在,才有了人类脚步不停的探索和超越。”,薛青青一味皱眉凝思,知问题太过深奥,赵小云当时也不追问答案,而是忽然改口,宽慰说道:“青青,念小小之事毕竟不过是我胡乱揣测,难以当真,现在,趁他们悉数进屋,院中无人,我俩不如下去一看究竟,或许,才将光线昏暗,那些人不过是认错了人也未得而知。”

“若真似…那样最好。”,闻言,薛青青当时牵住赵小云一手,思绪纷乱想到。

“夫人,快看,是咱们家儿子,阿虎他回来了。”,孙府客厅,见俩个丫鬟陪伴,夫人内堂而出,孙钟不禁抱着孩子,激动迎前。

阿虎、静香失踪之后,悲痛刺激,孙夫人是终ri在床泪水洗面、病卧不起,而方才,闻知喜讯,她立时迫不及待披衣下床,外面来一看究竟,而此时,见丈夫怀抱孩儿竟真是阿虎,她登时不顾丫鬟相扶,跌撞上前,激动说道:“真是阿虎,真是我的坚儿,你可想死娘了。”,待丈夫手中抱过阿虎,眼前端详,发觉阿虎脸蛋儿较失散前明显消瘦不少,心下疼惜,孙夫人不禁凑首,与阿虎颜面相贴,哽咽说道:“我的乖儿,为娘不是,却让你受苦了。”

不道大厅之内夫人抱着阿虎,喜极而泣,而感同身受,一群婢仆陪伴落泪,且道大厅门外树上藏身,透过窗栅缝隙,看清厅中情形,道大厅烛火通明,便连孩子的母亲都认定小小即是她的骨肉,心诧事情不可思议,一时,赵小云和薛青青是相觑无言。

“唉,青青,除非这富chun城还有一户老爷名唤孙钟、少爷人称孙坚的人家,不然,我看,我俩只怕是得在此逗留些时ri了。”,念事关重大,心忖非是确认小小与孙坚毫无瓜葛,万不敢贸然出手,将其抱回,默然半响,赵小云不禁叹息说道;“如果这孙家上下一直不察小小并非是他们家的少爷,难道我们就一直在这富chun守候不去?”,明白赵小云心意,无奈望着孙钟夫妇呵护备至,抱着小小向内屋走去,心下实不舍与小小分离,薛青青却是黯然说道。

“如果那样,我俩大可驾驭天梭,飞纵那令人为之热血沸腾的岁月,去看看那孙权,是不是在他该在的时代,做着他逐鹿天下的英雄之事!”,闻言,赵小云目se期冀,当时激动说道。“看你一副得瑟模样,人家英雄与你何干?”,不待见赵小云说话嘴脸眉飞se舞,薛青青不屑心道,而转念,想到小小,她不禁幽幽一叹,心道:“唉,我可只在乎能不能抱回我的小小。”

其实,那小小虽面貌、体型极近阿虎,可并非一般无差,不过一为那阿虎生相非凡、吴地无双;二为孙钟夫妇思子心切,只道一段时ri不见,正处幼儿期的阿虎,因发育造成些许体貌变化原属正常之故,这晚伊始,孙府上下却俱将小小当作阿虎看待。而yin差阳错,孙家错将小小视作孙坚抚养,ri后,曹cao攻濡须,阵前相望,见孙权貌相英武异常,未知冥冥,是否深羡故人有子如龙,却当时慨叹:“生子当如孙仲谋。”

☆、捉放曹 287

以下是:为你提供的《捉放曹》小说(作者:青易287)正文,敬请欣赏!孙府灯火渐熄,念守望徒劳,赵小云、薛青青却相携飞檐走壁,离开孙府,俩人半空衣袂飘飘,似察动静,黑暗中,却忽闻阿强叔孙府门外犹疑说道:“范兄,似有好大夜鸟我俩头顶飞过。”,范铮躬身,门缝窥探动静,闻言,仰首四顾,未觉异样,他不禁摇头说道:“阿强,只怕是你一时眼花。”为静香久去不还,放心不下,客栈内问明孙府所在,范铮却邀阿强叔一路往孙府打探消息。

“唉,此时夜已二更,静香却屋内迟迟不出,”,远处更鼓之声隐约,心道守候良久,此时,孙府火烛尽熄,寻思府中之人怕是业已睡下,恐宅前逗留,被人撞上,到时贼嫌难脱,心生去意,范铮不禁摇头,对阿强叹息说道:“我看,我俩不如先行回客栈过夜,待天明,再续行来此探听消息吧。”,对范铮,阿强一向言听计从,于是,是夜,俩人回客栈歇脚不提。

时值三伏,是夜,暑热未散,孙府房顶伏身,瓦片滚热,空气又chao又闷,薛青青浑身香汗淋淋,一时,只觉如入蒸笼。灯火照耀,对面孙府大厅,厅内,孙夫人一手摇扇纳凉,一手木马轻摇,而木马之上,小小则满面开心,欢笑不止,见此情景,心道坚守富chun,并非久计,赵小云不禁对一旁薛青青叹息说道:“唉,青青,照此下去,我看,除非是我俩守望着小小慢慢长大chengren,不然,只怕事情是一时难有结果了。”

“其实,我认为,小小若能似现在这样,得这许多人细心备至的关爱呵护,开开心心的生活,留在孙府,对他而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暗中相守已逾旬ri,念目睹情形连ri如此,道小小既为孤儿,而能在孙府满门关心疼爱环境中成长,实算求之不得的幸事,薛青青不禁感慨说道。

“唉,若真那样,对小小,便好只怕也难长久维持。”,赵小云闻言,却是不置可否叹息说道,而见薛青青疑惑相望,他当时解释说道:“我不过是想到,如小小这生,当真为孙坚临世,那ri后,岂非命中注定他将壮志未酬,便英年早逝。”,闻言,回想史载,孙坚阵亡时正值壮年,心道倘若赵小云一语成谶,小小岂非人生短促,心下惶恐,薛青青一时是黯然无语。

“青青,除非是小小身世之事得到证实,不然,一切不过揣测,难以当真,所以,我看,目前,我俩却暂不必杞人忧天,替小小未知命运忧心。”,薛青青旁顾不语,道她心下感伤,赵小云不禁安慰说道,可见薛青青毫无反应,感觉有异,他不禁挪身上前,似薛青青一般屋檐前探首,向下面花园望去。月se如幻,却见一位年貌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双手合十、跪倒园中,似在许着心愿。

(105 / 138)
捉放曹

捉放曹

作者:青易 类型:都市 完结: 否

header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