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等待风起已完结版慕容吟 分类:年代:现代

时间:2019-01-20 15:45 /重生 / 编辑:小希
精品小说《等待风起》是慕容吟最新写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程锐,程思贤,秦新雷,内容主要讲述:“我是找一个中医开的,这是他自己做的药丸,好像是什么偏方

等待风起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等待风起》在线阅读

《等待风起》第15节

“我是找一个中医开的,这是他自己做的药丸,好像是什么偏方。”我心想你不就信这些歪门邪道吗?

“哦,那你现在就吃一片吧,能早几个小时治好也要尽早治。”说着已经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我刚吃下去他就问:“感觉好点了吗?”

“你当这是仙丹啊?其实我那就是偶尔疼一阵,还没出校门就已经好了。”

“小病也要重视。”

“你太惜命了。”

“是你太不惜命了。”

听他这么说我有点惊讶地看着他,这小子从原来不敢跟我说话,到现在竟然敢和我争辩了。自此,他每天都会准时给我送三次水,并且监督我把药吃下去,直到那一百片见底。我骗他说一百片是一个疗程,是药三分毒,再吃下去反而有害。他妥协了,可还是嘱咐说等高考完有时间了我一定要再去做一个彻底检查。

这一年冬天的雪特别多、特别大,学校联系的那些晚自习后送学生的公交车都不来了。路上冰很厚,也没有办法骑自行车,只好每天晚上打出租车回去。学生都在抱怨,学校也完全不管,晚自习一天都不能落。

这天在校门口站了好久,终于来了一辆空车。程思贤拦下来,说再等到一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先绕到我家再说。

我在楼下下了车,他也跟着下来了。我连忙说:“你快走啊,下来干什么?”

“没事,你家这里不是学校,空车很多。”

“已经这么晚了,你还是快走吧,我要上去了。”

我转身正要走,被他拉住了,吻了我一会才放开。我怒道:“你怎么在我家楼下就……被人看见怎么办?!”

“我看了周围没人的……”他还挺理直气壮,“以后我每天都送你回来吧?”

“为什么?”

“因为可以亲你啊。”

我哭笑不得,当初程锐是为了我的安全每天送我回家,而他竟然是这个目的。我没有回答就往楼上走,走着走着我突然想:他的唇今天好像不干了。

他还真是每天送我,一直到雪化的那天。教室前面有个高考倒计时牌子,我心里也在倒计时,跟他各奔东西的日子就快到了吧?程思贤的成绩有所提高,考上大学是不成问题了,不过想考个好大学还是没什么希望。我看得出来他在努力,是想跟我考到同一个城市吗?

就在高考前的一个月,他累病了,请假在家休息。兰海中午偷着跑去看他,回来的时候对我说:“程思贤问我你怎么没去,好像挺失望的。”

“他到底什么病?”

“发烧吧,有没有别的症状就不清楚了。”

过了两天他依然没有来上课,我想他可能病得不轻。我应该去看看他,不论是从朋友角度或者是他跟我所确定的那种“关系”来说都应该去看他。第二天是摸底考试,这天提前两节课放学,我跟兰海要了程思贤家的地址就去了。想想认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到他家呢。

我一进到他的卧室,他就抱住我,猛地吻着我的脸、眼睛和唇。我没有站稳,一下子坐在了床上,他也就顺势压了上来。我用了一点力气把他的脸推开,因为不想显得是拒绝。

“别闹!热死了!”我找了个借口。但热是真的,他身体滚烫,贴着我。已经是六月,本来温度就很高,再加上他的温度,我的额头渗出不少汗。他脸很红,不知道是发烧的作用还是因为兴奋。他没有理会我的话,继续吻起来,手也开始在我身上摸索。逐渐摸到领口,就慢慢地解扣子。

我开始后悔来看他了,按我们如今的“关系”,我是不能断然拒绝的吧?脱掉我的上衣,他就不再吻我的嘴了,只是用他的唇轻轻划过我的每一寸肌肤。我很无奈地反复说:“别这样……冷静点……我该回去了……”他依然不理会。

在他的手放在我裤子拉链上时,我不再说那些没用的话了,也不再轻轻推他,只是把脸转到一边,任由他摆弄。我问自己:为了不伤害他,我需要做到这种程度吗?程锐,你不在了,我没有办法再为你做什么,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努力遵守对你的承诺。程锐,这是你的意思吗?程锐,我的第一次竟然不是跟你。程锐,程锐……想着想着我的泪水涌出,枕巾湿了一大片。

这时候程思贤的那股兴奋劲退去了,才发现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他吓了一跳,赶紧起来,用手反复擦着我的眼泪,说:“对不起,对不起,弄疼你了吗?对不起,是我一时失去理智了,对不起……”

我穿好衣服,洗了把脸,这才跟他说话:“我要回家了,我不怪你。”我没有让他送出来,只是自己拎着书包在路上溜达。我是按正常的放学时间回到家的,经过路上的调整,我表现得一切正常。然而心里一直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脑子空白一片。拿着书装样子看,却始终在那一页上。

从程思贤病好开始,他每天中午都会把我拉出学校,或者去我家或者去他家。他不厌其烦地跟我做,每个中午都要做两次。一旦有过第一次,之后就更难拒绝了。

整个月我都恍恍惚惚,骑自行车的时候眼睛的焦点不知道在哪里,仿佛路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好几次差点出车祸。

不知不觉就到了高考那天,第一门是考语文,刚开始还是清醒地做题,到作文的时候因为要停下笔来简单构思,又恍惚起来。等我再反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还有十几分钟就要收卷了,我的作文还没有开始动。即使我不停笔也已经写不够字数了,更何况还没有构思。这门砸定了,后面的几门考试我努力集中精力没有再恍惚。

回到家父母没有问我考得怎么样,我也没有说。他们一定认为我一向发挥稳定,现在就等考虑到底是去清华还是北大了。我没日没夜地睡,睡觉的时候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自从考完试,程思贤就一直没有跟我联系过,难道就这样结束了?竟然如此轻松!成绩下来了,在我的意料之中,而父母却无论如何不能相信我会考得这么差,商量着要去省里查卷子。他们是太习惯我考高分了,其实这个成绩在很多人看来也算不错了,仅仅是与清华北大无缘了而已,仍然足够我上一所北京还不错的大学。

我笑着安慰父母:“没关系的,在北大中间加个字而已,还赚了呢。”

母亲说:“我们不是因为你没考清华北大难受,是为你不值,一直那么好的成绩就砸在这一次了。”

去学校报志愿那天,程思贤很晚才来。一来他就走到我身边,把志愿表递给我说:“你帮我填吧。”

“我填哪你就去哪上啊?”

“嗯。”

“那我给你填新疆大学了?”

“你填了我就去,都说了交给你了。”

我有点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这是在干什么?是想试探我的想法吗?我没有再多想,按照他的成绩,填了一些相应分数的学校,都是济南的。他的成绩如果报北京的学校,99.99%的可能是去不了。

我填好志愿表,他只扫了一眼就交上去了。我只填了一个志愿,如果去不了就复读。他在校园里追上我说:“你怎么先走了?也不等等我。”

“哦,我说好了要去给一个亲戚家高一的孩子补课的。”

“那你去吧,我再找你。”我心想:你还找我干什么?难道需要做个了结吗?

他又是十几天没有联系我。收到通知书那天,我正在看学校一起寄来的简介等等一堆东西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程思贤很急地说:“十五分钟以后在你家后面的海边见。”然后挂了电话。我笑了一下,从海边开始的也要在海边结束?

他是乘出租车来的,我坐在沙滩上等他。我想看他会怎么说了结的话,就像是我们第一次到海边的时候一样我依然是等他先说。

“高考完我爸妈知道我们的事了,把我关在家里,电话线都掐了。今天是因为收到通知书,他们一高兴才给我放了两个小时假,我一会又要走了。”

我暗想:这个开头不错,先把谈分手的时间说好,不拖泥带水。

(15 / 38)
等待风起

等待风起

作者:慕容吟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等待风起》BY:慕容吟 楔子 自己曾经很傻,常常有一些可以证明这个论点的记忆片段浮现在眼前。 那时候是三岁吧?家里住的还是平房,一排一排的那种,没有院子,一排砖房对着一排草棚,这样的格局势必造成邻居之间很熟悉。我家住在东头那间,几乎是在会说话的同时就背了下来我家的门牌号:团结北路三区90号。大概是父母怕我丢了才要我背下来的,万一遇到好心人还可以送我回家。 隔壁住一家都是生意人,不是什么大生意,只是在菜市场卖水果。当时并不知道这家人有多么令人厌恶,几乎天天往那家跑,只因为这家有个亮亮哥哥,附近几排房子只有他和我年龄差距最小,比我大一岁。 父母认为我喜欢去他们家是因为他们家有很多苹果,贪吃是小孩的天性,其实我是为了听亮亮哥哥讲故事。不知道他的故事是听来的还是自己编的,我相信他讲的每一句话,我觉得比家里《鞠萍姐姐讲故事》的磁带有趣多了。 他曾经告诉我:人在睡着以后,并且是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就会变成骷髅。这真是一个没有办法验证的谎言,睡着以后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变成骷髅,也不能看别人睡着以后是否变成骷髅。于是很多个夜晚撑住不睡,想等父母睡着以后突然睁眼,希望可以看见由骷髅变回来的一瞬间。每一次的尝试都失败了,可我还是深信他的话。 我并不确定为何对此耿耿于怀这么多年,是因为把自己曾经的幼稚当作耻辱?抑或是人生第一次被骗让我对“人”的认识产生了实质性的转变? 多年之后,每当我在探求如今个性形成原因的时候,这件事是首先跳出来的,紧接着是一切的一切……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