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求西门杏庵写的小说 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已完结版全文阅读

时间:2019-05-03 12:48 /言情 / 编辑:赵凯
主角是tieku.org,苏东坡的小说叫《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是作者西门杏庵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 复旦大学教授王水照先生在2003年招收博士生

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在线阅读

《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第25节

复旦大学教授王水照先生在2003年招收博士生时,出过这样一道入学试题:“或谓周邦彦为‘词中老杜’,请予以述评”。按照王水照先生说,这个题目实际上是“冲”着苏东坡来的。众所周知,这个“或谓”是指王国维(虽然朱祖谋也有“清真之似子美”的品评,郑文焯有过“毕竟当以清真为集大成者”的相类意见)。

王水照先生对上面的招收博士生入学试题预设的“标准答案”,要求论及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王国维对清真词的评价,在不同文章中存在不一致的问题,即他在《人间词话》贬之为“创意之才少”,“能入不能出”,甚至比之欧阳修、秦观之“艳语”,竟有“淑女与倡伎之别”,但为什么在《清真先生逸事》中又说欧、秦乃至苏、黄,均“殊不逮先生”,并誉之为“词中老杜”?二是“词中老杜”具体含义如何,这就涉及如何理解他对苏东坡的评价了。

那么,王国维是如何评价苏东坡的呢?他在《文学小言》(写成于1906年)又这么说:“三代以下之诗人,无过于屈子、渊明、子美、子瞻者”,意思是,三代以下的真正伟大诗人,没有人能超过屈原、陶渊明、杜甫和苏东坡了。这个结论,王国维突出的是高尚伟大的人格,也就是说“学问”和“德性”,这四个文学四雄真正能做到“感自己之感,言自己之言”。

<---分割线(tieku.org)--->

作者:西门杏庵 日期:2010-04-05 20:18

周邦彦和名妓李师师的故事

周邦彦是个精通音乐的词人,所以,他能和当时名闻天下的名妓李师师传出绯闻了,并不奇怪,因为词本来就是写给歌女唱的艳曲,一个词人又精通音乐,想不风流都难。否则他们写的词给谁唱呢?周邦彦如此,温庭筠、柳永这样的才子也是如此。

周邦彦宋徽宗不是个好皇帝,把个好端端的北宋王朝给葬送了,可论起风流来,宋徽宗可不逊色了历代王朝的皇帝。诗、词、书、画、音乐,他都不错,还和名妓李师师偷情。宋徽宗自己是个才子,他也喜欢用才子型的官员。周邦彦这样的大才子,后来就被他用来主管的宋朝音乐的修订。

周邦彦竟然敢和皇帝争女人,这不是拿鸡蛋来碰石头吗?

大约是周邦彦认识李师师在前,后来明知道皇帝和李师师整出艳遇了,按常理,李师师现在是皇上的女人了,你周邦彦避之惟恐不及才对,怎么还敢“见缝插针”去和李师师偷情呢?不巧的是,两个还差点撞到一块。

李师师也不是什么善良之辈,要不怎么能混到京城第一交际花呢。据《李师师外传》记载,李师师的家住在忭京。她一生下来母亲就被他克死了,家贫,其父王寅用豆浆当奶喂她,她才活下来。当时忭京有个风俗:孩子生下以后,父母爱孩子的话,就要送到寺庙去记名,名曰“舍身”。王寅就抱着女儿到宝光寺“舍身”。女儿一见老和尚,就哭。老和尚摸摸她的头顶,孩子马上不哭了。王寅觉得,这女娃和佛门有缘。大凡佛门弟子,习惯上都称“师”,所以就给她取名叫师师。师师四岁时父亲又里死了。一老鸨收养并教育了她,慢慢成了教坊头牌。

李师师性格豪爽,《水浒传》把女人总是写得比较坏,但李师师是个例外,所作所为让人肃然起敬。《水浒传》中的李师师侠肝义胆,真正喜欢的是燕青。燕青利用她的喜欢,告诉她宋江真心想招安,求她给皇上吹吹枕边风。是李师师相助梁山泊人成就了招安大事。

李师师喜欢结交各类朋友,人送外号叫“飞将军”,就是说,特别会飞,拴不住,从一个男人飞到另一个男人那里,即使皇帝也拴不住她那颗已经野了的心。这边暗暗和皇帝约会,那边呢,得空又和周邦彦偷情。

周邦彦色胆不小。据张端义的《贵耳集》下卷中记载说:有一次宋徽宗龙体欠安,周邦彦知道今晚皇帝不会去李师师那儿了,他就见缝插针,来看李师师。二人正在叙阔、缠绵,忽报圣驾前来,怎么办?如果让君臣二人在这里撞上,那周邦彦的麻烦可就大了。实在来不及多想,周邦彦吓得躲到床下去了。

宋徽宗春心荡漾地来到李师师的卧室,手里拿着带来金黄色的新鲜橙子,说是江南进献的,让李师师尝尝鲜。李师师少不得陪着开心,二人的悄悄话让躲在床下的周邦彦听个不亦乐乎。听了就听了吧,文人的毛病就是手痒,有暴露癖,后来竟然把这个尴尬情景写进《少年游》词里。这《少年游》的词是这样写的: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吹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而那个不知深浅的李师师呢,竟然把这首《少年游》唱给了宋徽宗听了。宋徽宗问谁填的词,李师师如实说,是周邦彦。

这还了得?自己的隐私被臣子偷听了。龙威何在?皇帝的面子往哪放?宋徽宗恼羞成怒。回到宫里就把蔡京叫过来训斥说,开封府有个监税官叫周邦彦,听说他很不称职,怎么不见京尹处理呢!蔡京马上找来京尹,把情况说了。京尹说,周邦彦人不错的,完成的任务也最好。蔡京,皇上对他不满,要处置他,你就照办吧。最后,给周邦彦安了个“职事废弛”的罪名,赶出京城了。

宋徽宗又来找李师师,师师不在。等见到师师后,问她到哪里去了。师师说:我听说周邦彦要走了,就去送了一下,不知你要来。宋徽宗问,他可曾留下什么新词?师师说,他新填了《兰陵王&#8226;柳阴直》。然后抚琴唱给皇上听:“……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也许是皇帝良心发现,也许是为了讨好李师师,也许欣赏周邦彦的才华,总之,周邦彦又改变了注意,把刚贬到外地的周邦彦召了回来,还让听他担任大晟乐府的乐正。

这个故事传得很广,历史上是否实有其事?清末的王国维先生在其在《清真先生遗事》中,表示了他的怀疑:“此条所言,尤失实。” 王国维怀疑的理由有二:一,是徽宗微行,始于政和,而极于宣和。政和元年,先生已五十六岁,官至列卿,应无冶游之事。二、至大晟乐正,与大晟乐府待制,宋时亦无此官也。

也许,王国维先生是对的。

就算只是个故事吧,从这个故事里,我们可以读出北宋时期,至少是在宋徽宗时代,文人嫖妓不过是时尚消费。男人和妓女鬼混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甚至算不得丢人,最多是才子的风流韵事罢了。苏东坡自己在杭州当官,还公然带着妓女去庙里见和尚呢。

我们不能用今天的眼光来看宋朝人,宋朝人会玩、爱玩,玩女人、玩诗、玩字画、玩收藏,玩赌球、赌棋,那是时尚,是主流文化。玩妓女,那不是什么作风问题,而是风流。宋朝的这一传统从赵匡胤一开国就确定了吃喝玩乐的大政方针,他不杀开国功臣,而是来个“杯酒释兵权”,没有朱元璋那么狠。赵匡胤说,天下打下来了,你们都是我的功臣,打仗你们是好手,可如今需要的不是打仗,而是治国安邦,这些你们都是外行。我看,你们不如拿着高薪水,回家享清福,“多致歌儿舞女,日饮酒相欢,以终养天年”。就是让他们多养小老婆、好好吃喝玩乐。当时官场文化就是玩,好酒好色,笑贫不笑娼。

宋徽宗就是喜欢玩的人。别的不说,“靖康耻”够丢人的吧?连堂堂的大宋皇帝宋徽宗和他的儿子宋钦宗都被金人抓去遥远的北方当俘虏了,北宋也亡国了。宋徽宗和宋钦宗都成了人家的阶下囚了,慌乱中还不忘带上象棋呢。就是这样个不争气的主,不亡国才叫奇怪哩。所以我说,上面的故事从理论上完全可能的。

(未完待续,西门杏庵)

(25 / 206)
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

唐宋词里的风流韵事

作者:西门杏庵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简介: 词有个外号,叫“艳词”。因为它在最初出现的时候,是供歌女唱的,通常和上不了台面的风流韵事有关。钱钟书在《宋诗选注·序》里有一句著名的评论说:据“唐宋两代的诗词来看,也许可以说,爱情,尤其是在封建礼教眼开眼闭的监视之下的那种公然走私的爱情,从古体诗差不多全部撤退到近体诗里,又从近体诗里大部分迁移到词里。” 供歌女唱的词,是一种香艳的歌词,形式上也长短不一,比较自由。你看看,今天的流行歌曲所唱的“是不是我的18岁,注定为爱情掉眼泪”“爱你爱爱爱不完,我和你……到永远”“你身上有我的香水味,是我鼻子犯的罪,不敢嗅它的美,擦干一切陪你睡……”,这些歌词,直陋浅白缺乏内涵和古意,也谈不上什么意境,丝毫没有了曾经辉煌的宋词遗风。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