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受伤的芦苇不开花全集阅读 鲍林康涛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19-05-24 09:59 /言情 / 编辑:云开
主人公叫刘大丰,鲍小康,涛子的书名叫《受伤的芦苇不开花》,本小说的作者是鲍林康涛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好看,比我帅。”我拉了拉他的领子,往下扯了扯,退

受伤的芦苇不开花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受伤的芦苇不开花》在线阅读

《受伤的芦苇不开花》第46节

“好看,比我帅。”我拉了拉他的领子,往下扯了扯,退后几步,用欣赏般的眼光审视了一番,“以前没穿过?”

“我舍不得穿,我要等你回来,和你见面再穿。”小康深情地说。

我们没有回云泉,小康说我们就回龙溪逛逛,下午他要送我上车。

我坐在后面,双手叉进裤兜,脑袋轻轻靠在他的后背,小康慢慢地骑着自行车。

“小康。”

“恩。”

“想我吗?”

“想。”

“那你也不来县城看我。”

“我没去过县城。”

“坐巴士在车站下车就行。”

“我找不到你。”

“我会来接你。”

“被骗子拐了呢?”

“我和他拼命。”

“你打不过人家。”

“我喊警察。”

“没有警察呢?”

“我喊别人帮我。”

“别人也没有呢?”

“我要骗子把我一起拐了。”

“拐去哪?”

“北京。”

“看天安门?”他问。

“恩,还有长城。”

“还有皇宫。”他接过话。

“我们一起爬长城。”

“然后回去住皇宫。”

“我做皇帝。”

“我服侍你,给你做饭。”

哈哈,我们同时笑出声。

龙溪是块巴掌大的地方,横根棍子就到了头,插根筷子就能探到底。天又冷,我们转了一圈,便去一家小餐馆吃饭。

本来我想邀请他上我家吃,可终究没开口,母亲说:这孩子,每次来呆不到两分钟,要他吃顿饭,像会要了他的命似得。

母亲曾和风秀婶有过节,孰是孰非皆与我们无关,但我知道,小康他,害怕面对我母亲。

我们每人要了碗辣酱面,两双筷子,两只汤勺子,头碰头、腿碰腿,就这样吃起来。

辣酱面,真是辣呀,我们鼻尖眼眶红红的,沁汗、流泪。

我突然翻出一个荷包蛋,他却先于我故作惊喜地尖叫一声,我满脸迷惑看着他,他也洋装迷惑看着我。

我把老板叫来,老板一脸惊讶地看着小康:不是你吩咐给他加的?

我不吃,把荷包蛋挑出来放在另一个碗里,推给他,他又推给我,推呀推。后来,我们各自碗里的面没了,汤没了,荷包蛋却还在那个碗底,像个大花脸,望着我们笑。

这时,他举起了手,喊着剪刀、石头、布,两次打成平手后,第三次,他的节奏慢了一步,见我出剪刀,他便出了布,输给了我,看着我无奈夹起了荷包蛋,他还故意装出一副怒己不争的不服输表情。

吃完面,我们在小餐馆陪老板打牌,玩当时很流行的“双升”,我和小康一家,老板夫妻一家,我们连战连捷,玩了三个轮回,那对夫妻老板一个轮回也没赢着。

最后,他们不玩了,互相埋怨:看人家那对配合得多默契。

话刚落,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下,接着会心、开怀地笑了。

小康只在我快要离开龙溪时跟我回了趟家。他帮我拎包。上了巴士,车快要启动时,我下了车,把那副新买的手炉递给人群后面屋檐下的他,掖了掖他夹克的领子,说:天冷,套上吧,路上骑车小心点。

“恩。”

他接过手炉,连忙低下头,马上又转过身去,躲开了那些为我送行家人的目光。

车启动了,透过玻璃窗,我看见小康转过身,走下台阶,越过我的家人,目送着我远去,眼角似乎还闪着泪。

巴士越走越远了,远远的,那个熟悉的小黑点还在翘首凝望。

起风了,他身后那户人家的烟囱飘起了袅袅的炊烟,像是他的泪花,随风在空中飘飞......

二十六

(46 / 65)
受伤的芦苇不开花

受伤的芦苇不开花

作者:鲍林康涛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文案】 我叫林涛.出生在一个叫云泉的村子。 云泉的村尾有座鸡公山,山顶乱石突兀,山脊有个大坡, 路边的崖壁,山脊的大坡长满了芦苇,大片大片,有的独立地旁逸斜出,在风中飘摇。有的静静地 生长在大坡上,一种恬静的内敛之美,在夏日的艳阳下闪耀着银色的光芒,很柔和,飘然自在的风姿。 这个长满芦苇的大坡融进了我的爱,我的愁,我无尽的哀思。。。。。 那条芦苇小路,载着我童年的梦奔向外面神秘的世界…… 【引用网友书评】 两个少年,鲍小康与林涛。 一个村庄,一个在中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庄。 却见证了小康和涛子的爱情,那段从青葱少年开始,却最后无法完满的爱情。 故事的开始很有趣,两个少年因为一个女孩而互起争端,狠命地打了一架,仿佛成了世仇,却也因此不打不相识。 稍后几天的一场大雨,让两个少年拥挤在草垛的洞中避雨,一段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爱情由此开始。 因为雷声,因为涛子的胆小,两人拥在了一起。有意无意间,嘴唇也碰到了一起。 这并没有什麽特殊含义,只是属於孩子的游戏,属於孩子探索情感世界的游戏。 这种游戏很多时候会随著岁月的流逝而被人遗忘,但他们却铭记下来,因此故事便可以纠缠下去。 慢慢地,他们成了朋友,成了最亲密的朋友。或许这是所谓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程度, 对青春的好奇促使他们之间的交流开始多了一点性的暧昧成分—亲吻以及触摸—情人的关系也不过如此, 但或许此时在他们心中,他们还是愿意将彼此看成朋友,而这中略具挑逗的交流自然还是游戏, 属於青春期初期懵懂与萌动少年间的游戏。但是,这不是朋友间的普通关系,两人之间开始有了牵绊, 涛子开始担心起小康,小康也开始明白了两人之间的不普通关系。两人的感情故事从小学延伸到中学。 小康由於家境问题以及母亲问题,两次离开了学校,对於涛子而言,这是个比天还大的事情。 由於小康的暂时离开,在涛子的感情世界里又出现两个人——袁玉和刘大丰。 袁玉是个腼腆的孩子,很巧合地,他睡在了涛子的旁边。为了抵御寒冷,两个人睡在一起。 一次思念小康的梦境中,涛子吻了袁玉。袁玉并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但处於男生的本能还是笑话了涛子。 但两人关系密切了许多。但涛子并不愿意走出那一步,因为他心中只有小康, 而袁玉默默为涛子做著事情,不求回报。他不明白他究竟是将涛子当作朋友,还是恋人。 刘大丰则是个开朗阳光的大男孩。两个人走在一起纯属无意,或者造化弄人。 刘大丰不应该是个同性恋,却因为涛子的无聊而使得两人之间发生了不该发生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