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主角名字叫沈墨竹的现代小说是哪本? 山月不知心底事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19-05-04 05:43 /言情 / 编辑:寒雪
独家小说《山月不知心底事》是辛夷坞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墨竹,内容主要讲述:墨竹心里一抖,却笑道:“我不知道二嫂在说什么,我一向安分守

山月不知心底事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山月不知心底事》在线阅读

《山月不知心底事》第9节

墨竹心里一抖,却笑道:“我不知道二嫂在说什么,我一向安分守己,二嫂说话还是小心些为妙。”

二奶奶冷哼一声;“你也配说安分守己?明人不说暗话,我就跟你挑明了,你跟畅心园那个唱戏的有什么□□我可是都晓得了!只要你肯替二爷挡下罪名,我也乐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墨竹被气得一笑:“二嫂可不能平白一盆污水就往我身上泼,我自认行事规矩,不过是好听几出戏而已。若这样二嫂也说我与旁人有私情,那我请问,二嫂替二哥照顾厂子时时常与几个管事相见又算什么?”

二奶奶一挑眉,冷笑了一声,道:“弟妹在盛家这么些年,我倒不知原来也是个伶牙俐齿的,怕是老太太都没料到吧!”见墨竹不为所动,方明白原来竟是一个扮猪吃老虎的,默念万不可轻敌,又继续道:“我不跟你耍嘴皮子,你也不用急着反驳我。若是个旁的唱戏的便罢了,可这个呢,偏偏是弟妹的青梅竹马,还去沈家求过两回亲。是也不是?”

墨竹心里好笑,查得这样清楚做什么,陆林培今日早已是有妻室的人,她又自问无错可挑,怕什么!便正色道:“都是陈年往事了,难为二嫂还查得这样清楚。我自认清清白白,不过是去畅心园多听了两出戏,二嫂若是怀疑,往后我不去便是了。”

二奶奶听了没急着说话了,她伸出手摸了摸自己鼓胀的肚皮,反倒好整以暇起来,半晌才道:“弟妹说得是。可是你也说了,是你——自认为清清白白,我可不这么认为,大家也不这么认为!那畅心园没搬来以前戏班是叫和春园,可曾见弟妹你往那跑了?不过呢,这陆老板呢,的确是生的俊俏,弟妹又年纪轻轻的便当了寡妇,便是看上了那陆老板也是情有可原的不是?可是啊,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弟妹可知,畅心园的伙计与我都说了什么?啧啧,我都臊得慌!还有啊,弟妹你一个人在房里做那唱戏的打扮又是为了谁呢!”

一番话说下来,语气真挚,有声有色,倒差点让墨竹都相信自己和陆林佩有点什么了。她抬眼冷冷地瞧着二奶奶,道:“你买通了畅心园的人。”

二奶奶一笑,道“别这么说,倒像我污蔑你似的。我可没买通,不过是给了点钱,让他们说得严重点而已。”见墨竹没说话,又道:“我身子眼瞧着越来越重,二爷一天都不能在牢里多待,我等不了。只要你认下罪名,我保证什么都不说。否则你也知道,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不怕,也要为着少安多想想。我看你对他也是真心,可曾想要是事情闹出来,少安怎么做人?”

说罢,二奶奶轻轻拍了拍墨竹的手,倒像妯娌情深似的,温柔一笑,道:“我不逼你,你好好想想。明天晚上我再来,若明晚还没有答案,弟妹便自己看着办吧。只一句话,我不好过,别人也别想舒坦了。”

那晚墨竹一夜无眠,她怎么也想不到二奶奶竟是拿陆林佩来威胁她。

她在想,这步棋,到底该怎么走?

第二天,大爷出去找门路了。府里最近不太平,大奶奶怕再生事端,便不许府里人随意出门,连几个孩子上学都不许去了。

墨竹本是想让屛儿出去传句话给陆林佩,却也是连门都出不了,当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一天的光阴快得很,转眼便是到了晚上。墨竹坐在桌畔,手里拿着一朵珠花,可以看出已经很旧了,但被保存得很完整。她想了想,下定了决心,将珠花拆了,一粒一粒的小珠子滚的到处都是。

她在心里说道,罢了,就当是为了自己的年少时光。林佩,往后再不欠你什么。

打定了主意,墨竹便静坐在桌旁,等着二奶奶上门来。

屛儿一直守在门外,她不知道二奶奶在里面跟三奶奶谈些什么,总觉得心有些慌慌的,好似要出什么大事。

没过两天,大事便发生了。二爷放回来了,三奶奶却叫人抓走了。屛儿只听府里人议论说都是三奶奶干的,三奶奶不甘心当寡妇,恨极了徐家的表小姐,所以才让人去徐家厂房放了一把火以泄心头之恨。也有人怀疑,那为何还对小少爷那么好。又有人说不过是因为小少爷是三爷血脉,还有,是为了老夫人留下的钱。屛儿想说放屁,火明明就是二奶奶放的!可是她开不了口了。

二奶奶丢了一根金簪,在她房里找到了,不由分说把她打了一顿便关到柴房里了,然后有人来送药,强行喂她吃下。谁知里面掺了毒,她的嗓子,毁了。

落幕

可这一切,墨竹都不知道。案子审下来,不知道哪里来的人证物证竟然充分的很。她才想,原来二奶奶的计谋也算了得。她关在牢里,本想着事情很容易解决,别人不清楚,徐清昭却是最清楚的。

可她不知道,因为怕徐家的新一批机器运输有误,又怕有人打坏主意,徐清昭早已经出城乘火车去接应机器了。临走前跟家里透露厂房失火乃盛家二房所为,二奶奶其实处理得很干净,没留下证据。是徐家最闲的四爷咽不下那口气,想找找麻烦而已。

本是关两天便放了的小事,可是耐不住二奶奶做贼心虚,让墨竹顶罪。警务厅便顺着她故意留下的那条线找到了墨竹。

牢里条件艰苦,盛府自觉失了脸面,也没遣人来看。倒是陆林佩听闻消息让妻子过来瞧了一眼,带了些吃食看望。

墨竹第一次和这个女人打照面,以前都是在畅心园远远瞧过几眼,在台下安静听陆林佩唱戏,伙计们都挺尊敬地称她“陆夫人”,是个很标致的人。她只忙着端吃的出来,并不说话。

还是墨竹先开口了:“陆夫人,你劝劝陆老板,还是早些离开梧州城吧。这里是非太多,不是个久留之地。”

见她并不接话,墨竹叹口气也不再多说,反正她曾亏欠林佩的都已还清了。谁知那陆夫人却又突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林佩同我成婚前,跟我说过。可是都已经过去了,从前我不在乎他心里有谁,但眼下,我才是他妻子。你也,好自为之吧。”

说完还不待墨竹反应过来,她便已经拎着食盒走了。墨竹听她的话说得不明不白,也不懂是什么意思。

直到五天后,盛家因顾着脸面还是找关系将她放了出来。墨竹一回盛家便听到风言风语,说什么蛇蝎心肠,不守妇道,中间还夹杂着陆林佩的名字,墨竹这才知道原来二奶奶在她尚在牢中之时就已经将流言放了出来,怪道那陆夫人要那么说。

墨竹苦笑,原是想救人,反倒成了害人。

两桩事一起,大爷怒不可遏,将墨竹关到祠堂,让她跪在祠堂的院中反省过错,着一老奴看着,一日只可送一餐。

二奶奶偷着过来瞧了一眼,绕着跪在地上地墨竹转着圈子,得意的笑道:“别怪我,谁让你要挡我的路呢!你以为你收购那些丝,做得当真是天衣无缝?我告诉过你,我不好过,你,也别想舒坦!哎哟,对了,忘了告诉你,屛儿那丫头偷我的东西人赃并获,现在已经被关起来了,结果不知怎么弄的倒把嗓子给弄哑了,可真是可怜呐。”

墨竹心里一惊,却只强撑着笑道:“二嫂,你听,老太太寂寞呢,说要找你肚中的孩子去作伴呢!冤有头债有主,二嫂等着报应到孩子身上吧!”

二奶奶听了大怒,一巴掌甩在墨竹脸上,道:“我的孩儿定会洪福齐天,你呢,别想再出祠堂的门了!”

说罢,扶着肚子快步走了。

墨竹匍匐在地上,却是欲哭无泪,心里默念着,屛儿,是我对不起你!

牢里的生活本就不好,再加上那徐家有意报仇,更是折磨了墨竹几次。出来时墨竹就已经身心俱疲,如今又恰逢几天阴雨天气,整天的在祠堂淋着雨罚跪,不跪时便要打扫整个祠堂,仅几天,墨竹便病倒了。

她知道外面定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惜现在根本没办法探知一二。

她不知道,整个梧州城都在传徐家五爷没了。别看梧州城才下的雨不大,可是南边那是倾盆暴雨,甚至还发了洪,铁路轨道都给冲毁了。听说徐家五爷乘坐的火车就毁了,连尸体都找不着了。

徐家和程家都在全力找五爷,而墨竹仍在祠堂受罚。

半个月后,大奶奶念着善心,说服大爷将墨竹放了出来,但仍是关在三房的院里反省,不得踏出外面一步。

少安被领到大奶奶身边养了,三房里的下人都撤了出去,只留两个结实的老婆子照顾,与其说照顾,不如说是看着。

墨竹终于也听到了外面的消息。徐家五爷死了?她被关在房内,有些心灰意冷,所有的算计都白费了,人都没了,还算计什么呢!

她听外面的婆子说程家小姐倒还算个痴情的,程署长说要取消婚约,那程家千金死活不干,都绝世食抗议了,说什么死也要和徐家五爷在一起。两个婆子又道,再瞧瞧咱们院里的,当真是天上地下,这才守了几年呐就生二心了!

墨竹无所谓地笑笑,那程家小姐是对徐五爷情根深种,她呢,她与盛三爷算什么?凭什么给他守一辈子孝!笑完她又继续绣手里的花,可是针还没捏稳,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接着便难受地咳起来。

大爷将她放出来了,却不肯请大夫,这病,便渐入肺腑了,整日地咳,没有药,便只能熬。

不知过了多少天,墨竹终于将手里的最后一针绣完了,是一大片牡丹,红的花,绿的叶。每一针,都是心血,远远看去,当真可以以假乱真,竟是一件戏服!墨竹这才舒心一笑,笑完,又是通天盖地的一阵咳。

那晚,两个婆子不知为何在外讨论得热火朝天,竟也没有骂墨竹咳嗽吵人。

墨竹也只当与自己无关,只静静得想自己得事情。却突然之间坐起身来,走到窗边细细听着。

只听一个婆子谈道:“我就瞧么,那徐家要是那么容易垮的,怎么回与咱们家斗那么多年。也不知道当初是哪个鳖孙玩意儿乱传消息,害得我们空欢喜一场。眼下好了,人徐五爷回来了,带着那一大批机器呢!”

(9 / 11)
山月不知心底事

山月不知心底事

作者:辛夷坞 类型:言情 完结: 是

十七年前的月亮下,他说,“我们永远不会分开。”后来的他当然还是离开了。向远一直以为,分开他们的是时间、是距离、是人生不可控制的转折,后来她才知道,即使她留住了叶骞泽,总有一天,当他遇到了叶灵,还是会一样爱上她。她改变得了命运,是否改变得了爱人的一颗心?山月清辉已远,她仅有的,也只是清晨枕边的那一缕阳光。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