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阅读历史 | 登录/书架

怡园记已完结版 分类:古代

时间:2019-01-26 15:13 /重生 / 编辑:陈辉
《怡园记》是作者怡园紫萱著作的重生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怡园记》精彩节选:相视一笑,对饮一杯。心里高兴,哼得歌,蓝峋用筷敲着

怡园记

推荐指数:10分

阅读指数:10分

《怡园记》在线阅读

《怡园记》第22节

相视一笑,对饮一杯。心里高兴,哼得歌,蓝峋用筷敲着杯子打节拍。

云在飞心也在飞怎么也不觉累

花儿美脸儿也美把你看得心醉

看夕阳映红了天也映红你的笑脸

不想归就此不回只要有你陪

我要你从此一生无悔把未来想的天花乱坠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让一切都没所谓 hu hu

看山听水明媚清翠

天涯路远你我远飞

云在飞心也在飞怎么也不觉累

花儿美脸儿也美把你看得心醉

看夕阳映红了天也映红你的笑脸

不想归就此不回只要有你陪

我要你从此一生无悔把未来想的天花乱坠

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让一切都没所谓 hu hu

看山听水明媚清翠

天涯路远你我远飞

天生一对别去在乎那流言是非

有你相随我要远飞

人生在世难免有不得已,只要放开自己,老天也不能把我怎么样。经历过的权当是经验,留着老时说与儿孙听。

第十七章

我并不知道外头是如何讨论我的,我只是在怡园里过着自己的春节,别人的言语并不让我身上掉块肉不是。

实府里的人并没有因为听到些什么而有些什么,反倒是侯大娘找了个空档对我说,“一切随我。”这么信任,倒出乎我的意料。

二女自从回来情况就不太好,一直显得没什么精神,一天到晚也不知道上哪去。

春假也快结束了,糖也快回国了,近来跟她的那只猪可以说是如胶似漆,根本没人能分得开。仙子婚期也近了,也不得空。好像世上就我最闲似的。

趁着还有空就叫二燕拿着贴子叫糖和仙子到“继续”小聚。我没想到这是我们仨人最后的聚会,往后的日子里,二人都被生活磨去原来的光彩,平淡得只有谈论柴、米、油、盐,我们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们了,没有了闲心看风景,没有了媚妩楼下打破世俗的勇气。人生果然变化无常。

三人在老位子坐下,糖和仙子俱是兴奋,话题也多围着自己的另一半说的。

“阿紫呀,结婚多好呀,你也快点。”仙子一脸的笑意。

“我跟猪猪都定下来了。”糖道

我一吓,对糖道:“你们定下来了,这才多久呀!”

“这有什么,看对眼了吗,而且他也喜欢我,就这么定了。”

敢情这女人不光嘴快,手也挺快。我总觉得哪里不舒服,这二人似乎都把过程给省略了,人的爱情不是要一步步升华,直至把爱情变成亲情的吗?这二人怎么会这么快,快得让人极不舒服。

“仙子,你那位是个怎样的人呢?跟我们说说。”我准备从最早那个入手。

“也没什么呀,人挺好的,对妈妈也好。还送了好多东西来呢,我去他们家看过,还不错,特别是那个壁柜,真得很漂亮。”仙子的后门牙有点露出来了。

“就看中人家的壁柜了”我不可置信,这个理由太荒唐了。

“才不是呢,我才没这么没见识。我只是觉得我得到了一个家呀,一个属于我的家,一个可以让我挡风避雨的家,我可以随便动家里的家俱,可以随心的装扮着这个可爱的窝。”

“你要的就是一个家吗?那人呢?”糖这时听出了点不对劲的地方。

“对我挺好的,还对妈妈好。”仙子道。

“你要不要再想想。”我劝道

“都定下来了,还想什么,再说这人也认识,不会是什么坏人的。”

我还想说什么,糖拉了拉我的袖子,摇摇头。

是呀,我说什么呢,要个家也正常,我不是也想要个吗?但这是不是太盲目了,难道换个人也可以吗?低头不想说话,心里挺难过的。

“好了好了,不说仙子了,说说我家猪猪吧。”糖适时换了个话题。

“怎么样?”仙子一点也不觉得自己的婚姻观有问题,还在问着糖。

“他也很爱我,虽然比我小二岁,但我祖上也有鸡猪配的,生活也是极和谐的。他家挺穷,连房子都是租别人的,可是这没有关系,我的经济还可以,可以养的起他的。我们会很幸福的。”糖也是一脸陶醉样。

我一听糖说,更是觉得晕,这都是二什么人呀。一个重物质不重感情,一个重感情不重物质,真是二个极端。试想想一个家里穷得可以,却还有空放个水鹅,只怕钓的就是你。一个是个什么人都讲不清,光记得人家家里的壁柜了,我真得无语了。

“你们俩个要不要跟家里人再商量商量。”我试着

“没必要呀,妈妈都同意了。”仙子道。

“我喜欢就好,家里人也会喜欢的。”糖道。

会不会是我想太多了,这里人没有现代人那么多的心眼。“好吧,既然都讲定了,我也无话可说,只希望你们幸福。”说罢举起一杯酒,三人一碰杯,入肚。

(22 / 33)
怡园记

怡园记

作者:怡园紫萱 类型:重生 完结: 是

文案 借个躯壳写自己 内容标签:灵魂转换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紫可泠,蓝峋 第一章 深圳——淘金者的天府之国,是梦想与现实的交叠处。 夜晚,盘龙状的城市,车灯照亮着夜晚的鬼魅,说不尽的成王败寇。 夏紫君凝望着奋斗了五年的城市,想着明天与星辰国际的合作签约,内心说不出的激动与担心。 俗话说:“好事多磨”。这一磨可不是一阵子的事了,心里虽有激动,更多的却是对明天未知的担心,深怕事变。 “明天过后,我夏紫君将成为香水界的女王,一切都会顺利的,我的未来。” “夏总,明天的合作签约协议最后的定稿,请过目。”吴驰那百无一变的脸,手捧一杯黑咖啡加奶走进办公室,立于整面墙的落地窗前。 “吴驰,这里就我们二个人,不用这么称呼的。” 吴驰,我来深圳打拼的得力助手。五年来每个加班之夜都会有她亲手泡的一杯黑咖啡加奶,说是增加营养。 想当初公司曾六个月没发出过薪水,别人都走了,而她却留下了。还记得一次我们在工厂帮忙赶一批货,出来时已经凌晨了,那天碰巧又是我的生日,当时我的口袋里就剩下20块钱。路过面摊,只叫了了二碗牛肉拉面,我们二人就坐在冷风里吃得直呵气。说实在的对于我这个自小父母双亡的人来说,这份感情尤为珍贵。 吴驰绕过办么桌,来到窗前。“明天,一切都结束了,梦想!”说着手轻轻握住我的。 “是,一切都结束了。” “不去和卜先生聚聚,一个月了,当心人家跑了。”吴驰笑得眉毛上挑,很媚。 “他理解我。”转过身看着吴驰在夜间略显兴奋的脸颊,“倒是你,这么大了,今年的情人节不会又跟几个老太太混吧”。对于这个共担风雨的同舟,打心底里涌起身为人姐的关心。“要不,我去找下世仁,他人脉广,说不定能帮你找只金龟。” “谢谢你。我呢,早就找到了。明天一结束,我就跟他结婚。”小女孩子样天真无邪。 我笑了,天命之人出现了,小样,看我明天不找出来。 我们立在窗前看着窗外用灯光组成的光带,说着未来的无限畅想。 当时我要是知道我们重复了几次的“明天结束”将对我如何的残酷,我想我是不会再对眼前吴驰这样的关心。五年的风雨,还抵不了一句男人的蜜语。 阳光明媚的一天,夏天的余温还在。我穿上一套浅灰套装,在脑后盘了个螺丝髻插上一支珍珠发簪,画上淡妆。即是上战场,一切都必须是伪装。 吴驰来了。穿着复古唐装,与我不同,看上去也有些激动。 “终于等到了,五年了。”

★★★★★
作品打分作品详情
推荐专题大家正在读